“玉娇案”被打女记者丈夫的公开信!

2009-06-02 11:50 作者: 杨继斌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编者按:杨继斌是《南方周末》的记者,他的爱人孔璞是《新京报》的记者,两人以正派良善著名。端午节当天,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在采访邓娇的外婆时被殴打,邓贵大的同事怒骂记者们搞坏了当地形象,更有一些男女干部冒充邓玉娇家里亲戚,以记者们有可能要对老人下毒为由再次殴打孔璞--这种下流卑鄙的摸黑只有"猪nia的"畜生才能想得出、做得出。

湖南人表达一种极端的愤怒,会骂某人是"猪nia的",如果有人告我诽谤攻击的话,我很抱歉,那只是因为我毁谤和贬低了猪。

杨继斌写了一篇文章来表达他的愤怒,我转发在自己所有博客上--我愿意支持他和他的爱人。

杨继斌 :

咬我爱人以及朋友的,只是几条恶狗。我知道这一点,并且认得这几条狗是谁养的。
  
孔璞和卫毅从北京出发时,你就已经勒令所有媒体撤回在巴东采访的记者。邓贵大原本就是你养的。是你家的狗。对你而言,邓玉娇的刀子不只刺死了一条狗,也刺穿了你涂抹了几十年的谎言上。你非常清楚。你怕。
  
恰因为巴东县的土匪们知道你的禁令,所以他们才敢对记者下手。因为凡是仍然坚守在巴东的记者,都已经违反了你的规定。他们清楚这一点。所以,打吧。因为没有人会找他们麻烦,除了一些民意的反弹。--你们不怕民意,对吧?几十年了,你们何时怕过呢?
  
晚上,各个平面媒体的消息反馈回来了。没有人敢报道我的爱人和朋友被巴东县野三关镇殴打的事实。因为媒体都怕你。因为,这两个记者都留在巴东,就已经违反了你的规定。
  
如焦国标所说,你是所有贪官以及恶势力的保护伞。是你支持了暴行。
  
你又赢了。可你哪一次赢得不忐忑呢?你会因为你的小小的胜利的得意吗?你会笑吗?你还记得怎么笑吗?我指的是你幼年时在你母亲的怀里饱饮奶水后的表情,你还记得吗?
  
我以及我的同行们,仍然乐观地履行自己的命运。我们乐观地积累挫折。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我承认,我一次次看到了你的胜利,但其实是你的挣扎。因为你每一个肮脏的胜利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恐惧,隐藏着万劫不复。你是在与时间为敌。刘少奇说过,你们会被写进历史的。
  
你的罚已经开始,如果接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观点,你的罚甚至在你的罪实施之前就已经开始。你那一天不是在恐惧和谎言中度过的呢?
  
而我们,只会更加相爱。爱这个世界。那怕清晨一滴叶脉上的露水都让我们欣喜。你不会懂得这种感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读者推荐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