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喉舌理论部官员:与共党毅然决裂


王宝玉当时三十刚出头,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飞行员,还是一个努力学习, 追求真实的人。

他对中国社会的现状很不满意,认为青年学生要求政治透明,反对腐败,是利国利民的正当要求。他在部队内部也发现很多腐败问题,认为军队也要进行重大改革。他希望军队成为保护人民,保护国家安全的一支武装,而不是为了某一个党派,某一个组织。他对党指挥枪早已深恶痛绝,他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对学生运动的支持。

也许有人要怀疑,一个三十多岁的空军飞行员怎么会有这么高的觉悟,那就请先来怀疑我这个共产党喉舌的觉悟吧。我作为《人民日报》的编辑兼记者,这个编辑兼记者的头衔,虽然反应了我们《人民日报》的实际情况, 但通常我们都不会给那一位《人民日报》编辑部的新闻从业人员,安上这样一个头衔。

一般地说, 除了专门当任记者部的记者, 其他部门的人都只被称为编辑。虽然编辑出差的时候也要采访,也要担当记者的角色, 但很少有人说自己是编辑兼记者。

公安部在我的通缉令上,对我的头衔用上了编辑兼记者这个称号,我还真有点佩服他们这个通缉令的撰稿人和编辑。 因为这种称号才反应了《人民日报》的真实情况。

我这个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喉舌《人民日报》的编辑兼记者,八九年三十八岁。从十七到二十一岁,一直是共军的一个报务员,先是在江苏省观云县六一一八部队通讯连当报务员。一九七O年,又被选送到浙江宁波大蟹岛的潜艇二十二支队一五一号潜艇当报务员。

我不仅当过兵,而且是共军部队中保密要求很高的无线电报务员。我不仅当过陆军,而且在共军的核心部队潜水艇当过兵。当年我被选送去当潜水艇兵的时候,与飞行员一起体检政审,当时叫选飞选潜。就是从一般的部队中,挑选身体素质好, 文化程度高的士兵, 去加强空军飞行部队和海军的潜艇部队。一九七二年,我又从潜艇部队被选拔到国务院出版口,送到中山大学哲学系读书。毕业后,又被分回到人民出版社。后来,在一九八O年,又调到《人民日报》理论部。

象我这样一个被共产党一再选拔,步步高升的人, 都能与共产党的罪恶毅然绝裂,王宝玉这样的空军飞行员,与共产党一刀两断的作法, 又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吴学灿)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原题目:我跟党决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