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记者:乌鲁木齐局势不容乐观(图)



维族妇女在外国记者在场的情况下向维持秩序的警察抗议

乌鲁木齐骚乱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一改以往一贯的做法,允许境外媒体自由前往新疆地区进行采访报道。据了解,本周一开始,已先后有100多名境外媒体记者前往新疆乌鲁木齐。德国《南德意志报》驻华记者包克目前也正在乌鲁木齐。他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目前乌鲁木齐当地局势并不令人感到乐观。

本周二,一些丈夫涉嫌参与骚乱的维吾尔妇女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另外还有一些汉族居民手持棍棒试图攻击一家清真寺。包克表示,他担心整个城市可能会陷入混乱之中。

德国之声:请您先介绍一下目前乌鲁木齐的情况。

包克:我是昨天晚上12点从北京起飞,半夜到的。到了以后,大街上挺空的,没什么人和车,找出租车很难,但是昨天夜里是安静的。

今天上午我先去了一个殡仪馆,因为我想确认谁死了。他们说有156个人死了,我想看看是谁。有些人在举行哀悼仪式,但是我没能看到尸体,于是我就离开了。早上10点我参加了中国政府给外国记者安排的一个活动。他们把我们送到上个星期天闹事最厉害的地方,给我们看被砸掉的商店、公司。在那里可以拍照,可以采访一些人。有一个妇女说那些人怎么砸了她的商店。我们还看到许多被烧的汽车。那是一个叫赛马场的地方,离维族人住的小区很近。突然来了很多维族妇女带着小孩,她们看到外国记者就哭着喊着,想跟我们讲话。很多女人家里的男人都被抓走了。据说昨天晚上警察把她们的丈夫都带到外面。男的必须把衣服脱光了,谁的身上有伤就要被带走,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这些妇女都特别激动,有的说自己丈夫什么也没做,没有参加动乱就被带走了,现在很担心他们。

虽然有很多武警和警察在赛马场大街上,但是大约两百个女人开始游行。在那一个半小时时间里形势特别紧张。警察拿了棍子和盾牌,另外防暴警察也从后边过来了,而这些妇女特别激动,她们也不走,什么也不怕。因为有一百多个外国记者在现场,因此也没有什么暴力冲突。一个半小时以后,警察让这些妇女回家了,并把外国记者都送了回去。现在乌鲁木齐特别乱。刚才官方想带我们参观一个医院的活动都给取消了,不敢让我们离开旅馆,因为现在外边是汉族人拿着棍子等武器。

德国之声:这些人是警察还是普通居民?

包克:都是普通居民。他们非常激动,开始追维族人和攻击外国记者。

德国之声:您说这些拿武器的是汉族人?

包克:我现在说的是汉族人开始闹。刚才有一大群汉族人拿着石头想进一个清真寺,后来因为警察来了才没有成功。我本来想到外边去,但我的司机跑掉了,不肯工作。我在街上走路也很害怕,因为街上有很多汉族人,每个人都拿了一根棍子,喊着跑着。虽然他们并没有真正攻击外国人,但是我还是很害怕。现在这个城市完全乱了。

德国之声:据说现在乌鲁木齐驻扎了很多警察和军队。但是按照您的描述,现在局面似乎是无法得到控制。

包克:地方政府在我本来订住的宾馆对面,但是现在我没法回到那个宾馆了。我现在在一个叫海德大酒店的地方。他们给我们在这里安排了一个新闻中心。酒店斜对面是人民广场和地方政府,都驻扎了武警和特警,所以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比较安全,但是如果我出去走过两三个街道的地方就很乱了,气氛非常紧张且充满暴力。

德国之声:今天乌鲁木齐的学校、工厂等机构是否都停课停工了呢?

包克:这个我不知道,还没来得及确认。我所说的都是我看到的。本来我想去看中国政府安排去看的那个医院,因为我相信好像真的有很多汉族人被打了。虽然我现在没办法确认死亡的人里有多少维族人,多少汉族人,但是我相信既有汉族人也有维族人。所以刚才我想也应该去医院看看汉族受害者,但是去不了,因为太乱了。外交部自己取消了这个活动。

德国之声:您刚才也讲了,现在有大概一百多外国记者在乌鲁木齐进行采访。是否所有的境外记者都可以很自由地在街头跟路人攀谈吗?

包克:这次是没有人管我们。我们可以自己飞去乌鲁木齐,他们不但不妨碍我们的工作,还提供了一些帮助,所以这次确实跟以前不一样。我的感觉是,中国政府真的想告诉全世界这次汉族人是受害者。他们却不了解自己的政策也是引起这些民族仇恨和暴力的原因。中国政府好像完全相信,这次完全是一群维族人闹事造成的,所以他们想让我们看看。他们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还这么复杂。他们可能觉得已经压制了,星期天晚上以后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今天确实是很乱。民族间充满不信任和仇恨,这并不是他们(政府)原本想给我们看的一幕。

德国之声:您有没有在路边和普通路人交谈呢?汉族人或维吾尔人有没有讲他们的经历?

包克:我尽量问我身边所有会说汉语的任何人。我不会说维语,但是今天早上那些妇女中有些也能说汉语。如果他们不会说汉语,那么就由他们的朋友或亲戚来翻译,就这样一点一点地交流。跟汉族人也是。说起事件的起因,这已经不是新闻,就是26号在广东韶关有两个维族人被打死、很多人受伤的那件事情。维族人认为中国政府处理得不好。我问他们为什么,有什么不满意,为什么要游行。他们就说出了这件事情。其他的背景我们都知道,有历史的原因,就是维族人对政府不满意。

现在我认为中国政府做的宣传很危险,因为在电视上只能看到事件的一部分。我们看不到被打死的维族人,只能看到流血的汉族人。所以现在这里的汉族人就特别激动,觉得光是他们是受害者。我很遗憾,在这个事情中没有哪一方只是受害者的,无辜的汉族人和无辜的维族人都是受害者。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说,7月5日这次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骚乱是境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幕后指使。您在街头同汉人和维吾尔居民的交谈时,他们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包克:我没有直接问这个事情,没有机会做这样一个深入的谈话。我问他们为什么游行,他们都冲着广东的那件事情。所以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大一点,就是他们在网吧看到以后,通过一个人告诉另一个人地传说,这样就知道了这个事情,然后大家特别激动。当然没有人说国外有人让他上街。当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是我个人认为不太可能。

德国之声:您刚才讲了,现在在乌鲁木齐局势并没有恢复,而是变得更加危急了。这种趋势有没有可能蔓延到新疆多个城市?或者这种骚乱的形势会持续下去?

包克:这个很难说。有报道称昨天在喀什和伊犁有一些事情,那边的情况比较紧张,但是我在这里没法知道。


来源:DW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