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桥先生谈他被暴徒殴打的起因(多图)

2009-07-12 06:15 作者: 张正

手机版 正体 2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唐柏桥先生在家疗伤
唐柏桥先生谈他被暴徒殴打的起因。

【看中国记者张正采访报导】7月6日晚,在纽约法拉盛的一家卡拉OK店里,中国过渡政府副议长兼发言人唐柏桥先生,遭到黑社会暴徒有预谋的挑衅及殴打,造成鼻子和眼睛大量出血,手部骨折,被送往医院治疗现在家疗伤。

近日,看中国记者采访了在家疗伤的唐柏桥先生,听他谈及他被暴徒殴打的起因。

记者:唐柏桥先生,您7月6日晚,在纽约法拉盛被黑社会暴徒殴打致伤的事件,经媒体报导后,在海内外都引起了较大的关注。许多人都在谴责这伙践踏法律的暴徒及其慕后操控者。关心您的健康和安全,您现在身体状况怎样?

唐柏桥先生: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现在身体正在康复中比刚被打时好多了。我们已经掌握越来越多的信息,我们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恶性暴力攻击事件,而操控这次暴力事件的是中共方面的人!

记者:有何根据?

唐柏桥先生:从现场情况来看,很明显这次暴徒对我行凶是有预谋的,可以说是迫不及待了,我刚坐下不久他们就准备动手,在我拨打911后仍没能阻止他们的行凶。他们对我的眼睛和鼻子同时下狠手,力度出奇的大,那不是一般的人或醉鬼能做到的。

要知道人的眼睛是人身体很重要的部位,也很脆弱,而鼻子则最容易大量出血。后来,一个暴徒用酒瓶对我的头部非常凶狠的砸过来,那要是真砸上了可能就是致命的。我却不可思议的躲过去了,我觉得我能躲过这致命的一击,是神看顾了我。

要知道,凶手距离我非常近,而且是从上往下扔。我从小爱好运动,曾经练过博击,看得出凶手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打手,可我却能躲过这致命的一击,我真的是感到了是神对我的救助。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做为一个公众人物,洁身自好,平时与人打交道都非常小心,从来不和人们常说的黑社会发生任何瓜葛,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对我下如此毒手。而在这个地球上,最大的、最邪恶的黑帮非中共莫属,我所做的许多事,都戳到了中共的痛处。

这次,很可能是中共收买纽约黑社会的凶手制造了这次暴力事件,甚至很可能是中共直接从国内派来特工,与黑社会联手制造了这次暴力事件。有关细节我们目前还不方面透露,以免干扰和影响执法机关的司法调查和缉拿凶手。

记者:您做的哪些事,都戳到了中共的痛处。

唐柏桥先生谈他被暴徒殴打的起因
6月24日下午,唐柏桥先生在联合国总部前,举行的"解体中共、制止迫害"集会上演讲 。

唐柏桥先生:很多呀!要细说起来,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我就择近期的几件大事说一说。

一、是关于法轮功和退党的。

现在几乎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最怕的就是法轮功、最恨的是法轮功、迫害的最严重的也是法轮功!中共镇压法轮功已经十年了,十年了法轮功的势头是越来越强,在中国,在全世界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中共的势头是越来越弱。

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的人越来越多,中共内外交困,正处在解体灭亡的最后阶段。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中国人民的必然结局。

我认识许多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我知道他们真的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是,他们对解体中共制止迫害感兴趣,他们认为中共尽干一些残害中国人民,危害全人类的坏事,解体中共制止迫害就是救人。他们做的非常好,玩政治玩得走火入魔的中共,眼看着就要彻底的败在对政治不感兴趣的法轮功手下了!用法轮功的朋友的话说:这是天意,叫做"天灭中共,天佑中华"!

我和中国过渡政府的同仁们,都很支持法轮功的朋友的"解体中共、制止迫害"的行动和退党运动。中国过渡政府的目标就是推翻中共暴政,建立民主政权,因为只有推翻中共暴政,才能解决中国的所有问题。

过去几年来,法轮功这方面的许多活动,包括:退党集会,反迫害集会等,我都尽量参加发表演讲。我是最早投身退党运动的民运人士,为支持退党运动不遗余力。从声援百万人退党到五千万人退党(三退),我几乎所有的重大集会都参加并发表讲话。

今年六月,法轮功朋友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外的达格哈马(Dag Hammershald)广场,举办两次主题为"解体中共制止迫害"的集会我都参加了,表示我和过渡政府同仁们,对法轮功的"解体中共,制止迫害"行动的支持!有人说我是法轮功的最亲密的朋友,我为此感到自豪。

我知道,中共对我与法轮功朋友走得那么近非常气恼,曾多次通过威胁利诱的办法企图让我疏远法轮功,我非但没"知趣",软硬不吃,反而更加坚定地支持法轮功的反迫害运动,因此中共对我恨之入骨,一直想找机会教训我。

二、是关于近日,中共在新疆乌鲁木齐进行血腥镇压,中共媒体故意煽动汉维民族矛盾扩大民众冲突,其实质是中共再次藉机挑起民族矛盾,转移中共政权危机。

我向外界表明:反对中共对新疆的维、汉民众的任何形式的血腥镇压,维、汉民众以及一切受中共统治和迫害的民众,要应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不要受中共的欺骗,要联合起来解体中共!

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在今日之新疆,今日之中国,没有维族人和汉人之分,只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之分,今日中原大地所有的灾难和杀戮,都是中共一手造成。我们这些被压迫者惟有站在一起,才能阻止中共的暴行,才能制止灾难和杀戮,这也是戳到了中共的痛处。

三、中共这些年来,花费了中国人民的大量的血汗钱,在海外收买一些品质低下者,做为其在海外的代理人,纽约市议员刘醇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做为美国的民选官员,刘醇逸站在中共的一边,支持中共的帮凶在纽约法拉盛、唐人街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破坏和干挠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正义行动。

刘醇逸这样的胡作非为,是对美国利益和价值的危害,我参与发起了"罢免刘醇逸委员会",参与了向纽约民主党各党部的党员们,讲述刘醇逸投靠中共、背叛美国利益和价值的事。并敦请有关人士前来法拉盛腼街,察看刘醇逸支持的中共帮凶在那里摆摊设点、挑衅美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实。

如果,刘醇逸在美国做中共代理人的事实,一旦被美国民主党党员们都知道,刘醇逸将受到应有的惩处!其做为中共在美国代理人的价值将一落千丈,这是中共害怕看到的,这当然也是戳到了中共的痛处。

第四,也可能是最直接的导火线。今年"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我与我们组织的另一位成员,于"六四"当晚前往中共驻纽约总领馆,在其墙上和门上用油漆大字书写,要求惩治"六四"凶手和释放邓玉娇的标语,令他们非常恼怒,他们用了一晚的时间来将标语清洗。

据我所知,我的这一举动是"六四"大屠杀以来,海外首次有人以这种羞辱中共的方式,公然向中共挑战和表达强烈的愤怒。

我很清楚,他们迟早会使用其他见不得人的手法来报复我, 我曾经跟我的同事和家人,以及一些走得比较近的朋友表达过我的担忧,果不其然,他们很快就对我下手了!

可以说,我现在所做的许多事,就是专门去戳中共的痛处,让它早日解体。

记者:您这样做,已经得到了许多人的理解和支持,在海外一些新闻网站上有大量支持和关心你的留言。有网友在网上留言说:"我很敬佩唐先生希望他在办事时要多注意安全中共已经坏透了出手打人的黑帮早晚会被绳之以法打倒万恶的共产党!" 。

"致意唐柏桥先生,你是真金,不怕火炼!你是英雄,大义凛然!殴打唐柏桥先生,是针对过渡政府而来,邪恶越仇视你们说明你们干得好。你用真知理性雄辩,共匪用流氓大棒无赖,看谁笑到最后!"

唐柏桥先生:谢谢大家,谢谢这些网友,我会注意安全的!这里不是中国大陆,决不是任由中共及其帮凶撒野的地方,打人凶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不过是时日长短的问题。

中共及其凶手,要为他们这次的暴行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因为他们选择了最愚蠢也是最恶劣的一种手法,来报复他们的政治上的反对者,美国决不会容许这类事情的发生,下次有机会我再谈这个问题。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希望您早日完全恢复健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