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事件即将炼成:河北城管堵车事件(图)



河北元氏县文化宫广场客运站,因客运车主拒交停车费,当地城管自6月1日起连续三日围堵停车场,致使数百名乘客滞留,险些发生群体性事件。 黄玉浩 / 摄

河北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在今年6月1日,连续3日围堵停车场、收取停车费,险些发生群体性事件。

7月10日,石家庄市纪委调查此事后宣布处理结果,作为临时机构的元氏县城管队违规违法收费,被责令撤销;该县县长夏生华因行政不作为,也被免职;同时还处分了另两名副县长。

元氏县城管队认为处分不公,该队副大队长说,城管队乱罚款和县政府不解决城管队人事编制有关,县财政每月只拨付2000元经费,致使城管需以罚款维持开支,陷入恶性循环;而在执行县里最难啃的任务时,若城管队员粗暴执法出事,县里便以临时工为由,开除了事,相关领导可免于问责

今年6月1日,元氏县城管与市民间的冲突,因一起堵车事件被推上顶峰,险些酿成群体性事件。此后石家庄市纪委派调查组调查。7月10日,市纪委公布的处理结果是,县长夏生华被免职,元氏县城管队被撤销。

但城管队副大队长次会领觉得委屈。

他说,元氏城管队一直在全市被作为正面典型,在县里更是被县领导多次表彰,"这么多年,政府拆迁、征地等重大行动都是由城管做排头兵。"

次会领说,目前大队长正为此事向有关部门申诉。

"拿着手铐收费"

城管擅自提高停车费,遭客运车主拒绝;车主认为城管没执法证没收费依据,更不具收费资格

堵车事件发生在6月1日。

那天胡翠侠也在现场卖煎饼,她回忆说,"他们像黑社会,拿着手铐要钱,不给就堵车,完全不顾及要出行的乘车人。"

那时是下午1点半,黄瑞凯的车停在元氏县文化宫广场。

广场自2005年被县里定为"村村通"的客运停车场。那里的车都是发往各村镇。黄瑞凯主要跑"元氏"至"因村"。

临近发车,一名着制服、戴红箍的青年上车,向黄瑞凯收停车费。

"我向他要执法证和收费依据,他说他没证,指着胳膊上的红箍说,我是城管,这就是凭证和收费依据。"黄瑞凯说。

黄瑞凯拒绝交钱。

"他说不交钱就不能在广场停车,车也不能走。说着,他还亮出手铐。"当时,黄瑞凯看到广场上其他十多辆"村村通"客车也都有城管去收费,均遭到拒绝。

负责运营"村村通"客运的诚信客运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以前停车费是每月30元,今年5月22日,城管队单方面提高停车费,要求每月上交90元,所以遭到抵制。

"这费用也太高了。"黄瑞凯说。

黄瑞凯自2007年开始跑"村村通",花10万元买车,每月还要交给公司600元管理费,养路费、过路费,停车费都得自己出。

"而我们跑30公里山路每位乘客才收2元钱。"黄瑞凯说,至今他连本钱都没收回来。

"关键是城管也没资格收停车费。"黄瑞凯说,文化宫广场产权归县文体局所有,又是由县政府指定的"村村通"客车停放点。

5月22日,元氏县城管队就曾向黄瑞凯等司机收钱。

"我们不同意停车费上涨,城管就开始堵住出口不让走,堵了五六个小时后撤走。27日又来堵了9个小时,天黑后撤走。"黄瑞凯说。

堵车险酿群体性事件

客运车主不交钱,城管堵车至晚上10点,数百人滞留,车主打电话给县政府,但无县领导前来协调

6月1日下午2点,文化宫广场突然驶来10多辆面包车,堵住广场的两个出口,车上下来的是县城管监察大队大队长张志民和20多名城管。

"当时张志民一边指挥堵车,一边喊,交钱就走,不交钱谁都不让走。"黄瑞凯说。

当天是儿童节,人们带着孩子到县城游玩,人较多。许多老人和孩子被困在停车场,热得大汗淋漓。

下午5点,城管的车依然没有撤离的迹象。

黄瑞凯估算,广场上的滞留乘客已达数百人。愤怒和抱怨的情绪愈来愈浓烈。

张志民在广场招呼着城管,"轮流吃饭休息,坚决堵住路口。"

"他们一辆车一辆车地找司机要钱,不给就坐在车上不下去。"另一位王姓车主说。

等车的人开始急了,有人骂娘,有人骂城管,也有骂司机软弱的。王姓车主说,"开始有人起哄,说打吧,冲开城管的车。甚至还有人用手里物件猛砸客车。"

下午6点,黄瑞凯和其他18名车主决定"罢运"。之前他们给客运公司经理康鸣奇打电话,康称马上找县领导和城管大队协商。

黄瑞凯说,"经理曾为停车费的事,去县政府跑过几十次。政府也承认城管没有资格收费,说是会协调,但城管还是照收不误,从2005年7月至今,一月没落。"

黄瑞凯接到康鸣奇回电,康说已向县政府报告,县领导说这事不好协调,还是由客运公司和城管协调。

而张志民拒绝了康鸣奇"先发车后谈钱"的请求。

"我们还拨打110,警察说城管的事我们管不了。我们又给县政府办公室打电话,说文化宫广场上发生冲突,几百人聚集闹事,打起来可能要出人命。工作人员回答说知道了,挂掉电话,便再没动静。"王姓车主对记者说。

天黑了,一些回不了家的村民开始在广场上席地而卧。

"元氏县公安局淮阳分局的民警曾来到现场,和车主、城管协调,但也没结果。"黄瑞凯说。

晚10点,车主与张志民达成一致,先交纳30元,城管撤离广场,让车主发车。此时,客运车辆被堵已超过9小时。

曝光后再堵车

河北省电视台报道"堵车收费"后,省委领导批示石家庄市纪委严查城管队是否合法,县领导是否不作为

6月2日上午10点,张志民再次领人到广场堵车。客运公司经理康鸣奇向河北省电视台举报。

当天下午6点半,河北省电视台的《河北新闻联播》等三档新闻节目报道此事。

"电视台报道当天,市纪委就和元氏县政府领导沟通,要求尽快解决问题,不能再出现堵车事件。"胡英华说。

胡英华是石家庄市纪委行政效能举报中心监察一处的处长。让胡英华没想到的是,事件曝光后,城管队又去广场堵车。

6月3日上午9点,河北电视台记者再次赶到广场,看见客运车依旧被堵无法运营,11点多张志民带队撤离。

"这影响极其恶劣,城镇客运都瘫痪了。"胡英华说,省委领导批示要求市纪委严查。

次日,石家庄纪委成立调查组,进驻元氏,调查城管收费是否合法,政府领导是否存在不作为、慢作为。

在元氏县调查的几天中,胡英华等调查组人员发现,元氏县城管队是1998年设置的临时机构,大部分人不具备执法资格,也不具有文化宫广场的运营权,收取停车费完全属于违法违规。

调查还发现,城管队大队长张志民编制上是县公安局民警身份,并且城管大队没有归口科局管理,由县政府直管。

胡英华说,在调查组的初步处理意见中提到,撤销县城管队。

"县领导同意我们收费"

城管队员几乎全是临时工,购执法车租办公楼都靠罚款所得;罚款上交县财政局,再按比例返还

"什么样的临时机构能存在11年?我们收取停车费的事县政府早就知道,是经过他们同意的。"张志民觉得,纪委的处理意见对城管大队很不公平。

张志民说,1998年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成立时,县政府曾组织工商、交通等6个职能部门发布委托公告,委托城管对市容市貌进行管理,文化宫广场作为停车场也归城管管理。

该队的副大队长次会领告诉记者,城管队在1998年是作为临时机构成立的,当时人员由政府从工商、公安、交通、街道办、卫生等部门抽调而成。

"因为城管工作又苦又累,这些人又都回了原单位。"次会领说,此后再进城管队的都是临时工。

目前城管队有46人,除大队长张志民为公安编制,其他成员均无人事编制,他们也没有人身保险、社会保险等。次会领说,"受伤是经常的事,所有的医疗费都由个人出"。

次会领给记者算了笔账,城管平均每人500元工资;办公楼租的是居民楼,房租每月4000元,自己购置执法车,算上汽油、纸张等办公经费,每月支出在5万元左右。

"财政局每月才拨经费2000元。"次会领说,所以城管只能靠罚款维持生存。罚款将统一上交给县财政局,财政局再返还给城管,多罚多得,按比例返还。

据次会领介绍,2003年,元氏县委开会决定,给城管大队20个人事编制,但人事和财政部门一直没有落实。

元氏县司法局原局长梁文联告诉记者,元氏县人事一直超编,财政收入又比较低,根本无法落实城管大队的编制。

人事局原局长王建芳向记者证实了梁的说法。

"5月22日,上调停车费,是因为管理成本上涨。"张志民说,他曾就收费情况多次向县政府相关领导汇报,但一直没有回音。

张志民说,"堵车收费,也是无奈之举。是县政府不重视不作为所致。"

而让张志民、次会领不能接受的是,如今领导一句话,说解散就解散了。

"为了县城的市容市貌,我们干最苦最累的活,管最难管的人,为政府做最难办的事。"次会领说。

"让我们临时工做恶人"

城管队副大队长说,我们若粗暴执法出事,县里以开除了事;若是在编人员,相关领导定被问责

在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办公大厅的墙壁上,挂满了政府表彰的奖状和牌匾,"奥运安保先进"、"城建先进工作单位"等。

"这些年,不管拆迁也好,征地也好,我们做的都是政府工作中难啃的骨头。政府一句话,就让城管上,我们没有钱没有人也要完成任务。"次会领说。

6月2日,就在河北省电视台曝光元氏城管乱收费的当天,《石家庄日报》刊发了一篇《做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忠诚卫士》的文章,文章对元氏县城管大队的正面肯定也印证了次会领的说法。

文章提到,在红旗大街南延工程中,部分占地群众拦截施工车辆,漫骂、侮辱、威胁施工人员,控制工程车辆,施工被迫停止。城管大队接到县主管领导指示,进场后迅速控制局面,保障施工秩序。

该文还报道,在青银高速张掖段施工、京广铁路大提速庄窠里段直弯拆迁工程、石武高速铁路元氏段施工中,元氏县城管大队都曾在工地上出现。

次会领认为,政府之所以让我们城管去做"恶人",干得罪人的事,是因为城管队员都是临时工。

"强拆强征中,与群众发生冲突,有队员再粗暴执法,出了事上级问责起来,县里就说是临时工,开除了事。"次会领说,如果是公安或交通等部门的在编人员,出事后相关领导肯定会被问责。

据次会领介绍,做城管两年以上的,没有不和当事人发生冲突的,也没有不受伤的。其中有某中队长执法时,被摊贩一拳砸在眼上,至今处于半失明状态,另一名中队长因追违章车辆,被车主连砍数刀。

次会领也承认他们没有执法资格。

2007年,石家庄城市管理局出台文件,要求所有的城管队员执法必须持有省建设厅批准核发的"城建监察证"、"行政执法证"或"委托执法证",规定要由人事编制部门为其申报。

"但因为我们没有编制,就无法申请执法证。"次会领说,最后县政府只能自己出具个执法证颁给我们,而且还只是一小部分人才有。

县长不作为被免

市纪委撤销县城管队,同时两名副县长亦受处分,县委书记因不知情被免责

饼摊主人胡翠侠的印象中,"城管就是用来罚钱的。"

胡翠侠说,城管每个月都要向她收300元管理费,否则你将摊停哪儿他都说你违章,不给就把摊子给拉走。

"被城管打骂更是经常的事,打骂完了还得罚款。"水果贩老胡说,路上什么车城管都查,农用三轮车,大货车,农民进城买卖点东西,遇见城管就得给钱,少则五十多则数百。

记者在元氏采访多名山西跑煤的货车司机,均认为元氏城管"太黑"。

"我们车经过元氏,哪怕停下来喝口水吃个饭,城管就上来说违章停车要罚款。"一名货车司机说,不交钱就要扣车扣人。

对于城管以前的乱收费,石家庄市纪委的胡英华说,他们这次没有追究,这次只查有关文化宫广场堵车收费的情况。

7月10日石家庄市纪委、监察局与组织部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查处结果:不仅撤销元氏县城管大队,撤销大队长张志民的党内和行政职务,而且县委副书记、县长夏生华也被免职,负责城管工作的副县长张庆志和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孔宪国受到相应的行政处分。

胡英华还说,事件发生时,元氏县委书记李义增正在市里陪同领导工作,直到6月3日11点多,才得知此事,便责令城管停止收费,另派人赴省电视台说明情况,处理比较得体。"他因不知情,所以被免责了。"(看中国按:此说又是蒙不明真相者吧,这么多次事件不知情,说得过去吗?)

记者多次联系县委书记和县长,均被婉拒。

胡英华说,国务院在6月30日下发了《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夏生华成为"规定"实施后第一位因行政不作为被免职的县长。

元氏县城管队被撤销后,副大队长次会领又成为一名普通的农民,他心里很难接受,做城管已近10年。他说,城管一年四季的制服还是他自己花钱买的,共花了2000多元。

7月18日下午,元氏县城管监察大队的办公大厅空荡荡的,一名"看家"的城管队员说,大队长正在石家庄向各级领导申诉,他们在等结果,"我不相信一个城市能离开城管。"

本文有删节

来源:新京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