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春中宣部安插亲信受阻

2009-08-07 09:19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任命受阻 改派辽宁

近期,掌控中共意识形态大权的李长春,可能预料到自已将不可避免地会在下一届党代会上,退出中共中央最高权力核心,故已开始安插身边的亲信到党政重要部门任职,而他熟悉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则为首选。所以秘书张江的调动引人注目。

据北京观察人土透露,去年底,经常跟随李长春出访,并在央视频繁露面的大秘书张江,忽然隐去无踪,引起新闻界议论纷纭。因为此前,李长春遥控新闻出版界,主要由秘书张江鞍前马后忙乎,他的讲话稿也一般由张江主笔,但近期张江已悄然离职,只是未能走出李长春的阴影。李长春原意提拔张江为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并等待适当机会,接掌刘云山退出后的位置。与中共其它官员一样,李长春拟在中共18大职务变动前,希望安排更多心腹充实班底,并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让自已通过原先信任的在各级宣传部门当权的亲信,继续发挥影响政局的作用。而他最欣赏的助手张江之变动,更是其精心思虑运筹帷幄的一着妙棋。

然而,据北京新闻界有关人士透露,与江泽民关系密切的李长春却在此事上严重受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不同意张江上任,并以张江资历太浅、尚需锻练为由加以婉拒,让原《辽宁日报》记者,后任辽宁省委宣传部长的焦利与其对调,出任中宣部要职。尔后焦利又改任中央电视台台长,而身为共青团派的李部长背后何人支持可想而知。李长春无奈,改为下策,只好同意张江出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江目前已走马上任,并在辽宁大展拳脚。

转危为安 一路小心

张江,大连人,原毕业干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70年代中期曾下乡到大连市新金县当知青,在农村酷爱写诗与杂文创作,其在当地知青时,与我,高满堂(电视剧《闯关东》作者),刘元举(报告文学《钢琴家郎朗》作者),刘尊利(《辽宁日报》政法部主任,已故),史卫国(大连《东北之窗》杂志总编辑)等,同拜诗人姜凤清为师,共同进行文学创作,在当地文坛影响较大,故被称为新金县"文学帮"。但张江80年代中期弃文从政,先在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市委办公厅政策研究室任科员,主任等职,后出任市委书记曹伯纯秘书,但因当时大连党政大权都操控在中共太子党薄熙来手中而郁郁不得志,后险遭政敌算计。为防止薄对其加害与进一步与薄及其死党进行较量,曹伯纯曾一度安排张江出任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政研室主任,后随曹伯纯去广西壮族自治区任职,曹是书记,他是秘书兼办公厅主任。

据我所知,张江博览群书,文笔老辣,多年涉政,深知官埸险恶,故在广西工作时小心谨慎,低调行事。连给家人朋友打电活,都三言两语,不敢多谈,以免薄熙来安插在大连国安局的秘书车克民等人监听与陷害。90年代末,为人处世精明的张江,通过曹伯纯举荐,调广东省委宣传部任部务委员,协助领导管控全省新闻出版工作,在打压《南方都市报》等自由媒体方面,他秉承李长春的旨意,做出许多具体的上传下达的工作,所以当地媒体人士对其看法不佳。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仕途升迁顺利。尔后他又被李长春重用,并追随李进京任秘书要职,大展宏图,此后忠实执行李长春的指示,进一步操纵新闻媒体,在京城名声贬多褒少。

有了官性 没了人性

据我了解,李长春是大连人,其老母兄弟均仍健在,居住大连,因此李对老乡张江十分信任。张江常在北京与大连之间秘密往来,但除高满堂之外,不与任何旧友往来。据大连知情人士说,张江曾向李长春力荐当年知青高满堂创作的电视剧《闯关东》,并使它获得全国大奖,更破格邀请高满堂09年春节赴京到李长春府上过年,使其风光一时。可谓竭尽全力。高满堂返回大连后,大连五大班子的一把手,都曾云集他本人位于"中华名城"的豪华住宅拜年,并奖励30万元。此前高满堂自称电视剧《闯关东》每集6万稿酬,共收入312万元人民币,高已超过邓刚,成为千万富翁,位居大连文坛首富。据此,我禁不住回忆当年知青岁月,本与张江、高满堂等均有患难之交,只因选择的人生道路不同而成天壤之别。2006年初获释后,我连合适的工作都找不到,张江这个当年曾常到我家吃饭并与我一同到皮口海边吟诗做赋的老友,明知我是遭薄熙来诬陷下狱的良心记者,却默然以对。甚至今年初他另一个知青文友刘尊利患病去世时,张江正好在沈阳履新,是其上级直接主管领导,却也以工作太忙为借囗拒绝出席他的追悼会,只委托省广电局长某人代劳。这令我本人,也令大连新金县"文学帮"的朋友们十分震惊与失望!

目前,我以年过半百刑余之身移居多伦多,但仍然清楚地记得1973年与张江相识的情景,那时我在大连第15中学读书,爱好文学,在校办内刊上发表了组诗《闪光的水珠》,所以在大连小有名气,张江读后激动不已,主动登门拜访求教,自此相识,后在乡下经恩师姜凤清介绍成为文学挚友,经常与张江、高满堂等人在一起改稿投寄,但发表不多。1975年张曾写信嘲讽江青,与我一同修改,可见张江曾亦是书生意气。后来张江考取北京中国人民大学,需转户口与团组织关系,我曾一路陪同相送,后张江初恋女友不幸去世,我亦尽力安慰,多有协助,张江毕业前曾约我一同到新金县皮口镇游玩访友,我们在长长的海边防波堤上吟诗云:迎风指点牛眼岛,三山五水化尘埃......可见我们一度交情之深,志向之远,胸襟之阔。

后来,90年代后期,张江在当曹伯纯秘书时,工作上与我合作过多次,但令我失望的是,他混迹官场,性情大变。有一次明明是我先提出采访书记曹伯纯写专访一事,但张却向曹邀功请赏说是他主动提议的,这令我颇为不悦,而且草拟的初稿张不满意,还由其指使另一科员撰写,他与我共同修改后送审发表,当然成绩全是他的了。总之我认为,张江当官后完全变了,不仅背离了当年我们的共同追求的理想与志向,而且对旧友冷漠,俗不可耐,官架子十足,倍显势力眼,特别是当了新闻官之后,还摇身一变,成了打压新闻媒体很积极的一个棍子式领导干部,这使我既难过又悲凉,亦使我想起台湾作家柏杨的一句话:人一旦有了官性,就没了人性。所以李源潮等人阻止他高升,我认为做得没什么不对。因为李长春搞得这一套,太左了,张江起的坏作用也不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来源:大纪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