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毒饲料内幕,兽医夫妇遭中共报复(图)

2009-08-19 18:34 作者: 秦越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9/08/19/20090819155552647.jpg
王海珍

【看中国特约记者秦越采访报导】8月16日记者采访了曾因揭露毒饲料、假兽药制作过程,及其对人体致癌危害,被中共判刑4年的高松林先生的太太,王海珍女士。王海珍是河北动物药业公司兽医,她悲愤地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因此惨遭报复殴打的经历。

揭假英雄锒铛入狱

王海珍的先生高松林曾揭露的石家庄飞龙公司生产销售的毒饲料,可缩短一半猪的成熟期,即猪半年可达到200斤的出栏标准。而毒饲料中所含的碘化铑蛋白可以致癌,是比三聚氢氨更危险的化学成分。

另外,飞龙公司生产销售的假兽药,使用的材料原是用于治疗人流感的化学成分,被飞龙公司用于禽流感。这种成分使用后会在禽体内存留,产生抗药性。会使禽类在大面积禽流感发生时失去抵抗力。

因揭露该致癌毒饲料事件,高松林为此被石家庄新华区法院判刑4年,今年1月16号由石家庄中院改判无罪获释。

法院上下推诿上告无门

依据吴邦国6月23号对宪法修改的文件,凡是获无罪释放的,都应该得到国家赔偿。而我丈夫无罪释放,他们不但不给赔偿,而且告诉我们愿意哪告就告去,你有本事告到中央去。而且我这个事曾经拦截总理说理,总理也批示过。可是党政机关就是不给我解决。

我说,你看你们人民政府也不为人民,人民的官也不为人民,我说我不是没理,我是有理得不到解决。而且当地法院的法官说,爱哪儿哪告去,有本事随便告。我说我无路可走。我说协商也可以,你给我依照法律程序走也行,现在不但国家赔偿拿不到,而且我的上诉权也被剥夺了。

因为我在石家庄新华区里申请了,而区司法部门不出具手续证明高松林属无罪释放可以申请国家赔偿,造成我无法上诉。再告到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石家庄中院又以新华区不出裁定拒绝高松林上诉。说你应该先到区里,区里出裁定,你不服才能上诉。但是区里不出裁定,我们不能认为你到区里了,没有证据。上下踢皮球,我没有一点权利,所以我再次来到北京。

中共地方携手发访民财

这次上访我到了北京马家楼国家信访局分流中心,而河北省政府派不明身份的人把我们转卖给河北省政府截访人员。一个访民600块钱。我说为什么你们中央政府让地方黑社会不明身份的人把我们当钱卖?你们挣钱了,在中央这面做了工作,那么我们的问题为什么不给解决?因为我们每去上访一次国家信访局要收600块钱。

我说,你看你们拿我们访民做生意。我们访民已经够惨了,问题不但得不到解决,且增加这一条来弄我们钱。要不你这样,你挣我们的钱,你给地方政府。要它多少日之内给我们解决。我们当地政府就威胁我说今天我们警告你,明天我们就威胁你。一气之下我又去了。

到马家楼以后,在车上有好几十访民都被送回(原住地)去。车上这么多穿黑衣裳的,他们说他们是特勤、特保的。我就说我不管你是什么,我要求访民都像我这样,要不你别收钱,你收钱就得给地方一个压力。

光天化日遭殴打  保安还是黑社会

8月11号我被截访人员从马家楼接出送往石家庄,在石家庄桥西办事处遭到一个姓王的所长和民警殴打。8月14号我在被北京特保押回石家庄的大巴车上,下车时,在石家庄裕华路口两次被3个特保小伙子野蛮殴打。其中2个人抱着我腿,1人驾着我胳膊,啪就给我扔地上了,推我,摔我跟头。你想想他们小伙子,这个推我,那个撞我,女人能有多大劲?一推把我摔到地上,胳膊搓伤了。整个肚皮都搓伤了。打得我浑身是伤。他说让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你不服就收拾你。因为车上还有别的大姐劝我:姑娘你挺年轻的,别跟他们较劲,哪个小伙子劲你都比不过。我说,我讲得是理,我是比不过,但我可以拿命赌。

14号那天凌晨在车上,他们强行殴打我,我就跟他们打起来了。当时车上有20多个访民。他们把访民都送走以后,就剩我自己没人看着的情况下,就强行打我。在那时,我们当地政府办事处的书记,区里的书记还有包括派出所的所长都在看着他们,就让他们这么打我。就因为我和他们对抗,所以我4天之内连续3天遭到殴打。

无奈之下,我家都没回,立刻又上京了。有人告诉我,我们区政法委书记在北京找人要来抓我。现在我都不敢在北京露头。

王海珍告诉记者她丈夫因为举报毒飼料被石家庄政府打击报复,判刑4年。通过国际媒体的呼吁,公安部改判无罪了。本应该国家给我们赔偿,而石家庄政府不但不给,还挑拨我跟中央作对,让我爱哪儿哪告去,有本事你告,看你告赢告不赢。我丈夫不仅得不到任何赔偿,更因为他曾经坐过监狱,一直找不到工作。我为打官司花了几十万,经济上已陷入困难。

我说你赔偿给我,我可以继续做生意或维持生活,政府就是不给。我每一次上访他们就威胁我,8月4号到7号中央政法委开了一个会议,说是不到北京也可以解决问题。我就找到当时区里的负责人说,你看中央已经有命令,我的问题是有理的,应该能够得到解决。

他说那是你个人认为,我说你看这个:6月23号吴邦国讲宪法已经修改(2009年6月23号在各大媒体报纸报导吴邦国关于国家赔偿加大力度赔偿的讲话。此讲话出了一个文件,凡是错捕、错抓的,还有无罪释放的,凡是有证据的,直接可以获得国家赔偿。)凡是获无罪释放的,都应该国家给赔偿,你也应该给。他说那是你个人认为,法院说给就给,法院说不给就不给。最后我无奈了,只能是继续上访,继续维权。

地方不认可此文件,中央的文件你都不听,我能说什么!只能上访。上访也是死胡同,不解决问题。地方不认可,上访也没有希望。我们书记前天已经告诉我,这些天最好你别动,政法委书记已经带着队找你去了。而且说一旦找到我,我必须配合,不允许有过激行为。直接电话通知我了。但是我不可能按他们的要求做。我就要求依法给我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就可以,我不需要别的。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跟政府作对。

我依理依法上访,我万万没想到河北这些访民却成了不明身份人挣钱的工具了。我们一个人一次6百,从上到下,我说你把这钱归还访民,我们一车坐40个人,他这一晚24000元。这24000元足以解决一个访民不再上访了。你将钱交给地方政府我们又遭到打压。我们这些访民够惨的了,还这么宰我们。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