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成都已封,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明年起,成都市小学再无奥数竞赛。25日,成都市教育局出台五项禁令,绝杀"疯狂奥数"。其中包括,禁止教育行政部门、教研培训机构、教育学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举办或协办及组织学生参加包括"奥数"在内的所有学科培训和竞赛;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举办任何形式的与入学挂钩的选拔性考试和测试;禁止以任何形式将"奥数"等学科竞赛成绩与"小升初"挂钩;禁止利用公共教育资源如青少年宫等为"奥数"等各类有偿补习班、培训班提供教学设施或场地;禁止在职教师举办或参与社会举办的各类收费培训和补习班,严禁教师私自在校外有偿兼课、兼职。这被誉为全国城市中"对奥数最严厉、最彻底的一次整治"。

1

而除了成都,上海、浙江、北京也以各种方式对当地的奥数开火。在全国围攻之下,武汉的奥数将何去何从?

武汉现状

在武汉小学培优和奥数培训市场排名靠前的武汉市博才兴天下教育,和本地其他大型中小学培训机构相同,奥数培训是其重要的培训项目之一。校董黄延一直在关注外地对奥数开火的事,甚至一直在做一种假想-----武汉会否跟进封杀?培训机构该如何应对?

黄延将自己的思考和同行交流后,大家想法惊人相似:即便武汉跟进封杀,很有可能是"干打雷难下雨",主要是武汉的奥数市场实在太大,供求关系太过复杂。

家住花桥的张文杰今年读小学六年级。从三年级起,他每周都在上奥数培优班。

和班里多数同学一样,张文杰多年苦学奥数,目的就是能在明年4月的"奥数考证月"里多一份收获,以便在明年的小升初时更多地吸引知名初中青睐。对武汉的小学生来说,4月就是"奥数月"。张父说,经过多年打听名初中的招生要求,他得出结论:除非找关系,否则奥数不得奖不可能进名校,"参加电脑派位,那等于听天由命"。

在张文杰的考证计划里,早已安排了这样一些赛事:小学奥数竞赛、创新杯、新希望杯、走进数学王国电视邀请赛、华赛杯......

小学生到底有多少个竞赛?张文杰和张父不能给出准确答案,他们能做的只是"尽量参赛多拿奖"。

学奥数、考奥数、升学靠奥数,这样的潜规则真像初中的校长主任所言,被家长欣然接受?事实上,对奥数学习本身,家长的无奈多过对奥数的向往。有家长甚至发帖感慨:"除极少数金字塔顶的孩子(通过宴◇学习)取得了重点中学敲门砖外,绝大多数孩子受到的只是伤害-----对数学学习的恐惧与憎恨,还有心灵上永远无法抹去的伤害!"

"为什么没人来管呢?照搬成都做法能不能制止武汉的奥数热呢?"采访中,闻听成都的禁令,很多家长提出,希望主管部门重拳出击,打掉奥数。但对成都铁律,无论是培训机构还是学校都不看好。

"在奥数培优的孩子,九成是为升学。"博才兴天下教育的校董黄延认为,"小升初"时名校供不应求的现实很难在短期解决,加之奥数竞赛的民间性质使得官方难于管理和控制,取缔难度也变大。

汉口一知名初中校长认为,"小升初,靠奥数"是个公开的秘密。实际上,不仅教育部,武汉本地也陆续出台了多个针对性的治理规定。但现实是,武汉的名校在集体违规,即便追责也面临法不责众的尴尬,"名校少催生家长择校热,家长择校热又催生名校择生热,奥数择优标准只是在两者间充当了平衡作用。即便打掉奥数,名校也会找出另外的标准来平衡两种需求。"

将升学目标定为知名初中的家长,通常的择校策略是:先通过学奥数拿奖争取自主选拔的优录,孩子实在"不争气"再靠运气电脑派位。

这样的升学路真的有效吗?学而思教育武汉分校在其"武汉学而思奥数网"网页上公布的该校《六年级秋季奥数班招生简章》十分耐人寻味。

介绍今年的小升初招生时,该招生简章称,"几乎每一所重点中学都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入学考试......试卷分析发现100%的数学试卷中都考查了奥数内容,总体奥数内容根据各中学的侧重点不同,最低比例达60%以上,有的甚至达80%"。"

对重要奥数赛事成绩的作用,招生简章称"相当重要"",因为"一些重要杯赛成绩出来后,学校会主动打电话给学生家长,洽谈签约意向"。而对六年级,招生简章形容为"关键时期",因为"如何抓住六年级奥数竞赛的尾巴,为孩子再多添一个砝码非常重要,每增加一个证书就意味着离好学校又近了一步。"

"这是事实。"对此,汉口一知名民办初中校长坦言,每年小升初,"奥数成绩确实成了所有名校最重要的优录标准,一些名初中甚至直接到大型培训机构通过内部奥数测试排名来预选学生。"

这位校长称,知名民办初中"小升初"自主招生时会综合考量三类成绩:一是各种社会奥数竞赛的奖证,二是各校私下举办的小升初考试成绩,但这个小升初考试数学部分至少有50%以上的奥数题;三是大型培训机构内部的奥数测试排名。"我们招生也很看重学生的综合素质,但实事求是地说,不学奥数不得奖,想进知名初中希望很小。"

采访中,记者发现,小学至高中三个学段中,奥数热现象其实在"逐年段递冷"。"这种状况很明显。"黄延介绍,以该培训学校为例,所有教学点的培训项目中,学习奥数的人数占到50%,但全为小学奥数。在他看来,初高中奥数的升学敲门砖效应很低是重要原因。

黄延说,在初高中阶段,中高考已能让绝大多数学生得到了选拔,自然无需奥数或其他择优标准。尤其在高中阶段,虽然奥数获奖能获清华北大等名校优录,但机会太小,其付出和回报的"优录性价比"远低于小学奥数。这也导致初高中学奥数的学生人数不及小学的百分之一。

"单纯打奥数意义不大,家长和学校更需要合理的选拔制度来取代。"黄延认为,从现实状况看,在短期实现初中资源均衡发展不现实,因此破解"奥数"难题只能从选拔制度入手。

黄延认为,我市不妨在知名初中里推广武汉外校初中部的招生规则,允许学生在众多具备自主选拔的名初中里限报一所学校,并由学校确定自主招生的方式进行选拔。一旦学生报考失败,则必须服从就近入学原则。考虑到风险,学生自然会主动分流选择把握性更大的学校填报。

" 促进名校集团化发展也是方法之一。"汉口一位知名初中校长认为,实际上每个区都有多所知名学校。这些名校通过合作办学等形式,将区内一些缺少生源的薄弱校合并掉,最终形成"牌子少、名校多"的局面,并根据义务教育法制定相应的收费标准,不足部分由政府投资填补,将能极大缓解择校热带来的奥数热问题。

武汉奥数竞赛有多少种?多少培训机构做奥数培训?奥数培训一年有多大收益?就连专业的奥数培训机构都难说清。

博才兴天下教育校长李晓聪说,原来武汉的奥数赛事并不多,充其量3N4种。但近些年,武汉的奥数赛事有了成倍的增长,"粗略估计,大小赛事有20多种,十个手指不够数"。

传统的奥数竞赛一般由第三方承办,培训机构在其间只是充当考生输送及针对性辅导的角色。但随着一些培训机构的壮大,部分赛事的主办权被培训机构拿到,便形成了"得奖垄断",导致一部分赛事的含金量大不如前,进而催生了新的赛事品种。此外,为迎合家长和学生对奖证的需求,同时打造自身品牌,一些大型培训机构也联合起来打造新的奥数赛事。对目前繁多的奥数赛事,李晓聪多次用"混乱"二字形容。但对武汉奥数赛事的发展态势,李晓聪则认为,"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只会持续升温"。

曾有家长在网上发帖晒了一份账单:武汉一家培训机构奥数班,一年9个年级能招生1.6万人,按公示费用来算,年收入可达4800多万元。

学生的综合素质是多方面的,为何单将奥数提到决定性的地位?对此,受访校长称其为"后小考时代"的必然产物。

汉口一知名初中校长介绍,原来知名初中可通过小学升学考试来保证优质生源。但取消考试后,作为水平测试的小学毕业考试难度大大降低,并不适合用来选生源。此外,作为语言学科,语文区分度不强。因此,在失去官方衡量标准的小升初考试后,作为小学数学的拔高内容,奥数自然承担了"择优尺"的作用。


来源:武汉晨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