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黑老大谢才萍一审宣判后为何敢大骂法官?(图)


提示:中共体制内的执法官员,跟中共走的近的商人老板,不管是红的变黑、还是黑的变红 或顶红入黑的,通通都没好下场!?

有分析说:中共中央是大黑社会,地方是小黑社会,这种"大黑吃小黑",那些小黑怎么会服气?这些小黑社会也有不少亡命之徒,一旦"官逼黑反",薄熙来的小命也可能被他们暗算。

--------------------------------

11月3日一审宣判时,站成一排的22名被告人开始都是屏住呼吸,听到判决结果后,各人表现各异。当审判长念到"被告人黄冬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时,一直两腿抖动的黄冬梅突然失声痛哭,随即瘫软在地,法警赶紧将她抬出去。

宣判完毕,审判长依次询问被告人上不上诉,谢才萍略作思考后道:"要与家人和律师商量一下,再决定上不上诉"。2号被告人唐晓青不等审判长话音落地便脱口而出"不上诉",坐在旁听席的家人急得跺脚道:"完了,他说反了。"罗璇、唐家政、唐勇等人有的称"上诉",有的则称"考虑一下",只有判刑仅 1年的22号赵波不慌不忙地回答"不上诉"。

上午10时20分,审判长宣布"押被告人退庭",走在后面的唐晓青和唐家政突然大喊冤枉,而走在最后的谢才萍则扭头面向审判长和公诉人,恶狠狠地骂道"不得好死!"

重庆黑老大谢才萍一审宣判后为何敢大骂法官?

重庆黑老大谢才萍一审宣判后为何敢大骂法官?

女黑老大谢才萍最新内幕:当庭撒泼大骂审判长(文/殷友成)

备受关注的谢才萍案一审在市五中院落下帷幕。谢才萍被判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5项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判处18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02万元。曾是谢才萍情人的罗璇,因有立功表现,被判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

谢才萍,外号"谢姐",是重庆市目前已逮捕的涉黑团伙首犯中唯一的女性,又是涉黑"保护伞"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的弟媳。

谢才萍:只要不判死刑 我就满足了

到法院时离开庭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法警们给被告买来稀饭和包子。吃早餐时,谢才萍的情绪渐渐平静,且胃口也不错,早餐吃了两大碗稀饭和4个包子。

谢才萍在宣判之前,一直很紧张。不太懂法律的她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量刑,不停念叨:"只要不判死刑,我就满足了。"

同学同事回忆:谢才萍当年像假小子爱麻将

记者辗转联系上谢才萍的初中同学孙XX,她得知谢才萍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后说:"只晓得她在学校时像个男娃娃,不怎么温柔,没想到现在变得这么霸道。"

谢才萍1963年出生在巴县金凤镇(现属九龙坡区)盐河村,两人初中时因为都爱打篮球接触较多。谢才萍像个假小子,大大咧咧,比较讲义气,不讲究穿着打扮,也不爱使小性子,"谢才萍打球蛮玩命,当时也不像现在这么胖。

谢才萍在税务系统工作时的一位同事称,谢才萍都是被麻将害了的,据说她在铜罐驿税务所时,喜欢打篮球,但更喜欢打麻将,最后连爱人跟别人好上了都不晓得。一位她过去的同事回忆说:"有一次同事一块出去旅游她也张罗着打麻将。"按照这位同事的推断,不是爱麻将,她就不会与别人合伙开赌场,不是开赌场,她就不会成为"黑社会"。

谢才萍承认包养情人 男宠比她小20岁

谢才萍在赌场上日进斗金,过着纸醉金迷的奢糜生活。她对肉欲的追求和占有欲也愈发的强烈和旺盛。此时,她的丈夫文某因为吸毒量的增加,对夫妻生活不是应付了事,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正如狼似虎的谢才萍在"铁姐们"的怂恿下,包养了小她20岁的罗璇。

面对检察机关的讯问,谢回答的语速极快,以至审判长多次提醒她放慢语速。而在回答中不时冒出的"C你妈"等口头禅,显示了这位"女老大"的江湖气息。

社会上盛传的"包养青年供其玩乐",谢在回答公诉人提问与今日共同受审的罗某关系时,谢支吾着表示,与罗某是"好朋友"关系,罗某为其开车。但她随后承认,两人住在一起。

谢才萍当庭撒泼 大骂审判长

法官在宣读判决书时,其他被告都直直地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除了谢才萍。从旁听席上望去,只能看到她半边脸,她的眼睛总是不停地往左侧瞟,嘴巴不停地动。据当时坐在旁边的律师称,谢才萍一直小声嘀咕:"我哪是黑社会哦......"

当听到自己被判有期徒刑18年时,谢才萍面部表情很平静。宣判结束后,谢才萍表示跟家人商量,考虑是否上诉。

宣判完被押回羁押室时,唐家政喊冤枉,走在最后一个的谢才萍立即回应,也喊冤,还爆粗口,扭头面向审判长和公诉人,恶狠狠地骂道"不得好死!"

黑道白领

2009年10月12日起,重庆的"涉黑涉恶"案件在五个中级法院陆续开庭审理。

第一周,在几批次受审者中,被冠以"女老大"称谓的文强弟媳妇谢才萍最引人注目,公众对她与小情人同台受审的关注度"盖"过了她涉嫌的罪行。

我们为谢才萍之流汗颜,也为美女律师胡燕瑜和"80后"涉黑者叹惋,而那些原本因自身极高的素质、极强的能力而拥有公职和身份的"红人"染黑,岂是一声叹息能了之。

红顶染黑、"黑人"漂白,都是黑道白领的故事。他们在红与黑之间转换角色,是涉黑者对公平正义破坏力最集中的点。

重庆涉黑案之"红顶黑人"

2009年,最轰动的新闻莫过于重庆轰轰烈烈的打黑行动;打黑行动带来的系列新闻中最轰动的,又莫过于以司法局长文强为代表的一批或,或身披人大代表等神圣外衣的黑老大的落马。

据媒体报道,有着"袍哥"传统的重庆黑社会,因为成功获取政治身份而蜕变到"黑社会的白领",对当地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民间把这些为黑社会立下汗马功劳的"潜伏者",称为"红顶黑人"。

红变黑人之--警察篇

这次打黑中纷纷落马的涉黑警员,据警方内部人士透露,"早已超过200人"。曾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长达16年之久、在司法局局长位置落马的文强无疑是其中最吸引眼球的人物。他代表的是,由根红苗正的红顶蜕变成黑人的意志薄弱者。

文强出生于1955年12月,重庆市巴南区人,在职大专学历,一级警监。他先后担任过四川省巴县公安局副局长,巴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巴县县委常委、副书记等职务。

1992年9月,文强调任四川省重庆市公安局任副局长。1997年重庆直辖后,文强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任11年,并于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厅局级侦查员。2003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2008年7月,文强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在公安局期间,文强一直分管刑事侦查工作。那个时候,他在系统内一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除2000年闻名全国的张君案外,他主办的好几起要案被公安部记一等功,包括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以及2000年的重庆抢劫运钞车案等。

熟知文强的人士说,文强把这些功劳归功于自己与"江湖人士"的密切关系。

一名前警察回忆,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重庆黑老大王平的女儿过生日,文强很高调地公开亮相,"他穿着一身黑,开着名车,带着几名警察做保镖,大摇大摆地就去了"。

另一个重庆坊间广为流传的段子则是,文强与王平关系亲近到可以在街边破烂的小摊一起吃面。它甚至被一些重庆人引申为,这是衡量与一个权势人物关系是否至"铁"的最高标准。

后来不久,王平因涉黑被通缉,潜逃,至今尚未归案。有传说是文强事先给了他消息。

在重庆黑社会中颇有"地位"的"毛今儿"结婚的时候,文强去了,警车去了不下30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谁也说不清,文强是什么时候把这些"江湖朋友"变成了"同事"。熟悉文强的一位人士说:"文强在2000年因为张君案擢升为正厅级侦查员之后,有些自满,其破案过程中因为需要及时掌握线索等原因,与地方黑恶势力密切地接触,未能把握好分寸。"

亲密的关系加上重庆显然不良的社会治安,让民众越来越怀疑:文强是否已经变色?

有人认为,文强行走在警匪这根"无间道"的平衡木上,一时迷失了方向;亦有人说,文强在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一呆就是16年,但却一直没有转正,令其自暴自弃。不过,相当一部分人更愿意倾向于从文强的"比较讲义气,身上的江湖气浓厚"、"狂傲"等性格来分析这位昔日"打黑英雄"的倒下。比如他甚至不避讳自己和黑道之间的密切关系,"公安局有例行的打黑行动,当下属跟他讲行动部署时,他说:‘打什么黑?我就是黑!'"

后来,尽管重庆市官方对外界透露:文强被双规,是因其涉嫌庇护黑社会,充当了保护伞。但民间一致认为,文强就是"重庆最大的黑社会"。

文强被双规提起公诉后,他的奢侈生活也被曝光。除了从鱼塘挖出多达一麻袋的钞票、价值37万的限量手机、10多万元的百达菲丽名表外,重庆专案组人员还透露,文强除大肆诱奸多名处女外,还包养重庆当地多名空姐及演员作为二奶、情人。文强在重庆市著名风景区武隆仙女山,拥有一座占地20亩、价值 3000多万元的双子别墅。对于该豪华别墅,当地传言:文强买地没有花1分钱,是武隆县一位主要领导白送的;文强建房子也没有花1分钱,是有建筑商替他免费建好的。目前,重庆市正就别墅的土地来源问题展开调查。

如果从这些收获上看,文强的由红变黑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9月26日,文强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涉嫌受贿等职务犯罪被警方执行逮捕。

和文强一起被执行逮捕的,还有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

此前,文强黑恶"保护伞"骨干黄代强(原刑警总队副总队长)、陈涛(原治安总队副总队长)、赵利明(原经侦总队总队长)、李寒彬(原刑警总队"打黑"支队支队长)等一批同案人员已被逮捕。涉黑落马的原交警总队长陈洪刚目前仍在"双规"审查中。

重庆警方发布的信息称,长期以来,文强伙同其"心腹"骨干黄代强、陈涛、赵利明、李寒彬等人,利用职务之便,涉嫌先后为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团伙充当保护伞。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杀人、抢劫、绑架、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卖淫、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

文强等人还涉嫌强奸、洗钱、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非法持有弹药、帮助毁灭证据、高利转贷、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企业印章、介绍卖淫以及巨额受贿等多项犯罪。

文强团伙涉案者占据了重庆警方刑侦、治安、经侦、交警等重要部门,并在其中担任要职。与此同时,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垫江等区县公安局局长或副局长,以及重庆市公安系统一大批警员,均在重庆这次打黑风暴中因涉黑而应声落马。

黑变红之--老板篇

打黑捷报频传,随着黑幕的一点点揭开,民众惊喜之余,还有震惊:黎强、陈明亮、王天伦等"黑老大"或者是人大代表,或者是政协委员,均登上了权力的宝座。

新华社一篇评论文章认为:"黑老大"们之所以热衷于弄顶"红帽子",其目的当然不是替人民说话、解难、办事,而是为了"以红养黑",借助代表委员的光环,为自己欺行霸市、强取豪夺的行为披上堂皇外衣。

黎强是重庆市人大代表、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作为重庆最早从事公交客运的民企老板,黎本人的身家早已逾亿。

渝强实业是黎强于1992年创立的,主营道路客运兼营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驾驶员培训、汽车租赁、汽车维修,注册资本3000万元。公司旗下还有20多家分公司。

与此同时,黎强也担任了多种社会要职,跻身社会名流之列。他曾任重庆市两届人大代表、重庆市巴南区第十二届政协常委、巴南区工商联主席,并在各种民营经济类协会担任要职。

据《财经》报道,尽管荣誉加身,但历年来对黎强的举报亦是络绎不绝。重庆市一家从事道路运输的企业负责人说,在民营公交车的运营路线争夺上,黎强常通过类似于强占明抢的方式挤占别人的经营权,采取群殴方式解决问题,业内对其多有怨言,举报人中也不乏实名举报者。

2007年起,重庆加快收编民营公交,公交市场基本为国有控制。黎强名下的渝强实业逐渐失去以前的地位。纠结于复杂的利益格局后,黎强采取了法律之外的解决方式。

有消息称,黎强涉嫌策划去年重庆"11·3"出租车罢运事件,而其小舅子伍树峰、妻子何永红则很可能是该事件的主要领导者,"江湖兄弟"来有刚和黎德明曾参与以砸车方式阻止车主上街运营。

两名重庆市道路运输企业负责人透露,2007年年底,渝强实业的面的经营期满,应按市政府2002年规定的经营五年到期后全部退出。但是渝强实业非但没有退出,还长期越线经营,跑分给其他公司的运输线路。被侵扰的运输公司也曾上告,黎强却总是采取组织人暴力围攻的方式强行夺线。

但同时,黎强对公益事业亦显得颇有热心,曾对白血病儿童、重症弱势群体等有过多次捐助,接近黎强的人士告诉媒体,这也是黎强能当上重庆市人大代表的一个原因。

披上光环后的黎强并没有转变性情,他利用自己的政治身份企图为自己和自己的集团谋取更大的利益。

据重庆一位人大代表透露,黎强利用人大代表的身份,在为民企争利时,也有为本公司利益最大化的考虑。他们曾一起参加了一个政府组织的讨论会,他认为黎强的观点,是将矛盾转嫁政府和司机甚至乘客,自己则抽身而退。"这样是很不对的,幸好没有被采纳。"

因民营公司经营的"7字头"公交车管理混乱,在不到3年时间内导致31人死亡20多人受伤。重庆市政府终于决定在5月31日前,将全市380多辆"7字头"收归国有。但"民营公交公司提出的收购要价达到1亿多元,与政府谈判时的态度非常强硬"。

近几年来,黎强的房地产业更是"一路飙升"。有人羡慕黎强能拿到黄金地段的土地,"且只用了相当便宜的价格"。

一些人透露,黎强很霸道,一次一名政府领导在台上不点名地历数一些企业存在的问题,正在"打瞌睡"的黎强,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此名官员的鼻子开骂:"你是不是在说我,小心我叫你从这个位置上滚下来!"

这个批着政治外衣的商人的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黎强接受调查当天,被缴获的手机,不时接到"消息人士"发来的短信,提示其抓紧逃匿。

陈明亮是重庆江州实业集团的董事长,渝中区人大代表。他另一面的身份是:黑帮老大。更重要的是,在重庆众多黑社会团伙中,他又堪称"老大中的老大"。

据媒体报道,2009年6月5日晚,陈明亮在大世界酒店的包房里被警方带走。这家酒店位于重庆寸土寸金的解放碑,陈常年住于此。事发当时陈明亮正和一群人在豪赌,旁边的桌上还放了毒品、现金和刀具。后经检测,陈明亮的尿样呈阳性。

他被警方认定为"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他不是犯罪性质最恶劣的一个,而是最有钱的一个,其资产达数十亿元,并顺利拿下了重庆市政府对面的黄金地盘,准备筹建一所五星级大酒店。

1997年重庆刚升直辖市,在"棒棒"依然满街跑的时候,陈明亮作为"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已经率先开上了一辆价值700万元的宾利。他家衣柜里,连装玩具的包也是LV的。

而陈明亮财富积累的过程中也始终伴随着黑社会的影子。2001年,他与马当、雷德明开设了大世界酒店云梦阁夜总会,先后纠集刑释、闲散人员,通过组织、介绍、容留卖淫,放高利贷等非法手段疯狂敛财。2006年,他又在澳门设立洗码公司(组织企业老总到澳门赌博,获取洗码费,采取暴力手段强索赌债),敛财数亿元,被抓捕时,尚有3亿元赌债未收。

为了争夺势力范围,确立自己的强势地位。对外,他们采用报复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手段为组织造势。并先后在大渡口区、九龙坡区、渝中区、渝北区等地,疯狂实施杀人、伤害等暴力刑事犯罪行为,作案近百起。

王天伦是重庆今普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这个公司由上海梅林正广和股份有限公司控股。

据凤凰网报道,王天伦出生于1966年1月,曾是重庆2005年第9届杰出青年农民的候选人,是重庆市大渡口区政协委员。他曾被称为一名爱心企业家,是"一个催生出城市‘放心肉'的人"。

2003年7月,他创办了目前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生猪屠宰加工企业---重庆今普食品有限公司。但如今,人们认为重庆今普是王天伦昔日借助黑恶势力通过欺行霸市而最终诞生的产物。

1996年,拥有大专文化的王天伦和其兄弟王东明创办了重庆市永红食品有限公司。2003年7月,重庆市永红食品有限公司控制了重庆今普约70%的股份。此后三年间,兄弟二人把剩余股东的股权纷纷收入囊中,完成了对重庆今普的绝对控股。

如今的重庆今普已带上国资色彩。2007年8月,重庆今普与上海梅林合资组建梅林今普。2008年9月,上海梅林与重庆今普董事长王天伦兄弟俩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上海梅林以8650万元购入重庆今普51%的股权,此价格与交易标的评估价相比折价2.01%,使重庆今普成为其控股子公司。而重庆今普也日渐壮大,如今发展成生猪养殖、屠宰、精深加工、营销配送及连锁专卖为一体的农业综合开发龙头企业,同时也是在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生猪屠宰企业,在重庆生猪屠宰领域处于垄断地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企业老板告诉媒体:"重庆黑道与商道甚至有必然的关联性,在重庆公开的几个黑恶势力团伙头目中,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王天伦、岳村等人都是亿万富翁,王天伦在屠宰行业垄断市场,严重干扰和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顶红入黑之--下海篇

企图利用自己的职业特长,满足个人贪欲,甘愿抛却清水衙门,蜕变成"黑人"。此次打黑行动中,这样的人物也不断显山露水。

岳村,就是这样的代表人物。

据中广网报道,江湖上人称"村哥"的岳村,本是重庆警方一员干将,早年曾是重庆上清寺地段的一名联防员,后因"工作认真"正式进入公安系统。岳村进入的,是重庆市公安局重案组。上世纪90年代,因工作成绩突出,他被晋升为南岸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

那时,年轻警员都视他为楷模。知情人称,岳村讲义气、心狠、胆大、有匪气,后逐渐与"黑社会"人物有了深入交往。

警方透露,1996年开始,岳村在南岸区建起了自己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位所长竟用管理派出所警察的方法,对手下团伙成员实施集中管理模式,并建立起"三要两不要"、"五条禁令"、"三刀六洞"等帮规。

2002年,岳村成立了重庆市邦德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号称是我国第一家私人侦探公司。这里的员工大多都拥有彪悍的体型,冷峻的眼神,黑色西装,板寸平头。

2004年左右,岳村从警察岗位上病退,很快成为一名千万富翁,开着奔驰车到处招摇。警方披露说,他和他的团伙正是以开办邦德公司为名,长期通过跟踪、监听等卑鄙手段,疯狂地对党政官员、企业老板进行敲诈。

他经常光顾娱乐场所,经常前往澳门赌博,"岳村这两年在赌场上输的钱已上亿",但他并没有因此倾家荡产。其财产到底有多少,至今是个谜。

陈坤志,1966年出生,198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曾在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石门派出所出任民警。1989年12月5日因受贿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1990年3月29日受行政开除留用查看处分,1995年12月21日因殴打他人受到行政撤职处分,之后辞职离开公安机关。

离开警界后,陈坤志进入了商界,成为万贯财务公司负责人,杨家坪一家酒店股东。

近年来,陈坤志入股通安路桥后,便利用其大肆洗黑钱和转移国有资金。今年4月,在轰动一时的"重庆三工场土地拍卖"案中,陈坤志就被警方调查过。调查报告显示:陈坤志曾以万贯财务公司的名义陆续借给重庆广海物流公司吴先生高利贷本金1000万元,因吴先生无力支付高息,陈坤志就派人将吴先生非法拘禁。这1000万元的高利贷,每个月利息就高达150万元。

"什么黑社会、流氓,那是很低级的......"数月前,面对外界对其黑恶势力身份的指证和举报,陈坤志还意气风发地面对镜头,接受央视专访,表现出一脸的不屑和满腹的委屈。

然而,该期节目播出仅4个月后,陈坤志不仅被确证为重庆黑恶团伙首犯之一,还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律师也疯狂

10月18日,又有媒体透露,除了黑社会团伙被捣毁、高官落马外,还有一批肩负实现社会正义神圣使命的律师陷入"墨缸",沦落成黑社会的"捞人工具"或因为利益沦为黑社会的帮凶。

被称作司法界"及时雨"的重庆玉鉴律师事务所主任侯杰、"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胡燕瑜、重庆富国律师事务所主任陈仕谟和律师陶益芬先后因涉黑而被调查。

重庆玉鉴律师事务所主任侯杰,是一名名气很大的律师。

他曾是重庆市检察院检察官,人脉很广,被人称为司法界的"及时雨"。在他手中,几乎没有打不赢的官司,摆不平的事,因此收费高昂。这次的"翻船",就和一起律师费高达250万元的刑事案件有关。

据说,他拿到这笔高昂的律师费后,给警方办案的一位负责人奉上了巨额贿赂,以换得警方移交检察院时的"较轻犯罪情节"。接受贿赂的警方办案负责人在打黑风暴中被抓获后,很快交代出了各色行贿人,侯杰也因此落网。

曾获"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称号的胡燕瑜,是另一个被卷入打黑风暴的重庆名律师。

胡燕瑜是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研究生,她于2001年创办重庆智博律师事务所并担任主任。她还担任了重庆市律师协会常务理事、重庆市律协金融证券业务委员会主任、重庆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职务。

有关她的介绍文字称:"已成功代理2000多起民商事案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拥有独具专长的项目谈判、策划运作能力,能使客户利益获得巨大保障。"但据有关人士透露,这位美女律师的种种成绩不是因为自己过硬的业务才能,而是得益于她充当了"重庆市法官学院院长、原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局长乌小青"的情妇。"他们的关系在重庆是众所周知的,胡燕瑜的许多案源都是乌利用自己的关系和权力介绍的。"

一名司法界人士举了个例子:"某银行在重庆高级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一个案件,标的数亿元。乌小青人为设置障碍,久拖不执行,目的是强迫银行更换律师。当胡燕瑜作为该执行案的代理律师后,乌便积极组织展开工作,在一个月内成功执行。"据称,仅此一案,胡燕瑜就得到律师代理费4000万元。

乌小青落马后,胡燕瑜成了拔萝卜时被"带出的泥"。

来源:华声在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