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月婴儿的生命(组图)


昨天也就是2009年11月5日下午,在儿童医院发生了一件让人悲痛欲绝的事情,但是我们老百姓在今天的报纸或者是各大媒体看不到这一幕。不是我们没有求助,而是求助了没有人来帮助我们。发此贴是希望社会上的朋友们都能够支持我们,好让医院的负责人能站出来,让各大媒体都能站出来,包括我们可爱的110也能站出来。

2009/11/06/20091106132832884.jpg 

事情经过:(受害者是我的朋友,以下是我朋友给律师写的事情经过,请各位能耐心看下去)

2009年11月1号宝宝发热,我们上午到南京江宁区医院检查,医院安排我们住院并进行治疗,第二天发现宝宝右眼睛处有红肿现象,我们通知医生,医院安排眼科医生会诊,初步诊断为脉泪肿,给我们开了红霉素眼膏和氧氟沙星药水。第二天早上宝宝眼睛进一步红肿,医生诊断后建议我们转儿童医院进行治疗,

2009年11月3日上午我们带着发烧的宝宝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挂了急疹,眼科医生徐再兴进行诊断并进行血检,一般半个小时就可以拿到报告,血检处的人让我们等一个小时后拿说要复查,我们拿到报告后交给徐医生,他说报告显示血相不好,他诊断眼睛病症为蜂窝组织炎并安排我们住院接受治疗,要求住院后眼科医生结合内科医生马上进行会诊,并在病历上特别注明。

11时左右我们把相关资料交给住院部眼科医生并办好住院手续入住14楼眼科45床,坐在前台的陈娟医生和冯小津医生就坐在那里询问了一下病情,没有给宝宝安排内科医生会诊,以致错过了最佳诊断治疗时期。我们住院后医生也没有到床前查看宝宝病情,入住后很长时间没有人来给宝宝量体温和挂水,我们反复到前台催,当班护士说药水还在配等到下午再挂,在我们再三催促下在一点半左右才给发烧的宝宝挂上水。从入院到宝宝离开,没有一个护士过来给宝宝量体温,每次都是我们自己到前台要量完温度后再告护士宝宝温度,在此期间也没有医生、护士到床前询问查看宝宝病情。

接近中午时医生让我们下午去带宝宝做眼部CT,说等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治疗措施。下午二点在医院拿单子给宝宝做了眼部CT,拿到结果后交至医生处,医生简单说了下没问题,并说她马上下班,但把我们的资料和情况交待给晚上的值班医生,并未像她之前所说CT结果出来后会采取相应措施。后来老婆询问宝宝的眼睛炎症问题,她说没事,这个得慢慢消炎,一天看不出效果的,要几天后再能看出来。老婆问以医生的临床经验来看宝宝的眼睛应该不会是大问题吧,医生说这个主要是炎症一般问题不大,老婆才安心下来。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发现宝宝的眼睛肿得更大了脸也肿了起来,我们就跑到值班医生毛晓君的办公室找他,当时他正在打游戏,我们说宝宝现在情况比中午严重了请您过去看看,他说他是值班医生不是我们的管床医生,小孩情况不清楚,得等明天管床医生过来再说,我老婆说你是不是眼科医生,他说是的,我老婆又跟她说白天的管床医生说过会给我们相应的资料给他,如果宝宝有任何情况可以直接找晚班的他。接着老婆说那我们求您过去看看好不好,这时他才很不情愿的跟着我们到了病房,他来到我们宝宝面前见扫了一眼就说没什么有什么情况等明天再说吧。

整个过程中宝宝一直在哭啼,到晚上一点半左右宝宝哭的更厉害,脸也肿的更厉害,我妈和老婆带宝宝又去找医生的时候,请求值班毛晓君医生查看宝宝病情,并强调宝宝眼睛问题在往严重方向发展了,被其拒绝,最后只能央求他帮宝宝眼睛清理下,滴点眼药水,因为作为家属的我们不敢轻易去碰已经红肿得不能睁开眼睛的宝宝,在老婆低声下气的一番请求后,毛晓君医生不情愿意地回房间拿了根棉签弄了弄。最后还碟碟不休气愤地跟我们讲像你们这种人真是够了,晚上把我叫起来,我不要睡觉了吗,真搞笑,把我叫起来就为你宝宝搞眼睛,当时我妈都被气得要哭了,但是出于求人没办法还得忍着。事后宝宝的哭声都转为无力的呻吟声了,我妈又把宝宝抱去请求查看病情采取措施,被医生拒绝。

大约十分钟后我又将宝宝抱过去请求医生查看告诉他宝宝的脑部已经严重发炎,可能恶化了,得到毛晓君医生的回答是:你们怎么回事啊,你妈刚来过怎么又来了。白天已经挂过水消炎了,而且消炎不是一天能消下去的,等明天管床医生来再说。我只能再次把宝宝抱回房间,回到房间的宝宝继续无力的呻吟着,我跟我妈还有老婆三人不停的轮流哄抱,最后老婆实在听不下去了,说心在纠结在滴血,就走出房间奔到护士台跟护士讲情况,但护士说没用,要等到白天管床医生来才能诊断,这期间老婆有问护士能不能叫医生来看看,护士的回答是,值班医生晚上一般都是睡觉的,今天都被叫起来几遍了,很生气,之后没多久护士台来了一对夫妇抱着小孩来看急诊的,当时毛晓君医生出现了几分钟,当他经过护士台时看见几次去找他的老婆轻瞟一眼又回房间睡了。老婆继续问护士能不能叫内科的医生来看一下,护士说内科的医生也是值班的,他更不会理会我们。老婆只能待在护士台旁的凳子上等待医生或护士怜悯之心,几个小时的焦急等待也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情。

凌晨五点多的宝宝已经没有力气呻吟了,最后很痛苦的呼吸,忽然间慢慢的呼吸越来越弱,我跟我妈抱着宝宝冲出房间大声呼喊并叫老婆赶快叫医生,老婆大声呼叫起来,敲门后出来二位医生其中一位医生听说宝宝挂的是眼科,她掉头就关门继续睡觉了,老婆不解,从外面敲门一路跪至关门医生的睡房,求她帮打院内的急救电话,但得到的回答的是,她是五官科的不是眼科的医生,这个不关她的事。老婆跪至她面前大声求救,这时同楼层的病人家属都被惊动围观上来,在群众的眼目跟压力之下,她不情愿的打了几个电话,七八分钟后抢救医生从别处过来实施抢救,但这时宝宝已经没有呼吸了,最后抢救失败。就这样宝宝离开了我们,而留给我们的是深深的痛苦和无尽的思念,造成这样后果的仅为一场普通的小孩。发烧跟眼部红肿,无情冷漠不负责任的几位医生护士就这样一步步把我可爱的宝宝扼杀在他五个半月的生命进程时--------

(这里有几张照片是当时保安打我们的照片,保安来了就问我们是不是亲属,然后就打我们,这几张是慌乱中拍的几张照片,也希望能有拍到当时情形的好心人给我们提供照片或视频,记得当时有路人也很愤愤不平,保安还吼说"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路见不平!" 很感谢这些关心我们的人。)希望大家能帮我们顶起来,谢谢!

2009/11/06/20091106132832355.jpg 

 2009/11/06/20091106132832259.jpg

2009/11/06/20091106132832516.jpg 

昨天,我们的这一场公道,没有讨到任何说法,带给大家的却是更深层次的伤痛,一个开始看似普通的发烧跟眼部红肿,被无情冷漠不负责任的几位医生护士就这样一步步把我们可爱的宝宝扼杀在他五个半月的生命进程时,这是怎样的悲哀?

2009/11/06/20091106132832612.jpg 

十月怀胎的辛苦,短短六个月的完美家庭就这么匆匆结束了,这是不是人间的惨剧?不是孩子自己的错,也不是父母疏忽的错,只是那深夜几个小时的无人救治?一条小生命的失去,带给亲属的将是永远无法抹去的痛苦回忆。

现在,我们很无助,没有医院的说法,只有买凶的殴打;没有媒体的关注,只有自己微薄的几张口。我们没有办法了,只有靠网络的朋友们给我们力量,帮助我们吧,为一个可怜的小生命做主,为我们没有任何背景的外地朋友做主,求求你们,也谢谢你们了!

感恩!!!

孩子就这么走了,能医却不医,只因为要玩游戏、要睡觉的医生而耽误了医治时间,有谁不会去声讨他的无德?事到如今,只能说这位医生不仅没有医德,也没有道德,更可悲的是他连起码的人格都没有。当然,丧尽天良的不光是那位推卸自己不是眼科而是五官科的值班医生,最重要的是也包括那些南京市儿童医院行政楼里的医院院长、医生、保安、护卫,甚至也包括驻守在医院门口的警务处民警们。

孩子的父母为了讨回公道,亲朋好友们都来帮忙了,大家齐聚一堂到了儿童医院,只为找到院长和值班医生给予说法,当然事发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抛头露面光明正大的出面解决,不用说,避而不见是他们擅长的做法,于是大伙在医院门口拉起了准备好的横幅"儿童医院,草芥人命",希望的就是群众的效应和媒体的关注。而面对有损医院的形象和声誉的事情,医院的领导们怎会按捺的住,于是近二十个保安护卫们就上场了,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会出手吗?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冠冕堂皇的和我们说起了道理,一个"便衣"口口声声有话好好说,建议我们上楼找领导,其实这也是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和院方领导们协商解决这个事情。

可是大部队们这一上去就上了医院的当了,一场蓄谋的扭打正等着我们一群弱势群体。院长办公室根本就是空空如也,我们就坐在那儿等的结果就是:一个个"白大褂"都不见踪影,成群的医院保安、护卫和"便衣"(市井流氓)出现了,把我们一群人连打带拖的扔出了院长办公室,在电梯大厅里群攻我们,拨打110叫来的民警来了并没有询问我们任何情况。(其实他们就是驻守在医院门口的警务处民警们),市井流氓把我们(两个妇女)推打在地的时候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没看到,而我们(妇女)施以回手的时候,其实哪里能打的到他们,被几个保安流氓狠狠的掐住手腕,民警们倒是上前制止了叫放手不能打人,其他的民警和医生们居然插着手在旁边看着热闹。刚才的"有话好好说"变成了拳打脚踢,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个都不能少的被推打着出了行政大楼。最令我们失望的是,妈妈拨了全市各个电视台和报刊的媒体,无一幸免的都说"知道了",可没有一家到现场采访,不知道是不是儿童医院在背后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