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市场黑幕“壹号土猪”曝配送环节最黑


壹号土猪

前日深夜到昨日凌晨,记者暗访白云区萧岗农贸批发市场,惊见众猪肉档大肆进购私宰肉。

检查记录

每个档口一天

只卖1.46头猪

昨日下午,记者和白云区工商分局市场科和新市工商所的执法人员一起来到萧岗市场检查。下午4点多,各档口案板上的猪肉已经所剩无几。一位档主介绍,肉档最忙的时候在凌晨,因为大的批发客户都会集中在那个时段过来采购,而下午主要做散户的生意。

工商执法人员抽查了几家档口进购猪肉的相关检疫合格证,发现他们的放心肉均由广州白联肉类配送服务有限公司十组配送,多个档口先后于早市和午市时进购过一头放心猪。

“你们每天都只卖两头猪吗?我们前天深夜一点多过来看时,为什么档口里有那么多猪?”面对记者的质疑,多数档主都矢口否认曾进购私宰肉,包括28号档———前天记者曾亲眼见到该档口前有农用货车卸下多头宰好的私宰猪,但昨日该档营业人员竟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我还没开档呢!肯定是你们看走眼了。”

据新市工商所的伍所长介绍,记者调查当天,工商部门的系统显示,萧岗市场当天进购放心猪47头,该市场共有肉档32个,也就是说,当天每个档口仅卖出1.46头猪!

“这怎么可能?萧岗市场可是个批发市场,一般菜市场的肉档也不止卖一头猪。”向本报报料的肉档档主刘先生对记者说。

"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我实在是不知道。”新市工商所所长伍志成对记者说,以前对市场的监控主要是靠电脑系统监控数字,市场管理员协助监管,工商人员不定时巡查。“如果我们掌握到这些情况,不可能不处理,当然,我承认市场的管理有欠缺。”伍志成说。

记者告诉伍所长,前日凌晨记者见到有私宰肉进入肉档时,看到有穿着制服的市场管理人员在场,但管理人员对这种情况却视而不见。

当问及市场和工商部门是否与私宰肉商贩存在利益关系时,伍志成坚决地告诉记者:“绝对没有利益关系,反正我没有,也不怕查。” 

伍志成承诺:“以后我们要派工商人员在子夜1时后进行检查,还会进行不定时不定点的抽查。”

监控空白

摄像监控器坏了一个多月

据萧岗农贸市场工作人员介绍,现在整个市场有100多名管理人员维持秩序,除清洁人员外,还包括工商部门人员、治安人员、城管人员等30多人。但记者在连续多日的调查中发现,几乎所有的私宰肉和运送私宰肉的车都是在这些管理人员的眼皮底下进入市场的。

据介绍,2008年,萧岗市场安装了一套“放心肉”监控系统,是当时全市第一个试验点。市场的猪肉销售区设有5个摄像监控器,原则上是24小时运行,一有私宰肉出现,市场方就能第一时间获悉。但现在的情况是,这些吓人的玩意儿已瘫痪一月有余,也无人问津。

至于伍所长所言的数据监控,工商所监管的数据“全部来源于市场配送中心提供的数据”,也就是“每个档口仅卖出1.46头猪”的记录。如此反常的数据,居然没有引起工商所的注意。

业内人士剖析

垄断的三种手法

多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以中间商为核心的“黑金链”,垄断广州猪肉市场一般有三种手法:

一种手法是通过所谓的正规招投标,拿到终端市场肉档的经营权,随后将经营权转包到个体,从而控制个体户猪肉的批发权;

另一手法就是勾结市场或主管部门,以每头猪肉返利于市场或相关部门的方法,以获得猪肉进入市场的入场券,从而控制市场;

还有一种手法是直接通过暴力,控制个体档主。这一方法在初始阶段是最常用的手法。一位长年经营猪肉的中间商直言:“广州几乎每天都有因猪肉垄断而发生的打斗,甚至动刀动枪,而且动辄出动上百人甚至数百人!”

种种垄断手法,使个体档主只好偷卖私宰肉,最终的结果,就是使广州人在“享受”高于其他地区的贵族肉价的同时,也“享受”着恶心的私宰肉。

因为私宰猪肉游离于所有检疫环节,其中掺有病猪肉、死猪肉的情况很普遍。

“你想想看,一头死猪收来才几十元,卖出去能赚一千多元。这样的好事谁不抢着干?”档主刘先生说,他平时进购私宰肉时都会格外小心,“病死猪肉一般还是可以看出来的,千万不能拿这些肉,否则会害了我的客人。”

在越来越多的猪肉行业黑幕浮出水面后,广州最大的猪肉连锁企业“壹号土猪”也忍不住大吐苦水:“虽然我们在广州也算是‘人多势众’,但是与垄断势力发生的冲突也最多,我们是垄断的受害者。”

老城区市场容易被垄断

针对本报报道,“壹号土猪”负责人透露,垄断势力之所以在老城区的农贸市场里横行,是因为老城区的市场往往是老国营单位投资兴建的,但这些业主并不亲自管理,于是一些实际管理者会暗中将猪肉档的配送权指定给与他们有勾结的某人,倘若档主拒绝让这个配送商配送,市场就不租档口给他,或到期后不续租,以此来逼经营户就范。

而在新城区,市场往往是私人物业,鼓励市场竞争反而会让业主更赚钱,在这里,垄断者的利益不受保护,所以垄断问题就没有老城区严重。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通常配送商跟经营户的关系有两种,一种是纯配送,每头猪多少钱,一般是按国家规定价格;另一种是强行卖猪,即某一市场的猪肉由配送商按某一价格卖给经营户,经营户没有选猪、选屠宰场和选配送商的权力,“这是最恶劣也是经营户最反感的垄断行为,也是推高广州肉价的罪魁祸首”。

“潜规则”难定性难监管

尽管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但“壹号土猪”负责人认为,工商部门很难对市场管理层与配送商的勾结进行有效的管理和监督。他认为问题并不出在工商部门,而业主与配送商的勾结带有某种垄断性质,但与传统的黑社会收保护费又有区别,所以公安部门也不好管。“更主要的是,这些行为都在合法的幌子下,现有政策、法律都很难管到他们。”该负责人越说越无奈。

■口述

开业三天即被威胁

2007年1月,我们“壹号土猪”在广州的七个档口同时开业。开业的第三天,当时的总经理就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称“壹号土猪”违反了行内规则,限三天内停止自行配送,将配送权交给他们,否则后果自负。

不久,配送商也接到电话,勒令他停止给某某市场配送,否则砸车烧猪。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另外租车自己配送。谁知出租车的人知道我们违反规则后,也不肯租车给我们了,最后我们不得不自己高价买了台车配送。

见我们没有示弱,对方还曾约我们到一家桑拿房“讲数”。他们发现不能用暴力来对付我们,于是使出各种歪门邪道:或跟业主方打招呼,不租档口给我们; 或用车辆和其他杂物将我们的档口围起来,让顾客无法走近或通过;甚至还直接向我们的刀手家里喷红漆……这些事情,几乎每个月都有发生。现在的结果是,有四 十多个消费力非常好的场地,因为这类问题,我们始终没办法进入,九成都是老城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