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6度C 食物大逃亡


乌鱼不来的冬天、蜜蜂消失的春天,喝不到鲜奶、买不起面包、好鱼好肉少了......。这不是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极端气候正在冲击台湾的农渔牧业,更影响你的每一餐。在南台湾最后一艘乌鱼船停靠的港边,《天下杂志》现场直击气候变迁对台湾的巨大冲击,以及因应之道。这是一个台湾不能再等的关键时刻......。

全球瞩目的哥本哈根气候变迁会议,即将在十二月七日召开。美国和中国两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近日出人意表地双双提出具体减碳排放的目标数字。

中国甚至承诺,到了二○二○年,每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二○○五年下降四○%到四五%,减少的数量是避免全球暖化所需减碳排总量的四分之一。

这是一个世界再也不能等待的关键时刻。

气候变迁正在影响我们的生存,从昆虫、动物、植物到人类,无一幸免,几乎都成为气候新难民。今年八月八日发生的莫拉克风灾,南部灾区至今仍是满目疮痍,无从复建,世代居住地再也无法让人安居乐业。

不知不觉中,餐桌上的食物,也因为气候变迁,悄悄发生了「政权轮替」。过去年夜饭必定上桌的乌鱼子、老饕最爱的鲔鱼、白鲳、黄鱼、鲑鱼、九孔、蜂蜜等等,正在迅速消失中。今年夏天高温干旱,牛奶产量锐减,买不到牛奶,所有家庭都受到牵连。

为了掌握了解气候变迁对台湾民生的冲击,《天下》记者实地走访高雄、屏东、台中、台南与宜兰等台湾农渔生产区,更深入高雄县梓官直击南台湾最后一艘乌鱼船,倾听老船长哀叹气候暖化如何摧毁三百年来世世代代传家的乌金生计。乌鱼不来,蜜蜂消失,国际粮价居高不下,牵动了每一个人的生存。

谁说暖化还是很遥远的未来?它已经影响了你家里的厨房。

今晚,谁来晚餐?喔,不对,现在应该问:「谁来当晚餐?」 ‘

十二月,暖冬。南台湾硕果仅存的巾着网乌鱼船「联春满号」,孤零零停在高雄兴达港边上架维修。
十年来,东北季风愈来愈暖,乌鱼渔民的心却愈来愈寒。

海水变暖 乌鱼不来了

「水暖乌鱼就不浮水了,」望着梓官蚵仔寮海面,已经不再出海的七十岁鲲联胜老船长黄静贤,带着一辈子追逐乌鱼的经验解释。对水温极度敏感的乌鱼,只在冷锋过后转暖的二十至二十二度海中产卵,水温一旦变暖,乌鱼也就不再南下。

每年冬至前后十天,渔民口中「误人不误冬」的「信鱼」(年年回游讲信用的鱼)乌鱼,会随着北方大陆冷气团发威大量南下越冬。这一直是南部渔民淘「乌金」的时节,也是黄静贤儿子黄志雄,每年上古庙通安宫拜拜、祈求学费的来源。

在乌鱼的极盛时期,每捞一万条乌鱼,船长便会在船头「站」上一支国旗,每回返航起码有四、五支旗。蚵仔寮港边,远远就响起欢声雷动的炮声迎接,港内成排的乌渔船旗海飘扬,茄萣到梓官一带,更晒满黄澄澄、绵延数十公里海岸的乌鱼卵。黄静贤还记得,当时一趟出海最多收入一千两百万台币,不只养活二十四个船员家庭,也为他赢得好几届十大杰出渔民。

究乌鱼生态二十年的海洋大学校长李国添透露,近年来台湾乌鱼捕捞总数,从全盛时期两百七十万尾,减至每年二十万尾不到。

乌鱼以十倍数速度消失,每年五月母亲节前后,大量捕获的东港黑鲔鱼也大量减少。根据东港区渔会总干事林汉丑统计,今年捕获的黑鲔鱼数量,不到十年前的四分之一,每公斤价格一路从两百元,飙破五百元。
研究全球暖化对台湾渔业冲击的李国添分析,除了过度捕捞外,和乌鱼同为冷水回游性鱼类的太平洋黑鲔鱼,也因南方暖流愈来愈强而减少。
海水酸化 蚵仔变瘦了

其实,不只乌鱼、黑鲔鱼,餐桌上熟悉的美味海产几乎全都因暖化而「乾坤大挪移」。

「冷水性、好吃的鱼种大量减少,暖水性、民众比较不喜欢吃的鱼种却增加,」李国添发现。广受台湾民众喜爱而价格好的黑鲳、白鲳、透抽、鲷鱼、大黄鱼分布改变、产量大减;但肉质较差的黄鳍鲔、鲣鱼却不断增加。
未来,台湾人吃海鲜的口味,势必要顺应暖化而「调适」,或转而依赖进口、风险相对高的鱼鲜,来维持原来的口味。

另外,以往路边海产店餐桌上的熟客--九孔,也已经愈来愈少见。随温室效应而来的海水均温升高、酸化,更直接冲击台湾最具优势的养殖业,尤其是九孔和牡蛎。

海洋大学副教授陈衍昌观察,海水温度升高,硅藻大量增生,引起九孔幼苗脱落、食藻困难且感染溶藻弧菌,全台九孔大量暴毙。东北角的九孔产今年,欧洲顶级生蚝产区也因同样原因受损。西部沿海的牡蛎在水温上升后,原本固定中秋前后大量排精卵的生态大乱,随时消耗能量排精卵的结果,导致牡蛎变「瘦」、附着率大减。

国宝鱼 住进加护病房

气候变迁,让路上走的、水里游的、空中飞的,都变成了环境新难民。
莫拉克台风,让台湾四千多人离散故土,再也回不了家。每来一个怪台风,台湾就多出一些不能再住人的灾区。

台湾的国宝鱼樱花钩吻鲑,即使保育做得再好,也逃脱不了气候变迁的挑战。

研究樱花钩吻鲑二十几年,台湾师范大学环境教育研究所教授汪静明。根据长年的监测资料指出,樱花钩吻鲑的复育溪流,如武陵农场的有胜溪,因为林地改种蔬菜,造成夏天日光直接照射溪谷,一千五百公尺的溪流,在三到六月的单日最高水温竟然可以高到二一.五℃,超过鲑鱼可以生存的极限十七℃。

因此,虽然政府从二十年前开始做复育,现在仍只在七家湾溪一千七百公尺到一千九百公尺处,才可见到樱花钩吻鲑。

汪静明点出,物种数量在五千只以下就算濒临绝种,樱花钩吻鲑经过紧急抢救,仍只有七百到三千条左右,这还是连小鱼都算进去的数目。「武陵农场是樱花钩吻鲑的加护病房,我日夜走访它曾存在的地方,其实就像医生巡房一样,」汪静明感性地说。

值,从十三亿元直落到只剩四千万元。 干旱暴雨病虫害 稻米难结穗
鱼是肉眼可见的气候难民,躺在餐桌上的菜肴,则是无声无息的受灾户。极端气候带来的超强降雨或是酷热干旱,剧烈地改变了作物的生长环境。

台大全球变迁研究中心主任柳中明提醒,今年全台降雨时间只有正常值的八五%,但总雨量并没有减少,这是因为莫拉克台风三天内就拉高了降雨量。风灾过后不到四个月,南台湾已出现干旱,曾文水库接近下限,蓄水率还不到五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