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周莉身陷囹圄 众访民成两岁儿父母(图)


北京维权人士周莉自被中共逮捕后,外界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近日,她的儿子旦旦两周岁生日,北京和外地的访民齐聚一块,为没有妈妈陪伴的旦旦庆生。(访民提供)
北京维权人士周莉自被中共逮捕后,外界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近日,她的儿子旦旦两周岁生日,北京和外地的访民齐聚一块,为没有妈妈陪伴的旦旦庆生。但在场的人心情并不好,他们为周莉担心,也为孩子的未来忧心。

周莉因参与维权和帮助访民,今年8月12日被北京崇文区公安秘密逮捕,现关在崇文区看守所。至今当局没给外界一个说法,也不许她请律师。据悉,为了达到对她非法判刑的目的,北京当局对她的家人进行了威胁恐吓。

北京维权人士吴田丽说:“现在都没有消息了,保姆带孩子给她看过一次,后来不让看了,保姆一直给看守所打电话,都不让见。现在什么(羁押)手续都没有,也没有给。后来听说她的案件已到检察院了。警方说没有人愿意给她当律师,她自己也请不了,她家里人也找不着。”

24日,北京的访民陈凤东、黎光、梨令书、刘秀芬、鞠红怡、王永成、岳启龙、张连喜、李立荣、吴田丽、河南的李春霞、吉林的王栋、河北的赵春红、天津的毋秀 玲、广东珠海陈风明(伤残军人陈风强的哥哥)等20多人为周莉的儿子过两周岁生日,大家藉着旦旦生日蜡烛许愿:“祝她母子早日团聚,祝我们的旦旦生日快 乐。”

吴田丽说:“孩子还小,我们看到这孩子特别难过,每次看到他就想哭,挺可怜,他可爱地笑了。”

自周莉被抓后,她的儿子一 直都由保姆带着,北京维权人士李立荣每星期都会过去看看孩子。她说:“那天生日去了20多人,孩子可怜啊,如果周莉真做什么事了,还无所谓,但她什么都没 干。她就是帮助访民,特别是外地访民。却让她和孩子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我心里实在太难受,孩子还这么小,就离开妈妈。”

没有妈妈陪伴的旦旦。

周莉被抓3个多月后,在看守所的警察监视下,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儿子,她抱着儿子哭了。她要保姆给她请律师,但警察说不许请,并告诉周莉,请了也没用,也没有律师敢为你辩护。

这次周莉会遭到当局抓捕,和她参与国内数起重大维权事件有关。2007年5月13日,周莉在崇文区红桥地区(也叫六号地)做了一次免费法律拆迁法规谘询,致使六号地拆迁流产。现在崇文区红桥六号地拆迁再次启动,担心周莉再介入无法拆迁。

据悉,崇文区为了报复周莉,一直等到哺乳期满(孩子18个月),立即将周莉抓捕。吴田丽表示,说的还是六号地的事,人家不能拆了,这事就没完,生孩子和哺乳期已经过了,所以就把她抓起来了。

据希望之声报导,整个逮捕就是因为六号地的事,保姆听警察说也是因为六号地的事。崇文区一直在盯着她,盯了一年半。“六号地”涉及数千户的拆迁,据悉“六号地”被香港新世界收买,由崇文区政府负责拆迁。目前,又开始拆迁1800多户,但只有20户搬走。

自从周莉关注6号地维权事件以来,经常遭到北京警方的各种非法关押、殴打以及死亡威胁。因为周莉的维权活动,该项目开发商曾亲自当着警察的面恐吓周莉,既可以让她失踪或生不如死,也可以给她注射两针药物然后送她到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

另周莉还和多名维权人士亲自到巴东、野三关参与营救邓玉娇。之后,还亲赴昆明,了解关照小学生卖淫案,回到北京后第二天被抓。

尽管周莉一直被非法关押,无法与外界进行联系,但很多访民认为周莉已被判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