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儿子留学,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写在儿子赴美十天之际

2010-01-16 01:53 作者: 李元龙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自从2009年12月28日离开中国,儿子赴美留学,已经半个月。别人的孩子去异国他乡留学,他们的心情有多高兴,有多兴奋,我不能完全知道,但我的儿子去美国留学,我的心情则如他出生那天一样,不但没有电影上那种初为人父的高兴和跳起来的激动,反倒有一种显然的的复杂和沉重。

我的发出"让儿子留学,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的感叹,绝不是做作,绝不是装腔作势。

幼小的孩子们面对的教育机制是如何不能容忍孩子们据有独立思考能力,孩子们经历过的中小学校是如何将学生的创造能力扼杀在萌芽状态,那些教科书给孩子们灌输了多少无用的"知识",教师们如何心口不一地把自己也不相信的玩意传授给学生,我都懒得说了,我还是就事论事,说说我的儿子为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无可奈何的状态之下选择了留学这条道路的。

虽然考取了本地初中、高中的所谓重点学校,但无论从相貌还是学业上来看,我的儿子都谈不上出类拔萃。但无论从相貌还是学业方面来看,我的儿子也不是那种平庸不堪,不可污也的粪土之墙。虽然比我强多了,但尤其到了关键的高中阶段,儿子的数理化和那可恨的政.治课也与我一样,总是怎样努力,也拿不到考一个好的本科院校需要的基本分数。但儿子在写作和英语学习方面,却多少有些天赋。进入高中学习之后,他的打算,是考个中等的外语学院。这是个不高的目标,儿子自己和我,都对这个目标有一定的信心。

儿子的高考年份,是2006年夏季。儿子,包括我资助的那个孤女的成绩因此大受影响。我的儿子没有考取外语学院,甚至没有考取我在儿子面前一直很不削的本省那所谓重点大学。补习一年,成绩几乎没什么上升,儿子又极端厌恶高中课程,于是,只好委屈自己,来到省城一家财经学院读会计专业。

当时,我还在监狱里,我担心儿子只是为了摆脱复读而选择这个学校。可是,进了大学的儿子像换了个人似的,他不仅学得进去那些乏味、枯燥的会计学知识,在经济开销上,也远比我担忧的勤俭节约。毕竟摆脱了中小学数理化、史地生等全才全科加钻牛角尖读死书、死读书的中学阶段学习,大学相对宽松的学习环境让他有了发挥自己写作才能的舞台。在学好英语的同时,在继续着他从初中阶段就开始的写作长篇魔幻加现实主义小说--在国内,这叫不务正业--的同时,他写作剧本,演出话剧,成了学校剧团核心人物。

要想把话剧剧本写作和话剧演出提高一个又一个档次,需要拓展、挖掘写作素材,需要吸纳更多的话剧热爱者,需要更多的同道人士在一起探讨。可是,在对写作题材做出一个个限制的同时,成立话剧社团的申请被校方一次次无理,甚至是蛮横地拒绝了。

另一方面,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我的儿子在家乡毕节,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以他就读的不入流的大学,到外面找工作,谈何容易。

一晃,儿子的大学读得两年了。

六七个月的前一天,得到一个素未谋面的网友的提醒和开导,我动了让孩子出国留学的念头。没有钱,我可以变卖房子,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儿子有此信心和雄心没有,其次是人家大洋彼岸的学校录取我的孩子与否。谁知与儿子一说,他的兴趣比我还大,还说,他过去之所以懒心无肠虚度光阴,是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他有激情的奋斗目标,这回看他的云云。

有两三万找中介,别提有多省力、省心了,可是,知道自家家底的儿子决定自己申请留学。

自从打定主意申请留学,我和儿子才发现,报考美国的学校,可完全与报考本国学校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你第一志愿报考中国的北京大学,如果落选了,那么,很可能你连贵州大学也捞不着读。可是,你看那些报考美国大学的孩子们,比如去年那个成都和云南姑娘,他们同时报考美国十多个大学,结果,她们都同时收到了美国十来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们在这样多的学校里挑啊,选啊,最后都选到了自己最中意的学校。这对一个十多年寒窗的学子来说,是一个多么幸福,多么美好的选择啊。

中国,是谁将高考录取弄成独木桥,并且数十年见贤不思齐的?

长话短说。

孩子的录取通知书陆续从大洋彼岸寄来了,我这个只是考入中国不入流大学的儿子,竟然有三所美国大学向他表达了录取意向。孩子最后挑选了学生社团在全美都很有名气的博林格林大学。

12月21日签证那天,孩子独自一人走进成都领事馆接受签证官拣选,我留在外面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祈祷着,期盼着。

孩子出来了,脸上挂着我期待的笑容。

"通过了!?"其实,我说出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通过了!"儿子宠辱不惊般地说。

这样容易?签证官都问了你些什么?

她问我为什么要转学到美国读书,我说,我的理想一直是外语学院,可是,我却被录取来学会计,并且我在中国没有转专业的可能。我酷爱写作,我想到美国去学好英语,然后写作英语小说。签证官一听,笑了,一边说"那好,我希望将来看到你写的英语小说",一边就动手撕那张意味着签证通过的纸条。没有看我带去的房产证、父母收入证明,甚至没有看那张我们认为非看不可的存款证明,就这样给我签证了。

儿子还在不敢相信般地说。

第二天,一个福建籍的女孩,一个我和儿子根据她提供的虚假材料--过后知道的--都评估她远比我们儿子签证希望大得多的福建女孩被拒签了。

福建女孩带去的不仅有几个大大的房产证,还有五十万元的存款证明,比我们带来的存款证明--还绝大多数是借来的--雄厚两倍。可是,签证官就是说那张除了数据比我们的大,其他没什么两样的存款证明"不符合美国法律规定"。后来,我得知的可靠消息,也证明了那个女孩不是想去美国留学,而是想去美国打工。一两分钟就给一个人签证,看似漫不经心,却又滴水不漏。

是的,签证官喜欢我儿子这种真是抱着学习愿望去到美国的孩子,而不喜欢那些心口不一,到美国去抢他们孩子饭碗的人士。

回到省城大学办理退学手续,儿子手头拿着的学校钥匙,图书等等,一样没交还,人家就不给办理户籍迁出手续。可是,儿子交给学校的一年的学费、住宿费等等,学校一分钱也不退给只读了半年书的儿子。儿子怏怏不乐、愤愤不平。我说:今天的中国,几乎是所有的学校,都他妈的要钱不要脸,钱到了学校手里,就是肉包子打狗了,你还拿得回来?你兜里的钱,他还编着科目给你抢出来呢。

我给儿子说,美国教学质量更好的私立学校,人家的办学经费,绝大多数是靠从本校毕业出去,事业有成的学生捐助的。这些学生为什么对母校如此厚爱有加?母校于他们而言,有恩可感。将来你事业有成了,你会感恩、捐助你曾经读过的大学、中小学校吗?

当然不会,我宁愿捐助一个我没有读过的学校。儿子不假思索地回答。

12月25日回家乡毕节的车上,儿子问我:假如你没有出事,你会不会想到让我出国留学?

我说:根本不可能起这个念头的。原因有几个。第一,我如果还是记者,那么,你毕业后,我给你在毕节找个较好的工作,是有可能的,而现在,根本没这个可能了。第二,即使我工作着,留学,每年需要的十七八万费用也是个天文数字,我连念头都不敢起的。第三,有工作,有房子的我会安于现状,不会像如今一样,很深入、很仔细地思考你今生今世该走的路和具备的发展潜能。实际上,我们都被置于绝境了,所以,我才会卖房子,也要筹钱给你留学。第五,我还是那个党报记者,我就不可能认识那个网友,不认识那个网友,很可能就没有人提醒我,该让你出去留学。一晃两三年过去,你年龄大了,即使有人提醒,也晚了。

我无限感慨地说:再说远些,不认识嬢嬢,我就不会读电大,没读电大,我就进不了报社,没进报社,我就不会写那四篇文章,没写那四篇文章,我就不会认识那个网友......回过头来看,这一切好像都是偶然的,但,又都好像是有一条清晰的线路的,就是这条只有上帝才能划定的线路,让你登上了通往那个自由国度的飞机。

回到家......唉,不说了,儿子回到家后是如何做贼般连门都不敢出的经过,我连送他到上海登机也放弃了的辛酸,请各位看我的另一篇文章《我的儿子顺利到达美国了》。

联合国人权宣言载明:人人都有免除恐惧的自由。可是,我,我们没有这个自由。

还是前一篇文章里的那句话:我不害怕外国人,反倒害怕我的"同胞"。

就连这句话,也有几个好心的朋友敦请我将之从日记里删除,说是怕被抓住小辫子。我说,是有人不待见这句话的,但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等等用生命为我争取到了今天说这句话的小小的空间,谢谢你们的关心,应该没事的。

儿子到美国十天以来,传来的都是好消息。在底特律一走出机场,他差点与开了几百公里车来接他的美国小伙走岔开,但却因为自己一个无意的抬头,儿子避免了一个大麻烦。元旦那天,儿子借宿的房东一家带着他参加了他们的家庭新年party,领略了美国人精彩的生活方式,也感受到了美国人的热情友好。两三天后进到学校,他拍摄到一个小松鼠在校园里觅食嬉戏的镜头,在中国,校园多是松鼠的毙命场所。儿子仅仅过去四五天,他就给我说,美国的学校居然可以一个月一个月地交学费。这真是太好了,我的积蓄仅可以支撑儿子半把年学费,如果美国学校也像中国饕餮学校那样,要一次交清全年学费,我将被逼迫着尽早卖掉房子,这回,我可以慢慢的卖,卖个稍好的价格了。

更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十来天以来,儿子已经两次走进美国教堂,他不仅发出了"信仰什么不重要,关键是要有信仰"等感悟,准备将百年前来到我们毕节地区威宁传教,成就了得的伯格理介绍给美国人,最重要的是,他迈出了通往基督真道,回归上帝牧养的羊群的实质性一步。

儿子在1月2日的一篇日记里说:"我去美国不但是学英语,也是去认识一种不同的文化--绝对不是在撒谎。现今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学习英语,不过美国文化的很多东西已经牢记于心了。"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在那个自由、美好的国度,我相信,儿子能够学到的更重要的东西,不仅仅是书本知识 ,而是精神,灵魂,信仰,理念等等更高层次的东西。

哈利路亚!

得知儿子已经到了美国,开始了留学生活之后,有人说,到国外留学,很苦很苦的,这就像中国的乡下农民进城一样,要干比别人苦累的活路,还难免遭受别人的白眼。我说,我岂不知道,儿子的留学之路,这就是东北人过去所说的闯关东啊,不是生活所逼,谁愿意选择这条艰辛的,充满未知数的路子。

有人说,你写过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的文章,你想法去美国吧。

我说,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是个象征、比喻,我的根本想法,也就是希望把人家我认为比我们的国度好的制度引进来,把生养我的国度也治理得不比人家差。你没出息,坐了这个国家的牢,还对这个国家念念不舍。是的,我没出息,我不要"出息",因为我心口如一的爱我脚下的土地,头顶的天空。

我说,去看看看可以,叫我到美国度过下半生,除非是我无路可走了,否则,我去美国干什么?

我说,我不会英语,我比儿子还吃不惯西餐,还有,那里没有我的老朋友们,没有我魂牵梦萦的山山水水,没有我的祖茔,没有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没有腊肉酸汤甜酒糯米面......

不,我不去美国,我五千年前是一家的同胞们,不要逼我,不要!

儿子,为了打消你的一些幼稚念头,我虽然说过知识是全人类的,在哪里能够更大限度地发挥你的才干,你就留在那里发挥好了的话,但是,儿子,今天我要对你说:本国和他国,如果发挥才干的机会是均等的,同等条件之下,你应该选择养育了你和你的祖辈的国度!

曾几何时,洋相,番邦,蛮夷,胡说,胡来,胡言乱语等都是贬义词,可如今,洋气,得意洋洋,土洋结合等等,沾洋的词,都变成褒义词了。所以,我还有一句话:我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的孙辈,也即你的儿女们不再弄得如你的老爸我一样,砸锅卖铁,提心吊胆,也要把子女送到国外留学,而是颠倒过来了的--老外趋之若鹜地想到我们的国度来留学。

在这里,我还要重复那句给儿子,给朋友说过不止一次的话:以我的经济现状,以我对儿子的情感,我是怎么也不愿意儿子远渡重洋,去到异国他乡求学的。如果,如果我们国家的学校办得比外国人的差不了多少,如果我们的社会能让我的儿子学到应该学到手的和平,仁爱,自由,平等,法治等等理念,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叫儿子去人家的国度留学的。

让儿子去异国他乡留学,真的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