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谷歌事件可能颠覆外企在大陆运作惯例


谷歌(Google Inc.)表示可能因审查和网络攻击退出中国,反映出外国公司和政府越来越希望打破几十年与中国打交道过程中的一种固定思维︰中国是一个大国,所以必须迁就。

虽然美国这家互联网巨头的举动不太可能被其他大型外企效仿,但其出人意料的反抗肯定会激起一场有关对华商业关系的讨论。多年来,西方企业已经接受在中国的行商之道有其特殊性,即必须同意政府干预,包括扼杀自由言论、建立基层党组织等,而这在其他地方是不能容忍的。在过去一代人的时间里,外国政界领袖也得出了一个类似的结论,因而选择低调处理人权问题,希望能带来变化。

这种情况的背后,是中国重要性的快速上升。去年,已经是世界手机、多种大宗商品等产品最大市场的中国,一举超越美国成为最大的汽车市场。它取代了德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今年大有可能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

但正如谷歌的举动所显示的,中国崛起之际,它因为一些违背国际惯例、让西方觉得越来越不舒服的政策与做法,同外部世界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在经济方面,北京压低本币汇率,补贴出口,以人为的低价同其他国家抢生意,已经让很多贸易伙伴感到气恼。

政治上,一些国家因为人权事件与中国产生隔阂,这些事件包括一位澳大利亚籍矿业公司高管被捕后又被单独关押七个月,以及一位在西方被普遍认为患有精神疾病的英国籍男子因贩卖毒品而遭处决。就是气候变化问题,中国也受到责难,外国外交人士罕见地表示中国使最近哥本哈根协议的成果缩水。

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说,人人都觉得事不关己,但当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发生时,你会问这里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做出这种反思的理由之一是,据谷歌称,来自中国的黑客突破了它的安全屏障,同样被突破的还有其他多个行业的很多外国公司,包括金融、科技、传媒和化工行业。谷歌表示,它正在与这些相关企业联系,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公司的名字一个都还没有透露。

某金融企业的一位高管说,这让人担心,因为各公司已经感到,在中国,它们的专利技术很容易被盗取。

谷歌的指称已经引起政界高层的反应,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要求中国对谷歌的指称做"解释"。希拉里说,对网络空间运作的信任对一个现代社会和经济体非常重要。

谷歌事件背后,是外国企业对商务环境不断恶化的越来越多的抱怨。中国欧盟商会和中国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都曾发表报告,对中国的商务环境提出尖锐的批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企在中国领导人的竭力讨好下,给中国带来了技术、培训和国际先进经验。

但在近些年,外国企业抱怨说,官方的方针已经发生了变化。伍德克说,年轻的官员民族主义情绪更加强烈,对允许外企进入的好处也更加怀疑。比如在去年,就有外企高管称风能招标过程中存在排除外资公司的现象。

曾著书谈论在华行商问题的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高级咨询师麦健陆(James McGregor)说,外企圈子里存在着一种普遍的看法,那就是在这里做生意越来越难了。他说,此事可能成为一种开端。

即便在商业领域,由于公司担心惹恼监管部门,因此与中国政府的公开冲突是极其罕见的,但去年,还是发生了两件由政府动议引发的外国商业团体与政府之间的严重对峙。一次是在去年6月份,由于中国政府试图强制要求个人电脑生产厂家预装"绿坝"网络过滤软件,代表数十家大型技术公司的外国商业团体公开对此提出批评,并呼吁中国领导层重新考虑这一决定。后来,中国政府在7月1日原计划启动前夕宣布将其无限期推迟。

去年晚些时候,类似公司及商业团体联合起来再次以公开方式反对中国要求政府机构优先购买拥有本土知识产权产品的做法。这些公司说这一规定是歧视性的,而且具有保护主义色彩。现在这一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这些公司说,此类问题是在中国做生意所特有的。台湾无线及宽带设备开发商友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D-link Corp.)的中国业务副总裁Vito Lin说,为了扶植本土公司,政府会对国内企业的违规操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说不开税票就是其一。

不过,一些分析师告诫说谷歌和中国政府的摩擦也有可能是出于商业方面的考虑。智威汤逊广告公司(J. Walter Thompson)董事总经理唐锐涛(Tom Doctoroff)说,谷歌在中国拥有35%、而且还在不断上升的市场份额,但它的盈利性却有讨论的余地。中国网民相对很少涉足电子商务领域,这就制约了谷歌等公司的盈利能力。唐锐涛说,我们不应该忽视谷歌在渗透中国市场时遇到的运作难题。

另一些对谷歌的解释持怀疑态度的人指出,谷歌在2006年时是把网络审查制度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前提条件加以接受的。谷歌在其图书数字化项目中还屈服于中国政府的怒气,并因为扫描了一位中国女作家的部分作品而进行了道歉。谷歌在其他国家从未有此举动,因为它往往是在不支付版权费用的情况下扫描书籍。

和其他公司比起来,谷歌退出中国的决定也会容易做一些。虽然谷歌在中国的业务一直在增长,但据估算,中国只不过为谷歌的总收入贡献了几个百分点。这和将中国视为关键市场的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rp.)等公司形成了鲜明对比。

即便在谷歌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公司就为其中国策略感到过纠结。公司联合创始人、在孩提时代随家人从前苏联移民来美的赛吉•布林(Sergey Brin)曾表达过对中国业务的谨慎看法。布林在2006年6月时对记者说,我们认为,或许我们可以在原则上做出让步,但这最终会为中国人提供更多信息、并带来更有效的服务,而且会促成更大的改变。但他当时补充说道,做出另一种决定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我们可以说︰好吧,我们要坚持自己反对网络审查的原则,不会在当地开展业务。

微软(Microsoft Corp.)一位高管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将伤及中国网民,因为与它的中国本土竞争对手百度(Baidu)以及其他中国门户网站相比,谷歌对搜索结果的审查更为宽松;谷歌的离开将令中国网民失去了一个好的选择。

在中国国内,一些互联网活跃分子对谷歌事件的爆发感到高兴。中国最早的博客作者之一毛向辉(Isaac Mao)说,我认为这对中国政府是一个严峻挑战。他说,谷歌撤离中国可以使它得以运用自己的技术专长为用户开发出能绕开互联网审查的工具;谷歌拥有足够的运算能力实现这一目标。

毛向辉说,中国政府如果因谷歌不愿继续内容审查(就像拒绝绿坝那样)而对它采取行动的话,只会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互联网审查的问题;我今天在博客和论坛中已经看到了许多网民的反馈,这对谷歌来说绝对是正确之举,我为它喝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