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移民程序冗长繁琐 造成家庭悲剧

2010-02-18 10:54 作者: 肖见编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根据美国法律,2001年4月以后结婚的无签证入美的外国配偶,必须离开,并要在自己母国的美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多年来,许多不得不分开的夫妇望眼 欲穿等待团聚,有些则分手了。一些国会议员认为为了防止非法移民利用假结婚欺诈,设置这种障碍是必要的。也有人认为这造成骨肉分离、家庭分裂的痛苦,但没 有人去跟踪这些结果。

《纽约时报》11日报导,恩卡拉达(Segundo Encalada)的悲剧是个突出的例子,在漫长的等待中以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

伊丽莎白·德拉蒙德(Elizabeth Drummond)是位有着一个男孩的贫穷单身母亲。她的祖先可追溯到五月花号首批移民和美国印第安部落。与她结婚的男子,赛冈度·恩卡拉达 (Segundo Encalada),17岁的时候被他的父母从厄瓜多尔非法送入美国。不久之后,他俩结婚并先后生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恩卡拉达在长岛从事建筑和庭院工作来养家糊口。在美国移民史的早期,像他们这种情况可以继续生活在一起。但在2006年7月后,打击非法移民席卷全美,她的丈夫被移民当局下令采取“自愿离开”的方式回到厄瓜多尔。当时恩卡拉达女士怀着他们的第三个女儿。

他们曾想躲藏起来,但最终选择了遵守法律,像成千上万个有着类似情况的家庭那样,接受了痛苦的分离,因为这是能成为合法夫妻的唯一途径。

他们的律师说,这只需要2个月到一年的时间。然而,一等3年过去了,恩卡拉达女士失去了他们的公寓,她的儿子在8岁得了抑郁症住进医院。2009年7月份, 她飞往美国驻厄瓜多尔的瓜亚基尔(Guyaquil)领事馆接受夫妻共同面试时,那里的官员以“假结婚”为由拒绝了他俩的申请。

32岁的恩卡拉达女士给白宫、国务院和国会办事处写信恳求帮助,但石沉大海。于是她又找了一个新律师。但当新律师开始工作的时候,她的28岁丈夫显然失去了信心,在2009年12月15日,远离家人的又一个圣诞节临近的时候,服毒自尽。

恩卡拉达女士的案件有些神秘。虽然她在2005年2月3日与领事见面时提供了大量的婚姻证据,包括家庭相册和公寓租约,然而领事馆后来告知没有她来这里的记录。

恩卡拉达女士10月22日向领事馆发紧急电子邮件抗议:“怎么能没有我们在2009年7月20日一起接受面试的证明?请让我知道我们的下一步是什么,我需要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需要他们的父亲回来!”但没有回音。

恩卡拉达自杀后的一周,即圣诞节前夜,领事馆突然对案件的延迟表示道歉,并称对她的事件十分关注。在电子邮件中询问她航空公司的登机证,还有曾经面试过他的官员和其它信息的描述。恩卡拉达女士没有给与回答。因为“没用了,他已经走了。”

曾 在一家保险公司担任出纳员的恩卡拉达女士的前律师警告她不要申请公共援助,因为这将危及她先生的移民申请。她的数千美元的法律费用和诉讼费,大部分是借 款。幸好她和孩子还能住在她父亲家。但对孩子们的打击是巨大的。孩子们拿着几年前与父亲的合影追忆着曾经有过的家庭温馨。

最近的研究发现: 由于移民执法使得儿童与父母分离后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和家庭困难是普遍的。纽约民主党众议员表何塞·塞拉诺(José E. Serrano)提出议案,允许移民法官酌情考虑被驱逐出境者的家庭情况。但反对者认为这是开了一个大赦的后门和对生儿育女的非法移民的让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