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一字一泪揭大陆爱滋黑幕


“如果我不见那么多病人,我不会同情爱滋病人。我不同情爱滋病人,我不会有今天的遭遇。”

当胡佳、刘晓波、谭作人等维权人士一一被以言入罪,年届84岁、被喻为“中国防爱滋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在风烛残年也不得不离乡别井,出走美国。也许她要客死异乡,但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仅余的日子中,一字一泪的记下中国爱滋疫情的真相。

香港电台编导郑秀慧,上月远赴美国德州,访问了高耀洁医生。高婆婆体弱多病,早割掉了半边胃,要“少食多餐”。她口袋里永远带着几粒朱古力,因低血糖要随时补充。办公室写字桌旁有一张睡床,老人家书写数小时就要小休一会。老婆婆一脸沧桑,又干又皱的手提起笔杆疾书,她要与时间竞赛,希望再写三本书,记下爱滋孤儿、血浆经济的真相。

农村孩子如同牲口

暮年离乡别井,她不觉伤感,但想起爱滋孤儿,她就老泪纵横。快完成的新作,《目睹中国艾滋病疫情--高耀洁暮年的足迹》有大量相片,更有病人的小故事,“两个孩子,一个有爱滋病,一个没有,打架流血感染,后来两人都因爱滋病而死”; “农村的孩子(爱滋病童)跟小牲口一样,根本不是人,如果是你的孩子,你会怎样?”

高耀洁是山东人,一口普通话带着浓浓的乡音,当反驳卫生部粉饰疫情,字字铿锵。官方公布的爱滋病人数,03年有84万人,但到了09年,降至74万人,“死亡人数又没增长,这十万人蒸发了吗?”卫生部称爱滋病主因是性传播,她早在1996年已揭发“血浆经济”是令病情失控的黑幕,“孩子也感染,怎会性传播?”

“医生,不说假话!”

年轻时,高耀洁想过念文学,事后回想,以她的性格,当初若弃医从笔,可能很早就被打成右派。她是前河南大学医学院医生,曾任省人大代表,为了爱滋病童,如今一无所有,偏偏自己的儿子,不理解妈妈的苦心。

高耀洁说,今年刚踏入84岁,坦言不知能活多久。她每天都在把握时间,要记下13年来防治爱滋的经历。“如不让大家知道,死了后没人知道”。

高耀洁不走料亦判囚

如果高耀洁当日没有出走,今天她可能已是阶下囚,成为全国最年老的良心犯。高耀洁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透露,去年谭作人等维权人士接连被捕,令她担心会遭打压。她离开美国后,黄琦、刘晓波、谭作人等人先后被判罪,且全是以言入罪。

“我是大摇大摆的走”

高耀洁透露,赴美前曾在广州偏僻的村落匿藏,她说,相比起谭作人,自己在云南、贵州、四川也有工作,涉及的时间、人数比他更广,要继续维权,非走不可。在教会、年轻人协助下,她携着三个载有大量中国爱滋病资料的外置电脑硬盘出走,“好歹我也有个护照,我是大摇大摆的走。”

高耀洁出走后,维权人士一一入狱。去年11月成都市武侯区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入狱三年;去年圣诞,08宪章起草人刘晓波被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刑11年,上周四被驳回上诉;起草“5.12学生档案”倡议书,呼吁民间追查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谭作人本月9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至于与高耀洁一起关注爱滋病人的“老战友”胡佳,早在08年被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囚3年半。

来源:□ 苹果日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