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殴打致死,母亲状告无门(图)

2010-02-26 04:45 作者: 梁凤芝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fb
    twitter
    linkin

我是被殴打致死士兵张晓明的母亲,我叫梁凤芝。因为我无意中透露了新兵队长韩鹏江向我索贿这个事实,导致我儿子张晓明被韩鹏江报复:对一个刚刚到部队的新兵连续捆绑40多个小时,并多次施以残酷的暴行,韩鹏江为了达到报复的目的,采取卑鄙的手段强迫张晓明写离队申请,连续的捆绑、殴打、恐吓导致张晓明患上了带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分裂症。

部队为了推卸责任,掩盖罪恶,采取欺骗的手段让我将张晓明领回家中治病,并说部队会养活他的,在一年的时间里,我举债为张晓明看病,在举债无门的情况下,我卖掉了仅有的房子,我是单亲家庭,加上张晓明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且带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我自己根本无法护理他,万般无奈,我又把张晓明送回部队。部队在没和我商量的情况下偷着将张晓明送到215医院,但在215医院将近一年的治疗中,张晓明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

为此,我不断地找团里,他们怕我上告,竞然由这个团的政委和副团长下令把我非法关押达两月之久,真是无法无天到了极致。

部队看张晓明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治愈无望,就强行将张晓明送回家,并逼迫我签订了一份即违反政策又非法的公证。不但如此,他们还勾结哈尔滨市民政局继续作假,哈尔滨市民政局在没有收到张晓明档案的情况下,为部队出具了一份假的接收回执,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将张晓明的档案说成是他的病例交到我的手中,就是说张晓明退伍根本没有退回来。

我说过,我是单亲家庭,我一个弱女子无法护理一个带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

几个月后,张晓明走失冻饿而死在山中。

为了给孩子和自己讨回个公道,六年来我去过各级军事检察院要求立案,但他们给的答复是这件事牵扯的人太多,不给立案;我无数次去总政信访部门上访,但至今连一纸答复都没有。

因为上访,六年来我多次被北京和哈尔滨两地的公安拘留,2008年还被哈尔滨市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现在我居无定所,身患多种疾病。唯一的孩子冤屈而死,尸陈太平间已达六年。难道这就是我送子参军的下场?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