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所有对上海人的偏见都是因为嫉妒


有人爱、有人恨的上海人周立波,大年初一开始忽然不说上海话,说起了“全国话”,做起了“壹周立波秀”,在电视上对热点新闻事件嬉笑怒骂。有人说,就像是在“大话西游”里看新闻。

你认为周立波在贬低你说明你内心不够强大

南方周末:你是在剧场表演的,怎么突然做起电视了?

周立波:这个节目是在剧场里录的,下面坐满观众,而且还卖票,800块一张。一共做了六场,观众是上海人,但我没有说上海话。我上台先说对不起,我要用“全国语”为大家表演,为什么?因为这是给全球华人看的,可不可以配合?下面拍手。节目结束了,我说了10分钟上海话,大家都很开心。

南方周末:那它和剧场差别很大吧。

周立波:要看我的秀一定要到现场。很多网友说周立波你这不是脱口秀,你一直在看稿。我跟他们解释了,中国人对脱口秀的定义不是很清楚,所谓的脱口秀并不是不看稿,你的语言和架构是当场组织的,并不代表你不看稿就是脱口秀了,那我就说香港的黄子华,我看他的花絮这么厚一本,我是没有的。我只有提示,一个个单词。

凤凰台给我配了三位非常棒的创作写手,一集给我这么厚的稿子,我看都没看,我说变成三张纸给我,我不要你们教我怎么说,我看着你们的词儿我就不会说了。

南方周末:你怎样看对你的争议?

周立波:随着关注度的逐步提高,会出来很多非理性的质疑。我怎么跟他们说呢?我说文化是用来欣赏的,关键并不在文在于化,文化就是说不同区域会有不同文化。欣赏自己以外的文化时,以一个观光客的身份来对待,会很开心的,不要对比,你能让印度人用筷子吃饭吗?我让你今天开始吃手抓饭,命令美国人必须用筷子不能用刀叉,中国人明天开始用刀叉。我对这种东西是一笑了之,但我也会尽力做一下疏导,没必要那么愤青,你看过多少事情、走过多少地方?

南方周末:假如说你是一个其他地方的人,你能不能借助当地的文化使他们被别人接受?

周立波:每个地方应该有精英分子站出来,我只是上海站出来的其中一个,我是站在上海的角度,让别人欣赏我们的海派文化,但是我并不是要贬低别人。如果你认为周立波在贬低你的话,那说明你的内心不够强大,你本身就有一种文化的自卑感。

南方周末:你说过你不招徒弟,是因为你的本领没法学?

周立波:招的话我希望他有文史哲的背景,又或者他可能是一个大老板,他可以很纯粹的因为喜欢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他是个大老板?有了物质基础就有了视觉的高度,因为我自己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我今天在台上谈享受也好,谈奢侈也罢,人家不会质疑我。我经常在外面开沙龙,我的沙龙是很昂贵的,一般不超过100个人,就是听我聊40分钟,再问问题20分钟,都是必须有3台以上奔驰的才能来,否则人太多。我想用这个事情来解释一个问题,我所接触的世界、我的经历很多人都不知道,而我又不愿意显摆。因为再精妙的想法,在哲学意义上的观点,到最后还是会出来最平实的语言,但后面的牵拉是别人看不到的。现在有没有人能够模仿周立波呢?其实我是没有特色的。

南方周末:你是说你看起来表面上有特色,实际上没有特色?

周立波:对,我的表演完全取决于我发散性的思路,我可以对每一件事物都进行周式逻辑思维,比如说上星期到北海道,我看见很多滑雪初学者躺着的时间比站着的时间多。本来是很正常,我说我暗自窃喜,还好我放弃了我的滑雪计划,否则我将会成为滑雪场上的一头海豹,海豹很形象,万一我碰到一只母海豹需要帮助,那我家里的海豹就要召唤突击队,那就是海豹突击队,我可以在一秒钟之内把这个故事勾勒起来,很好玩儿。我把它发到了微博客上,有网友问:波波,北海道有没有熊?我说有,但是我没有看到,不知道熊看到我没有,万一真碰到熊我会让我的朋友先走,因为他刚刚结婚,不是我义气,是因为熊只追跑的人……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幽默是一种技术,有很高的技术含量,为什么有的人好玩儿,有的人不好玩儿;为什么我说的笑话你笑,他说的你不笑?因为我有技术。如果我把这个技术加以理论上的整理,我可能会拯救一个民族,为什么?幽默是自信的表现,这个民族幽默了,这个民族就有希望了。

跟赵本山比钱,我输了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赵本山的小品?

周立波:完全接受,但并不欣赏。我们完全不同,一个是农村文化,一个是城市文化,完全不同的。

我不想去强奸别人,也不想被别人强奸。我可以尊重所有我看到的文化,我会去欣赏它。我在东北看了半年的二人转,我会欣赏。我对我认知以外的所有观点只是浏览,我不受它的影响,因为我是很成熟的搞艺术的人。

南方周末:所以不是地域问题?

周立波:是一个属性问题。赵本山只能代表北方农民,南方农民不是这样的。所以说,这种比较的方式本身就不对,怎么比?如果跟赵本山比钱我肯定比不过他,我输了;如果跟赵本山比文化呢,那是不是我赢了?这是完全不同性质的,吃的不同,气候不同,穿的不同,很难比,但一定有人会比较,因为这是一个对比的社会。中国人的心态是不接受灰色地带,喜欢非黑即白。只承认第一,不承认第二,这也是一种无奈。

赵本山也好,郭德纲也好,周立波也罢,其实我的那句评判是很经典的,我们是相同经度不同纬度的东西。从南向北可能是我是第一,从北向南可能我是最后,其实这个观点是非常科学的,真的是这样。

南方周末:春晚中赵本山的《捐助》那个小品,很多网友对中间植入广告有看法。你怎么看?

周立波:我不能接受,我会有生理反应。其实我觉得赵本山非常不容易,有谁顶得住20年?我肯定顶不住。所以单从赵本山个人而言,我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他。赵本山的伟大就在于屹立春晚20年不倒。但是如果去追究其伟大的基因是什么?是由他的基数所决定的,中国有9亿农民。

我早就说过我就是中产阶级的人,我的受众群体我是直打中产阶级和中产阶级以上的受众,我是为文化的盲区在服务,为什么?传统意义上老百姓扁平化了,说老百姓就是郭德纲。胡锦涛不是老百姓吗?记者不是老百姓吗?都是,我是为你们服务的。这当中不是我自己霸道,是社会有这个需求。

南方周末:你不会在你的表演中植入广告?

周立波:不会,植入太恶心了。我是明着来的,比如说《我为财狂》是企业冠名的。

南方周末:去年小沈阳火到了很疯狂的地步,你的“壹周立波秀”呢?

周立波:我不疯狂,我很冷静,我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我不是一个喜欢展览的人,你喜欢你就来看我。我一直说我喜欢百鸟朝凤不喜欢孔雀开屏。守住自己的一方水土,然后接受所有人的关注,但并不代表我今天到这个城市,明天到那个城市,人需要安静,为什么不上电视?有料才上。没料上电视是公判大会。北京去了全满,捐了,走了,我钱全捐了。“壹周立波秀”全国榜首我不做了。我可能会做很多这样的第一次,这个当中我自己可以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一种自我挑战,我不会把一次成功进行非理智的复制,我不会这样。从今年开始我的演出为什么从125场忽然降至50场?我就是培养市场的饥饿感还有票价的大幅度提升,还有我不出碟了,还有我控制人数,本来我要进万体馆,我现在决定不去了,我就在美琪剧院,一年就50场,但我将会创造一个票房奇迹。

南方周末:听说有观众反复看你的节目?

周立波:有,我的受众说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海派清口不是大众文化,它属于很享受的。我在我的作品中说了,一个是建立在黄河流域的农业文明,一个是建立在长江流域的现代都市文明,这两种文明可以遥相呼应,但是其内涵是完全不同的。农村可能会去学城市,你说城市会学农村吗?不可能的。

所有对上海人的偏见都是因为嫉妒

南方周末:有很多对上海的误解。

周立波:我把所有对上海人的偏见,都归类到嫉妒,我认为就是嫉妒。因为我可以用数据来说明。我把所有对上海人的那种看法归类为文化落差所引起的一种文化误解,然后纠结到一种很情绪化的喷井,是不理智的。有一个数据可以表明,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广东人很少说上海人不是。越穷的地方越说上海不好,中国国民的劣根性就在这里。这可能是一个中国人的思维逻辑的问题,就是说你好就应该别人好。大部分上海人对上海以外的上海人都一笑了之。

南方周末:你怎样看你的清口和上海文化的关系?

周立波:我其实是一个极具上海情结的人,因为我是一个大上海主义者,我说上海好,他们说我不好,那我就要告诉你没有什么不好,因为很多东西不能断裂开,有一才有二,我们不能跳空。你说上海人有什么了不起,那我先告诉你上海什么地方了不起。现在有很多观点已经变成了无理挑衅了,我也不回应这种东西。今天我为什么会说上海好?因为我是上海人,很正常,就像爱国一样,我是中国人必须说我们国家好,这是没有选择的。

举个例子,有个北京记者问我,在我们的概念中你们上海人是不关心政治,怎么会出了一个你这么关心政治的问题。我说你的提问本身命题就错了,上海人不关心政治吗?只有北京人关心政治吗?你能不能回答我中共诞生于何地,国歌诞生于何处,国旗在哪里设计完成的,你不知道并不代表它不存在。所以文化的盲区导致了误会,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如果是南北学者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论,我会成为很踊跃的发言者,因为我了解,因为我研究。

南方周末:上海人的弱点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弱点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周立波:每个地方的弱点都不同,有钱有有钱的烦恼,没钱有没钱的烦恼。当我们都没钱的时候我们在为钱烦恼,当我们有钱的时候我们在为怎么花钱烦恼。当我们怎么花钱不烦恼了,我们在想花怎么样的钱才有品位。

南方周末:在你心中,上海好在哪些地方?

周立波:上海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城市,从开埠以来上海就是不平凡的上海,从1843年走到今天,上海每个阶段都有它的伟大和不平凡。这座城市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此,这座城市里生活的人对这座城市都具有极度的城市荣誉感,这跟有钱没钱没关系,上海的穷人也为他是上海人自豪,是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因为其他城市的人没有,所以才导致某些愤青的愤怒,他们不理解才愤,如果他出生在上海,他也能够理解这种城市情怀。

当你对一个城市的文化没有很清晰了解的前提下,你无权发表你的观点。我为什么不上春晚,我完全有这个能力。但我觉得春晚的主要受众不是我的受众,跟我今后的发展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想混个脸熟,再者我也没有能力在春晚舞台上跟农民侃侃而谈春播秋收,不可能,我没有这个生活,没有这个生活我为什么上去?如果我把我的生活和文化内涵放在春晚舞台上我就是万人唾骂的对象。我跟你谈我怎么玩儿帆船,那就变成我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有人说其实周立波不上春晚是周立波文化的自觉性,但是人家没看懂,说这就是上海人所谓的清高,狗屁!可这么多张嘴你跟一个一个人去笑、去解释,没必要。你就选择自己的文化坚持就可以了,我只和自己感兴趣的人谈话,我只生活在我惬意的圈子里。

南方周末:会不会到美国或者其他地方华人圈演出?

周立波:有这个可能,但是现在没有这个计划。因为我出去一般都是玩。我一年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在外面,今年可能会有三个月在国外。

南方周末:假如说去美国华人区表演,你觉得作品会改变吗?

周立波:不会,因为首先我的作品当中没有有伤风化的东西,而且我去海外演出肯定也是在上海人的圈子里,当然我也欢迎其他华侨来。

南方周末:都是上海人,但是海外的上海人在那样环境中生活跟本土上海人会不会不一样?

周立波:他们更怀旧。因为我现在在海外华人圈,特别是上海圈应该是妇孺皆知的。都把我作为上海教育的题材,让他们下一代看。但是我对海外演出的计划不激动,因为我不想消耗太多的时间,我希望我很多时间是很轻松地在玩儿,在充电,在采风,因为我有很多业余爱好,还有很多圈子。去年我玩儿的时间不够,因为很多灵感是在玩耍的时候,在聊天的时候,而不是在工作的时候闪现的。

南方周末:你想通过你的表演帮助人们重新认识上海?

周立波:是,我对上海近代史比较熟悉。我可能会在七八月份再出一台就叫《上海腔调》,我要梳理一下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然后我会新旧对比,我觉得很有意义。

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