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清华,水木清华,你还记得她吗?(图)

2010-03-20 07:33 作者: 岳洪晨
手机版 正体 2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华,我问你,那一个曾经才思敏捷、聪慧过人的曼妙少女,秀雅清灵,蕙质兰心的校园女生,你还记得她吗?

她的名字叫柳志梅,生于一个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的普通农家,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1997年曾力克群雄,以高考前筛选测试“山东省第一名”的成绩,被保送进入清华。13年过去了,当年那个聪慧伶俐的女孩,在饱受超出极限的肉体和精神摧残之下,她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对现实这个世界的认知,在一个错乱的灵魂世界里挣扎,唯一能够记得的,就是“清华大学”四个字,她用笔将四个字写在自家简陋的棚墙上。

清华,清华,你知道这11年里,这个女孩经历了怎样的九死一生吗?

柳志梅,九七年顶着令人瞩目的光环,成为清华大学最有实力的专业——化学工程系九七级学生。也是在这一年,她寻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信仰,以真善忍做作为人生信条。当年的一位清华校友还曾记得,那时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

这种早起清晨炼功,听课,读书,思考的平静校园生活,对柳志梅来说,只持续了短短的两年,99年,在那场席卷全国铺天盖地的运动下,水木清华闻之色变。柳志梅的生活从此彻底被改变了。

先是和许多清华学生一样,清华不给开任何理由的休学证明,就把柳志梅遣返家乡。家里,学校,公安,各种压力接踵而来,要求她放弃信仰,并写“悔过书”和“揭批”材料。2001年3月份的一天,柳志梅收到了清华大学的通知,不允许她再来校园,只因为她的信仰。

看守所•禁闭

2001年5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的租住屋内突然被警察带走,后来被拘禁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在里面柳志梅被蒙住双眼押到关进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秘密牢房,长达两个月。可以试想,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子在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长时间在死寂中度日是什么感觉,一般人会发疯掉的,而她熬了过来,释放回来后,还可以幽默的和同屋一起关押的人开玩笑说起这段经历,说自己2个月都不敢脱衣服洗澡,因为你不知道天窗上面,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在观察你;最希望的是被提审,这样可以和人说话,那一年她仅二十岁。后来,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

接着,柳志梅被辗转到了北京丰台看守,那里的警察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捻,用物品打她的腿,此后几个月内,柳志梅的腿只能一瘸一拐的行走了。还有一次几个膘肥体壮的男警把这个女孩吊起来折磨,逼着女孩说出她认识的法轮功信仰者,否则就要把她扒光…… 但这些依然没有动摇她的信念。

在一年多辗转于被非法关押的看守所期间,柳志梅乐观坚强。虽身陷囹圄,但天性开朗的她,在不做板(一种强制刑罚)时,总是活泼的像只小鹿在牢房里跳来跳去和大家聊天,给大家讲述自己在修炼中领悟到的做人的道理,即使是很多曾身居高位的经济犯也被她所折服。这个善良的女孩,在自己的日用品非常少的情况下,看到其他人缺少日用品,仍会丝毫不吝啬的拿出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她的坚强、乐观和善良象冬日里的阳光,给同在黑牢中的人们传送着丝丝温暖。同屋一位被一起羁押的犯人,在最窒息和最黑暗的环境中,却从柳志梅身上看到了人性中无私无畏,宽容而又平和的理性光辉,后来从看守所出来后,自己也走入了法轮佛法的修炼。

复学的渴望•清华的欺骗•幻灭

2002年11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北京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并被转移到山东女子监狱(位于济南)。

山东女子监狱使尽浑身解数,但却无法改变女孩对信仰的坚持。他们使出了将女孩彻底击毁的一招,在柳志梅颠沛流离中小心呵护的内心最柔弱的地方插了致命的一刀:监狱请来了柳志梅清华老师和校务人员,这些人在监狱餐馆请柳志梅吃了一餐饭,许诺只要柳志梅放弃信仰,立即复学。

那宁静的清华校园、晨起锻炼的身影、老师在讲堂上融会贯通的精彩演讲,和事业有成,反哺双亲的人生设想,一下子又清晰起来,一切本该拥有而又失去的,重新近在咫尺了,女孩子的心动了……为了这一切,她在“悔过书”上签了字,在监狱里不断地等待着复学的日子,然而时间一点点流逝,却丝毫没有返学的消息。柳志梅知道受骗了,生命的活力从此渐渐地消沉了……

2003年,犯人们开始能听到从监狱教育科传来柳志梅恐惧的叫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她曾自述,平日所注射的部份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 、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柳志梅曾告诉周围的人说打针后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2005年5月,柳志梅的哥嫂去监狱探望,看到的却是一个有气无力,脑袋耷拉,站立不稳的病秧子。而当年11月份,狱方给柳家打电话,说柳志梅病了,就象脑神经损伤的那种,但不准家人去探望。第二天,柳志梅的父亲前去监狱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以“政治犯”为由拒绝。

待到2008年,在七年的牢狱生活之后,从老家来接柳志梅的父亲看到的女儿已经变成一个面容僬悴、走路蹒跚的妇女,臀部以下到脚腕的皮肤全是一片紫黑色。一直洁身自好的她,月经三五天一次,已染在衣裤上发黑发臭。


看到有人接近便十分恐惧的柳志梅

毒针•失忆

在火车上,柳志梅平静地告诉父亲,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说她后牙上有个洞,要去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刚刚恢复自由的柳志梅,在家的前两天还看似正常。但第三天开始,柳志梅开始躁动不安,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她很快就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尿床却毫无知觉。亲友们说是临出狱前所打的那只毒针药力发作了。据亲友称,经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监狱所称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借口而已。一天,已不记得自己年龄的柳志梅在墙上写下了四个字——清华大学。

柳志梅的母亲看着自己日思夜盼的女儿,经历了7年的牢狱之苦后,从一个青春洋溢的少女变得容颜苍老,病痛缠身,而短短三天之内又神智丧失,扑面而来的巨大悲愤,使老人一病不起,几个月后便离开了志梅,撒手西去。

柳志梅,一个天资过人,清雅秀美,善良纯净的女孩,从清华天之骄子到身陷囹圄,不知她为坚持信仰,承受了怎样的压力和非人的折磨;从对母校的留恋和对继续读书的渴望,而被“复学”许诺欺骗碾碎尊严,直至幻想破灭,她又经历了多少挣扎和绝望?山东女子监狱出狱前以毒针封口,究竟想掩盖怎样的罪恶与血污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