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干旱与三峡大坝的关系

2010-03-21 23:41 作者: 讨伐者123
手机版 正体 10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fb
    twitter
    linkin

我是四川省南部县的,以前我们那里建了升钟水库,就干旱了很多年,天上经常乌云滚滚,雨就是下不来。现在建了三峡大坝,整个巴蜀大地受灾就不足为奇。

我不是什么专家,就我自己的观点,谈谈三峡水库对干旱的影响。
  
一、四川周围是高山,盆地中相对封闭。长江是四川盆地的主要水汽通道之一,你现在在长江上建184米高的大坝,水气流动肯定不通畅。
  
二、三峡水库大面积的水汽被蒸发到空中,却由于四川盆地的封闭性而难以散发,形成比较稳定的湿热气团,加剧了温室效应,水汽吸收热量是远远超过二氧化碳的。所以四川今年的气温比往年高好几度。
  
三、稳定的湿热气团形成副高压,气团又难以流动,如果不是强大的冷空气,是进入不了四川盆地的,也就难以形成锋面雨,地形雨和对流雨,四川的干旱就难以缓解了。而今后一旦强冷空气进入四川,如果强冷空气在高空适宜的位置,则将形成对流雨;如果翻山越岭进入四川低矮地方,将形成锋面雨和地形雨。但由于四川盆地暖湿气流的稳定性,四川在这种情况下阴雨绵绵的可能性比往年更大。
  
因为夏秋时期,四川的冷空气不强大,而冬天则相反,所以,四川今后冬天阴雨绵绵,夏秋大地开裂的可能性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大得多。
  
如果像我所说,四川人民真是倒了血霉。但愿我错了!
  
另外说一句,我已经很久不相信专家了。这些年祸国殃民的事专家做了多少呀,丧尽天良的话专家讲了多少呀。”
  
以上是我前些天写的点东西,今天就此继续解析。
  
有人会怀疑,三峡大坝的建成,真的会阻碍巴蜀大地和外界的水气交流吗?
  
他们怀疑的不错,三峡大坝的总高度也就180多米,相对于整个重庆和四川来说,仍然处于比较低的位置。但是,以前的3000吨的轮船可以到达重庆,建好大坝后,吨位增加到10000吨,水位可以淹没到重庆以上的江津等地,可见三峡大坝的顶端其水平位置是大大超过以前重庆港的泊船位置的,而且三峡大坝向东的一面是相对陡峭的,水汽难以逾越。《韩非子..五蠹》上说“十仞之城,楼季弗能逾者,峭也;千仞之山,跛牂易牧者,夷也。”即是这个意思。
  
古人说“兴一利不如除一弊”,又说“利不十倍不变法”,弊端不除,一弊可以害十利。既然如此,三峡大坝为什么还要坚持上马呢?因为专家们(除黄万里等少数外)纷纷论证三峡大坝的建成将利国利民,有专家说,三峡水库蓄水以后相当于一个天然的大空调,重庆一带冬天的气温将升高2―3度,夏天会降低4-5度,巴蜀大地将冬暖夏凉,至于防洪抗旱,发电通航,新景观旅游,更是将大大的造福巴蜀人民并惠及全国人民;因为政府说“一定要上”,三峡大坝的建成将大大地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有利于提高中国的综合国力,能证明中国政府的领导能力和造福人民的民本思想。
  
然而,不幸的是,在三峡大坝完全竣工之后的今天,巴蜀大地的干旱达到了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极值,重庆綦江更是达到可怕的44.5度。现在我们假定专家提出的天然大空调一说成立,那么即是说如果没有三峡水库,綦江今年可能高温达48.5-49.5度,也就是说,没有三峡水库,巴蜀的温度将比往年高8-9度,各位朋友,你们会相信这种鬼话吗?
  
三峡水库的抗旱功能我是怀疑的,良田已经葬身水下,还要灌溉哪里呢?难道是为了有利于往遥远的地方输水抗旱,还是往两岸的陡峭高山上提灌?如果是这样,四川、重庆的庄稼怎么会有那么多地方因干旱而绝收?
  
再说,据我所知,长江中下游98年的特大洪灾,主要是长江中下游的大暴雨造成的,比如湖南的清江水位高达170多米,湖北、江西、安徽大雨不停,当时的洪水泛滥,跟长江上有的四川、重庆,恐怕难以扯上太大的关系吧?就长江中下游来说,洪灾的造成当然有暴雨的因素,但人为破坏导致的湖面缩小变浅,河道变窄泥沙淤积,多年不注重水利建设,堤防破旧老化,豆腐渣工程遍地开花,因植被稀疏大雨时泥沙俱下才是关键的因素,这些正是长江中下游自身的问题,与四川、重庆有多大关系,要建成三峡大坝,帮长江中下游抗洪?在长江中下游保护植被,加固堤防,疏通河道,退耕还湖,兴修小水利,哪里需耗费兴建三峡大坝那么浩大的资金,迁移那么多的人口,淹没那么多的良田?
  
黄万里老先生早就论证过,三峡发电的成本在水电中是世界上最高的,你计算一下,投入了多少个亿,花了多少时间才能使机组运转就知道了。这里发的电,巴蜀人民很难用的上,主要都输送到外面卖钱去了,但是,卖的钱又有多少用在了为巴蜀人民谋福利上面呢,我们不得而知。我知道的是,我的父母在南部县的山区里,现在经常没有电用,晚上热得睡不着,山上的草木很多已经干死了,周围农户收入较往年减少至少在五成以上,人均损失不下千元。看到前段时间电视上报道,说四川的直接经济损失在88亿元,我就想哭,怎么会才这点?还有一个不幸的小道消息,听说我们那里要修一个核电站,就建在南充的营山县。四川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并大量外输,我们为什么还要建核电站?我的父老乡亲们在南部县的深山中辛苦耕作,没有见过国家的福利,多年来只有奉献,没有索取,他们能享受的只有山间清风,天上明月,清新自然的空气。建了核电站后,这大自然的恩赐也许将成为奢望。不要对我讲,核电站的污染很小,发生事故的几率低,其实,秦山核电站的辐射量是对外公布的好几倍。事故发生率低,并不能保证就不发生事故,而一旦发生,我那些在深山里的父老也不能幸免。呜呼,为他们捏一把汗。
  
黄万里老先生说,将来砾卵石将淤塞重庆港,并非耸人听闻,库区人民生命安全将面临直接的威胁,通航与之相比,利弊孰轻孰重?如果将来真的有拆坝那一天,运渣需要多少费用?放水后原先囤积的砾卵石处于一个高位,反而阻碍了航行,又要加以清除疏通,这又要多少资金?
  
就旅游开发而言,要说新旅游景点的总体价值一定大于原景点的总体价值,很多人都会在心里打几个问号。
  
也许有人会说,你有在这里放马后炮的,早先怎么没有你的声音呢?
  
九十年代初,我还是中学生,正在学校接受政治教育,被要求坚信党的领导。再说,就算是成年人,我们是小民,事先没有知情权,对政府的决策也没有置喙之地,黄万里教授为水利界泰斗,三上疏而不听,更何况我等细民。我等只有在身受其害的时候发发牢骚,算是在叫痛,顺便当当事后诸葛,论证一下“肉食者鄙”确属至理名言。
  
肉食者里的专家或者因为滥竽充数不学无术而鄙,或者因为钱权的原因而发表违背学术常识的言论而鄙,或者因为钱权的原因而有意发表混淆大众试听的言论而鄙。我们现在不停地鄙视专家学者,是因为专家学者如过街老鼠般不停地窜出来挑战并颠覆社会的正义与良知。
  
修建三峡水库的后果,普通老百姓可以预测不到,但那么多的专家真的就不能预测到吗?所谓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如果什么事情只考虑利好的一面,必将会后患无穷。问题在于,坏的一方肯定有人考虑到了,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极力建议工程上马呢?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历次运动中早就学乖了,知道紧跟政策走,出头鸟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因为专家们知道,支持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上马,自己进入筹备组的机会很大,或者是负责工程某个方面的事务,或者是从事咨询活动等,发财的机会数不胜数。至于子孙后代呢,那是那些没有能力移民到国外的人的子孙后代,专家和县长以上的官员的子女,不少早就是某国华人了,所以,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何况,专家是接受了唯物主义教育的,是无神论者,才不相信死后会下地狱,也不相信死后会见到列祖列宗无地自容。
  
前些天,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专门解释,说四川的干旱由青藏高原雪少和太平洋、印度洋副热带高压强大而引起,又说四川干旱同大气环流异常有关,说世界各地现在都有天气异常的现象出现,但是大气环流为什么异常,却只字不提,对民众议论三峡只字不提,在我看来,却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然而最近,四川学者两次联名质疑南水北调的西线工程,在下窃思,以为同四川专家反思三峡工程有关。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愿四川的学者不要辜负了养育自己的桑梓之地,并让世人能隐约见到指引学者良心回航的灯光。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