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公安 黑社会 黑监狱 Ⅱ(图)

2010-05-04 03:36 作者: 施菊琴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年03月09日,我因心、肺遭公安部“黑公安”打伤一直未愈,又无钱医治,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再次至公安部上访,要求公安部为我医治,要求公安部对打我的“黑公安”依法作出公正处理。

上午11:20许,在接待室内接待我的又是一位中共江“工作组”警察。该警察表示同意先送我去医院治伤,然后再对打我的“黑公安”作出处理。该江苏“工作组”警察把我领到接待室门外,喊来一位穿红色夹克衫,四、五十岁男人,让我跟着他去医院治伤。

因为我不认识这个男人,他也不给我看他的任何身份证件,所以,我认定这个男人一定是中共江苏“工作组”喊来合伙坑害我的人。我不敢跟这个陌生男人走,也不敢一个人离开接待室门口,只好在接待室门外等其他认识人一同走,防止该陌生男人对我伤害。

11:30许,我和江苏访民赵宁臣一同离开了公安部接待室门口,准备乘106路电车去全国人大信访局。但是,该陌生男人却不一直跟着我们到了106路车站,并且电话叫来了五、六名个同样身份不明的陌生男人,紧紧地跟随着我们不放。于是,我们被迫徒步去了20路车王府井站,准备乘20路车去人大信访局,但是,这六、七个陌生男人继续紧紧地跟在我们的身前身后。于是,我们被再一次改变了乘坐20路车的计划,过了马路,沿人行道向西走,希望在人多的地方可以甩掉他们的跟踪……

当我们到了北京饭店门口的时候,我们仍然没有能够甩掉这几个陌生男人的跟踪,只好向在北京饭店门口执勤的巡逻警察报了警,并向执勤警察说明了上述情况,请求北京警方对我们的人身安全予以保护。
在北京市东华门派出所警察的护送下,我和赵宁臣终于安全抵达了东华派出所,暂时躺过了中共江苏“工作组”喊来的不明身份人的继续跟踪。

下午13:00许,东华派出所通知我,说南通政府派人来接待我了,让我跟着南通政府的人去医院治伤。我认出刚才跟踪我的人也在来接我的人当中,于是,我不同意跟着他们走。东华门派出所告诉我:他们确实都是南通政府的人,他们的工作证和身份证复印件已经送交东华门派出所了,让我不要怕,跟他们去医院治伤。

这时候,一位来接我的人也对我说:“施菊琴,你不要怕,我们确实是南通市公安局的人,我们是公安部喊我们来送你去医院治伤的,你去年在公安部被打伤了,身体没有好,还是先去医院治伤比较好,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于是,我就跟着他们上了来接我的车,车上有一块“两会通行证”的牌子。

然而,南通市公安局的人并没有把我送到医院治伤,而是直接把我关进了南通市驻北京办事处内的“黑监狱”里面。

当天下午,天快黑的时候,关押我的房间内,突然进来了三个气势汹汹的陌生男人,他们一个穿黑衣服,一个穿白衣服,还有一个穿深蓝色衣服。

三个气势汹汹的人一进房间,就大声训斥我:“是你在和公安部作对啊?是你要求公安部给你治伤的吗?你的伤在哪里啊?他们一边训斥着我,一边分头在关房间的门、窗,和灯……

我回答他们说:“我的心和肺去年12月28日在公安部接待室内被打伤了”。

他们说:“哦!我们三个是你们政府和公安部派来的,是专门来给你治伤的”……

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人就对着我的胸口狠狠地打了一拳。紧接着,三个人就一齐把我摁倒在床上,对着我的全身上下拳打脚踢……

我疼痛难忍,眼泪忍不住地往外淌,我边喊“救命”边问他们:“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打我”?

他们一边打我,一边恶狠狠地对我说:“明确告诉你,你喊死了也没有用处!我们三个就是你们政府和公安部派来给他们出气的,我们的工作就是专打你这种上访的,专打你这种和公安部作对的、和你们政府作对的上访的。今天,我们在这屋子里打死你,也不会承担半点责任,一切责任全部由公安部和你们的政府来买单!我们就是要打到你不敢再到北京来为止,只要你来北京一次,我们就替公安部和你们的政府打你一次,直到你不来为止”!

我一边哭,一边说对他们说:“我不认识你们,我和你们怨无仇,我来北京是依法上访,是为我姐姐伸冤的。只要我不死,我就要来北京”……

还没有等我把话说完,穿黑衣服的人就抬起了他的右脚,对着我的左腰狠狠地踢了两脚,我因疼痛从床上滚了下来,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慢慢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辆正在行驶的小汽车里了,车上坐着把我打昏的三个人。窗外的路牌显示,我已经被他们拖到了河北地界了。

因为疼痛,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穿黑衣服的人发现我苏醒了,不再像在驻京办的时候凶狠了,对我说:“大姐,你不要再哭了,乘乖地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就不会再打你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我们都是在执行上面给的任务”。
为了知道他们的身份,我只好强忍住泪水,对他说:“你们要我配合你们的工作也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

穿黑衣服的人说:“行!这个没有问题,你问吧”!于是,我他们三个人:

一、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是什么人雇你们来打我的?
答:“大姐,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吗!我们不是打手,也不是黑社会,是公安部“特警”,也是北京“特护队”。打你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的任务,上面下的任务,如果完不成,我们要丢饭碗的!我们的工作待遇还是相当可以的”。

二、“我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往死里打?是什么人安排你们来打我的”?
答:“我们之间确实无怨无仇!不过,我们三个确实也没有办法,这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们只能执行,关于这一点,请你对多原谅吧!至于是什么人安排我们来的,难道你自己还没有数吗?何必又要为难我们呢?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和公安部作对 ;不要再和你们政府作对,他们就不会再请我们了”!

三、“你们为什么要故意踢伤我的肾”?

答:“嘿嘿!这个问题你自己心里就更应该清楚了!我们只是按任务执行,上面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执行。谁让你的案子太有理了呢!你们政府是想让你彻底地歇一歇,不要再到北京来”!

四、“我案子有理,又不是我的错,我在北京上访从没有违反过法律,我们政府为什么要派你们来伤害我”?

答:“正是因为你案子太有理了,牵涉面太大了!所以,你们政府才请我们来!如果你案子没有理,牵涉面不大;如果你上访违法了,或是不守规矩,你们政府能够花钱请我们吗?我们的工作就是专门打你们这些太有理的上访人的;就是专门打你们这种让你们政府不好过的上访人的,你们这种依法上访的人才是我们工作的专治对象。如果你案子没有理,你还不配我们出面来打你呢!只有像你这样案子有理的上访人,才配得上我们出面来打你,你们政府才会舍得出钱来请我们”……

2010年03月10日上午08:30许,该“特护队”把我移交中共南通政府,监禁于南通北阁饭店“黑监狱”内……
……

 

待续——(黑公安 黑社会 黑监狱 Ⅲ——我在“黑监狱”的日子 )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