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登高与朱熹改诗


                       杜牧

唐代诗人杜牧重阳节齐山登高,写下了《九日齐山登高》一诗,称千古佳作;到了南宋,著名学者朱熹,将杜牧的诗改写成长短句的词,亦是佳作。

杜牧的诗如下: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
        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泪沾衣。


这是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诗人被贬官任池州刺史时写下的作品。他遭贬官后不仅“尘世难逢开口笑”,连自己也难得开颜一笑,真是失去了权就失去了一切,道破世态炎凉。在封建极权时代,一切以权势为转移。所以,诗人才感慨“古往今来只如此”。但诗人仍以菊花寄情、自喻,“菊花须插满头归”,有了“菊插满头”,还有什么必要“登临恨落晖”呢?这是官员丢权后的自省。

到宋代,当杨万里重阳节登上了杜牧当年登过的齐山,问起杜牧当年的遗迹趣事,当地人竟然不知,于是便发出了“问着州民浑不知,齐山依旧俯寒流”的感慨。不要说是杜牧,即便是历代皇帝,死后之名亦不能“千秋万岁”的。其情其意,与杨万里诗中的杜牧何其相似!

南宋时大哲学家朱熹力主“抗金”,朱熹可以说与岳飞同属抗战派。朱熹生于1130年,岳飞生于1103年,岳飞比朱先生大27岁。岳飞故于1142年,朱熹故于1200年,朱比岳多活31年。朱熹也因主张“抗金”备受排挤和打击。在受排挤和打击方面,朱熹与杜牧有着相同的厄运,他的学说被诬作“伪学”。所以,朱熹对杜牧的这首诗很感兴趣,借古人灵柩哭自己的恓惶,便在重阳节时将杜牧的这首诗经过剪裁、增删,改写成了一阕《水调歌头》的词,题目叫作《隐括杜 牧之齐山诗》。其词云:

江水浸云影,鸿雁欲南飞。携壶结客,何处空翠渺烟霏。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风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
酬佳节,需酩酊,莫相违。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晖。无尽今来古往,多少春花秋月,那更有危机。与问牛山客,何必泪沾衣。


杜牧于重阳节际写的是一首七律,但经朱熹一裁剪,变成长短句,成了借重阳节抒写胸臆的“词”了。语句虽曾相识,其意其情,二者也颇相似,但风格不同,趣味有异。“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便是杜牧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说明在重阳节对“尘世”的经历和认识,朱熹与杜牧是 “殊途同归”的。“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晖”。这“人生如寄”,是从“古往今来只如此”意化出来的。“人生如寄”短暂;“古往今来”久长。在“久长”之 中,“短暂”一时,人人如此。杜牧和朱熹自然亦如此。于是,杜牧的“不用登临恨落晖”,与朱熹的“何事辛苦怨斜晖”,在人生道路上真的一致起来了。

一在唐,一在宋;唐是中国盛世,北宋是外患临门,南宋是金人入室。杜牧和朱熹都是才华横溢的爱国者,虽处在不同朝代,但二人的爱国精神和爱民品德却是一样的。朱熹的学说,被当时反对派诬为“伪学”;杜牧在唐时牛、李党争中,受尽攻击。这样,就在同样的重阳节里,在同一题材的重阳诗词中,表现出了共鸣的思想感情。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