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爱的女人都老了


曾经有那么几年疯狂地迷恋刘若英,觉得她温柔、知性、谈不上特别漂亮却味道清新。我会关心她的行程,唱她的每一首歌,读她写下的每一篇文字,看着她红遍歌坛影坛孑然一身,为爱痴狂。

一个青春期的少年,在暗恋的寂寞里疯狂成长。后来,我高考,升学,恋爱,各式各样的新鲜事物扑面而来,刘若英这三个字和我的青春悸动,一起在慢慢成熟的心智里渐渐淡去。即使,偶尔再听她的歌读她的文字,却再也不复少年时的青涩暧昧。

半个多月前,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个视频,是多年前的一次演唱会,刘若英与陈升合唱《为爱痴狂》的那一段。这段视频以前也看过,这一次重看忽然觉得情难自已...。

刘若英,这个女子,出道至今风光无限。看着她似笑似泪的样子,再听她唱《一辈子的孤单》,忽然想起她今年也该有四十了,四十岁的女人虽然仍有光华,可是难免的,那已经是开始过午的阳光。这个温柔了我的少年时光,又惊艳了岁月的女子,她老了!

去年腊月,女友发来短信说要分手!我怔了怔,用凉水洗了把脸,然后回复了一个字:好。我不想再问理由,也早已经没有了力气挽留。

这些年来,她陪着我一起奔来跑去,搬房子、换工作,居无定所,颠沛流离...。我依然潦倒,她的耐心也渐渐消逝。由爱而恨继而无奈,终于疲倦。究竟是谁先辜负了谁,这些早已经记不清了。

分别的最后一刻我送她上火车,在最后一次的拥抱里我端详着她的脸,点点细纹已经爬上眼角,眼眸也不复清澈:想起我们第一次牵手的场景,一起散步湖边的夜晚,想起她在炎炎酷暑里陪我一家家单位的面试,想起我们跑遍整个城市却没有一处房子买得起,想起她的青春年华在我的挣扎里毁去...我哽咽无语。

这个,陪我渡过最艰难时光的、最惶恐无措的女子,她老了!

我的脾气变得很坏常常和人闹得很僵,即使家人也不例外。今年春节,在和家人大吵一通后,我负气摔门而出。那一天风雪很大,瑟瑟的雪粒打在我的面颊上生疼生疼。我走在满是积雪的小路上,回首看见家中的老房子在风雪里成了一个大黑点,黑点前赫然站立着一个小黑点——那是我的母亲。

以前读史铁生的文章,读他对母亲的无限怀念与后悔,我总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孝顺父母,不可任气。可是这些年来,学业不顺工作不顺,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都说养儿防老,在家乡像我这么大的人早已经成家立业,可我呢?双亲早已经两鬓斑白,我却依然一事无成。

这些年来,我有意无意地把家当成了客店,来去匆匆,而母亲就好像客店里的老伙计,她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旅人来敲门,但她却不得不等,等到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动摇。

这个始终无怨无悔地为我付出,爱着我的女子,她也老了!

少年的偶像,青春的爱恋,母亲的慈爱,她们与我的关系或深或浅,无一例外的是我都爱着她们!

岁月很长,人世很短,这些我爱着的人,那些爱着我的人,在大千红尘里,也许我们只能相伴着走短短的一程,可就是这短短的一程,已让我不忍离弃讲不出再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