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任县一青年教师“被死亡”



任县旧周学区

【看中国讯】本来,韩福平应该是一位有9年教龄的老师,可从2001年6月到河北任县旧周学区报到至今,她没有站在本属于她的讲台,也没有领取过一分钱的工资。更为荒诞的是,直到2006年4月5日,她才意外得知,2004年年底,她已被任县有关部门以“死亡”为由取消了编制。随后,韩福平和丈夫张永辉跑遍了任县的教委、县编办、县人民检察院和县人民法院,得到的却始终是一个谜团。


张永辉向记者出示韩福平2001年办理报到手续时填写的《邢台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变动审批表》。

2010年5月31日,任县纪检委向张永辉通报了对于他和妻子韩福平反映情况的调查结果。造成韩福平‘被死亡’乃至最终‘被除名’的原因为:‘旧周学区没有通知到本人’,‘教委没有进行认真审核’,并‘默认死亡’。”张永辉称:“9年了,这是有关部门第一次正式承认了韩福平工作被隐瞒等情况。”

工作分配,铁饭碗的“末班车”

1999年,韩福平从邢台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被邢台市教委分到任县教委,但两年间没有被进一步安置工作。2001年6月,张永辉突然接到任县有关部门的电话通知说,韩福平的工作分配了,尽快到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办理相关手续。

据悉,2001年,有133名师范专业毕业生幸运地搭上了任县国家“分配”工作的末班车,其中韩福平等5人被分配至该县旧周学区。张永辉夫妇迅速赶至有关部门办理了相关手续,又按要求赶到旧周学区报到。

张永辉和妻子赶到旧周学区时,学校已放假,他们找到在地里干农活的学校会计于江海,把相关手续交给于江海,并询问报到还需要办什么手续,什么时候能上班?于江海当时答复说,这样就算报到了,何时上班等通知吧。“于是,我和于江海互相留了电话后,就回家了。”

而这之后,韩福平一直没有等来通知上班的电话。

学校的证明前后矛盾,最后拒不认帐

而由旧周学区校长刘桂林出具的一份关于韩福平反映问题的“证明”材料:韩福萍(应为“平”,下同——记者注),女,2001年分配至旧周学区工作报到后,本人一去没有音信。期间学区领导多次与该同志联系不上。经周边乡邻反映该同志在邢台上班。所以,旧周学区在办理各种手续时,没有韩福萍名字,也没有领过韩福萍的工资卡。

而张永辉夫妇出具的另一份证明中,刘桂林称“韩福平自教委分配到旧周学区后,就一直没有报到”。这份证明落款日期是2008年5月6日。张永辉说:“这明显前后矛盾。”

对材料中提及的“2001年分配至旧周学区工作报到后,本人一去没有音信”和“期间学区领导多次与该同志联系不上”等说法,张永辉表示异议:“事实上我曾经多次找过旧周学区会计于江海、校长刘桂林,并给他们多次打电话,询问上班情况。”

张永辉多次和于江海、刘桂林联系,2002年两人的态度由最初的“含糊不清”到最后坚称:不记得韩福平报过到,也不知道韩福平分配至旧周学区这回事。

人没上班报到,工资表从何来?

无奈的夫妇俩通过各种关系又找过该县教委、编办等多个部门,却始终没有结果。就在他们几近绝望时,从各处逐渐反馈的信息显示,韩福平的确被分配工作到旧周学区。

有朋友告诉张永辉,他在和教委一位领导吃饭时,这位领导承认的确分过韩福平这个人,但一直没见过这个人。

还有一位朋友说:他为了计算县里工作人员的党费额度,专门到县财政局去拷贝了一份电子版的工资表,竟然在旧周学区一栏中看到了韩福平的名字,工资表上韩福平的工资是474元。”

韩福平说:“本来幸运地搭上了国家分配工作的末班车,但却不幸遭遇了‘被隐瞒’,我们的幸运成了更大的不幸!”

活人上了“死亡名单”

2006年4月5日这天,张永辉找到了任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贾增申。贾增申对他介绍说,2004年年底的时候,任县曾进行了一次“整编”,在“换发编卡”的同时,对因调出、去世人员的编制统一进行清理。在“整编”过程中,县编办发现当时县教委上报的在岗名单中没有旧周学区在编教师韩福平,为此编办还专门向教委询问情况。县教委答复说‘没这人啦’!”

张永辉气愤地对中青报记者解释:“在任县方言中,‘没这人’意思就是这人死亡啦!”

于是,任县编办给财政局出具的被“清编”名单中就有韩福平,而韩福平的工资也因此在2004年12月被停发。这之前韩福平的工资是一直发着的。”

当时,贾增申处还保留着给财政局所报名单的“存根”。张永辉在名单上看到,当年一共有39人被“清编”。韩福平的名字在‘死亡名单’的最后一个,注明是旧周学区的。”

张永辉说:“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能证明我妻子和旧周学区之间有联系的政府材料。有点儿发懵,几分钟没说话。”在这份材料中,韩福平这个“大活人”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死亡名单”上。

同年7月26日,张永辉又找到了任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栗占坤,栗占坤确认该县的确对调出和死亡的教师编制进行了清理。张永辉询问韩福平是因为什么理由被清编的,栗占坤承认是因死亡。

2010年5月31日,任县纪检委有关工作人员向张永辉通报了其夫妇反映的关于韩福平工作一事的调查结果。县纪检委也认定造成韩福平‘被死亡’乃至最终‘被除名’的原因为:‘旧周学区没有通知到本人’,‘教委没有进行认真审核’,并‘默认死亡’。”

当时,任县纪检委负责调查此事的工作人员苗国栋向张永辉介绍说:财政局在2004年12月20日将这39人的工资全部停发,“有两个月的复核期。如果出错,本人找过来了,就恢复;没人找,就最终取消了。”

张永辉对此提出质疑。“我了解,事业单位对以死亡为由注销编制的,是需要由多个部门出具的多种证明的。”他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最起码要有死亡证明、火化证明、已注销户口的证明吧”。

“这也太不严肃了吧!是不是应该登个报,发个声明告知一下。”张永辉对记者说,“复核期内找就给恢复,不找就被清理?我们压根儿就被他们隐瞒了,不知道有编制这事儿,咱怎么找?”

韩福平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死亡”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