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谐社会”的移民潮


中国自上个世纪7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两批移民大潮之后,中国在21世纪的10年,正经历汹涌的第三波移民大朝,中国的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成为这第三波移民大潮的主力军,中国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出口国。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众多的精英加入到移民的行列?有一个问题在人们头脑中回想,就是这是否会造成中国大量中间人才的大量的流失,这将会对中国产生什么样的深远影响。节目当中我们有请本台的资深评论员杰森博士就相关话题为大家做点评分析。 主持人:杰森博士,我们今天来讨论一下,就是这第三波改革开放之后的移民潮,可以说跨越了10年的时间。那么这起事件的起因也正是因为一个在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的叫做阎靖靖的在读博士生,在《南方周末》发表了关于移民潮的文章所引发的。 在网易的交流和讨论中可以看出,在短短的时间内,大概有一万多的跟帖,可以见得移民潮的讨论非常的火热。以您的观察来看,您觉得这个第三波移民大潮是否有这样的热烈? 杰森:其实在我看来好像从中共允许中国人出国,比如说是到70、80年代允许中国人再次出国以来,其实中国人的出国是连绵不绝的。但是确实是在过去的10年,新的现象是出现了。以前的话主要是留学生,以留学生的方式,另外就是以偷渡的方式最后到这边申请政治避难。 后来的话,在过去的10年里头,中共确实有一批人富起来了,他们有机会用其他的方式出国,比如说用投资移民;另外,因为中国本身跟国际接轨以后,中国人有国际视野了,所以说也有技术移民这样的方式。 所以说,确确实实,在过去10年里头,在我看来倒不是说是一波落下去、一波落下去,而是连绵不绝的有人出国,只是过去的10年有一些新的阶层开始出国,包括你谈到的极富的阶层。美国这边投资移民的最低底线是50万美元,那么在这样情况下,08到09年度大概有4千多万个申请签证被批准,其中70%是来自中国。 另外像全世界技术移民、投资移民,光美国、加拿大、和澳洲,据中国统计有10万多起,所以你可看到这是一种新的阶层,跟以前偷渡和学生到美国上学以后,在美国求职这样的移民是不同的,从这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新的移民现象,它可能是第三波移民,可以是这么定义。 主持人:我们也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在今年4月份北京车展,有这样一则广告,它非常的煽情,“在北京买房不如移民吧!”听起来挺有意思,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广告? 杰森:其实这广告本身道出了一个推动这么多人移民到国外的原因,就是国内的生存环境越来越艰难;它这广告背景是啥呢?其实北京的房价、包括北京其他的物价,它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北美这边住房贵的程度,可以这么说,北京二环以内的房子平均价都在3万一平方米以上。 一般的房子,国内按建筑面积计算,实际居住面积大概只有8、90平方米,一般的房子都是100平方米,它应该都在300多万这样一个价值,而300多万就足够你换成美元,然后投资美国移民,作为投资移民到美国。 所以有人开玩笑说,理论上说北京三环、二环以内的人,都有资格到美国移民,而这移民实际上是50万美金是一家老小全包的,整个夫妻、孩子都应该绿卡全部都能拿到的。 本身来说,这说明了一个概念,国内人的生存压力非常大,住房的问题其实就是说,现在人他拥有住房,其实换句话说,没有拥有住房的人,他要买多高的门槛才能拿到有一个居住的环境,当然住房是一个原因。 其他的生活环境也包括在过去10年发展中,环境污染的问题。北京空气一直是北京的头疼;同时食物的安全问题,因为中共本身管理问题,中国整体社会急功近利这样一个道德风气,造成整个中国食品问题几乎是一个无法解决的头疼问题。刚出了毒鸡蛋、毒米、毒面,接着又是地沟油。中国人事实上对自己食品百般不放心,已经变成生活质量的安全感的下降。 当然还有其他方方面面的原因,本身这个广告的一句话,就点出一个移民潮的动力,就是艰难的生存环境,使得人离开中国。 主持人:刚刚您分析了艰难的生存环境。我想针对这移民大潮的组成部分,像刚才您也谈了其实包括两个部分,一批就是说以投资移民为主,可能是居于少数的这种富豪阶层移民。另外一批就是技术移民,就是所谓知识精英这种大量移民。我想他们在移民过程中的话,都有他不同的思考。 比如我就听到富豪阶层在移民当中,他有一种非常不安全感,造成这个移民。他觉得国内这投资环境的话是一个不太公平的竞争,担心有一天像过去一样被均贫富了。您觉得这种情况还有可能在现代社会发生吗? 杰森:事实上是的,我们知道中国的富豪榜上经常是个“落马榜”,就是谁上了富豪榜很快就被中共打下去了。 中共因为它整个法治不健全,所以说资本原始积累,都有不正当成分在里头,那么中共根据它政治需要,根据它经济需要,随时可以拿着历史的帐,管你有没有多黑多白,它都可以用尺把你打下去,如果它需要你的财产、需要你的资本的时候。 所以国内很多的富豪,挣到一定程度,他觉得他跟中共某级官员有任何瓜葛的时候,或疲于再也不屑跟中共官员纠缠的时候,他就选择移民到国外;甚至有“裸体经商”,这概念是至少他把孩子、老婆放在国外,自己还在国内坚持着挣这笔钱,然后有机会自己就到美国养老。 这事实上是中国本身一个不独立的司法,和不健全的制度,还有中共官员蹂躏它自己的法律,践踏整个社会制度造成这一群(人),事实上是中共本身,应该说是称颂于中共,感激中共给他发财致富机会的这群人,其实也在鄙视中共。 其实不光是商人,其实很多中国官员也有一个概念叫做“裸体作官”。他同样通过做官的过程,他官场其实也是非常不安全的,因为本身我们知道中共内部派系斗争很厉害,它经常以反腐原则把一个人打下去。 主持人:反腐只是一个工具。 杰森:反腐只是一个工具,比如说前一段时间的重庆打黑,事实上中共官员他按打黑的标准,各个都可能被打下去。只是政治需要,我把你打下去。就是中共官员他本身也看到社会的不稳定,他本身官位的不稳定,所以这也就牵扯到他也把小孩、老婆安排到国外,自己在国内“裸体做官”。 这是中国促成大量的富有阶层,离开中国一个原因,事实上它本身就是说中共司法不独立。它不光是对于老百姓是一个危险的因素,事实上它对于这个体系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很多双规的人也是被折磨打死的。任何有机会的人,他都会给自己找条退路,而出国就是很多人的退路。 很多人事实上是投资移民,其实中国现在因为富有了,美国现在允许他…我们那时候自费是根本不给签证。因为现在中国人相当有钱了,美国有自费签证。 从用求学的方式把孩子先送出去,然后把老婆送出去的。自费让孩子出国的事实上这种是占了很大的比例的,我知道在国内很多做官的,做到一定职位的,他劝孩子不要回国,事实上他把孩子送出来时,他是劝孩子不要回国的。 主持人:这里面暴露出一种担忧,这种移民大潮的话,真正能够移出去,都是在中国环境中比较出类拔萃的,无论是技术移民也好,还是富豪也好,都是知识阶层非常高的,有人评价说中国人力资源的中间力量,那么他们移出去,这种大量移民,是不是会带来了中国大量中间力量的大量流失。那么中国怎么办? 杰森:从某种角度上讲,数量还不算大到会影响整个中国经济,当然拔尖的人才是会走的。你看越是好的学校,清华、北大他出国的每一届学生,出国的比例越是高的。很多清华、北大的同学会,10年以后都是在国外开的,事实上你可以看到,拔尖的学生逐渐到美国。确实人才流失这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另外,从最近的投资移民出来的概念,你也可以看到资金也在流,当然流的量还不那么大,主要原因就是投资移民这个渠道在国内还没有广泛宣传。事实上如果这个渠道广泛宣传的话,整个来说这个资金的流失,对中共也是很头痛的事。当然这还是明在面上的,官员通过其他底下渠道把资金流出去的,那可能数量更多。 从某种角度上讲,确实现在这种新的移民潮在国际上是不存在的,国际上的话,肯定是穷人偷渡、学生求学、但是富人往往选择在本国,因为毕竟语言人文关系各方面,他事实上是在本国住的最舒服,如果他有钱的话。 但是在中国因为整个制度让人不安全感,和整个社会大环境的环境污染因素,使得富人也在离开中国,这个因素倒是国际上独有的,这确实对于中国不管是资金、人员来说,都会有一个很潜在的威胁。虽然现在在数量上还不造成足够的威胁,但是这个趋势确实是让人担忧。 主持人:如果是像您所分析的那样,既然这大量的移民潮选择移民的话,是因为想去追求更好的生活,在摆脱这种不安全感,比如说想更好的教育或者更好一个福利制度,或者摆脱在中国比较悲惨的境遇和食物等等方面的话。 而我们确实看到在相反方面也出现了一个回国潮流。虽然说不是百分之百的这些留学生全部回来了,但是也居大概1/4到1/5这样一个比例。尤其在某些行业,他们初学之后的话,有些是做为高管,在海外生活相对来说要从头打拼时,从底层开始做起,经历这样一个心灵的创伤,所以说有些包括艺术家也好,他们回国发展去找到这样空间。您觉得究竟是回国发展更有前途,还是在海外发展更有前途。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杰森:事实上本身来说的话,确确实实中国这一两年经济是在发展,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现在毕业的学生把回国做一个选择了,就是说不像10年以前因为国内国外物质生活水平差别太大,回国几乎不是一个选择,现在已经是一个选择了,这是一个事实。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随着国内物价上涨,房价上涨,现在又短短两三年里时间里头,学生考虑回国的人又在逐渐减少,这就是中国独特的一个地方。当台湾本土拼命到处发展的时候,学生回国的人数越来越多,中国只有短暂的那么几年,从02年到07年、08年有短暂那么几年学生考虑回国,这两年因为国内房价的问题,考虑回国学生(人数)又在剧减,主要因为国外工作难找,所以有的时候他会考虑回国。 但是整体来说大趋势还是留在美国,而且这趋势更加的膨胀,整个就地移民这因素又在膨胀。前段时间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学生回国了,(结果)跳楼了有这样的现象。因为知道有的人回国了,后来又找到工作找回来了。 本身来说我们也不放弃,不回避有些学生几年前出国的时候,对国内抱着很多很多幻想,但是回国以后,他面对现实他事实上又选择了再次移民。从某种角度上讲,当我们讨论出国潮的时候,有人在说其实也有回国潮,但是你仔细分析每个人状态时候,你会发现大家的共识是,你在国内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时候,你在国内发展机会远远差于你在国外发展机会。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非常感谢您今天的点评分析,观众朋友感谢你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