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信访飞来横祸:致胡、温公开信


上梁不正下梁歪,无需转变集体土地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拆迁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福州市房产管理局的领导知法犯法滥发的非法拆迁许可证,以20元---190元等不等的价格侵吞掠夺农民的财产,爆发数百名埠兴村村民自发聚集着拦路活动抵制非法拆迁,大家议论纷纷“祖宗的财产不能毁于一旦...”,

冤民:林旭光

迫不得已南昌铁路局领导于2006年3月初,在当众说“你们不要拦路的,征地范围没怎么大,我们又没有建飞机跑道,要这么大干什么,至于你们要看有关文件复印件的复印件,你们要问他们的领导,拜托你们不要拦路的....... !”

“我们要看有关文件!我们要看有关文件!那怕看复印件的复印件”强烈要求,大家兵分两路,一路到村委讨个说法,一路坚持不懈地守着阵地,到了村委急着当时鼓山镇副镇长卢小英当众所说的“你们去告吧!告的也是白告,拖死你们,不拆也得拆”!

怒发了民怨沸腾上千村民堵路叫骂“这是共产党员吗,共产党的水准是这样的吗.... ”?他们乘着夜色弃坐轿车,找着小路偷偷溜走逃之夭夭。
从此以后他们一进村,村群自发信号敲锣打鼓沿街喊叫“土匪进村!.... 土匪进村罗!数百名村民自觉前来保卫家园,抵制非法拆迁。
他们为了改变这样局面自搞一套独立王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些失去人性的市里领导知法犯法,不顾民生疾苦以权大于法,于2006年3月16日,以会议纪要件代替法律法规进行非法拆迁,指令晋安区全区之力为利益集团的政绩恶意用法,他们对依法抗争的群众当场拍录像,以“暴力抗法、妨碍公务” 等等莫须有罪名进行挨家挨户地打压、胁威、游说,特意在聚集群众中找个别谈话“这是国家需要,对抗政府,没有好下场的!,,,,”。

对于群众提出种种问题“拆迁是否合法性呢?!拆迁范围多大呢?!补偿标准是什么年代呢?!留用地有多少亩呢?!失地农民日后怎么安排呢?!...

冤民:林旭光

都不作回答,有答的话“国家需要,有关手续正在办理,边拆边办,办完了对你们没什么好处,上访属地解决, 属地管理,不信你们找找看看信访是否有这样的条例...”! 我也是存于好心跟你们讲。

真想不到这与法制社会的今天,在这里变色变样格格不入背道而驰,他们挂着人民政府的牌子,干着损害人民利益的勾当,对付村民是绝不手软,如同对敌,于2006年3月17日下午,地方政府干部阳奉阴违带大批人马抢夺商品,不分昼夜着川流不息地窜来窜去强封店面不得营业,创造一次次人心惶惶吓得发抖的惨面,引发一批又一批上访热潮终无音讯?

最痛恨的是埠兴村干部侵权胡编乱造,参与各种伪证深害村民,大量圈地,原本埠兴村温福铁路被拆迁只有155户,但是最终被拆迁的却有311户多了一倍,采取杀气腾腾、个个击破、分化瓦解、夺走家园、抢走土地,进入法西斯暴政的社会,封锁了资讯,打压剥夺敢说话的村民的言论自由、精神意志,上演一场场可怕局面,致使村民群众万分恐慌,内心得颤抖而屈服。

训练有素以城管暴徒为冲锋、公安警察为保护伞、法院为后盾,开始过着断水、断电、断闭路着黑暗的生活,逼走了出租人员,断绝了我们的一切经济来源,无情地剥夺我们的人身权、生存权、居住权、发展权。

编造谎言地掩盖事实、杀一敬百,于2006年9月29日,法院强拆一户人家时,寡妇林琴也为自己切身利益仅仅说了一句公道话:“拆迁要人性化、公开、公平、公正” ,当众被拳打脚踢爆打一阵,四个男人抬着塞进警车带上手铐,被扣上阻碍拆迁之名拘留15天,于2006年10月11日,地方政府马上把她的店面和房屋定性顶风抢建进行毁灭性地打击,顺手牵羊、打家劫舍侵吞林志强店面也被铲平后,法院随心所欲出据“枉法判决书”以承认错误为名,中午左右到拘留所提前要人,解除拘留终止违法。可她回到村庄无家可归了,遗物财物被洗劫一空,连禽养土鸡被抓到村干部杀着自己享受,群众看知摇头叹气“社会变样了”一传十, 十传百...

地方政府为了掩盖事实大作媒体报道“为图拆迁高额补偿费,顶风抢建... 对违法户坚决予以查处打击”。

可怜母女苦不堪言,哭声哀道着讲出真相:“丈夫在1997年1月病逝后,小孩子才2岁多一点生活没有着落,为了生活才到娘家这边来,父母看着心酸分给她的店面和房子来改变孤儿寡母生活艰辛的状态,很快苦日过去了,过着小康水平的生活,遇到非法拆迁,同时也为了切身利益只说一句公道话惨遭毒手,家产被毁于一旦,!心灰意冷道说:“世上还有真理吗?、还有正道吗?”悲痛欲绝地哭着起来...

大家听着安慰她“别急别急了,别哭了,我们乡里乡亲都知道你的真实情况....” !各种各样的安慰声、关心声。

为了拿回丈夫遗留的遗物与财产,为了证明自己的房屋合法性违心签定协议书,事实显然清楚有依据,到处上访诉求,不但得不到解决,还遭到打击报复, 至今母女俩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现在已经4年多了,还拿不到房子,也无法拿回丈夫的遗物、财产,又成困难户, 这是什么世道呀?!他们设下困难户圈套助发东西,为了生存逼不得己。

以事而论“2007年,福州市鼓楼区谋拆迁地块,一位本地的小伙子无钱花费,趁着夜色到拆迁办那边仅偷一道铁门发现后惨遭毒打,还就地求饶,家属赔礼道歉,提出赔偿也不放过,送去福州劳教所三中大队劳教一年。”

可想可知如今政府还是那个政府,党还是那个党,而他们的行为永远永远超过那位小偷的百倍万倍,他们还依然逍遥法外,毫发无损,官运腾达地继续打压受害者林琴。

在依法治国的中华大地上,发生如此野蛮侵害公民人权的犯法行为,为何不受惩治?!为何无辜遭受侵权的冤情无处申诉,无人过问?!反而愈演愈惨:

林旭光的第二代残疾证, “35011119690519041133”拥有三层混合232.65㎡的房屋,按货币补偿8万多钱、经营的小超市门面52.94㎡,货币安置2万左右,二者之加按货币补偿方式买不到他们初步方案的30㎡安置房; 按产权调换面积只能有135㎡,还要缴差价款30多万钱呀!我弟林志强等人也是如此超低价。

他们如此侵吞村民的财产,从来没有任何部门来跟村民办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侵吞村民群众使用权宅基地的赔款一字不提,要人家赔了夫人又折兵大有人在,抢地、抢房、抢财产,已成黑社会化、集团化的霸权主义。

我们心知杜明翻看当局制订的《宪法》、《拆迁法》、《土地法》里面明明白白规定的条例,取证非法拆迁的事实,维护依法拆迁,维护国家的声誉,维护国务院,维护省政府三申五令“农民长远生计,拆迁不得降低农民原来的生活水平,同地同价的原则的尊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到处上访讨个说法,只想唤醒省会的市领导的良心来善待村民,解决问题也就算了,从此深受腐败官员们缺德着打击报复得无法无天,如临大敌愈演愈烈, 引火烧身株连九族,从此多灾多难诉之不尽:

体弱病缠的林惠珍,当时没有得到任何告知,不作任何补偿,于2006年12月31日,地方政府大动干戈出动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带着伍佰多人浩浩荡荡气势凶凶的宏大队伍,以单边主义强行超低价强拆十几户人家的房屋流离失所,更不顾不能受到任何刺激的林惠珍在屋里休息,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就立即强行拆除。墙钩倒了,墙钩倒了,在上千人之中有人高声喊叫:“里面还有人啊!里面还有人啊,...”!

钩机才停下,一群人面兽心冲到里面!没有群众呐喊,可以说白白地丢了一条性命,草菅人命,他们如此丧尽人性,没有给她一分补偿安置,还断绝了她吃荮打针的生活来源,拥有土地使用证已被当局蔑视成了一纸空文无人问津,中华大地上的法律在地方政府上,冷血到古今中外地罕见!
林志强也遭到扼运,财物被掠夺,一时半刻抢不走固定的大型机器,就被埋在废墟之中,“这是法制社会依法制国是这样的发展吗”?!
国家领导阵阵提倡“和谐社会重民生...”, 声声震耳!无法唤醒那些官员们丧失了做人最基本的人性,知法犯法,不顾百姓生存,非法强拆民宅,掠夺财物,还要公开粘贴,要我们出强拆费用。

如同行兽强奸人家的老婆,还要强奸民意,乖乖地听从指令出床出钱,世界有这样道理吗?!中华大地是否有这样制度吗?!共产党教你们这样做吗?---没有!那么我们心里有数,自己的房子被强拆了、财物被掠夺至今没有任何赔偿,地方政府这样做,不就是等于强奸民意、明抢财产吗?!
我们赖以生存的店面、房屋被强扒了,财产被洗劫了,怀抱着对党和国家以反腐败实际行动取信于民的信任,道述自已的心酸、苦涩、冤屈的悲惨遭遇。我们不断上访反映的问题,处处碰壁拒之不理己成家常便饭,有的回答干脆“得罪了他们就等于给自己堵了路线”,无奈之举流行形式得互相推诿,所谓着是有苦无处发,有理无处申,有冤不能鸣,万般无奈,只好信念温家宝总理称“中南海的大门是面向广大群众敞开的”,于2007年5月9日,向中南海投递“上访恳求书”被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以扰乱公共秩序十分明确拘留只作10天处罚,带着手铐押访福州,擅自延长二天的拘留。
时逾四个月后,因未在“非法拆迁的欺诈协议书上签字”, 坚持要看有关两次拆迁中,集体土地转变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当地干部就滥用职权再次旧事重提,擅自篡改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已明确决定只作十天处罚,自行添加莫须有的条例,在福州对我打击报复劳教一年,杀鸡儆猴着大作文章,此时福州劳教所不实行复核也脱不了关纟!可知国家的宪法在有些地方官员的眼里一文不值!如同野草任人宰割,任人遭踏,亡国玩党,只许他们腐败不许百姓说话,打击报复比踩死蚂蚁还容易!

法制社会也有强盗警察,如同电视剧扮演的强盗、土匪、地痞、流氓、无赖的角色一模一样:以警号:“140245”等暴警,于2007年9月18日,我与一位朋友钓鱼回家的路上,他们早以卫星定位我的手机,荷枪实弹非法绑架我到晋安区刑警队----就是上刑的部队!两只手腕铐在老虎凳上,随时给一个大巴掌,刑行逼供,骂爹骂娘,乱作程序非法传唤。

由于我安分守法找不出理由,他们执法犯法擅自篡改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已明确决定对我只作十天处罚的事实,徇私枉法添加莫须有的条例,清清白白乱点污点进行打击报复,恶意用图无须登记财物,毁灭重要证据的原件、侵吞本人车、鱼具至今还不交还本人快3年的。

于2007年9月19日早上,暴警驶着私家车来来往往、来来往往,趁着人稀势少拿着拆迁协议书在邻居店面门口对我母亲说:“你儿子被我抓起来了!只要你在协议书签字摁个手印,你儿子马上放回来,要不然关他一两年”。

我母亲心惊肉跳地说:“我儿子犯什么法!我儿子犯什么法!你把他关起来呢?”

“你儿子赌钱被抓!”

我母亲说,我儿子从不赌钱,不信问问村里的每个人,你抓他干什么?

在旁听的村民怒恨着破骂而出“你们太没人性的!你们太没人性的!叫老人签什么协议呢!为什么不叫她的儿子媳妇来签呢!”

地痞警察李福泉感到事实曝露,越搞越糟溜之大吉。在我被押送劳教所途中,他凶恶放言:“在劳教所里叫犯人整死你,看你怎么活,看你怎么告”!

我爱人得知我无缘无故被关,为了我的生命安全顾不得家务事,丢下7岁的孩儿、16岁的女儿,顾不上孩子们饥一顿饱一顿思亲的生活,满脑忧心劳教所的黑暗,担心我的生命安全,讨回说法跑一年,其后两个月多后才收到劳动教养决定书,多次走的实在好难、好艰苦,要冲破截、堵两个关卡到了北京去有关部门讨个说法,每次都叫你回去解决,回去解决了,回到了省、市、区又没得解决甚至视而不见,来来去去多么辛酸的路程。

明摆是市、区...里无中生有自编 “冤案” 一手遮天, 处理问题推到鼓山镇人大处理,可他们都是马前安卒的角色,这不是说明当今社会处处可见挂着“为人民服务”有冤无处申吗?!可见地方政府行政“不作为”腐烂到了什么程度,明确的冤情无人敢处理!无权无势的我们任人宰割!

在我关押之间,他们摸熟我家的生活规律,无须告知任何我们,于2007年12月12日,暴警李福泉、村委干部肖臣灿、陈齐富...大白天带领一百多人,趁家中无人之际砸锁而入,私闯民宅,抄家摸底,衡量平方,借用权势私自串宅大捞油水,强取豪夺中饱私囊,警方非但没有加紧破案为民除害,反而拖而不办,不了了之,等我回到家中才发现一箱珍贵的寿山原石等财物丢失下落不明。

申诉无门人间炼狱,遭受人世间无穷无尽的精神上折磨,身心上摧残。家人依然被保安、不名身份的人员骚扰,住宅遭监视,出门遭盯梢,两三个大男汉紧跟着一个女人,站着女厕所门口盯梢象什么,流氓、色狼?

2008年8月8日,违法劳教期满获得释放后,派人调解始终拿不出解决方案,莫名其妙地拍走照片是如走过场。于2009年5月26日,再次没有告知,没有协商,把我们的祖遗房屋遭到莫名其妙地被强行拆除,得到好心人暗助,拣到村长肖臣灿主持会议:为利益集团恶意做伪证的文件,但与其他文件的内容、时间差距都是互相矛盾,可见他们在人背后要做多少件见不得阳光的伪证。

他们毫无的人性,于 2009年5月底,再次被逼在京奔波,为自己的住房问题讨回公道的时候,再而三地趁我们家中无人之时,于2009年6月11日,家乡的祖传老宅又突遭当地政府以违法建筑进行毁灭性强拆,据村民所说,强拆队伍非常庞大,约有三、四百人的,天都在下雨流泪。

两次同样的非法拆迁同样的情况,而不同样的安置补偿,在三环路、二期高架的非法拆迁,只要你听话写着“承诺书”, 听服指令,上级承诺,签了“协议书” 都有安置补偿,谁有关系就多给,没关系就少给,搞关系暗箱操作,有些干部无房拆迁变有房,我们作为他们的宣传牺牲品大作游说。

众所周知社会变了,我198.5㎡的房屋和我弟150㎡的房屋都是祖遗留的房子,在农村祖屋集中地的中心,现在怎么定性违法建筑呢?!那福州市农村集体土地遗留问题明确规定条例起什么用呢?!这样做不是在骗老百姓的政策吗!

他们这样丧心病狂,不让我们拿一针一线令人发指,引起人所众知议论谴责,趁夜偷偷摸摸地运走废墟,三万多元的小孩读书备用和生活的现金等财物不知去向,这种行为再次构成了什么样的行为呢?! 

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不讲了,强拆了我第一次的房屋,强拆了我第二次,以公权人把我送去违法劳教期满回家,得不到正式协商,难道这是党提倡“依法治国”,讲理讲法要去劳教吗?!难道这是党提倡“以人为本”, 应该要强拆了我第三次第四次吗?!难道这是党提倡“和谐社会重民生”,应该不安排我们住的地方,我们的锅碗瓢盆连一根线都不能拿着吗?!---应该没有吧?!那你们如同畜牲,连猪狗不如!!!

美满的家庭已经被当局折磨着支离破碎,无家可归!小康之家的财物来之不易,经过当局屡次掠夺现在己经一无所有!可我一家四口受到致命的打击报复、没有房子、没有经济来源,小孩子又还要读书,那我们的生活怎么过呢?

只好依靠我弟搭锅煮饭,桌子拼一下就是床,有时得到好心人偷偷着施舍,靠我爱人去私人幼儿园打点儿零工,每月500元的工资,靠着向人乞讨借债累累支撑一家老少,度着人不是人,鬼不像鬼痛苦不堪的生活。

孩子穿着别人施舍的旧衣服,常见到老婆梦中惊醒的流泪,看见老妈老是提心不安的心情。我们反映的事实他们不理不踩,门外又有村委重金聘请人员阻挠,长期明的暗的监视跟踪,危胁到我的生命安全。

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已经都得不到保障,还要偷偷摸摸像个特务,为了不再受到他们打击加害、求生自保,离乡背井不敢回家,寻找自已的生活出路,于2009年10月份,当局使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找到我的下落,抢夺在张家口下花园的生活用品价值千元不给任何赔偿,还牵连房主被罚二百元,我被押到北京市福州市驻京办地下室的黑监狱,面对凶恶的三个打手看守软禁。

每次接访村委书记陈齐富基本在场,他利用农村宗族关系掌控全村命脉大拉亲属,靠着父亲掌握财务之职传禅于他,借着非法拆迁搞好关系当着书记,财务之职传于外村他的娘家人,上级查帐变动帐数,粘贴帐目要人看守,请人造假瞒天过海,真实数字不见天日,发放工资难以及时,小小项目大捞钱财,卖掉轿车个个争光,出入租车让他使唤,报销钱财风光满面,曾经被评为亿元村搞着呜咽障气借债累累,抵抗国务院拆迁资金专项专款,组织村里的党员旅游玩耍,避祸就福收买人心,平息民愤招集老人出外旅游,以会议纪要大拿钱财...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 ,十分质问老人现在每月只有315元!失地村民每月只有37.5元的生活!不是明文规定: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障标准为260元/月,老年养老补助标准为130元/月,甚至村民群众至今还不知非法拆迁的留用地情况... 时常有些村民不满村委所做所为,到了村委讨个说法说理,就象村书记陈齐富一样回答说:“有本事去告吧!...”

村民眼看我们状况,知道他们有黑社会着笼罩,恐吓着村民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选举村委干部投票的时候,有的收了人家的好处、拉拉宗祠关系、朋友关系游说,他们为着摆平民愤,随意以其他名目糟蹋集体的血汗钱,拿着好处不了了之,多的可以指名道姓...引发村民各种叫骂,埋下一颗可怕的定时炸弹!

2010年1月份,省两会会议,陈齐富亲自不让我上访,被接截访回家的路上我问他:“两次非法拆迁是否村里土地转变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 。

陈齐富说:“事实土地目前还没做好转让协议” 。

我说:“强拆了我的房子这多久,还没转让土地变更,那是犯法呀!现在每亩值多少钱呀?

陈齐富说:“ 现在这样每亩土地可以拍卖几百万,我也很冤,还要谢谢你们告状!”有录音为证。

他们鄙视法律与双面脸的村委干部勾结掌控侵占我们的财产,我的冤屈实在太冤了,为了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他们把我们当作抢来的西瓜,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株连的寡妇:林琴,老弱病残:林惠珍,林志强,林萍等人无家可归。而我常时受到暴警李福泉辱骂,于2010年5月底,李福泉在门口

破口大骂:“X X你妈的,跑到上海去的,抓住就劳教!”

我去上海借钱有罪吗?!弄着我的母亲整天提心吊胆血压升高,摔了一跤旧病复发需要就医,而至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一分钱赔偿安置,为了省钱只好到私人诊所医治,我们反映问题,地方政府从来都没来关心过我们,甚至拒知不理,取笑传开。

有冤屈找父母官申冤,自古以来就有的,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哪怕是万恶的旧社会,老百姓上访都会受到热情的接待,尽管不一定都能够解决问题,百姓的心里总有点希望安慰感。

而我们听服党办着信访窗口实事求是上访,连做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做人的尊严都被践踏,私有的财物随便掠夺,受尽黑社会化、流氓化的监视,当地公权力是他们的家丁护院,我们若有不顺,将会遭受 “莫须有”扰乱社会秩序……,万众瞩目全家进行非人道的折磨,甚至比死亡更令人感到可怕!时时危胁我们的生命!

在黑色恐怖的“尚方宝剑”笼罩下,究竟谁在制造不安定,谁在滥用公权,于民争利,谁在利用黑恶势力,扰乱社会秩序,谁损害了国家形象...有目共睹。无权无势的我们永远办不到的,也做不了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屈不挠的上访,反映他们是同谋凶犯! 而他们至今轻松逍遥法外,不仅没有被问责,还继续打击我们,事后有些人还不断升迁,岂非咄咄怪事!国家生死存亡不得不引人深思。假如我们那天不明不白死去,那就是地方政府所害的,家里老少怎么办?

我们上告无门,望中央领导查一查,他们到底拿了多少好处费,榨取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钱。现在的贪官都是为了利益,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不会干的、不会对抗国家宪法、党中央、国务院的众多罪行、更不会把胡锦涛在十七大时提倡的各种精神.....、温家宝总理说“要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 都当作耳边风!....---- 名誉扫地,颜面何存!

冤民:林旭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投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