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7/19-07/25)

2010-07-26 01:57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世界杯火了的章鱼哥也被中国媒体拿来说事儿。官员太太上访遭警察殴打成为本周最热焦点。中共当局对新疆的高压政策没完没了,又有人遭到重判。非法强制拆迁竟然拆到了中科院试验基地头上,可谓也是天意弄人。还有中国28省市遭遇几十年来最严重洪灾。广东汕尾再次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成为本周最大群体事件。

*南方周末借采访章鱼保罗调侃时政引关注,媒体借机隐晦批评中共政权*

借南非世界杯而风靡全球的德国章鱼保罗,近来又被中国媒体“拿来”调侃了一回。一篇虚拟采访这位动物明星的文章写道,章鱼保罗很忙,几百家媒体都想采访它,以致于它还要专门雇用一家公关公司来应付。尽管如此,保罗最终还是跟本报记者手舞足蹈地聊了20分钟。

新一期《南方周末》上作者郭力的文章以该报记者的身份,首先向章鱼保罗提问说:能见到活着的您真高兴。有人说,在预测下一届世界杯冠军时,您的面前出现了中国国旗,于是您就自杀了。

保罗答道:谣言止于智者;那么,说到世界杯,您能预测一下中国足球的前景吗?保罗又以一句“下一个问题,谢谢”,婉转地回避了这个提问。记者接着问道:作为神,保罗,您会有很大压力吗?保罗回答说:这个神,不是我自己想当的,是全世界球迷选我当的,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对不对?至于压力,也谈不上,毕竟,我鱼到晚年了,无所谓了。

对此,有网友点评道,保罗的这段话里先后引用了现任和已故的两位中共领导人,在不同年代和不同场合所讲的两句经典名言,真可谓形神兼备。(注:前一句,为某位国家领导人几年前出访日本时,对该国小学生的讲话:“我本人没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而后一句,则是那位中共已故总书记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的谈话:“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你们还年轻”。)

接下来,南方周末问道:请问您最喜欢的颜色是?很多您的粉丝都想知道。保罗回答:很多人都说我是喜欢红色才选择了西班牙,还说因为虾都是红色的,那岂不是说谁管饭我就跟谁走?你们以为全世界吃的虾都是红色的,其实你见过煮熟的红壳虾在海里游吗?我吃的虾都是青壳的。不过,要说我最喜欢的颜色,还是大海的深蓝,那是自由的颜色。南方周末又问:听上去您经常做哲学的思考。保罗答道:是啊,你们国家的那个什么子不是说过嘛,“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呢”。我一不输出恐怖主义,二不输出意识形态,为什么总有些外国人想要煮了我呢?

对此,上述网友则分析认为,这段话大家肯定很熟悉,它显然是指另一位国家领导人,在出访墨西哥时接见爱国华侨的讲话:“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南方周末接着提问说:能跟我们讲讲您的感情生活吗?大家都总是看到您一个人在镜头前。保罗回答:可是你们那么多狗仔,24小时直播我的一举一动,当明星容易吗?当神就没有隐私了吗?你们还不停地拍我的裸照……。借这个机会我要告诫一些媒体,新闻自由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自由,自由不是没有限度的。

随后,南周记者又问道:有人托我问您,如果把您煮了的话,是清蒸好,还是红烧好呢?这一回,保罗怒气冲冲地反问道:你是哪一家媒体的?对此,这位网友又提醒说,显而易见,这不就是湖北省长李鸿忠在今年两会的“抢笔事件”中,厉声追问女记者的那句名言吗?!

尽管中共政权一直对新闻媒体采取高压严厉的管控措施,但总还有一些民营新闻媒体为了追求一点自由独立精神,同时也为了取悦读者获取利润,在夹缝的生存中会利用不同方式从侧面或从浅层次表达些对现政权的不满,《南方周末》就是其中之一。

南方周末先拿中国足球做引子调侃可谓由浅入深,毕竟中国足球的现实摆在那里显而易见有目共睹,批中国足球只要不涉及政权体制还是可以被允许,其实可能是在为后面打下伏笔。

后面南方周末借章鱼保罗之口来引用一些中共领导人的言论,让读者再重新记忆回味起这些言论,从而引发一些思考。关于中共领导人“我本人没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这句话无疑是光天化日下大言不惭的谎言,中国何尝有过自由公正的选举呢?哪个领导人不是靠着投机专营血腥肮脏斗争而上台的呢?后面一句“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你们还年轻”倒是实话,赞扬了赵紫阳在身处逆境无力回天的局面下依然想着民众的宝贵精神。两段话,形成了鲜明对比。

接着借章鱼保罗说了句“要说我最喜欢的颜色,还是大海的深蓝,那是自由的颜色”无疑是表达出大家对于自由的向往。对于习近平的“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段言论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中共政权难道没在五六十年代向东南亚及其它国家输出过革命,成千上万的中国民众千方百计不惜冒生命威胁偷渡到外国打工难道不是输出饥饿和贫困,中国大陆的假冒伪劣有毒商品流向全球难道不是折腾别人。

“借这个机会我要告诫一些媒体,新闻自由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自由,自由不是没有限度的。”这句是中共领导人经常用来指责新闻自由的口头禅,乍听起来似乎也有些道理,然而关键是中共政权是否真的依法办事,中共政权的法律允许范围内哪些又是公正的哪些又被滥用,自由的限度在中国民众那里究竟享有多少。

“你是哪一家媒体的?”中共官员湖北省长李鸿忠这句官味十足霸道威胁媒体记者的名言在文章最后也没逃出被拿来讽刺挖苦的命运。

*官员太太上访遭警察殴打,如何处理被热议关注*

中国网络媒体早前盛传一则消息,称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之妻陈玉莲因为不满当局对女儿几年前在医院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处理,上个月二十三号到省委上访,结果在省委大门口遭到武警的殴打。

陈被打过程,被省委南大门几处监控摄像头全程摄录,从6月23日上午9点10分到9点26分23秒,殴打持续了超过16分钟。陈被打晕后,被送往武汉市信访中心警务室羁押,随后陈电话向其丈夫求救,11点52分,陈才被解救出,送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陈玉莲虽是官员妻子,也住在省委宿舍,但确是上访者。她因认为其女黄芃芃死于一场医疗事故,因而上访。她用过体制内的手段(包括让人大政协就此发言),也找过媒体,似乎都没有用。

对陈的上访,据说她的丈夫,湖北政法委的黄副主任是反对的,她只好乘老公不在家上访,这次去省政法委,陈某约见了政法委的一名副书记。而六名警察在陈某亮明身份后,仍继续殴打,有人认为此事背后或不单纯。

此事被媒体曝光后,舆论哗然,据称今天湖北官方找到此黄姓官员谈话,他被要求封口,而陈玉莲曾对外表示,“说哪怕离婚,都要追究打人的警察。”

7月23日湖北省委、省政府终于对此事件正式表态。根据官方新华社昨天晚间发出的消息,对此事件,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作出批示:“民警粗暴执勤,殴打群众,性质恶劣,必须依法严肃处理。要认真总结教训,开展警风警纪教育,加强政法队伍建设。”

根据官方说法,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省长李鸿忠等省委、省政府官员对做好这一事件的处理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而7月23日,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省公安厅分别发出通知,要求全省政法公安干警从此次事件中吸取深刻教训,规范执法,文明执法。

官方要求,湖北全省政法公安干警提高执法水平,对在执法司法过程中的不规范、不文明、甚至粗暴执法的行为加强监督检查。各级政法公安机关要设立举报箱、举报电话、举报网站。凡有举报,立即调查,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对严重损害警民关系、严重损害群众利益,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一经查实,“将依法从重处理。”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永文主持召开一次省委政法委书记办公会,要求深入调查此案,并称将“对执法中有粗暴行为的民警决不姑息”,“决不能容忍态度粗暴、打骂群众的行为”;确保“公正、文明、规范、廉洁”执法,并“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此前,7月20日,武汉警方在媒体曝光此事后,迅速对参与殴打事件的六名警察中的三人给予外界认为相对轻微的处分:肖邦明记大过处分,调离公安机关,郑志强、蒲全鸿两人则被记过。

警方还几次对外暗示,被打的陈玉莲是“老上访”,或者“咬人”,以此论证打人的合理性。警方至今拒绝对外公布殴打过程的监控录像。

此次湖北官方虽有表态,但仍未见湖北官方并未对武汉市警方对此案的调查处理意见有所变更或修正。

长期以来,中共警察及不法工作人员殴打虐待上访人员已经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普遍现象。以往由于上访者地位低下往往只得吃哑巴亏。然而聚积的火山总有爆发之时,于是便在如今戏剧般上演了一出官员太太也遭殴打的事件。由于这次情况特殊,随意人们表现出了愤怒同情与出气解恨相互交织的复杂心情,同时也会更加关注议论此次事件的处理结果与背后黑幕。

事件发送后武汉警方声称打人是误会,受害者只受轻伤,还几次对外暗示,被打的陈玉莲是“老上访”,或者“咬人”,企图对事件做淡化处理。但恐怕无人相信陈玉莲是只受轻伤或者主动咬人,六个五大三粗训练有素的警察面对一个体弱老妇,动手打人就很难是轻伤,何况还有医院作证。如果是阻止陈玉莲的越界行为,可以轻易阻挡拉开或者制服,何必要出手打人呢。说陈玉莲主动咬人作为官太太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就算真的做了,被咬警察或许可以还击,但其他警察也动粗手倒显得极其无能。

这次警方算是碰磁碰到钉子上,受害者家属一方也算有钱有势不畏打压收买,何况先是痛失爱女本人又遭到如此羞辱迫害必定要抗争到底。可叹那几名警察以为有上面罩着或者受上面指使就可以胡作非为。但事情一旦闹大不好收场,上面便会翻脸不认账不再庇护一脚踢出,最终倒霉的恐怕也只能是自己了。

目前打人事件还在处理之中未有结果,中共政权想要此事大事化小却也不太容易,中国访民的不公正待遇一下子被明显的摆在了台面上来,对于这种万众瞩目的社会焦点问题中共也知道处理不好将会失去民心,所以本人预估那几个打人的警察最终会被当作替罪羊交出来严肃处理的可能性很大。在中共政权继续统治之下,此次事件未必能改善中国访民的悲惨命运,但在如今这种中共政权即将走向崩溃灭亡的形势下,希望能够给那些助纣为虐的帮凶走狗一些警示作用。

*新疆法院判处维吾尔族记者、网站编辑海莱提15年徒刑*

法新社北京消息,根据中国一个网站23日发布的消息指出,一名维吾尔族记者因在一年前的75新疆血腥冲突中与外国记者说话,而被中国一法院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15年徒刑。法院宣判时,其妻子也在庭上。

新疆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周五因“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维族记者海来特•尼亚孜15年徒刑。

中国知名的维汉双语网站“维吾尔在线”的负责人伊力哈木•土赫提表示,法庭告诉海来特•尼亚孜他可以上诉。“维吾尔在线”的工作人员也从海来特妻子处证实了他被判刑的消息。

但美联社记者周五致电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时,接电话的一位温姓工作人员证实了海来特•尼亚孜当天出庭受审,但没有确认宣判结果。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五对BBC中文网表示,对海来特•尼亚孜的审判说明任何维族人在中国发表不同言论都会受到指控。

迪里夏提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国当局施加压力,以促使海来特的上诉能够得以公正审理。

曾任《新疆法制报》记者的海来特•尼亚孜也曾担任“维吾尔在线”网站的经理,他去年10月被警方从乌鲁木齐家中带走。

他的妻子相信,海来特被捕与他在乌鲁木齐“7•5”骚乱后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有关。有报道提出,海来特实际上被认为是政府的支持者。

他在接受香港《亚洲周刊》采访时,曾多次表示认同政府的说法,指责“7•5”骚乱是由境外势力策动。

中共政权对异己份子一概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已是屡见不鲜,但这次因“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维族记者海来特•尼亚孜15年徒刑还是有些让人不明就里。而其行为仅仅是因在一年前的75新疆血腥冲突中与外国记者说话,但谈话内容却没有透露出来,这就使得使得本次判决更加令人生疑。一般情况是认为向外国记者透露了国家机密情报才算是危害国家安全罪,而海来特•尼亚孜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条件。如果说海来特•尼亚孜在与外国记者谈话时偏离事实造谣生事,那当以诽谤罪论处谈不上危害国家安全也不至于判的这么重。如果说海来特•尼亚孜讲述了当时中共血腥镇压新疆骚乱的真实情况是主要被定罪理由,那么的确说明中共政权的确犯下罪行而怕被曝光。报道最后竟称海来特实际上被认为是政府的支持者,那么遭此待遇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并值得发人深省。

*中科院试验基地遭强拆引发轩然大波*

中国科学院力学所怀柔试验基地遭暴力拆毁一事近日在中国引发广大民众关注,中科院力学所为此专门发布声明。

力学所7月23日发布的声明说,该所怀柔试验基地六天前遭一伙不明身份者强拆,九处房屋被夷为平地,一批重要的科研装置和设备被砸毁掩埋。

声明说,该试验基地于22日和23日再次遭到破坏,钱学森回国初期指导研制的科研装备等大量历史性文物和仪器设备等以“垃圾”的名义被清理出场。

声明指出,该试验基地目前正承担着国家重大专项科研任务。据初步统计,基地此次被毁造成直接损失1700余万元。

声明最后说,这一事件使力学所参与试验基地建设和“两弹一星”攻关任务的院士与科学家们感到悲愤交加,极为愤慨。

截至周六(24日)零时,这份发表在中科院力学所网站的声明的浏览量已经超过5.3万次,而该网站平时的浏览量仅为数百。

许多网民对此事表示愤怒。联系到中国盛行的强迫拆迁行为,有网民质问:中科院都敢拆,普通百姓算什么。

据中国媒体引述中科院力学所一名员工说,力学所知道拆毁基地者是“代表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拆迁方”,但出于“对事不对人”的考虑而没有点名。

据介绍,力学所的这个试验基地自1956年建立直至遭到强拆一直承担研究任务,在正常运行。但从2008年起,研究生院和力学所对该试验基地的所有权产生争议,双方一直寻求“院内解决”。据报警方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跟前面提到的官太太上访遭殴打如出一辙,不法官员极其随从的胡作非为恶劣行径一不小心也搞到了自家头上,这种事情的发生也令中共官方左右为难头痛不已。要知道手中握有核武器也是中共政权维护统治的重要手段,而中科院试验基地遭强拆则有象征意味着中共在自毁长城。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