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错门”没打错!案情比小说更富想象力

2010-07-29 11:56 作者: 梁新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7月20日,南方都市报以《厅官妻子省委门口被殴16分钟公安称警察打错了》为题,发表了一个长篇报道。但现在不但南方都市报的网站删除了这篇纪实报道,而且几个大网站也都删除了。

南方都市报7月20日的报道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是:打错了。

报道说,公安错打了政法委副厅级干部的家属。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错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58岁的妻子陈玉莲。

“大水冲了龙王庙,公安便衣把省政法委领导家属当做上访对象给暴打了!而且这事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省委大门口。”7月19日,网上热传“打错门”,网友纷纷以“太搞”、“很魔幻”、“生活比小说更有想象力”、“令人发指”发表评论,也有很多网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真的是“令人发指”吗?不是的,只有象看电影一样,全方位的看,才能得知真正的原因。

◎施暴前的序曲

南都记者联系到了仍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治疗的陈玉莲。陈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退休医生,现年58岁,她一边剧烈咳嗽,一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被殴确为事实。

陈玉莲回忆:她与湖北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6月22日曾通电话,约在次日见面。陈说找这位副书记主要为两件事:一是自己职称和待遇问题;另一件事是几年前她的女儿在湖北省某大医院治疗时,“因为医疗事故去世,属于非正常死亡,法医鉴定非常清楚,公安机关早立案了,但由于一些干扰,案子一直没办下去。这次也想顺便问问案件的进度。”

5年前,湖北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和陈玉莲的女儿黄某(华师美术系毕业)因为医疗事故在省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第一临床学院)被死亡。武汉市公安局却一再拒绝立案。湖北省维稳办黄副主任居然想尽办法也没能指挥得动武汉市公安局。他们是一个系统的,黄副主任来自省级,武汉市公安局是下边的市级单位,而且黄仕明在湖北省权力很大、名气很大,奇怪的是,却怎么也维稳不了、指挥不动市公安局去帮他伸冤。

三年后,也就是2008年,黄副主任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发动了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写了建议递交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后来发了文,结果今年立了案。

这一立案不要紧,黄仕明的麻烦反而更大了,不仅死了女儿、老婆职称待遇受到不公平对待,还要再雪上加霜。那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以为自己是在帮助黄仕明伸张正义,实际上是在干着一件大大的坏事。

◎“政法委”是个什么东西?

首先,让我们看看黄仕明这个人的工作,他是湖北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在湖北省算是高干了。湖北省政法委是中共中央政法委的下属机构。

“政法委”是个什么东西?说白了,这不只是一个什么也不生产、不提高GDP的机构,而且相反,是一个专门迫害能工作、能创造GDP的中国大陆百姓的机构。中共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综合治理维稳办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公检法统统是政法委的马弁,都得听政法委的喝儿,不听话就被“综合治理”,就被“维稳”、“办”。

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综合治理维稳办主任是江的侄女婿周永康。周永康是用制造车祸消灭元配的手段取得的江泽民侄女婿的地位。哪个地区的政法委高官越得到他的嘉奖,证明那个地区迫害国人越严重。
 
“打错门”没打错!案情比小说更富想象力(多图)

湖北省政法系统的“先进个人”黄仕明。


黄仕明是湖北省政法系统的“先进个人”,他所主政的湖北省政法委是中共国的“先进集体”。1991年黄仕明调至湖北省委政法委负责综合治人工作,被称为湖北综治工作的“活档案”。对于湖北综治工作“齐抓共管共识形成之路”,他如数家珍;齐抓、抓的是老百姓;共管,管的还是老百姓。问问访民,都知道“政法委”和“维稳办”是中共镇压民众的最恶凶器。可见离奇“错门”并没打错,被修理的就是湖北省政法委维稳副主任黄仕明。他不让湖北省的老百姓过舒心日子,他如何能事事如愿呢?

中国有几句老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父债子还”;“祖上积德、庇荫后代,祖上损德,遗祸子孙”。这不仅仅停留在文字上,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史就是这么书就的。

黄仕明为中共卖命,迫害无辜百姓,遗祸到家人,老婆职称待遇受到不公平对待,女儿以“医疗事故”被死去,死后伸冤困难重重。这些都没有让黄仕明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2009年5月18日,黄仕明还被评为政法系统“先进个人”,参加“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受到总书记的亲自接见。这些成为他的政治资本后,今年总算使女儿死亡事故立了案。因此,他随即就招来“打错门”事件,和“离婚门”事件。

现在,让我们按这个思路接下去看南方都市报7月20日的报道,对于其中的那些“不可思议”和“令人发指”就会茅塞顿开、一目了然。

◎比小说更富想象力的现实版

2010年6月23日,就在黄仕明在河南参加中央政法委召开的会议,学习如何加强整治百姓的力度时,他的老婆在湖北省委大院先被修理了。

黄仕明家住在省委机关宿舍桃山村小区,与省委机关南大门仅隔一条马路,距离也就10米。省委大院有一个食堂,作为大院家属,平时陈玉莲常进进出出,从来没有被阻拦过。

与黄仕明开会的同一天上午,陈玉莲没想到在进省委大院南大门时,被卫兵拦住。陈说,我是桃山村的,找政法委副书记。按理来说,一听是自家人,马上就会放行,但那天卫兵特别较劲,仍不让她进去,让陈先给里面要找的人打个电话。

站在省委机关大院门口,就在陈玉莲正在拔号中,突然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第一个打人的是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的光头男人,他从大院出来,二话不说一拳打在陈玉莲的头上,被打的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当时就坐在了地上,光头男人还不罢休,又照其腿猛踢一脚。陈质问: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在表明身份后,这些人仍继续疯狂施暴。

6人围住陈玉莲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数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卫兵居然视而不见。6名男子围殴了她16分钟。

现场一位认识陈玉莲的邻居上前劝说:“她是省委大院领导的家属,你怎么也打?!”行凶者说:“这不是你们的事,不用你们管。”陈玉莲的另几个邻居也从省委对面小区跑过来,说:“她是省政法委黄厅长的爱人,你们不能打了。”6人便说,“你们叫她家里来人把她弄走”。

奇怪的是,又过了近半个小时,趴在地上神志不清的陈玉莲,不是被家人领走,而是被人用车拉到了省信访中心的一个公安室,被两名警察看守起来。

莫非是湖北省政法系统的“先进个人”黄仕明,经常致使访民们在省信访办的公安室里受刑,这回也让他老婆尝尝这个滋味?

◎“我先生以为我开玩笑”

住在医院里的陈玉莲对南方都市报记者回忆说:“那个男的一看就像黑社会,我很害怕,我说你干吗打人,我是省委的家属。他说,就是省长老婆我们都打。就又踢了我两脚。从大院又出来几个人,把我架起来,拳打脚踢,我就昏过去了。”陈说,“前面那个人踢了我几次,又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打,我说我快奔60岁的人了,我犯什么法你打我?有围观的人也说不许打人,他们把围观的人隔开,继续打我,后来的事我就失忆了。”

陈玉莲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信访中心一个公安室。“一个警察坐在我对面,把脚跷到桌子上,冲着我的脸,这个镜头对我刺激很大,我的脑袋才开始有点能活动了。我说我很不舒服,要上医院。一个警察就骂我,骂的很厉害。我就很害怕,在那坐了一个多小时,脑袋一片空白。”

“后来那警察打了个电话,他一放下,我就抓起电话向我先生求救。他当时正在河南出差,开一个会。开始他还不相信,以为我开玩笑。后来就向他的领导汇报了,他领导也是不相信。过了很久才来人把我救出来。”

丈夫不干好事,使妻子身心受到重创!

中午11点52分,陈才被解救出,送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医院诊断,陈被打成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她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呕吐腹泻不止,连续发烧,身心受到重创。

南都记者还联系到现场目击到整个过程的原华中农大医院教授周旭荣和他的老伴付万生。

周、付两位老人在电话中均向记者表示,他们事后曾浏览过网上的帖子,认为网帖内容都属实,与他们所见一致。周说,“像这次这么恶劣的,说实话,我们都还是第一次看见。”

当天周、付两位老人到省委南大门想找纪委某书记反映自己的问题,目睹了陈玉莲被打的全过程。周上前劝架,但被行凶者喝止。周帮陈玉莲捡起被打落在地的帽子和包。“当天那女的戴一顶白色太阳帽,被光头一出来一掌打落在地上,手提包也被踹在地上。”

两位老人说,陈玉莲被打后,在地上躺了半个多小时后,一辆黑色轿车把陈带走。“女的不肯上车,被车上人和下面打人的人连拖带踹拉上了车。”两位老人还记下了车牌号:“鄂A·W0244”。在武汉,“W”是政府车辆编号。

◎施暴过程“惨无人道”

陈玉莲被打过程,被省委南大门几处监控摄像头全程摄录。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家属告诉记者,录像非常清晰,施暴过程“惨无人道”,从6月23日上午9点10分到9点26分23秒,殴打过程持续了超过16分钟。

“简直就像一群疯狗!”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妹妹陈翠莲告诉记者,“打人的那个光头,满脸横肉,人高马大的,一上去就把我姐姐的提包一脚踢飞几米远,对着头就是一拳,照着大腿又是一脚。他们的装束既不像工作人员、也不像好人、更不像人民警察,看上去完全就是黑社会。”

中共国里还有“人民”警察?中国人哪个不知道,警察比60年前的土匪还恶上百倍。

陈翠莲对记者描述录像说,“后来又有四个人一起上,一个人拉着手,三个人用脚踢,推倒在哨兵的铁护栏上。我姐姐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他们打倒在地。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我姐两条胳膊,像是日本相扑的动作,把我姐甩在地下,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

陈翠莲说,“姐姐身高不到1.6米,体重只有82斤,打人的六个人身高全在1.8米以上。我们到医院看到姐姐身上到处都是青斑,家里人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姐姐几次都不想活了。”陈翠莲还说,“姐姐右臂残疾,当知青时因劳动受伤,骨折后变形,至今仍是弯曲的。”

◎15位省政法委领导关心的不是“黄厅爱人”

陈翠莲还向记者介绍,由于被打的是省政法委干部家属,省市领导非常重视,“光我知道,省政法委有15个领导都看过这个录像,武汉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也看过。”“我在想,如果被打的不是我姐姐,如果是一个农民被打了,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了,他们领导还会这么重视吗?我甚至想,他们可能连公安干警的身份都不会承认。”

陈翠莲的想法也许很幼稚,湖北省政法委有15位领导都去看这个录像,恐怕就不是关心省政法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老婆被殴事件,而是关切自己的老婆、孩子会不会有一天也被暴打成这付惨相。

别忘了湖北省政法委是中共国的“先进集体”。他们都去看这个政法委家属被暴打录像,应该是有目的而去的,他们可能开始思考那些古老传说的真实性。明白的也许就金盆洗手了。

◎黄厅老婆从低血压被打成高血压

陈对南都记者说,医院对她的诊断是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植物神经紊乱,血压也陡然升高。“我原来是低血压,被打后变成了高血压。腿完全都不能动了,全身有百余处青斑,大的就有几十处。吐的很厉害,发烧、心脏胶痛,半个月都不能下床。”

“打我时,我还以为他们是黑社会的,后来听说他们的身份居然是人民警察,我感到非常震惊!”陈玉莲说,住进医院后,不断有各级领导前来道歉,“有武汉市公安局的,有武昌公安分局的,有局长、有政委,还有水果湖派出所的正所长、副所长。”

当日下午5点多钟,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说:“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

这是“误会”吗?当然不是,开始挨打的时候,不止是陈玉莲本人,其他的省委家属也一再表明她是“黄厅的爱人”,都无济于事。后来还“连拉带踹”用车把她带走。

◎公安在医院骚扰她

尽管当天几十位领导都来看她,连说:误会误会。但是,在她住院的头10多天里,“他们每天都派公安干警在医院守着”,不是保卫她,而是“不让我休息,有个派出所所长连我上厕所也要站在厕所门口。”

陈的家属对此表示强烈抗议也不奏效,这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后来“跟武汉市公安局一位局长打了电话,这样才没有再派人来了”。

报道说,在医院治疗20多天后,陈的记忆才慢慢恢复,“那些很可怕的场面,越来越清晰了,我就特别恐惧特别害怕,每天让护士要把门锁上才能睡着。”

到了派出所所长亲自出面骚扰这一步,谁还能说暴打陈玉莲是场误会呢?另外,事后家属强烈要求将殴打录像曝光,但直到目前“录像仍被有关部门封存”。

◎无任何领导操纵指使授意他们这么干

据不依不饶的陈玉莲家人事后从公安部门拿到的名单,6名打人者分别为:肖邦明、蒲全鸿、郑志强、刘某某、潘某某、余某某。他们的身份经核实,均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干警,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湖北省政法委维稳副主任黄仕明下属的下属的下属。

湖北省政法委一位知情人士也向南都记者证实,打人者确为公安局便衣警察。他们编制属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是公安部门设在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任务则是维护治安秩序,如一旦发生冲击省委大门、有打砸烧等突发事件,则由他们来维持治安。

事发当天的整个过程太过蹊跷,住院以后发生的事更让人摸不着头脑,各种猜测非常多,大家都在怀疑事件背后是否有人授意。但据陈家属说,从已掌握的事实看,当天打人还是属于个人行为。“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有哪个领导操纵指使授意他们这么干”。

◎领导不断要求同情行凶者

接下去发生的事情,简直能把陈玉莲家人的鼻子气歪了。

陈家透露,事发后,领导们“不断来找我们说情,要求法外开恩,从轻处理,甚至不处理!”

“还说,如果把他们处分了,就会影响整个单位的荣誉。他们所在的是一个先进单位,处分了先进称号就会受到影响”。

最让陈家昏倒的是,“另外他们还讲情说,打人者的家庭都很困难,如果处分了人,以后生活会受到影响。请求从这个角度同情他们!”

虽然省政法委告诉陈家说,“打人的6名警察,目前状态为‘下岗、停职、反醒、等候处理’,但还没有任何处理意见。”

但陈翠莲从公安内部人士得到的真实消息是,打人的6名警察被“停职”后,“已经安排他们出去旅游了!”

电影编剧也不可能编出这种不符合思维逻辑的剧本来,但它在现实中却发生了。你不承认它、不接受它,都不行。因为你无法改变它。

◎“打错门”未了,新添“离婚门”

黄仕明新添“离婚门”!

“打错门”出现后,当然黄仕明不肯罢休。但这个中央政法委系统“先进个人”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威胁。

打人事件曝光后,很多领导都找黄仕明说情,其中一个公安分局领导跟比自己级别高的黄仕明说,让他“发扬风格、高风亮节”。他说,“那几名公安也不容易,叫你夫人算了”。

还有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说,“如果处分了这几个人,他们把这身衣服脱了,他要是搞你你怎么办?”派出所副所长居然敢威胁省政法委高官,是不是“太搞”!

据陈玉莲的妹妹陈翠莲介绍,打人事件曝光后,市里领导曾找黄仕明谈过话。“回来就向家里发牢骚,他说,领导批评他了,要他注意纪律,认为我们做的很过火,叫我们不要再这么闹了。他说,他的压力很大,他也快疯了。”

陈翠莲说,“对这件事的态度,我们家出现了分歧”,“家里就对他说,不行我们就划清界线,断绝关系,你当你的官,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不连累你,实在不行你要离婚,我们也离。我们不能说因为你当官,我们一家老小就忍气吞声。”

2010年7月20日,陈的娘家人向记者透露,事发后,陈玉莲的丈夫黄仕明“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为此陈家人表示,“哪怕和他断绝关系,也要继续讨个说法”,“作为家属,我们要求一定要依法依规处理,如果有人袒护包庇,不但我们不会答应,任何有正义感的人都是不会答应的”。

◎有前因才会有后果

任何事情都不能孤立、独立的来看,都得把前因后果串在一起,才能看到真实景象。

为什么黄仕明的女儿遭“医疗事故”死亡,而肇事的医生却不受处罚?为什么黄仕明好容易找30多人帮忙立了案,老婆却遭到暴打?为什么黄仕明的妻子陈玉莲遭到惨无人道的暴打后,行凶者居然被送出去旅游?

不是“三尺头上有神灵”吗?神灵们怎么看不见这些“不公平”呢?别忘了,还有句老话在管着呢,那就是:“祖上积德、庇荫后代,祖上损德,遗祸子孙”、“天理难容”。

女儿已经“人亡”了,现在黄仕明正面临妻子离婚导致的“家破”。

黄仕明,难道“家破人亡”就是你一生追求的目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