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和圣元的保护伞是政府(图)

2010-08-20 09:49 作者: 守法刁民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之前,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说:奶粉里不允许检出雌激素

近日,致女婴“性早熟”的激素奶粉“圣元”红遍了大江南北。8月15日下午,卫生部就“圣元乳粉疑致儿童性早熟”问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调查结果。

圣元奶粉的“内源性雌激素(17β-雌二醇和雌酮)和内源性孕激素(孕酮和17α-羟孕酮)的检出值分别为0.2-2.3μg/kg和13-72μg/kg”,其中患儿家中存留样品雌激素和孕激素检出值分别为0.5μg/kg和33μg/kg。卫生部专家称“检测结果符合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含量范围”。

然而,在此前8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却表示,奶粉里不允许检出雌激素,世界上也不允许。

事隔五天,卫生部又有了检出雌激素,但“符合含量范围”的说法,而之前说的是不允许检出雌激素。前后矛盾的说法,不知道卫生部该如何解释。如果说这五天中,圣元奶粉没有做花钱找人做“公关”,我不相信。而“42份送检样品中只有一份是患儿家中采集的样品”。我不想听卫生部对此做出的任何解释,我没有相信卫生部的理由。

又想起了当年的三鹿毒奶粉,三鹿毒奶被曝光,不是要感谢党感谢政府,而是要感谢新西兰人,感谢新西兰总理克拉克。没有新西兰人,可能我们的孩子到今天还在继续吃三鹿。

当年,三鹿的入股方、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揭露三鹿集团的奶源有问题,2008年8月2日,作为入股方的恒天然公司要求三鹿召回奶粉中的问题产品,并报告了石家庄市政府。但三鹿不予理会,地方政府也不予理会。8月中旬,无奈的恒天然公司将三鹿奶粉有毒的消息传给驻北京新西兰大使馆,9月5日通过简报报告了总理克拉克。最后,通过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夫人将此事捅到北京方面。并称如不解决就告到联合国去,北京方面这才慌了手脚,开始动手调查三鹿。

也就是说,8月2日,石家庄市政府就接到报告说三鹿奶粉有问题,但没有予以理会。在9月11日媒体大规模曝光三鹿有毒之前,整整40天时间,石家庄市政府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毒奶粉继续销售,任孩子们继续食用。——这样的政府!

再之后,因为媒体的曝光,世界的关注,政府只有调查三鹿毒奶。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随后政府枪毙了两个卖三聚氰胺的农民。而三鹿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田文华仅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无期。难道三鹿里面的毒是两个卖三聚氰胺的农民投的么?

再然后,政府不准毒奶受害者家长上访告状,并且,政府为此抓了为三鹿受害者上访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断绝人们因毒奶受害而上访告状之路。挂着“为人民服务”金字招牌的政府,对受到奸商毒害的人民,是如此的严厉,对待奸商却是如此的宽容。

而在这之后,媒体多次曝光的毒奶粉事件中,毒奶粉都有我们中国政府质监部门给毒奶粉颁发的质检合格证。那么今天圣元奶粉雌激素“符合国内外文献报道的含量范围”还奇怪吗?——我们有这样的政府!

放在外国,三鹿的老总怕不是被判无期这么简单。然而,三鹿老总的党票,却救了她的性命。新闻报道中,都只提她是三鹿的董事长,没脸提她是三鹿的党委书记。其实,三鹿,应该归功于党的领导。

而如政府能履行它的监督职责,那么在质检时三鹿就过不了关,三鹿还能有机会害了那么多人吗?所以说,一切只向钱和利益看齐的政府是人民的天敌。正是这样的政府,为三鹿和圣元充当了最强力的保护伞。

要想真正彻底断绝这些毒食品的祸害,只能将矛头对准中共政府。正是它一次次的纵容甚至包庇各种有毒食品,才使我们的社会有毒食品成灾。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10743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