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方”脑壳(图)

2010-09-12 21:24 作者: 醉姝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多年前,有个比较了解我的人曾这样评价我:“方脑壳!”(方脑壳在四川话里意指头脑不开窍、不圆滑,有愚蠢的含义),我又问:“到底方到什么程度?”他答曰:“你的脑壳是正方形的。”

最近发生了一些真实的事情,突然联想到这个滑稽的经典评价。现写于此,大家来评评-------我是否真是个方脑壳?

上学期末出差参加一个全国会议,我选择坐火车硬卧前去报到(一来我胆小怕坐飞机,二来我觉得几天的会议来回坐飞机,太奢侈了),会议为期四天,闭幕后,与会代表可以自行参加组委会组织的旅游。因为已是暑假,我便随团去了两个景点,顺路观光散心。两个景点玩下来近900元,除我而外,其他参会代表纷纷找组织者索要可以报帐的票据,50元面额的票据,很多人一扯就是20张。我压根没有想过回学校还要报这笔旅游费用,因为在我看来,四天的会议结束,相关的费用已经有会务费、住宿费发票,旅游是会议之外的安排,应该自费。于是,当众人一窝蜂扯票据时,我却在潇洒地欣赏美景。

回到家,一天遇到一位也在事业单位工作的长辈,东拉西扯,聊到这次开会顺路旅游的见闻,我用嘲讽的语气说起那些大把大把扯发票的代表。长辈是个“老江湖”,他诧异地问我:“你没有要发票报帐啊?”“没有。”我轻描淡写地说。长辈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你脑子有问题呀,不知道开会就等于公费旅游啊?这是上世纪80年代就兴起的潜规则。”“不就900元钱,那些人20张同样面值的票据贴在一起去报帐,好笑人噢!”我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笑人?我看你才笑人!你以为你不报帐,为公家节约,领导会表扬你吗?你也30几的人了,还这样天真。”长辈哭笑不得地看着我。我抬眼望天,突然冒出一句:“没有人表扬我,老天爷会表扬我!”

开学,我贴好单据,准备去报帐。先去学院办公室,得知学院正倡议教职员工自愿给舟曲捐款,多少是份爱心,我准备捐一点。办公室主任拿出教职员工名单让我在名字后面写上捐款金额,一看名单我暗自吃了一惊:全院40多个教职员工,已经捐款的人员连我在内仅3个,另两位是必须带头捐款的领导(注:这样的情况也不代表教职员工没有爱心,毕竟距舟曲天灾已经一个月,且刚开学教学工作很忙碌。)办公室主任解释了一句:“自愿捐款,不是每个人非捐不可。”我因为常坐公交车,为预防小偷,平时随身只带100元左右,于是我捐出唯一的50元面额“大钞”。然后,我拿出报帐单据,请办公室主任过目。主任点着一张50元面额的汽车票随口问:“这张票怎么没有起止站呢?”我立马认真地解释:“我回程也是坐火车,硬卧票很难买,组委会从票贩子手里买的高价票,一张票多加了50元,但无法出据发票,就给我扯了一张汽车票。”“没有起止站的汽车票报不了哦。”主任的语气似乎带有其他含义。我最不能容忍别人怀疑我的诚信,顿时热血冲上大脑,声音提高一倍道:“我所说属实,这些情况都是问得到的,不信可以去问组委会!”主任也加大音量:“你对我解释是没有用的,最终报不报还是财务处说了算!”我又大声重复了一句:“我说的情况都是问得到的!”因为激动,我的脸居然红了,真是没出息啊。这时,我突然瞟到另一位外出开会的同事报帐单,仅一项来回飞机票就将近3000元!我的报帐单连来回路费、四天住宿费、会务费在内不超过1600元,居然还差点因为票贩子加的50元钱与办公室主任吵起来。谁让我脑壳方,自己不坐飞机,要去坐火车!?(再补充几句,这次开会前三天我一直感冒腻油,当众人每顿大鱼大肉、好酒好菜吃桌席时,我都是吃开水泡饭,就咸菜,顿顿如此,吃得我差点眼冒金星。实乃瘦了我一个,肥了其他人。)

上周一个晚上,我经过闹市,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在悄悄叫卖安利护肤品,均价30元一件,都知道安利护肤品价格不菲,他怎么如此践卖呢?不赔本吗?我好奇地问他。小伙子一脸诚恳地回答:“我刚大学毕业,没有社会经验,被传销人员拉去做安利,东西没有卖完,我明天急着回家,车票都买了,时间来不及了,今天晚上只有廉价甩卖,卖一样是一样。”真够可怜的!我叹口气道:“现在的大学生挣钱真不容易啊,你这样要亏多少?”于是,我不假思索买了3样(其实我的护肤品多得用不完,权当照顾自主创业的大学生吧。)前天,一个做安利直销的朋友到我家来玩,看到我刚买的护肤品,诧异地问我在哪买的?我如实回答。她笑了:“你上当了,这些全部是假货。”她拿出安利护肤品手册给我看,原来我买的隔离霜什么的,安利从来没有生产过。钱被骗也罢,关键是这小伙子还骗了我的同情心,可恶!“你又不是10多岁的小姑娘,还这样轻信街边的贩子啊?”朋友大惑不解。

遥想某年我工作调动,年底从同一单位的一个部门调到另一部门。与我同时调动的还有其他部门的同事,他们调到新部门,仍然拿到了原部门工作的年终奖,这是一年的劳动奖励,领导本来就该发的!而我,原部门领导连一分钱的年终奖也没有给我(我一直都不讨领导喜欢,哪怕我工作再努力、再出色,原部门领导也对我看不顺眼,可以说我是被逼调走的),一年的辛苦劳动就这样被轻易否定,谁心里也不服气?但我并没有去找原来的领导:“有志者不食嗟来之食”,能够调离原来压抑的部门已经是我最大的解脱和欣慰,何必还在乎年终奖?让那个阴阳怪气的领导也知道我的清高-------能够不看你的脸色,我宁愿不要年终奖!这就是我的逻辑。后来,我妈知道这件事,气愤不已-------同样在劳动,同样在付出,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我妈责我:“你硬是瓜(四川话愚蠢的意思),自己明正言顺的血汗钱,你都不去争取,连问都没有问一声,你清高给谁看?你知道这些领导吃了多少冤枉钱?你的年终奖一定被他们瓜分了。找不到比你脑壳更方的人了!”我心里却这样自我安慰-------无良的领导,无耻占有和瓜分别人的劳动吧,总有一天“天仓满,肚子爆”,“吃桐油,吐生铁”,不相信报应就继续溃烂吧!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难道我真是个方脑壳?脑壳方,也许源于我从小相信的一些民间古训(如果说我现在还有信仰的话,这些就是我的信仰):“吃亏是福”,“人在做,天在看”,“人善天不欺”,“本分本分,终有一份”……一直相信上天在冥冥中监督着世间的一切,世人的所有言行,都躲不过老天爷明察秋毫的眼睛。既然如此,那么我自觉一点、本分一点、良善一点,即便在尘世中吃了亏、受了骗,老天爷可看得清清楚楚,老天爷不会亏待我,而且一定会在某个时刻弥补我!细想这些年我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经历(不在此详述),我愈发坚信老天爷对我这个方脑壳的关照。

既然如此,就让我的脑壳继续“方”下去吧!朋友们,你们认为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1510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