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红!老毛的另一碗“蛋炒饭”(组图)

2010-09-17 23:32 作者: 姜青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70年代,贺子珍(中)、李敏、孔东梅。

到毛咽气时,他想到的还是权力。但是,似乎天定,毛泽东没有儿子当接班人。毛王朝注定一世蹋台。

不是婚配生的不算,毛的三个妻子,生的数个儿子里,除了神经失常的毛岸青活下来了,杨开慧生的大儿子、被毛视为接班人的毛岸英28岁那年,因为一碗蛋炒饭而送命。另一个叫做毛岸红的儿子是第二任妻子贺子珍生的,当确认后要领回家时,中途出了个程咬金,非说是自己失散的孩子,那个年代还没有DNA鉴定,于是这个毛岸红成了悬案。

1932年,毛岸红出生在长汀福音医院。当时贺子珍正得疟疾,医生怕影响孩子的健康,不让她喂奶,毛泽东便给孩子找了个奶妈。奶妈是江西人,当地的江西人好把小孩子叫毛毛,毛泽东与贺子珍也就跟着奶妈称毛岸红为小毛毛了。小毛毛生得端端正正,眼睛挺大,毛泽东非常喜欢他,每次来医院,都要从奶妈手里把小毛毛抱过来,又是亲,又是摸。毛毛两岁多时,呀呀学语,讨人喜欢。毛泽东每次出门,到了傍晚,小毛毛都要站在门口,倚门而待,等爸爸回来。

后来,被称为「长征」的共产党大逃亡开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商定把孩子交给留下来的弟弟毛泽覃和弟媳贺怡。临行前,贺子珍从邻居那里要来些棉花,把自己的一件灰布军装剪开来,一针一线地给儿子缝制了一件小棉袍。瑞金和中央苏区落入国民军之手后,毛泽覃恐怕走漏消息,就把他秘密转移。之后毛泽覃在一次战斗中被打死,小毛毛从此下落不明。

共产党进入北京不久,贺子珍的妹妹贺怡曾回去寻找毛毛。没有找到。后来,贺怡又转赴江西吉安,继续为寻找毛毛奔波,途中因车祸遇难,找寻毛岸红就停止了。

1953 年,幽居上海的贺子珍给当时的江西省长邵式平写了封信,说她在瑞金时生有一个男孩,叫小毛,长征出发前通过毛泽覃、贺怡夫妇寄养在老表家里,现在思儿心切,请千万千万帮助查找……江西省政府下决心再找,派省优抚处干部王家珍组成寻找毛岸红专项任务组,在红军留下的孩子中遍访查找。终于打听到,朱盛苔和黄月英夫妇曾在1934年10月,养了红军的一个小男孩,取名朱道来。

朱道来

江西省政府立刻把这个岁数与毛毛相等,血型与贺子珍相同,相貌与毛泽东相似的男孩的照片和材料送给中组部,中组部把有关朱道来的材料和照片转给贺子珍。后来,朱道来和奶妈黄月英来到了上海,黄月英还把当年的一件小棉袍交给贺子珍,贺子珍双手颤抖着,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想起了当年送毛毛的情景,一把将男孩紧搂在怀里呼喊哭诉,就只待毛主席点头了。

刘少奇和周恩来看了朱道来的照片已经认可,周恩来将朱道来的照片转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仔细辨认后传下话说:「这孩子很像年轻时的毛泽覃!」朱道来马上要回到毛泽东身边时,却节外生枝,一位在南京的老干部朱月倩却说朱道来是她和霍步青的儿子,华东局深感事情重大,颇为棘手,因他涉及到一个孩子两个母亲,均非等闲之辈,还牵扯到毛主席。

华东局领导同志对此事非常重视,决定由办公厅主任赵尚志亲自处理。赵尚志通过细致的调查了解,认为朱道来是朱月倩所生,但他仍不敢轻易结论。

赵尚志走进了上海市溧阳路上那座静悄悄的洋楼庭院。此时, 贺子珍已经将「朱道来」当年的奶妈黄月英接到了上海。这几天,一向幽静的庭院热闹起来了,贺子珍忧郁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她将奶妈黄月英当作亲姊妹,也当作贵宾,盛情款待。她详细向黄月英叙述了自己丢失爱子的经过,反复强调孩子托付的所在地就是黄月英的家乡。

赵尚志找到黄月英,请她谈谈事情的原委,询问「这孩子究竟是谁的」时,黄月英竟是那样毫不犹豫的回答:「孩子是毛主席的呀!」这个回答打破了赵主任原先的论断,从而增加了解决问题的复杂性。尽管他再三提及朱月倩及其证据,黄月英仍不改口。赵尚志问朱道来本人,孩子自然是一问三不知。

赵尚志见问题一时不能解决,便打电报给江西省省长邵式平,请求当地政府协助作进一步调查。任务下达到民政厅朱厅长头上。朱厅长当即派负责调查了解的干部王家珍,将江西方面的调查材料寄给了华东局。几乎所有的材料都在证明,朱道来是贺子珍的孩子。甚至还有一份瑞金县叶坪乡的群众联合签名,证实朱道来的生母系贺子珍,就是小毛。还有人提到一件小棉袄,说那是贺子珍亲手缝制留给孩子的,如今小棉袄还在奶妈家中呢。赵尚志感到束手无策了,只好将问题上交。请中央组织部来解决了。

中组部打来电话,要朱道来、黄月英同去北京一趟。于是,朱道来、黄月英、王家珍一行3个作为中组部的客人,住进了招待所。在京期间,不少领导同志前来看望了这个引起争执的孩子。邓颖超、帅孟奇、康克清,以及曾碧琦(古柏的夫人)、钱希均(毛泽民的夫人)等「妈妈」们更是关怀备至,体贴入微。

朱月倩也来到了北京,她坚持说,「朱道来是我的孩子,你们必须还给我……」。结果闹的满城风雨,说什么的都有。毛泽东听了周恩来的汇报后,决定放弃这个「可能」是自己的孩子。

最后,中组部决定平衡处理,朱道来既不返回南京朱月倩身边,也不回到贺子珍的上海,将孩子留在北京就读,并由中组部副部长帅孟奇负责照顾朱道来的日常生活,而且也让黄月英回乡。从几个月大就没离开过养母的朱道来与黄月英分手时哭成了泪人。

朱道来被安排在北京师大南二附中(即后来的101中学)读书。后来考上了北大,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国防科研单位工作。1971年11月,发现已是「肝癌晚期」,治疗一个月就去世,年仅39岁。毛泽东是1976年9月9日死的。

有时想到毛的权力欲,不得不惊叹命运的安排,为什么当贺怡去江西寻找毛岸红的时候,竟车祸死亡?为什么当被认定的毛岸红从江西寻到时,半路却杀出一个固执的程咬金?朱道来一天也没有使用过「毛岸红」这个名字,离散后一天也没有回到毛的身边。对于急需王朝继承人的毛来说,这算不算另一碗「蛋炒饭」?!

来源:人民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