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元鼎”其实很冤


北京最大的黑社会“元鼎截访公司”终于被撕去了画皮,这几天成为媒体的热点。这家垄断性经营截访业务的公司,将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罪的名义被起诉,让众多受害的访民大快人心。

安元鼎并没有背景和后台,让一些好事者深感失望。他们以为背后一定有一条大鱼,就像当初的“天上人间”,大鱼从警察的眼皮下就游进中南的某片海域不见了,媒体至今找不到下落。

说安元鼎没有后台是假的,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史上最强大的后台。因为访民们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后台也来自四面八方。出产访民的地方就出产后台,安元鼎不过是后台手中的一柄道具。

这个后台,其实是一个很虚无的名词。访民们知道他的存在,却不知道他在哪里存在。因为他不是人更不是东西。所以你看不见摸不着。当访民需要他帮助的时候,怎么也打不通他的电话;而当访民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带着浩浩荡荡的城管和推土机,出现在你的家门前。因为电话打不通,汽油又太贵,访民们以为天子脚下的电话随便打、汽油更便宜,所以就跑到了北京。以致汽车刚开到南站,就遇上了安元鼎公司的张军。他们以为董事长是救星,谁知董事长是一座黑监狱。

张军被刑拘,其实他很冤枉(估计网友一片骂声,但请把真相看清后再骂,否则就是冤案)。

应该说张军很有商业头脑,在底层打拼多年,看准了商机成立截访公司,急政府所急,为政府分忧,按照稳定压倒一切的经营目标,让公司的经营业绩达到每年2000多万,有力维护了社会稳定,促进了和谐社会的健康发展。如果不是因为南方都市报“捣乱”,公司的业绩将达到5000多亿,拉动GDP上升至少三个百分点。

张军的冤枉在于,他被刑拘,但他的指使者却逍遥法外。他只是拿人钱财帮人消灾,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并没有违背市场经济的原则,所以他估计至今搞不明白违背了什么法律。他以为:即使殴打了访民,但也是替人动手;即使筑起了黑监狱,他不筑也会有其他人来筑。所以他其实只是一只可怜的走狗,如今被关在监狱里,主子却不见了踪影,不愿意为他探监,或者送上一件御寒的冬衣。

殴打、拘禁关押访民,张军本没有这个权利和胆量,他只是狗仗人势。所以警方打狗,却让狗主人躲在驻京办的宾馆里庆祝截访成功。

所以,如果张军被起诉,并不值得访民们庆祝。黑监狱背后的主子,才是剥夺访民自由的真凶。但又有谁敢来追究真凶的责任呢?

不过,就在昨天,伟大的《人权白皮书》发表了,访民们,国务院新闻办以国家的名义告诉你们:你们的人权在这本书里,是没人敢侵犯和剥夺的。不知道你们相信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