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 甜美的父女甜食夜(图)


有一种爱/甜美的父女甜食夜

“哈哈”,女儿,终于还是蛀牙了。

这“哈哈”二字,语气强作镇定。没错,当妈咪于我面前大声宣布我八成猜着的事实时,不强作可爱状,我哪过得了关。

女儿发生蛀牙这件大事,完全坐实了妈咪不喜欢她常吃糖的顾虑。我呢,这半百老爸,爱女成痴的老爹,虽不能说是纵容她出现蛀牙的元凶,至少,若没有我的推波助澜,女儿的牙,该不至于蛀得这般严重吧!

说来也讽刺,我满口牙虽不美观,不过硬是一颗蛀牙都没;她妈咪嘛,嗯,两排漂亮到可拍广告的皓齿,偏偏,就是有一两颗,唉,跟我相反啦。或许夫妻间这对比强烈吧,妈咪对女儿爱甜食,一向敏感,我则总以为常注意刷牙就好啦,小孩不吃点糖,童年多无趣啊!就这样,我们夫妻在吃糖与少吃糖之间,每天都在拔河,结果是,当牙医宣布女儿蛀牙时,我想当然耳的,退居败方,只能哈哈苦笑,在妈咪一面倒的抱怨下,沉默以对。

唯一安慰的,是女儿牵牵我的手,父女间那一瞬间,心手传递的,是同属甜食一族的默契与疼惜。老爸为了她,爱吃糖这档事,又被老妈损了一顿。我相信,女儿心底应该很担心,以后怕不能随意吃糖了。我摸摸她的头,说给她听,也说给妈咪听:“要记住啊,以后少吃糖,吃过东西,立刻就要刷牙喔!”女儿很乖巧,立刻猛点头。她妈咪瞪我一眼,她一定感觉到,这句话表面责备,实则仍充满疼惜与暗示。女儿握紧我的手,那一晚都很乖,一口糖都没碰,睡前刷牙非常主动。

我曾认真回想,自己爱吃甜的生命历程。有趣吧,卖弄文字,把吃甜跟生命历程都扯到一块!但事实也是啊。

我家这一辈,四兄妹,很准,有蛀牙的是后面两个,我跟大弟一颗蛀牙都找不到。除了刷牙习惯被老爸教得很好外,小时糖吃得少,是关键。那年头,在乡下,孩子零嘴少,家家都差不多吧。唯有陪妈妈买菜,偶尔在老妈的恩典下,方有吃一粒粗圆糖果的机会。我始终记得,糖放在嘴里,大弟会含到最后整颗融化,我是猛嚼几口便吞进肚里。快与慢,反映了我跟大弟的个性,一急一缓;更多的难言之隐,是难得吃零食,我若非及时下肚,便难确保会不会到嘴又飞掉了。大弟长大后曾对我说,难得吃糖,总要慢慢嚼到最后一点点啊。无论快慢,都是贫困年代的孩子啊!

这样的零嘴背景,等我有了女儿,最常以一种隐喻透显出来:我总会带女儿去尝各式点心。小孩很少不爱甜食的,当女儿满心愉悦的吃甜点,我竟然打心底泛起一股满足感。

甜食真是我们父女专属的欢乐。有一回,我们在周末夜里,于游戏室共吃一碗甜汤圆。边吃我边跟她讲小时候我偷吃奶奶祭祖时放在祖宗牌位两旁红纸包装的桂花糕,吃完后,怕奶奶发现,照样还用红纸包回去,奶奶从来没发现过。女儿一边吃一边听一边吃吃的笑,还说下次要告诉奶奶这祕密。

那样甜美的甜点夜,都在女儿终于蛀牙之后,要告一个段落了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