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31年不离不弃 瘫痪丈夫写65万字感恩(组图)


妻子不离不弃

妻子不离不弃

市民孙伯江高位截瘫,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从1979年至今,帮助丈夫大小便,赚钱养家,教育女儿……妻子照顾了丈夫31年,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在妻子每日的悉心照料和针灸治疗下,有一天奇迹终于发生了,孙伯江的手能握笔写字了。于是,他决定完成自己多年来的愿望为妻子写一本书,感谢她这些年来的照顾。

结婚刚刚26个月,丈夫就成了高位截瘫,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此后至今的31年中,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看,丈夫在身体稍有恢复的情况下,用一双无法弯曲的手在电脑上敲出65万字自传体小说,表达对妻子的感谢。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孙伯江曾是一名天津知青,妻子尹桂荣是他在内蒙古草原娶的农村蒙古族姑娘。昨天,在他们的新居河北区兰景园,这两位“50后”长者,向记者讲述了这段传奇的爱情。

命运突变

河边洗澡祸从天降

1979年7月27日,内蒙古科左中旗。孙伯江和往常一样,到工地干活,他的工作是下水推木头。上岸后,身上沾了一些泥,他想到河里洗干净。哪知一猛子扎下去,没有像往常一样最多三五分钟就再次浮出水面。当几个大小伙子从水底把他拉上来以后,他除了头,全身都不能动了。

单位派人用担架把他抬上火车,火速送回天津。医生诊断,颈椎第四、五、六关节骨折,颈椎以下将失去知觉。当时,尹桂荣24岁,孙伯江27岁,两人刚刚结婚26个月,女儿雪梅还不满两岁。

如今的孙伯江头发花白,坐在轮椅上不时晃一下上半身,以此缓解呆坐的疲劳。“刚结婚时,住在岳母家,一屋的家具都是我自己打的。后来有了房子,我们才搬出去,那是一间极美的房子。那时养了两窝小鸡,都是自家老母鸡抱的窝。那段日子是他此生最幸福的时光,可惜只有三个月。”

妻子情深

每天背丈夫已31年

从1979年至今,尹桂荣一直不离不弃,悉心照顾瘫痪的丈夫。由于瘫痪,孙伯江丧失了自主排便功能,平时戴着尿袋,拉裤尿裤是常事儿。每天清晨,尹桂荣都要给丈夫按压肚子,赶上手腕酸痛无力时,她就爬到床上,用手扶着墙,踩在丈夫肚子上,尽量帮他排净大小便。此后每隔几个小时,她还要给丈夫挤压肚子,帮他排尿。

每天,她还要把丈夫从屋里背出来,背到手摇车上,推着丈夫去自由市场买东西或者去逛公园。

“她92斤,我138斤,差了40多斤。这么多年来,她整天背着我。你们都是女人,应该能理解她受了多大的累,背负了多大的压力吧?”孙伯江对记者说。“我和她做了31年名义夫妻,其实,她更像是给我做了30年保姆。每当想起这些,我就感到愧疚,活着只会给别人添麻烦。这些年,有很多次,我都想,干脆死了算了,省得拖累她。可她总劝我别胡思乱想: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只要有你在,孩子就有亲生父亲,咱们三口人就是完整的一家人。”

贴补家用

干临时工兼拾废品

1987年,在兄长的奔波交涉下,孙伯江与远在内蒙古的单位达成协议,由单位给付其抚养费和护理费每月300余元,孙伯江回天津生活。之后,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一直没有稳定。“没有住处,挤在我妈的小房里,”那是河北区二马路二贤里的一处一楼的旧房子,一间5平方米的临建,他们住了好久。

那些年,尽管日子清苦,但尹桂荣一直乐观面对,不依靠别人。有人看她不容易,给她介绍了一个在铁路医院干临时清洁工的活,她很高兴地接受了。“离家近,每天上午干俩仨小时,下午干俩仨小时,一个月150元,虽然挣得少点,可在挣钱的同时,还能照顾我,她很满意。”

从那时开始,尹桂荣的生活就更加辛苦了。 每天早晨,她5点半就要起床,先服侍丈夫大小便。给他肛门里打开塞露,两手使劲地按丈夫的小肚子。丈夫解完大小便后,她再去倒掉,然后给丈夫穿上衣服,把他背到扶手椅子上。再把被子叠起来,喂他吃早点。之后还要把家中一切都安排好,这时就将近7点钟了,她自己好歹吃口剩饭之后,赶忙骑自行车到铁路医院上班。

尽管家境贫寒,一直过着忧苦的生活,但是尹桂荣从来不想依赖任何人。她吃苦耐劳,用勤劳的双手挣来微薄的收入,维持着家庭的正常生活。她在住院部做卫生时,捡到易拉罐、罐头瓶和酒瓶子都会存放起来。下班后把捡来的废品装进编织袋里,带到废品收购站去卖钱。每个月收集的废品能卖二三十元,她用这些钱买菜或给女儿买水果。

懂事女儿

买房为让妈妈享福

那些年,一家大小的衣服都是尹桂荣自己亲手做的,直到现在,家里还保留着那台缝纫机。“女儿大了,也爱美呀,别的女孩都穿缎子面的对襟小袄,我看得出她也想要,就买来布头给她剪裁好缝上。”尹桂荣翻开相册,让记者看女儿穿小袄的照片。照片上,雪莲快长到妈妈胸前那么高了,很清秀。

“为了省钱,他们爷俩的头发都是我给理的,我不会剪别的发型,雪莲好多年就留这一个发型,直到上大学,她才跟我说,妈妈,我自己去理发店剪一个自己喜欢的发型好吗?”

也许是受到母亲坚强品质的感染,女儿雪莲自幼学习刻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后来以优异成绩考入南开大学,并最终获得生物学硕士学位。现在,已然33岁的雪莲在一家外企做主管。

今年年初,雪莲贷款买了他们现在居住的这套房子,虽然是60多平方米的小两室,但他们已很知足。“女儿要强,贷款10万元,首付款找同学借了10万元,现在,每个月除了还银行贷款,还要按约定还同学3000元,也怪不易的。她说,就是想让妈妈享几天福。”

“就算累死,我也要为你写书”

在医院做临时工期间,尹桂荣学会了针灸和按摩,从那时起,她尝试着给丈夫针灸治疗。奇迹终于发生了,有一天,孙伯江发现,他的手能握笔写字了,在画出第一张画之后,他决定完成自己多年来的愿望为妻子写一本书,感谢她这些年来的照顾。

2005年,在女儿的指点下,孙伯江用不能紧握的拳头,开始在电脑上写妻子的故事。四年零四个月之后,65万字的书稿全部完成。他说,这是他献给伟大的妻子一份礼物。

孙伯江写了上、下两部文稿,第一部是草原恋歌,讲述的是与妻子的恋爱故事;第二部是似海恩情,记录瘫痪后妻子无微不至的照顾。

昨天上午10时许,孙伯江更新了自己的博客。这些年,他可以熟练地使用电脑,上网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

“我颈椎骨折,平时坐在轮椅上看电视,不用低头倒没什么感觉。要是看报或看书,时间稍微长一点就会头晕眼花、恶心想吐,因此平时我很少看书看报。仅凭肚子里这点墨水,想写封信都提笔忘字,前言不搭后语,要想写作,谈何容易!还是女儿给我当老师,费了老大劲,才学会打字。当我终于打出‘情深似海,恩重如山’这八个字时,我眼中溢满泪水。”

提起第一次打字的经历,老两口都很兴奋,因为这是孙伯江写作的开始。尹桂荣十分支持丈夫写作。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时,老两口就聊天,一起回忆当年的点点滴滴,白天孙伯江再把它们写出来。

“现在看起来比较通顺,开始写时别提多费劲了。不到二百字开头,我竟写了一整天。”但任何困难,都丝毫不影响他的写作热情。

写作完成后,尹桂荣取名为《路》。孙伯江希望有人能够帮他出版,或者用他的书稿改编电视剧。“如果拍出来,肯定是又一部《渴望》。”孙伯江很自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