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街头追杀,夺路而逃之经历

2010-12-17 09:13 作者: 张凯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社会的危险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或许你只是做本分或良心的事情,你就会遭受困境。现我12月14日晚我遭人追杀、夺路而逃的经历记录如下:

13号夜里,我没有回家,我住在了北京南站陶然亭下的桥洞里,那里有很多访民,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我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过冬的。我陪着他们住了一夜,那夜据说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他们有些人只有单单的一个被子,也有人被冻死、病死。这些苦难难道与我们没关系?上访者最大的80多岁,上访52年,最年轻的25岁。当然还有陪爸爸妈妈一起上访的孩子只有四五岁,有一个孩子得了紫癜,无钱医治,等待病发。他们是最苦难的一群人,我和他们在一起方感到安心一些。在寒冷的桥洞住了一夜,实际我一夜没有合眼,天寒地冻且上面的汽车声,更重要的是我思绪万千,在繁华的北京有这样一个被人丢弃的角落。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己的苦难。

14号凌晨我离开桥洞,那个寒冷的桥洞记载了太多的苦难,上午9点我回家睡觉。下午2点与一个记者约谈。晚上7点去开会,晚上10点30开完会带一个朋友开车回家。在辅路由西向东走进蓟门桥附近忽然发现有一个车有意拦我,之后我超过去,紧接着它也追上,插到了我前边停下,右边马上有车拦住,我发现不对,赶紧锁住车门,赶紧倒车,后面的车马上顶上来。眼看我无处可逃。此时前面车下来十多人拉车门未果,开始砸车窗,我的车窗有防爆膜,未能砸碎,后视镜被砸坏,有人从前面的车里拿了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过来要继续砸。此时前面的车门开着,离左边的路有一定距离,如果此时车窗被砸开后果不堪设想,十几人疯狂的砸车。我强行撞前面的车门,前面车撞开,我夺路而逃。后面的车紧追不舍。此时另一个朋友开始报案,我们当时判断此时只有长安街最安全,然后就飞车到了长安街。上了长安街后面的车就不追了,我们找到一个武警车的地方停下,然后继续报案。我看到有两辆车没有车牌号。

本人判断此事有官方背景的黑势力参与,理由如下:一、我13号没有回家,而对方可以在14号晚袭击,可见对方可以定位我的准确位置,而此技术一般人不可能掌握。二、我的很多朋友,李和平律师、滕彪律师,刘沙沙女士都遭遇没有牌照的汽车袭击、殴打,事后证实均属有官方背景的黑势力参与。三、可以组织十多人三辆车,并在北京主要街道行凶。一般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胆量。由此推断,此次行凶事件可能是官方背景的黑势力参与。

此事已经报案,现等待警方处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