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这样怕暗杀(组图)

2011-01-04 13:10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内容摘要笔者因工作需要,多年形成了做采访笔记的习惯,据1999年8月17日记载,大连市金石滩风景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局长助理范某某告诉我,原定江泽民要在今天从沈阳来大连,薄熙来给他准备了位于海边的金石滩外事公寓,但情况突变,江泽民改变主意,下榻大连棒棰岛宾馆,其原因是,公寓不远处多有密集的小树林和弯道曲径,有可能隐藏暗杀他的人,而警卫人员没有办法万无一失地保证江泽民的安全。

新年开局,中共应当在反腐倡廉方面加大力度和层次,真正地打几场硬仗给老百姓看看,一言蔽之:政治局应当从自身做起,即每一个声称“三个代表”的委员,都应拍着胸膛想一想,自己和亲友贪了没有?贪了多少?贪的钱放在什麽地方?

2011/01/04/20110104000620713.jpg
图片:姜维平抄家物品清单的一页。(姜维平提供)

维基解密所说的瑞士银行3000个账户里,有没有自身和家人的名字?贪了钱是贪官,如果贪腐还高喊反贪,就是伪善的贪官,如果再抓小贪,就是狡猾的大贪官!这样的家伙在政治局里有多少?占几成?我认为,这样的占居高位的大贪官才是中共贪腐形势严峻的总根源,必须深挖出来!

据新华社12月28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此间召开会议,听取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2010年工作汇报,分析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形势,研究部署2011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了会议。但我仔细读了这篇新闻稿,除了套话,大话和空话,既没有披露已经处理的案件的细节,也没有新的一年明确的反腐工作的实际内容。

我想说,只要政治局委员里还有阳奉阴违的腐败分子,就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省委省政府一级的贪官污吏的问题,上行下效,动不得省级亦动不了市级,以下依此类推,级级如此,至多不过是杀几个文强和曾锦春垫垫背,出出气和装潢门面而已。中央政治局如果不能做出表率,下级的官员如何能服?老百姓怎能不对共产党一肚子怨气?

新华社的报道说,各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机关,加强对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坚决查处违纪违法案件,着力解决反腐倡廉建设中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加大对领导干部的教育和监督力度,深入推进反腐倡廉制度建设和改革创新,进一步落实《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取得新的明显成效。

这似乎表明,他们的工作抓住了重点。但我认为,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就是:政治局委员自身贪腐和个人及家庭财产的不透明的问题,如果每个委员都能把相关情况公开登在《人民日报》上,接受全国人民的监督和审查,那麽,胡温就是真的要反腐,反之,群众有理由指责他们做秀或利用反腐搞内斗!

我在海外的新闻网上看到大量的有关政治局委员,包括胡锦涛和温家宝等领导人亲属在内的贪腐的消息,应当讲,这是些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的新闻。

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的出笼和热炒并未引来涉案者本人或相关部门的明确回应或法律诉讼。

相反,一方面,中央政治局的高官傲慢地不屑一顾,不置一词。

另一方面,有关部门把它概之为“海外敌对势力造谣”,将其阻挡在网络防火墙之外,并坚信它会自消自灭,这颇有点像中国古代的皇帝,他们认为只要用长城挡住了跃跃欲试的侵略者,就可以高枕无忧,固若金汤了,他们不知道,政治局的威望和信誉已经溃败坍塌,老百姓把榜样的言词当成了变幻不定的儿戏!这正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原因所在。

本人没有与胡温有过任何直接的接触,当然不好论证上述有关信息的真伪。

但政治局里有两个人却与我有过不同程度工作上的交往,一个是原吉林省委书记张德江,一个是原辽宁省长薄熙来,前者在延边州委任职时,的确比较清廉,尽管他身居封疆大吏,又和太太因工作长年分居,但我从未听说有关他的贪腐或绯闻,至于他后来离开东北,在广东省委任书记和进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廉洁方面如何,我不敢评价,但东北新闻界的朋友从未指责过他本人或家人有贪腐丑闻,则是事实。

但是,现在“唱红打黑”名扬天下的薄熙来情况与此相反,他在辽宁省任职期间,不断传出其以权谋私的腐败和以权换色的桃色新闻。

以前,念及知情者目前的处境,我没有更多具体地公布一些有关薄熙来贪腐的细节线索,但现在,既然胡锦涛一方面委派习近平去重庆为薄熙来打气,这似乎表明他有望继续高升,另一方面又由政治局出面,为新一年反腐工作定调,似乎表明,一班人以身作则,并无暇疵,那麽,我以下的证据就会使读者得出自己公正的结论。

2011/01/04/20110104000620836.jpg
图片:姜维平的笔记中的一页。(姜维平提供)

2011/01/04/20110104000620587.jpg 
姜维平:江泽民与薄一波的交易
江泽民和薄一波  

笔者因工作需要,多年形成了做采访笔记的习惯,据1999年8月17日记载,大连市金石滩风景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局长助理范某某告诉我,原定江泽民要在今天从沈阳来大连,薄熙来给他准备了位于海边的金石滩外事公寓,但情况突变,江泽民改变主意,下榻大连棒棰岛宾馆,其原因是,公寓不远处多有密集的小树林和弯道曲径,有可能隐藏暗杀他的人,而警卫人员没有办法万无一失地保证江泽民的安全。

外事公寓是薄熙来为了巴结江泽民以及中共高官而花费巨资建造的别墅群,里面最大最豪华的一栋是专门给江泽民准备的,此外在其后面,还有三栋部长楼,是为较低层次官员提供的,为了精心守卫这些“人上人”吃喝玩乐,还建有一座尖顶小楼,以供守卫和随从人员居住,而外事公寓的大门口则挂着大连市公安局警卫处的招牌。

范小姐透露,薄熙来为了博得江泽民的欢心,下令金石滩管委会主任王川志,由财政投资2000万元,重新修剪草坪,美化树木,并使所有的楼房都粉刷一新。

她说,如果说薄熙来所做的这一切是出于“公心”的话。那麽,去年,指1998年,薄熙来的岳父谷景生和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这里住了半个月,竟配备了司机,秘书和警卫,不仅如此,领导还指派范某某陪其聊天和做导游,就另当别论了!

他们一家人前呼后拥,兴师动众,不比江泽民的派头小多少,吃尽山珍海味,玩遍海滩球场(金石高尔夫俱乐部),享尽富贵荣华,所有的开销多达50多万元!

范某某说,这难道不是以权谋私吗?不用说当地的农民,就是她本人,月薪不过3000元,这得于说,薄熙来家的一老一小,半个月就吃掉了一个公务员10多年的工资!

问题并不如此简单,范女士说,薄熙来前妻的儿子李望知和女友有一年也来金石滩游玩,薄熙来下令王传志指派经济发展局两个人专程接待,但最初没说是自己的儿子,等热情款待之后才露了馅,谷开来的耳目立即报告了她,于是,接待人员费力不讨好,还受到谷开来的责备,她怒气冲冲地与薄熙来吵架……这些家庭纠纷和个人旅行亦耗费了国家的金钱。

此外,谷开来还常年担任大连金石滩高尔夫俱乐部法律顾问,收入不菲,她和位于此处的由陈某办得国际游艇俱乐部,由河北商人任某创办的枫叶国际中学,由徐某办的艺术家天地项目,等等,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这些项目依附的国有土地正是薄熙来大笔一挥,以廉价批给他们的,有的还以办教为名无偿划拨。请问胡锦涛,中央政治局口口声声说,领导干部首先要管好自己身边的亲友,那麽,大贪官薄熙来为什麽可以例外?

又据同一天的采访笔记记载,原大连开发区长城房地产公司老板,港商薛某披露,80年代初,他由金州旅游局长李德和介绍,认识了薄熙来,后来薄市长带领大连经贸代表团赴日本考察,没有人公款接待,薄熙来求他帮忙,他在香港打理生意,脱不开身,就派儿子给薄熙来送去了100万元;1988年,薄熙来任宣传部长,为了扶持《东北之窗》杂志,薄熙来亲自打电话,叫他赞助了15万元,薛某不得不慷慨解囊。

这位港商还说,他在开发区建有一家加工海蜇皮的工厂,自从认识了薄熙来,他每年春节前都要派专车浩浩荡荡地赴京送礼,每回都亲自打电话,索要精品海蜇皮十几箱……他说,这些是我从营口买来加工的美味海产品啊,他白拿的全是最大最好的东西,真心疼!有什麽办法呢?

既便如此,薄熙来及其死党依然找麻烦,他1993年通过原市长魏富海的关系,在大连开发区投资办厂,最初还赚钱,但薄熙来上台后,敲诈勒索,无恶不作。

他1997年以后一直亏损,连他与魏富海女儿所在单位(大连工矿车辆厂)合办的长城房地产公司,也处境艰难,他带我到现场看了该公司投资3700万盖的20000米标准厂房,因经营不善而滞销,被承建方以拖欠工程款为由起诉,厂房被法院查封,他找薄熙来协调,没人理睬,被逼无奈,他支付了“中间人”30万元才买通了法院,财产才启封。

而据我所知,这些所谓的“中间人”,都是薄熙来当年在金州起家时与其结成死党的小兄弟。

此外,薛某还详细披露了他1981年与台湾竹联帮成员蔡成虎,马来西亚商人,即《亚洲周刊》老板张晓卿合作,在开发区创办大连常荣合板有限公司的坎坷经历,由于篇幅所限,笔者走笔至此,不得不打住,详情留待香港某杂志刊发……

总之,薛老板说,薄熙来不够朋友,别的官员拿了钱一定办事,薄熙来却是即贪钱财,又不帮忙,还找毛病整你!身任大连政协委员的薛某说,现在,薄熙来开会时遇见我,把我的名字都搞错了:叫我“蔡某某”,他以为我是被匪徒杀死的张晓卿原先聘用的厂长蔡正雄呢,看,他是多麽无情无义!……

我想,这仅仅是本人1999年8月17日的日记摘要,就透露了如此之多的有关薄熙来的腐败行为,难怪2000年12月5日,薄熙来指使他的秘书,大连市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拘捕我时,不仅查抄了我的住所和办公室,还赶到辽阳市,抄了我妻妹的寓所,为的就是没收和销毁我的这些采访笔记。

但薄熙来忘了最关键的一点:一个官员只有不贪污受贿,才能不留下任何痕迹!薄熙来既使查抄了我所有的笔迹,也无法堵住知情者的嘴,更难以抹去历史的记忆!他在重庆的精彩表演无法改变过去的斑斑劣迹!

上述新华社的报道说,当前,党风廉政建设仍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全党同志必须深刻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以更加坚定的信心、更加坚决的态度、更加有力的措施推进反腐倡廉各项工作,不断取得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成效。

我认为,最有力的措施应当是,挖出薄熙来这样的根子粗,后台硬的大贪官,如果把他送上审判台,就能杀一儆百,昭示全党!

非常可惜,薄熙来依靠江泽民的支持和军队里和舆论界既得利益集团的捧场,不但没走下坡路,反倒把自己打扮成了重庆反腐倡廉的英雄,经过精心策划和包装,他搞得那套骗术几乎占据了国内媒体正面吹捧的所有版面,连美国纽约也出现了为薄熙来造势的标语和吹鼓手,甚至有的海外媒体被其死党花钱买通,不再刊出有关他的真实报道。

由此可见,政治局内部官员成份多麽复杂,他们的交锋和搏斗多麽激烈和微妙。这充分说明了,薄熙来深知,他和李克强不同,李任河南省委书记和辽宁省委书记期间,没有贪腐的传闻,而薄熙来呢?他是证据确凿,罪行滔天,但是,胡温却无所作为,究竟是骨头太软,还是屁股上有屎,不敢碰硬?

不过,我敢断定,只要薄熙来手中有了更大的权力,他一定会从政治局委员开刀,拿胡锦涛的儿子和温家宝的儿子祭旗,但他自身和死党绝对个个都是“廉政之士”,揭发和批评他的人将面临牢狱之苦!这显然不公平。

因此,杜绝中国官员腐败的根本办法还是变革政治制度,但这个建议不会被政治局所接受。

故此,他们不论谁在台上高喊反腐倡廉,都难以走出内斗残杀的怪圈,而无休止的派别内斗,又伤透了民心,待激怒的老百姓,全部燥动起来,政治局收拾残局的机会就没了!

2010年12月31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原标题:政治局反腐应从自身做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