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之死的又一民间调查版本


浙江温州乐清市的钱云会事件随着宣传部的禁令,媒体记者纷纷撤离,渐渐地在传统媒体圈逐渐淡出,但网络上关于此事真相的争论仍未平息。昨天(1月6日),知名公民记者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在其博客上公布了自己在网民资助下,前往乐清调查此事后的调查结论,引起了新一波的讨论。

根据屠夫调查了解,以及当事人提供的资料。他认为,“肇事司机不是开车准备去谋杀钱云会,但他对案发现场情况说谎,也是警方教他说谎,说谎的原因就是想掩盖村长死亡前一刻他看到的真相。”

根据屠夫接触到的一名匿名知情人的说法,真相可能是当地政府和警方试图诱捕钱云会,钱云会在冲突或者逃脱的现场,意外死于经过的重型卡车轮下。

这名知情人说,2011年一月份,蒲岐镇将重新选举村委,而寨桥村民肯定会选钱某为领导。而他继续当选后,仍可能会带领村民继续反对临港开发征用滩涂,而导致临港开发事件中,政府继续处于尴尬状况。

因此,一名当地镇政府领导徐某选择先“请”钱某谈话,或者也存在,试图诱捕钱云会的可能。

根据知情人的说法,12月25日早上,镇政府徐某,让村里王某(应为村委王立权,但目前,此人被官方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打电话给钱某,让钱某去村口(为什么不进村去找呢?这点不用解释了,徐某不敢进村,怕被村民围攻)。

根据屠夫的说法,当时政府的徐某开车到寨桥村村口,停在那里等钱云会。而钱某出来后,发现车里人是要抓他的,随即想逃回村里,当时与徐某及其手下发生了肢体冲突,导致钱某的雨伞伞骨折断。

钱某随即转身往村里逃跑,正这个时候,肇事工程车正好从蒲岐方向往南岳方向行驶,当时徐某的车正好停在正常行驶车道上,所以工程车选择了逆向慢速行驶。

此时钱某往回逃,由于雨天路滑,也可能是背后有人推的原因滑到。正好扑到工程车车底导致车轮压过去死亡。徐某见到这个状况后,担心司机指认,随即离开现场,来到蒲岐镇政府大楼。

此后,徐某同赶来的边防民警赶回现场(蒲岐边防派出所就在政府500米处)引起群众围攻,乐清市官方则出动防暴警察大队驱散村民。

屠夫认为,钱云会死亡前几天村民堵路的事件,钱云会是组织者之一,让当地政府觉得可以做文章,可以有罪名抓他,“而把他送进牢里可以解决很多麻烦”。

而现场没有太明显刹车痕说明当时货车逆向行驶,速度很慢,司机看到压到人,轻轻踩下刹车,就停住。

因此,屠夫的看法是,“钱云会死于误杀,当地政府负有责任”。而政府想掩盖,以为普通一桩案子,结果没想到后来反应这么强烈。

“于是像这个神奇国家往常惯用的做法,那就是为了一个错,用更多错来掩盖,所有东西都经不起推敲,因为见不得光。”

屠夫说,“钱云会的死是必然,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今天不死,也会在牢里度过,因为他想挡住利益集团的掠夺脚步,这结果就是不是在牢里,就是在地狱里,要么在上访的路上。”

“上访这是一条让人绝望的路。”钱云会在北京上访时,自己吃的像猪食,住的像狗窝,却舍得血汗钱给钱骗子记者,给无良律师,给所谓的能人大笔血汗钱。

根据目前媒体公布出的证据,钱曾将村民们筹的71万上访告状费用,给了40万给北京一家自称手眼通天的“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朱显理,但并未获得什么像样的法律服务。

因此2010年9月16日,钱云会曾向北京市司法局并北京市政法委投诉“两高律师事务所”,称其致人“冤上加冤”,要求退还拖欠的28万元现金,但并未获回音。

昨天,朱显理律师骗钱的状况被媒体公开后,引起了网友的愤怒声讨,晚间,该律师也出面说明,称对钱云会之死感到遗憾,将在处理完发票纳税事宜后,将余款退还村民。

在当地调查的网友和记者发现,此前,还有一自称《人民日报》记者的媒体人,收取村民数万元费用后,在当地旅行数天后,再无下文。

因此,屠夫说,接下来,他将为村民们向骗子记者、律师讨回公道。讨回血汗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