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之死何以惊动天下


2010年12月25日,西方笼罩在圣诞节的节日气氛中。同一天,在中国温州寨桥村发生了村长钱云会惨遭工程车压死的事件。人命关天,但事件本身本应是一件普通的事件。不过,这一新旧年之交发生的“车祸”却震撼了中国。“车祸效应”似乎为刚刚开始的新年埋下了不祥的种子。最初引起爆炸效应的是当地村民在网上发出的一则消息,说为保护村民利益不断上访的钱云会村长是被人塞在车轮下害死的。钱云会是一个为村民争权益、为土地纠纷连续多年上访的维权村长,维权村长遭人谋杀这一说法使这一普通事件获得了不同寻常的悲剧意义。随后,当地政府迅速出面澄清,宣布这是一起交通事故,政府的说法反而在网上助长了强烈的不信任效应。根据『华讯财经网』的报道:截至12月27日24时,“天涯社区”、“强国论坛”以及温州当地网站“703804”的访问量高达400万人次,网评网议超过20万条。不少人指出“车祸”现场的几点重大嫌疑:政府说这是一起交通事故,为什么路面上没有一点刹车的痕迹?工程车为什么不正常行驶,而要逆向行车?出事地点本来安装着录像设备,为什么事故发生后当局无法提供录像?人们的怀疑继而指向当局,为什么这么快就得出这是一起交通事故的结论?为什么事件发生后当局把几个主要的目击者控制起来?为什么村民遭到打压不让同外界讲话?这一事件产生了滚动性效应,几组自愿者组成的公民观察团进寨桥村调查。然而这些试图寻求真相的公民调查团成员不断受到警方的威胁和干扰。事实上,目前谁都不能断定这一事件的性质,但是,伴随着钱云会村长死亡发生的现象却值得深思:为什么一个普通的村长之死却能引起撼动一国的效应?为什么当下中国诸如此类的事件接连不断?

村长之死迅速演变成公共事件说明政府公信力破产

中国民生工作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认为:“这个案件本来是一个没有很明确结论的东西,但是在中国却迅速演变成一个公共事件,引起全国范围的关注,值得思考。为什么呢?事情最早的起因是当地村民发现钱云会村长死亡后,就在网上发出一条钱云会村长是被人故意仍到车轮下压死的消息。很显然,这是一条需要确认的消息,但消息上网后,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很多网民都认为是真的。然后,政府方面很快就做出结论,说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一般来说,政府的说法应该是权威性的、有公信力的。但政府的说法不仅没有扑灭网上的这把火,甚至这把火还烧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大家纷纷到网上发表评论,然后到现场去调查。这些现象首先说明政府公信力的破产。

“另外,这就好像在某个地方发生某一事件一样,大家都去围观,都去看热闹。或者借这个机会把心理不满的情绪表达出来。这也说明这个社会了积累了太多的不满和不平的情绪,这种情绪不是个别的,看来是全社会性的。

“还有一个问题,钱云会村长是一个上访村长,他代表村民,不断地上访,反映他们村的土地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民众上访维权,表达自己的诉求,经常受到打压。钱云会村长发生车祸后,大家都认为是有人故意干的,实际上也是对中国当局打压民众上访,打压民众维权的一种反弹。大家就认为这又是一次打压,一次更厉害的、更恶劣的打压。这也说明了中国当局对待民众维权采取的手段是多么地错误,然后失信于民”。

村长之死触动了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过人权被侵犯的痛苦经历

法广:这是因为他本人是一个维权人士的缘故,所以他的死就容易看成是被人害死的?是吗?

刘飞跃:如果他不是一个维权人士,如果他不是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上访的话,就可能引不起外界这么多的关注。不会演变成一个公共性的事件。正因为他不断地上访,不断地遭到打压,让广大中国民众看到中国现实的维权环境,看到中国的这样一个人权环境,反映了中国民众的人权就是经常这样被肆意践踏的。因为每个人可能多多少少都有自己人权被侵犯的经历。所以对上访村长出现这样的事情,大家的反应才这么敏感,反应才这么强。

法广:现在我们无法得出他是被害死的还是死于车祸这样一个简单的结论,为什么呢?

刘飞跃:到目前为止,我们确实没办法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也不可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民生观察是最早报道这件事的。对于这件事的判断,一方面需要专业人士的鉴定,一方面只有在透明公开的环境才能去做。现在虽然多了公民组织,包括我们民生观察派人到现场调查,但很多第一手的证据无法拿到,比如说死者的尸体,作为民间人士不可能看到;相关的几个重要的见证人也被当局控制住,失去了自由。我们也没办法调查到;同时当地的村民也受到很大压力,当局采取多次打压行动,这都造成了没有办法还原事情的真相。我想唯一有能力做的只有政府,因为他掌控了一切资源。遗憾的是现在政府的公信力完全没有了。

既然是普通的车祸当局为什么大动干戈

法广:这件事的几个重大疑点在您看来是什么呢?

刘飞跃:重大疑点我看首先就是车祸现场发现的一些问题,根据公布的照片来看,现场没有刹车痕迹,或者说刹车痕迹不明显。看不清楚;另外车是逆行的;死者的头也很奇怪,车是从颈部压过去的,头完全是翘起来的;除了现场好多疑点,还有其它令人可怀疑的地方。比如,既然是一起普通的车祸,当局为什么这么大动干戈。另外车祸现场本身是有摄像装置的,奇怪的是当局无法提供现场录像。种种原因,让人觉得很奇怪。其实,就事件本身而言,大家怀疑有疑点,任何交通事故也好,其它事故也好,都是有疑点的。这也属于一个正常现象,关键就在于政府,他的公信力老百姓太不相信了。

法广:不仅仅这件事,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旦政府出面解释澄清,反而发生很大的反弹,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现象呢?

刘飞跃:与这个事件类似的就是杨佳事件。杨佳事件本身来说,他一个人杀死了好几个警察,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杀人都是犯罪的。杀人都是要偿命的。但杨佳事件公开后,我们也没有想到,社会舆论一边倒,把杨佳封成英雄,网上甚至出现他的图像,都是英雄的样子。这确实反映了中国的民情民意。大家都知道中国社会有很多矛盾,出现了很多问题。本来社会出现问题的话,如果用合理的方式,理性的方式去解决的话就可以缓解矛盾,但中国目前仍然采取高压政策。你像很多群体性事件,都是采取压的方法。甚至像一些普通的访民去上访,去反映一些问题,当局都是采取打压的措施。

高压维稳会把中国变成一座火山

法广:当局把这叫做维稳?

刘飞跃:他们有个原则叫做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今天刚看到一些学者说,就是把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妖魔化了,扩大化了。什么都要维稳,民生问题也变成需要“稳定”,采取这样一种错误的政策,表面上可能把矛盾压下去了,但是人民心中的不满、冤屈都是积压在心中,越积越多。在体制内没有一个正常的渠道可以释放的话,他就会在一些公共事件中表达出来。我觉得当局应该警醒,但似乎当局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太在乎这一点。

法广:高压维稳的政策弄不好会产生不好的后果吗?

刘飞跃:弄不好高压维稳会把中国变成一座火山,表面上是平静的,但是一旦爆发起来,破坏力量就非常大。目前当局当然他想维稳,他想保持他的统治,他的主要目的是维护他的这个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但是,采取这样一个错误的方法可能会适得其反。

中国的社会危机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

法广:那么这个社会的危机,或者潜在的危机,您觉得到了什么程度呢?您觉得危险吗?

刘飞跃:应该说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程度。刚才讲了,本来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案件,往往就会引起民众高度的敏感,大量的来围观。不光在钱云会的这个事件中,在其他事件中也多次爆发过,像去年湖北石首发生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这类事情发生后,引来大量民众围观,很多民众借机抒发自己的怨气。这已成为常态,应该说非常危险。像这次钱云会所在的乐清寨桥村,村长出事后,周围的很多农民就天天到钱云会家去吊唁,去哭诉,那就不仅仅是一个村子了。所以说中国社会的危机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程度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