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二)

人类文明时空的“探测”、“迁徙”与“移民”

2011-01-09 17:41 作者: 黄翔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1

人类文明转型从人体宇宙思维变革中开始,中国文化复兴和人类文艺复兴的日球日臻浑圆,胀裂和消解传统思维“菜油灯”朦胧光圈的禁锢。

12

宇宙人体精神领域,政客、奸商、骗子、淫棍一类人是最新文明意识中的渣滓;心术、权谋、兽性、贪欲是理应废弃于纸篓的最低级的词汇和最无聊的文字。

13

中国人的伟大先祖曾猜测:“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其实,是“阳世一瞬、冥间永恒。”

“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当前的同一瞬间。”

“光亮是可见的黑暗,死亡是另一种生存。”

“极快展现于极慢之中。”

(以上摘引自于我1968一1969年“文化大革命”中秘密创作的《留在星球上的札记》等作品。)

在不同时空层次的人体“宇宙情绪”感应中,感知中的“速度”消失了;“速度”有不同定义、甚至“超定义”和“无定义”。地球人在有限时空中的感知中,“光与亮”在感官表象上清晰可辨、“快与慢”在深层知觉中无本质区别。

有一种“黑暗”,为视觉可见、可辨识;然而,在人的视觉感知之外的“宇宙人体”视觉中,“黑暗”不仅指“漆黑一团”,也包括为人“能看见”或“不知解”的事物,如“光亮”与“凝止”。在这个意义上,黑暗的深层实质有不同区别和多种表现形式。“光亮”是可见的“黑暗”,“凝止”是另一种“黑暗”。黑暗的静态中深藏人类感官无从感知的“运动与速度”。而绝对趋静的“凝止”是死亡,其中有人类无从知晓的“运动与速度”存在于“另一种生存”。

时间是旋转的通道,既通往过去、也延伸未来。在茫茫宇宙黑暗中,无“地球人”上、下、左、右、中的“方位”感;时间在同时“倒退”与“前进”之中。正因为如此:“过去、现在和未来”是“当前的同一瞬间。”

凝止是一种速度,以静态的方式表现,如天空、大地和人体中,都有人眼看不见的高速运转的速度运行其中。人的漫长一生、从出生到死亡,就是一个人体“静止中的速度”运行的过程。天空如此、大地如此,呈现于人类视域中的石头、树木、花草和水都同样如此。石头中有天然出现的纹理;树木中有隐形运转的年轮;止水中有视觉之外的“流动”;花草树木有肉眼看不见的生长过程;活着的动物和人会以“生的终极”方式趋向死亡,这一切都是有人的感官之外的“速度”深藏其中的运行的过程。

死亡是一种虚妄幻象,速度仍然在“死”的静态与凝止的表象下进行,直到物体的腐烂与消失。消失与流逝中仍然有人的感知之外的速度存在。时光会循环、在朝前的延伸中倒流。诚如空间永无极限、时间永无终止。

速度决定花的色泽变化、草木的生根发芽、人的成长、衰老和死亡,我们从中感知到速度延伸的终极过程,但人类的现有感观认知却无从在“当下”感知速度。正因为如此,时间的流速以“极快展现于极慢之中”呈现。往往一个过程终了,我们这才发现时速、感知岁月的流逝,而不是在时间延伸的整个过程中把握和发现时光。因为物体内在的速度在人的嗅、味、视、听、触觉官能感知之外,无论是不同感官的单一感知或五种感官的综合感知?

万物“运行于静止”的光速,只存在于超时速的“宇宙人体”神秘无解的感应之中。

万象纷呈或万物生长就是一种微妙的振动。人与物的“注视”中有隐秘的会话与交流。一种不为人知解的“语言”与“文字”记录和感应,存在于死寂和木然的现象的深层。

14

存在如天坑、日月如绳索,人在朝上攀沿中永恒下坠。有形和无形的黑暗的石壁围困四周,每一个日子都是石壁松脆崩裂的石块。每一个瞬间生的绳索都可能绷断;每一块崩石都可能击中“攀沿中下沉”的人。

活着的每一天,昨天和今天、今天和明天,每一个日子都在“一日长于一生”中恍如隔世。

看不见的时光的泥石流漫卷而来,每一个生者的每一天都在持续掩埋之中。岁月崩塌的土石越积越厚,直至“瞬间人生”灭顶于终极的“瞬间永恒”。

人生是什么?人死是什么?“生”的出现无从追问;“死”的消逝无从解答。

文字的眼睛无从辨认星体;语言的耳朵无从倾听沉寂。

对于地球人而言:理念缘于观念、观念来自推理、推理始于思辩。

偌大的世界,“意识形态”的万世垒筑捕捉不了存在,抵达、解读和穿越不了虚无。

去倾听大自然的“声响文字”;去解读深山中的“树叶与鸣禽”的密语;去翻阅大宇宙中的“星云图案”、“生死宗卷”的文本;去默诵闪电、雷声、狂风、暴雨表现于光、声、色中的“存在”本文。

人类在解放生命自身的同时,也必须“解放语言”和“解放文字”。不仅使语言文字从原有的“意义形体”囚禁中获释;也在变革原有定格思维的前提下,变化语言文字的表现形式,从“声音”、“色彩”和“线条”的综合艺术中发现和寻觅另类“文字”和“语言”。

而这一切,以“精神文化”领域本真的“思维变革”和“思想解放”为先决条件。

“以文字‘超越’文字”、“以语言‘超越’语言”。

存在的本义不安居于理念形式规范的“思辩、推理、逻辑”的观念陷阱;语言文字超越于原有的“意义形体”,不自囿于语言符号“狭义诠释”的人为窠臼,拉近和缩短生命和大自然的两者的深度差距。

最具大自在本色的是天然性情;最贴近大自然的是精神艺术;最知解大自由的是立足于大地、遨游于宇宙的科学、哲学和人文艺术领域的“超人”或“天人”。

“诗”以不同形式书写、由不同的人表现;天体物理学家是探测和解开天宇奥秘、跻身于星云世界的另类“宇航诗人”。

宇宙卷帙浩繁,人群中任何一个窃居高位的特权者也打开不了它的任何扉页。

历史和现实中的任何一道强权指令也揭示不了其中的密码。

唯有人类一切智慧的结晶和精神的成果,才配称“宇宙天书”的翻阅与解读者夹于其中的书签!

15

你所见到的光,是未知之光。它经由距离辐射当初的童年,已历经少年、青年和老年。或许早已死去、又从死中复苏,在人类的幻觉中,视它为白昼的“日照”。不,它不是日照、也不是夕照。不是头顶的白日,而是宇宙黑暗深层星群中的一粒“光斑”。

它不是新鲜的、而是古旧的。“光”在传递过程中苍老、衰竭又复归鲜活。

人类消费地球,却从未想到积蓄,当地球不足以维持人类的生存,人类终将成为外星系的“打工族”。开发宇宙资源、行使“宇宙消费”、转换全新生存模式。

地球之外的银河系、太阳系的更多星球的巨大体积,却是今生或来世人类的富裕的“光与能源”的银行。这个行长是人类现有权力结构模式之上的“宇宙之王”。人类感官之外的有色慧根初始萌动,权势者与弱势者会突然发现彼此同样渺小、同为宇宙过客,从而颖悟“瞬间存活”中“众生平等”,复活古老东方意识中的“宇宙生命智慧”!

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欧洲、大洋洲……都是人类意识视线所能感知和穷尽的物质存在的极限和边缘。在人体感知之外的天空、陆地和海洋,有难以数计的星际时空中的“洲”在“超高速的缓慢”中自生自灭。

人类文明已进入“星际文明”时代。人类血肉“宇宙人体”由远古无限膨胀的洪荒,日渐浓缩于现代人类的超级感应。“星体结构”的世界中非砖石建筑群,将成为未来新新人类的“公共设施”。以往遥不可及的“暗物质”中谜样的时空,必成为人类迁徙和栖居的“世界之外”的辽阔空间。

16

外星球在头顶闪烁如星斑。

它们闪烁在今人的头顶上空,也曾垂挂在已消失的人类先祖的头顶。

先人们随身携带“地球人”入境天宇星云的“骸骨护照”和“灵魂签证”移民外星球。地球上遥不可及的生活场境,在他们“记忆的萤幕”上重现的同时,也在星体“光斑”倒流的光速中远逝。

地球上“生死一瞬间”的人生,在“空间之外”的空间中,“生与死”之间的“光距”,两者相隔永无终日的亿万光年!

地球人是一张永远洗不出明片的胶片,思维和行为在“定格”中固定不变、趋于凝止。尤其是地球上的“政客”、“奸商”、“骗子”一类人的“生命形态”,永远含糊、朦胧、混浊不清,无论他们是深居皇宫、招摇过市、出入和混迹“失去感知”的混沌生灵。

人类同搭天空的云篷,同睡大地的花床。芸芸众生中,人与人身躯互为碰撞、挤擦;心灵咫尺天涯、形同陌路。社会群体生活中,不同“个体人生”互不兼容;不同“精神指向”互不宽容。

生命不仅丢失了“个我”的自己、也丢失了“群体”的同类而不自知;人的精神生命唯有翻越现有思维框架和思想空间,“移民”和“迁徙”于“天地人”交融和一的浩瀚时空,才能找回被人丢失数千载以上的自己,发现“人体宇宙”和还原“宇宙人体”的本来面目。

21世纪人文学科复兴的帷幕已经拉开,“精神探索”取代“物欲追求”必成为总的趋势,“个体生命能量”的极大开发将成为时代生活的主导和新潮。

在本次人类文明大转型中,中国首先面对的是文化体制的变革;全人类面对的是21世纪人类文明大转折中的新的文艺复兴。

17

人体是隐形的“肉质晶体”,是浩渺的“天然容器”。杳无踪影的神秘感应如“电钮”、探测于时光沉淀的深海;销声匿迹的天生灵智如“电源”、穿越于淤积的微型空间。

“人体萤幕”上尘缘和天缘的线路刹那接通,旋转和延伸“包罗万象”的天宇和大地,出现和消失于永恒的“同一瞬间”。

18

未开发自身“星云视域”的“地球人”是精神弱视的盲者。血肉之躯在“天地人”的大联网中与外星球绝缘;人体“宇宙星云”中的“细胞星球”无从发现和终生失联。也无从内视和感知自身中的天旋地转、倾听每一个瞬间“血肉倒流于时光”的“轰鸣的沉寂”。

19

生存失落于死亡,生命是一次永远注定的预约、也是一次如期的失约。

人类自生自灭于“野心”的铁窗;自我囚禁于“欲望”的电网;自行沉湮于“岁月的泥石流”。金钱是“金钱贪婪者”自掘的“深坑”;权力是“权力占有者”自筑的“狱室”。

生命“星云”的焰火、斑斓于刹那即灭;血肉“肢体”的形态崩溃于稍纵即逝。

头顶圆日无奈“剃头出家”,夜空弯月隐忍“削发为尼”。清风频频回首、眷恋深谷清泉的“纤尘不染”;枯叶悉索苦吟、渴盼晨光夕照中“青翠欲滴”。

时光在“朝前和倒退”的高速运转中趋于平衡。死海里贮藏波涛“失踪”的知觉;沙漠中传递翠叶喧响的丰饶。

20

人生在天地的“房间”里,人死却进入另一个房间,或许更大、或许更小,却是同一房间。房间与房间的不同,区别于“阴影和光亮”的表象。小房间中的光亮“是可见的黑暗”;大房间的阴影辐射“死亡之域”的“隐形的光芒”。

每天,都有一封信投递于你的手中。盖着星体的邮戳、可你从未想到去拆封;你不解天宇的信息,终其一生也没有回邮。

雨点敲击瓦顶、如对你寂寞的提醒;雪花飘落斑竹、似对你的空旷的暗示。

信笺上鸟鸣声声、流水潺潺,一切生发和寂灭,你都习以为常、木然无知、视而不见。

日升月落、季节循环、大气变迁,是你终其一生从未从“倾听和翻阅”自身中知晓和揭示的宇宙生命的篇章和内容。

总有什么东西在你体内蜷缩、在你体外匍匐,任何一个瞬间都试图同你照面或离你而去。如一个同你联体的人、如一本“无字天书”。可你不认识这个同你“若即若离”的“怪人”;也从未见过“神秘无解”的一本“奇书”。

那是你从无感知的“存在”的奥义;是与你的生命“冲撞于和合”的“宇宙人体”。

它或许就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太空中无数“星斑”中的一颗、无数“微尘”中的一粒。

它阴影似的悬于头顶、覆盖天空,无从从你的感觉中移开;随时可能从天而降朝你扑来,撞击你和整个人类栖身其上的地球。

这是个难以捕捉的时辰。

它是地球上生命时空中的“未来”;

也是“外星球”时空中的“当下”。

它自焚“星云”;它撕裂“大地”;它奔涌、翻卷和呼啸“洪流”、“火焰”与“岩浆”。一切如此真实又形同幻影。外在于你又内在于你生命的时空。

这是谁?它是“血肉生命”之外、“宇宙人体”之中的一粒“辽阔的尘埃”。

呼吸吐纳日月、深心搏击万物、双脚蹬转天地。这一切都隐形于人类的五官感知之外,超越“地球人”的精神认知和思维极限。在本次文明转型的大背景上,荒芜与贫弱交叉的精神微光中,人类面对的是不同地域和族群“意识形态”的各式“地洞”。

人类的思想和精神,急需摆脱“地鼠意识”;走出宫墙和四合院,朝向“精神宇宙”的辽阔“迁徙”和“移民”!

睁眼和闭目、生存与死亡都在同一房间。四面粉墙陡立星斑闪烁的浩瀚的黑暗。静穆中谛听深心星雨淅沥。

生命朝向自己“内视”和“寂听”时,结果发现静态血肉中垂挂一道“喧嚣、奔涌和高速流转”的“时光瀑布”……
 

后记:

上个世纪1968一1969年“文化大革命”高潮中,我曾以地下文学方式秘密创作了《留在星球上的札记》。这是我早期的诗学笔记,收入我的“太阳屋手记”系列之二《沉思的雷暴》一书,2002年由台湾桂冠出版公司首次出版。

《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一文,为早年精神“沉思”与“札记”的回潮与呼应。

对社会人生的关注,不同人有不同形式;同一个人一生中有不同阶段和层次。

真正的精神探索和人文创造者,思想往往超前、而不平行于任何时代,却不影响他平行于社会的现实关注或担当。就我个人而言,今生至此,主要关注的是人文精神领域及其深层奥秘。我始终认为,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变革,首先以人文精神作铺垫。

在上个世纪已逝的历史年代,“文化大革命”前后我曾创作《独唱》、《野兽》、《火神交响诗》、《刀尖上的天空》一类题材的作品,那一时期也曾先后创作了《留在星球上的札记》、《世界你的裸体和你的隐体》、《宇宙之元》、《现代“诗”学系列》,以及关于“女性”和“梦巢”的系列。

我今生的主体活动在人文追求和创造领域;但个人精神活动至今在中国仍为禁区。

社会人文关注者,以往对我早期的《独唱》、《野兽》一类作品的解读,只停留于社会意识的表层,即只视我此类作品仅仅为那一历史时期个人对社会现实的抗争和反叛。

其实,《野兽》的背景上潜伏其后的是深邃的“冥兽”:“是当前的这一只兽,也是一万年以前的同一头兽。”而《独唱》既是拒绝加入当时的群体“大合唱”、是社会层面的“个体生命的自由抗争”;其深层精神却是“生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与世无争”,承传的是我的伟大先人“瞬间人生”中的“遗世独立”精神!这也是我数十年前“宇宙人体”思维和表现的最初来由,而不是那类“读不懂”我的“精神弱智者”把它读成“血管里流着反动的血液”什么的,而至今剥夺我作为一个社会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

生而为人,面对世间邪恶和不义,与生俱来的天性中,从来漠视和悲悯人性的软弱和胆怯,言行不以世俗功利算计和追逐为转移。

今生几近边缘,穷尽此生,绝不终止和回避对社会公义和“言论自由”的关注。

但我以为,今日社会每个人理应主动维护“言论自由”的“天赋人权”,首先自己“代表自己”发言,而不是总是被动期望各式“代言者”出现,受控于此类人的“机心和权谋”的精心运作,任由他们重演人类社会扭曲的现实和历史!

我是个精神领域的诚信的崇尚者,以诚信呼吁社会诚信,期望还世界以本来的纯粹面目。

继此文之后,将是我预期的另一篇文章,其内容与此文相呼应,“精神表现”上力求超越我们星球“地理和精神边界”……

2010年11月12日凌晨微光初露中完稿于纽约秋园小丘草原湖畔“梦巢”

(全文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