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狱中写申诉状无法传递到外界


正在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谢福林要求法院重审自己的冤案,但他的申诉书无法传递到外界,湖南高院也拒绝受理谢福林家人的申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谢福林是中国泛蓝联盟成员,长期从事维权活动,去年5月被以盗窃罪二审判处6年徒刑徒刑。他的妻子金焰星期五向本台记者表示,她当天下午在长沙监狱探视了谢福林,谢福林目前身体状况仍然不好。

“现在他的心脏病、高血压完全是真的,他脸也肿了,手也肿了,也治不好。自己送药进去,旁边人没让要。”

案情始于2008年9月,谢福林和弟弟谢树林经过不断上访,在收回了曾于上世纪50年代被政府没收的部分祖屋,并将之改造为餐馆。谢福林曾多次向长沙芙蓉区有关部门提出安装电表的要求,但区政府官员告诉他“你们先用着”。2009年7月,公安人员以窃电罪名将谢福林、谢树林兄弟二人拘捕,2010年3月,两兄弟被芙蓉区法院以盗窃罪判刑六年,同年5月,二审维持原判,两人现在长沙监狱服刑。

金焰女士表示,判决书上只写了两人共盗窃2万多元,没提盗窃了什么,也没写被窃的单位或人,这显然是地方政府以刑事罪名对他们进行的政治迫害。谢福林在狱中写了申诉状,要求湖南高院重新公正审理自己的冤案,但狱方不许他把申诉状递交给外界,湖南高院也不受理家人的申诉。

“递不上去,现在根本就不接受。我们湖南省的高院,高院不受理。它说你要拿谢福林的委托书来,谢福林关在里面哪儿来的委托书了。总不能(为)写字出来,他在里面,他失去自由怎么申请委托书呢?”

本台记者于星期五晚间就谢福林兄弟二人在狱中的遭遇致电长沙监狱,电话无人接听。

对谢福林的境遇,总部在美国波士顿的“公民力量”组织发起人杨建利评论说。

“中国的维权人士在中国逼迫过一些非正常的生活,比如说他自己的房子他要求你加电表,政府方面就一定给你加电表。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生活,但他让你生活边缘化,让你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进行。所以,逼迫你自己要去“偷用”一些电,做这样的行为。这样的行为可以说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讲是不正常的。政府逼迫你走这种路子,然后它用这种办法来制裁你,用这个作为理由来打压。 实际上很多的异议人士被逼迫的走到这样的路上来。所以这是我们必须强调的。中国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已经被中国政府用各种办法逼迫到非正常生活中去。这种非正常生活在某种意义上讲,又被中国政府提供了打压的口实。”

谢福林的妻子金焰呼吁关心外界关注这一冤案,向当局施压,让谢福林兄弟二人早日获得自由。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