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央党校高层:新一代将埋葬暴政 有新办法 (图)

——数位民主时代的来临

2011-01-20 10:57 作者: 阮铭

手机版 正体 6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1/19/20110119215606427.jpg

胡赵时代的政治开放,被邓小平的反自由化打下去,西方国家为了短期利益支持中共崛起,中国争取民主的斗争更为艰难,但不必再等二十年。

二十年前,开放杂志创刊之时,中国正处于邓、胡、赵开放体制的尾声。双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热闹了一阵子。胡耀邦还在为六中全会精神文明决议作最后努力,写进了“在人类历史上,在新兴资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中,形成民主和自由、平等、博爱的观念是人类精神的一次大解放”;指出“我们的主要历史教训,一是没有集中力量发展经济,二是没有切实建设民主政治。”

然而那时邓小平的政治立场,已经愈来愈向陈云、王震、胡乔木、邓力群的“反自由化”集团倾斜。在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六中全会闭幕会上,邓小平终于亲自发难,支持左派反自由化集团。邓小平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讲得最多,而且我最坚持。搞自由化就是要把我们引导到资本主义道路上去。这个思潮不顶住,加上开放必然进来许多乌七八糟的东西。看来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

批邓批江批胡,中国才有民主

胡耀邦不主张在公布六中全会决议时宣扬邓小平这段话。结果是被邓力群、胡乔木告到邓小平那里。邓小平变本加厉,叫王震到中央党校去宣布:“十二届六中全会的精神就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小平同志的重要讲话,有人故意不传达,想隐瞒。力群、乔木同志向小平同志作了汇报。小平同志说,我在六中全会讲反自由化要反二十年,有人不爱听,现在再加五十年,一共七十年,反到下世纪中叶。”

金钟先生来电约稿,问我:“你看再过二十年,中国能不能实现民主?”我回答:“如果照邓小平的反自由化理论走下去,今年正好二十年,再等五十年,怎么等得了?所以你们开放光批毛泽东不够,现在阻挡中国民主的,是邓小平的反自由化理论,你们要批邓、批江、批胡(胡锦涛)、批掉他们的反自由化,中国才能建设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文明。”

这二十年的历史再清楚不过。开放杂志创刊时的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邓小平在陈云、王震、薄一波、邓力群、胡乔木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赶胡耀邦下台。再过两年,又一次宫廷政变,赶赵紫阳下台。几十万大军驾着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手无寸铁的平民和学生。这一切,都是邓小平反自由化的赫赫战果。

在“六四”血泊中建立起来的江泽民、胡锦涛新王朝,推行的是一种开放式现代共产奴役制度,就是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下,向全球自由国家资本集团打开国门,巧妙地“磁吸”其资金资源技术人才,同中国被奴役为廉价劳工资源(包括知识劳工)结合,大肆制造低价产品行销全球市场,迅速提升党国奴役制度的经济与军事实力;但对宪政民主制度和自由、平等、博爱等普世人文价值,则坚决拒之门外,从而实现其开放式共产奴役帝国的崛起,向全球民主化浪潮挑战。

中国新奴役制度违背人性,违背自然,违背人类普世价值,理所当然必须终结。但由于它今天获得国家资本和国际政治力量的支持,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霸权,从而使终结中国奴役制度不再是中国人民独力所能承担,需要中国国内自由民主力量与国际自由民主力量的联合。

西方支持中共崛起,反专制更趋困难

今天自由国家并未认识到中共政府对内奴役压榨人民,对外军事霸权扩张将给世界带来灾难。自由国家不但没有联合起来,以其强大的自由民主力量支持被奴役的中国人民维护自身权利,迫使中共政府结束共产专制暴政;反而争相讨好中共政府谋取短期商业利益,助长中国开放式共产帝国的“崛起”,与七十年前欧洲自由国家纵容纳粹德国崛起的政策如出一辙。这就使中国人民在同共产专制暴政的斗争中处于十分孤立的境地。

那么,中国的民主化难道毫无希望了吗?

不。重要的是自由民主力量要采取新时代的新战略。

美国最新一期《时代》杂志遴选二○○六“年度风云人物”的故事,标志今天自由民主力量和专制奴役制度的斗争,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必须运用新的改变世界、改变中国的方式。

《时代》杂志在遴选过程中,曾经考虑过以两位东方独裁者胡锦涛和阿玛迪尼杰(伊朗总统)并列为“年度风云人物”,甚至第三位独裁者金正日也曾列入考虑。这是表明,在今日世界坛面上的政治人物中,西方自由国家自由国家已经没有能够叱吒风云的领袖人物出现,从而使东方奴役制度国家占了上风。

然而,人类历史是不是又走到了自由民主制度退潮,专制奴役制度回潮的黑暗时代了呢?如同七十年前希特勒、墨索里尼一度叱吒风云,自由国家领袖张伯伦、达拉第屈居下风一样,假如胡锦涛、阿玛迪尼杰、金正日当选时代风云人物,人们不免产生自由民主又一次大倒退,甚至人类再度面临战争浩劫的历史联想。

数位民主的新一代将埋葬暴政

毕竟时代不同了,一种属于新时代的新的力量,已经在旧时代旧政治人物的视野之外,从西方到东方,自下而上悄悄崛起。那就是属于“数位民主的”的新生一代力量。

《时代》杂志终于发现了,那些掌握了“数位民主”力量的新一生代的“你”,才是将在新世纪创造历史的新风云人物。以“数位民主”的一代新人的“你”,换下了时不我予的旧时代的旧人物胡锦涛们,使时代杂志本身也抛弃了旧时代的旧标准,进入了新时代的新思维,这是值得肯定的。

时代杂志编者葛洛斯曼指出:二○○六年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是,透过互联网新一代的Web2.0平台,多数人从少数人手中夺得大权,而且不计代价地相互帮助,爆发出无尽的生产力与创新力,不仅将改变世界,更改变了改变世界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掀起风潮的不是少数天纵英才,而是全球无数以电脑上网的“你”!只要电脑打开,网络连线,你的影响力无远弗届。你正在从全球媒体手中夺取主导权,创建一种新型的“数位民主”,因此今年的风云人物,非“你”莫属。

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希望,就在自由驰骋于Web2.0平台上的每一个“你”,运作全新型态的“数位民主”,把权力从少数贪婪嗜血的旧人物手中夺回来,让奴役制度的旧机器彻底瘫痪,重新创建不再有贪渎腐败、暴力压迫的现代自由国家。

胡锦涛们并非不懂得而且极端畏惧这个历史发展趋势,所以组织起全球最庞大的网络警察部队,有三万之众吧?然而“数位民主”的时代潮流,靠旧时代的枪杆子(暴力镇压)和笔杆子(舆论垄断)是挡不住的。你封死一条通路,千万条通路立即涌现。不要说三万网络警察、三十万、三百万也封不死,挡不住。当中国亿万被奴役的年轻农民工的“你”,都自由驰骋于Web2.0平台之时,就是胡锦涛的开放式共产专制皇冠落地之日。这并不需要再等二十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