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胆:钱云会血案“伞”疑

2011-01-21 08:17 作者: 苦胆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四个戴头盔穿蓝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没有警号,他们用警棍把钱云会打倒,压住后招手喊工程车过来,停在5米外的车子慢慢地开过来,那边两个人闪开到车子外边去,这边两个人按着,车子后边还有20多个穿特警服装的人。车轧过来后,车后面有两个人上前来看死没死……”

这是一位冒着生命危险的全程目击证人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的调查时所作的证词(目击证人与记者签署了保密协议,并保证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亲眼看见钱云会被谋杀过程)。案发时间是2010年12月25日上午9:30左右,而非警方公布的9:45。在此之前,已有一位吐露类似内容的目击证人钱成宇被警方抓捕。

浙江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委会主任、村民维权的带头人钱云会,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谋杀了,而且是身首异处。

在清理、破坏了杀人现场,抢走了尸体,抓捕了目击证人,威吓了知情者之后,乐清市官方于2010年12月27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布通告称:“现已查明,12月25日上午9时45分,肇事司机费良玉驾驶皖K5B323工程车从虹桥镇往乐清湾港区围垦工地方向行驶,途经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时,遇钱云会(男,1957年10月13日出生,蒲岐镇寨桥村人)撑伞从道路右侧往左侧横穿,工程车紧急刹车但仍与死者发生碰撞,造成钱云会当场死亡。根据肇事车驾驶员供述、现场目击证人反映的情况及现场勘查结果,该事故为一起交通肇事案件。”多家党报的新闻标题也据此突出了“钱云会撑伞横穿遭工程车碰撞死亡”。

两个目击证人均未提及钱云会撑伞之事,更未提及他的死跟撑伞过马路有什么关系。钱云会撑的雨伞并不在轧人现场,这说明他根本不是撑伞行路被撞死的。雨伞的破损碎烂,只能表明在他遇害之前曾经有过搏斗。钱云会撑不撑伞本属枝节问题,这与他的死没有因果关系。乐清市官方蓄意强调“钱云会撑伞”,是要误导公众:钱云会撑伞行路,没看清车情路况,以致在穿马路时跟工程车相撞而死。利益集团残暴地杀死了钱云会,还把责任往他身上推,想藉以证实他们的“交通肇事案件”一说,掩盖谋害真相。钱云会的伞,反倒被弄成了他们的道具。

尤其蹊跷的是,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警方还出示了钱云会打伞的照片”。这钱村长打伞的照片是从哪儿来的?是摄像头摄下的吗?蕞尔乡镇哪来那么多探头,再说案发地点的摄像头不是已明确告知不管用了吗?就算是沿路某个摄像头摄下的,也叫人生疑。摄像头摄下的画面,往往比较模糊,就连民间调查团的人员 “尚不能确认探头录像中的车即是现场那辆车”,而雨中撑伞的人在探头录像中则更难辨认。警方又如何能确认探头录像中某个打伞的人是钱云会?除非画面相当清晰。显然,警方手中的钱云会打伞的照片,画面是清晰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偷拍钱云会。在一个冬日的雨天,谁会悄悄地给一个打伞出村的人拍照?这不恰恰证明此事是预先设计的阴谋吗?这不恰恰证明有人在暗算钱云会吗?这不是“交通肇事案件”,这是“交通肇事案件”杀人计!

钱云会打不打伞无关宏旨,我倒是看到了党国政府官员打着另一把伞,一把“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之伞。而从如何处置一连串惊天大案和公共事件来观察,中共现政权正是当今一切邪恶势力的保护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