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1/1/17-2011/1/24)

2011-01-25 14:24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真实版“让子弹飞”在广西梧州上演,农民工讨薪问题依然在上演着惨剧。胡锦涛在记者会上承认人权普遍性原则,这可能成了胡锦涛访美的最大看点。钱云会案家属高压下签字获赔105万元,也不能使这一万众瞩目的谋杀疑案就此了结。

*真实版“让子弹飞”在广西梧州上演*

大陆电影《让子弹飞》正在中国各大影院火爆上演,票房冲破四亿大关,在中国引爆一股政治隐喻、解读现实与历史的浪潮。但真实版《让子弹飞》在广西梧州上演。近日,广西梧州长洲区竹湾村发生警察开枪射击讨薪农民工事件,子弹从农民工腿上穿过,血流一地。

1月16日中午13点30分左右,在广西梧州长洲区竹湾村原西江收费站路段,发生一起因农民工讨薪,遭到当地防暴警察镇压的事件。

因拿不到薪资,苍梧龙湖金域蓝湾建筑工地的50多位农民工,穿着工作服,带着安全帽,拉着自制横幅“相信党和政府为我们主持公道,还我们血汗钱”,沿着一级公路行走,准备前往梧州市政府上访。

这些农民工走到竹湾村时,遭到一群拿着荷枪实弹、盾牌及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拦截,过程中,双方发生冲突。

这些手无寸铁的农民工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传来一阵枪响,吓得这些民工四处逃亡。

全程目睹此事件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男士表示,16日中午12:32分,有十多台警车停在竹湾村一家家具广场门前,共来了七八十个警察,民工大约有四十到六十人。

这位男士说︰“当时,警察向天开了两枪,向人群开了两枪,向地上开了六枪,造成一个女民工受伤,三个男民工受伤,一个路人受伤,一个男民工伤了耳朵,其它伤到脚。”

这些农民工没想到警察会开枪,吓得四处逃亡。这位男士说︰“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有些人跑进车城,有些跑进家具广场,他们带着工程帽,走时全都扔了。警察抓了伤者,把那几条横幅拿上警车。”

当时围观的民众有几百人,附近商铺的员工和顾客目睹此事件。这位男士表示,当时,看到这些手无寸铁的农民工遭到枪击,他心里感到很痛,不知开枪的人是怎样的感受,民工只要收到钱,他们也不想到政府请愿。

一汽车城的员工表示,讨薪的人有五六十人,警察也挺多,有开枪,警察开枪的时候,有的民工躲进汽车城。

有人发帖表示,现场有好心人在为流血的者包扎,当有人把弹壳捡回来时,大家感到震惊,这些讨薪民工步行经过这里被飞来的枪弹挡拦了。

据了解,被枪伤的多名民工正在市中医院抢救,手术正在进行中。

每到岁末年初,农民工讨薪难的问题都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可是农民工讨薪难的问题十几年来从未解决。每逢年关前,各地出现一片讨薪潮,其惨烈程度令人触目惊心:为了讨薪,有农民工堵路堵人,有遭开发商殴打,有被割断生殖器,有遭到侮辱的女工,也有被董事长驾车拖行两公里……。

有网友评论,年关将至,农民工背井离乡,从春到冬,苦累着自己,却拿不回那点血汗钱。这不仅是他们的悲剧,更是整个社会的悲剧。我们的制度,我们的国家,对这悲剧,解决欠薪顽疾,需要全社会努力。大家要帮着他们,挺直脊梁,堂堂正正,拿回血汗钱。

点评:

记得在几年前,温家宝就曾信誓旦旦的表示要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那时中共通过媒体也在大张旗鼓的宣扬如何帮助农民工解决拖欠工资问题,一句“农民工的工资不能欠”,都成了央视春晚小品中的经典台词,可是如今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倒愈演愈烈,讨薪竟然迎来的是政府警察的子弹横飞,可见原因就在于中共政权的制度本身就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反而会养虎成患。

这要在人家现在的资本主义国家,除非真到了企业危机难以支付工资的地步,否则绝不会有钱赖着不给,否则不但有工人的反抗,还有法律的制裁,社会的批评,并且是商业信誉尽失,以后别想谁愿跟你成为生意伙伴了,就是些不很民主的国家也有商业道德,中国古代的商业道德更是非常讲究的。可是中共统治下所谓的和谐社会,发生这种故意拖欠不支付工资现象,可以说是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就连朝鲜那么贫困好像都没有。

这就是中共一味宣传发财致富,刻意用党文化摧毁传统,放纵堕落社会道德,政治上的专制黑暗衍生出官商勾结,有了政府的保护伞,不法商人随心所欲为非作歹,党中央出台些解决社会矛盾的冠冕措施,地方不去严格执行,中央又不敢深入纠察唯恐动摇了自身统治,对社会舆论的严控难以实现有效监督,人民自发起来维权抗议又被政府示威敌对行为实行打压,这就逐渐演变成这一出让子弹飞的惨剧。

前些日子中共在人权报告上无耻且经不起推敲的宣扬中共统治下人权如何改善,又称国务院出台了什么法律法规约束警察办案执法,还有什么警察要接受民众监督考核。可前不久四名特警谋杀钱云会硝烟未散,如今就到大批警察在光天化日射杀民众,实在令人瞠目结舌,虽然中共警察镇压维权抗暴民众已是司空见惯,但开枪射杀民工还是比较罕见,显示中国的官民矛盾冲突依然在不断升级。

其实这次只是为数不多的民工去跟政府请愿,还非去直接针对政府示威抗议,政府不派工作人员前来协商解决平息事态,反而让防暴警察来单纯拦截阻止,怎么能不爆发冲突呢,防暴警察人数超过民工,全副武装并且应该是训练有素,怎么就掌控不了局面到了开枪的地步,反映出这些警察平时也缺乏管教素质低劣,针对民众也是丧失人性冷血对待,处理突发事情时也是头脑发晕不够冷静。当初官员们也是因为不要理睬这些讨薪民工,或者早已跟开发商暗中勾结,才出动防暴警察做挡箭牌,是想要镇压,但也未必想开枪,现在开了枪,等于警察把事情办砸了,以后麻烦事还是少不了,比处理讨薪要头痛百倍,官员是自讨苦吃。

这件事如何发展还待继续观察,刚刚发生的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就是蝴蝶扇一扇翅膀引发了一场风暴,将来中共也有可能落得类似下场。还有这次民工拉着自制横幅“相信党和政府为我们主持公道,还我们血汗钱”,迎来的却是党和政府无情的子弹,这天大的讽刺的确该让一些人好好清醒了。

*胡锦涛在记者会上承认人权普遍性原则*

胡锦涛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承认,中国在人权方面有很多还需要改进。胡锦涛表示,中国承认人权的普世价值,中国“一直保证”尊重和促进人权。不过胡锦涛又说,“在人权方面也要考虑各个国家国情不同”。胡锦涛还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还在经历重大的改革阶段。胡锦涛承认,“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星期三下午在白宫举行联合记者会。据美国官员说,在美方坚持下,胡锦涛同意参加这项公开媒体活动。根据双方协议中方和美方记者各提两个问题。首先发问的美联社记者提出了中国人权记录不良的问题。奥巴马在做答时强调了中国政治体制、文化历史和美国的不同,以及两国所处的发展阶段的不同。但他随后指出,“美国认为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很重要,超越各国的文化特点。”他表示已经就这些问题和胡锦涛进行了交谈。奥巴马总统说,美国和中国还同意举行人权对话;美国支持中国和达赖喇嘛举行进一步对话。奥巴马还表示,自从美中建交以来,中国出现了革命性变革。为了美国也为了全世界,美国将继续和中国合作。相互之间的分歧不不应该阻碍双方的合作。

由于现场没有同声传译,胡锦涛没有接着回答这个对他来说最敏感的问题。后来,当布隆伯格新闻社记者提问时,他请胡锦涛回答美联社记者前面提出的人权问题。胡锦涛解释说,他当时认为问题是向奥巴马总统提的,并不是他不想回答。他说,他可以回答人权问题。他说:“中国始终致力于改善人权,并在人权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承认并尊重人权的普遍性原则,但同时认为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必须跟各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他说,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很多挑战,在发展人权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保证,中国将继续民主和法治建设,也愿意与各国开展交流与对话,但他同时又强调要在互相尊重互不干涉的基础上开展人权对话。

针对这位记者有关很多国会议员决定不参加今晚国宴,胡锦涛要怎样说服他们的问题时,胡锦涛答道: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参加,此问题应该问奥巴马。奥巴马则以笑代答。

点评:

外界对于胡锦涛说说:“中国始终致力于改善人权,并在人权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承认并尊重人权的普遍性原则”比较关注,可能胡锦涛此前还未做过如此表态,此前中共的人权秀都让温家宝做了,但如今在这种举世瞩目的场合如果再是一副僵化强硬的面孔,胡锦涛就得大丢其脸,所以也不得不缓和了一下调门以退为做一做秀,承认中国人权还存在许多问题。

但也可以看出胡锦涛对待人权问题的态度本质未变,其实中共就是想在提高经济改善民生方面做出一点努力,就跟外界去吹嘘自己如何保障人权改善人权了。其实中国的经济发展都不是靠中共操心才能取得的,中国人本身就聪明勤奋又能吃苦耐劳,不乏商业头脑与创造力,只要有个和平的发展环境,公平公正与自由的市场经济秩序,中国民众自己就能创造出经济奇迹与富裕生活,不需政府过多去调控干预就能达到。可以预料的是,如果此时有记者继续追问胡锦涛中国人权究竟还存在哪些问题,胡锦涛可能就会说:中国人民在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方面还没有得到充分完善的保障等等诸如此类民生方面的话题来搪塞了,绝不肯坦白中国没有组党、选举,结社,新闻、出版、言论的自由,绝不肯承认中国还有不合理的制度与人权迫害。

胡锦涛说,“中国在人权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呢,难道就不能先把高智晟、胡佳、刘晓波、郭泉、郭飞雄等人放了,做个样子表个态也好啊,可你连这个都做不到,在六四后中共还搞过一阵人质外交,在领导人出访或一些时候,还释放过魏京生等政治犯。可现在呢,倒是一毛不拔了,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比之前更加糟糕,要么你胡锦涛顽固不化死抱着中共体制同生共死,要不就是你这个三军统帅徒有虚名,胡锦涛你如果在不能及早突破原有的束缚做出些举动来,只能是天象巨变来临之时悔之晚矣。

要说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必须跟各国的具体情况相结合,那要看什么具体情况,一些国家经济落后非常贫困,吃饭都困难更谈不上社会福利待遇,如果政府没有大的过失,人权方面也不受指责。一些国家特别是阿拉伯国家也没有实现民主选举,有些还是君主体制,但是政府也很廉洁公正,人民相对安居乐业抱怨不多,社会冲突反抗很少,也不怎么受人权指责。还有一些国家有些依然保留的不良习俗,比如重男轻女、三妻四妾、过早被强迫结婚生育、殉葬等等这些有时会根据成度轻重做出选择。可中国社会不是上面提到的这些情况,中国的人权灾难99%都是由中共政权有意造成的,是政府为了维护其专制统治与邪恶本性,血腥残酷的迫害镇压民众,这样的人权问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任何有正义良知的人都会大声谴责,这时还能强调国情不同吗,都已经是赤裸裸的反人类犯罪行径,跟国情与历史传统有什么关系。

*钱云会案家属高压下签字获赔105万元*

正当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向社会公布钱云会案的新的目击证人的调查报导,在网络上再度引起围观,民间要求真相的呼声更趋强烈之际,钱云会家属已签交通事故赔款调解书获赔105万元。钱成旭表示全家承受了很大压力,尤其是他母亲身体状况严重,希望外界能够理解。

据中共官方消息,签订地点在乐清市蒲岐镇政府会议室,由镇政府主持调解。到场的钱家亲属主要有钱云会儿子钱成旭等,赔偿方为肇事司机费良玉的代表及乐清市山塘山矿山项目部等相关方面。

寨桥村民无奈被迫接受现实

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星期四上午向美国之音证实,他于18日凌晨4点多签署了赔偿协议,肇事车主赔20多万、采石场赔几十万,再加上其它方面共赔偿100万元,外加5万元丧葬费,总共105万元。钱成旭表示,他家承受了很大压力,尤其是他母亲身体状况严重,希望外界能够理解。钱成旭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痛苦表示:“我就是对不起我爸爸。”

另据推特上的民间消息称,儿子钱成旭与官方达成的是“交通肇事赔偿协议”,肇事司机赔20多万,菜市场、电厂等单位补偿钱云会因上访所欠债务70多万、5万丧葬费,协议签署后不许再追究钱云会死因。钱云会父亲、哥哥、弟弟不知情,坚决反对。

而披露钱云会案新证据的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网络上希望大家能理解钱云会家属的此举:“遭受了巨大苦痛的钱家,在其历经长达近一月的艰苦抗争后作出如此决定,建议大家设身处地给以理解和包容!他们所身受的苦难,恐非常人所能忍受;他们处境的不确定性,恐非常人所能理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寨桥村民告诉大纪元记者:“村民都觉得很无奈,没办法了,心里都有数,只是都不说出来。过来七、八十人,又有什么用,大家说穿了又不好,反正大家心里都有数。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家属已经签字了。”

钱云会案发生时,记者曾联系上他的大女儿,她在电话里无奈至极,反覆说:“政府有权,我们是农民,是老百姓,出了这事我们能怎么办,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斗不过他们。”

一个公民说出的话也是有力量的

乐清一位跟钱云会一样上访6年的张先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将钱云会案子跟“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相提并论,表示冤深似海。

他指出:“现在什么都是政府说了算,他说是马,就是马。他说是驴,就是驴。他是有权、手下有兵。我是一个农民,为老百姓维权,我跟钱云会一样都是为村民上访了6年。我们俩上访的不是同一个案子。政府不给解决,我是一个中国公民,一个公民说出的话也是有力量的。”

东方早报报导,钱成旭称,过两三天会火化父亲的遗体,再择日出殡,“先入土为安吧。”对于下一步打算,钱成旭称,现在脑子很乱,什么都不清楚。”对于是否会请律师?他也表现得有些顾虑,“现在的人有好有坏,我们也不知道。”

网络传钱云会案调查组长自杀

云南信息报报导,近日,网上有消息称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沈强自杀身亡。沈强是“钱云会案”的调查组组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钱云会死于交通肇事。

《齐鲁晚报》消息,关于“沈强自杀身亡”的传言在18日夜间开始在网络上出现,但该报社记者致电温州市外宣办主任张春校,遭到否认,称是假的。

点评:

现在中共地方当局强迫家属是放弃了继续追诉的请求,但钱云会儿子还是向外媒透露了政府横加干涉威逼利诱被迫屈服的事实。中共地方当局妄图以逼家属屈服达到平息事态,给钱云会案定性为交通事故的目的。但钱云会儿子这么一表态,外界则更加认定钱云会被谋杀的看法,否则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政府为什么就如此横加干涉欲盖弥彰急于了结此事。

钱云会主要家属与本村村民迫于中共压力如今选择了妥协与沉默,可一时屈服于压力将换来终身的悔恨与遗憾,永久的背上不孝与不义的罪名。也许他们会感到再做努力也斗不过当局,但现在不是斗得过斗不过的问题,而是去不去抗争的问题。抗争的方法可以避实就虚灵活多样,比如全村每户人家门口都挂一块白布,或贴一张写了大大“冤”字的纸,或者全村人都穿上同一颜色的衣服,或者全村共同消极抵制村委会等等,坚持下来时间长了,也可能会取得一定效果。

目前虽然家属签署了赔偿协议,但依然不能算是事件的终结,还会有打算成立的钱云会特别调查委员会与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等组织继续展开行动,还会有一些民间组织及个人参与调查,可能依然会有媒体敢于不惧禁令报道此事。钱云会事件既然是个悬案并且也是冤案,那么媒体与民众都将持续保持关注。还有关于乐清地方官员贪污拆迁款的问题也没有了结,看看有没有学者与社会人士展开深入调查。以后有什么新的内幕爆料,与新的事件发生,都是很有可能出现的,钱云会案中共当局遮蔽了一时遮蔽不了永远,案情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