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1/02/28-2011/03/06)

2011-03-08 03:08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综合报导】上周,中国发生的第二次茉莉花街头聚会导致多名外国记者在北京遭逮捕美欧严厉批评,一场国内事件演变为一场国际外交风波;两会前中国政府出台有利民生政策,然而能否解决中国社会矛盾冲突并不看好;中国投票赞成安理会制裁利比亚被指意义重大,其实只是无奈之举;《北京日报》两次严词警告周日茉莉花聚集参加者,显示中共政权针对茉莉花机会的发展趋势已经畏惧到了极点。

多名外国记者在北京遭逮捕美欧严厉批评

多名外国记者在北京遭逮捕和受攻击事件引发国际社会愤怒。美国和欧盟周一(2月28日)均严厉谴责中国安全机构的粗暴行为。

据德国之声报导,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JonHuntsman)表示,这种刁难和压制行为不能被接受,并令人极其不安。此前,美国大使和欧盟驻京外交官分别会晤了周日在北京采访事先宣布的示威抗议活动的数名外国记者。这些记者受到中方安全人员暂时拘留,其中某些人遭到殴打。2月28日,美国大使和欧盟驻华外交使团要求中国政府追究责任者,尊重外国记者的权利。欧盟外交使馆的一份声明中称中方使用了暴力、恐吓手段,并在不加任何说明的情况下逮捕和拘留外国记者。

德新社报导,周日,一些外国记者试图对北京可能发生的抗议示威活动进行报导时,被中国警方拘留,其中包括德国电视一台和德国ZDF电视台的摄制组成员以及德新社的一名记者,并受到违反禁止现场报导规定的指控。

德新社的记者不久后重新获释,但是被勒令立即离开北京市中心主要购物街王府井大街。截止至北京时间2月27日下午5点40分,德国ZDF电视台的记者以及摄制组成员仍被中国警方扣留。中共警方说,这些德国记者未经允许禁止在该地区进行现场报导。

点评

27日中国网络发起的第二次街头聚会活动,虽然受到了中共政权的种种严密防范性措施的阻挠,使得参与人群很大程度难以聚集到一块。但由于中共警察在现场大肆抓捕多名外国记者,从而引发一些欧美国家强烈的不满与抗议,已经由一场国内群体性事件演变成国际外交事件,其实这也可以看作是第二次街头集会所取得的重要成果,让中共政权的恶行丑态又一次在国际社会面前赤裸裸的曝光。

在国外民主国家,新闻记者被形容为无冕之王,连国家总统都惹不起的。可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有了上面的许可,警察就敢对记者随意抓捕动粗,但毕竟这次是招惹了几个国家的多名国外记者,这也是件非同小可的事。各国媒体借此大张旗鼓的渲染报道,这也是他们理所应当具有的权利。各国政府的面子上也会过不去,这是有损国家尊严的事情,何况如果本国政府袖手旁观不理不睬,那么不是会导致媒体把枪口转向了自己。

对此美国和欧盟提出了强烈抗议,中共政权也不敢过于闹僵,所以还是构成压力。中共辩解说这些记者未经允许禁止在该地区进行现场报导,这算哪门子规定,难道在中国的公共场所大街上也不允许采访报道?可见中国的新闻自由又有多少呢。记者如果到哪里采访都需要事先申请批准,岂不是要都得丧失掉报道突发事件第一时间抢新闻的机会。中共政权很可能还会继续诬陷是这些记者挑起了中国的街头集会企图制造事端,不过这也会被斥之为无稽之谈,没人愿意相信。

3月6日可能就要发生第三次街头聚会了,相信这些记者不会被中共政权的抓捕吓倒,这回到现场采访的各国记者可能更多,如今是信息时代,各个媒体为了获得有价值的新闻是下足了功夫,如果再被抓捕这本身就是新闻,记者们又怎么好退缩呢,看看这次中共政权将如何应付。

两会前中国政府出台有利民生政策

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即将举行,中国政府借两会的“东风”,除了公布对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因贪腐被免职的消息以外,还宣布禁止面粉增白剂和扩展房屋限购两项利民措施。中国政府终于宣布禁止在面粉中添加增白剂,对于是否允许在面粉中放增白剂的争论,在中国已经持续很久,昨天中国卫生部终于宣布:从今年5月1日起,禁止在面粉中添加增白剂,即过氧化苯甲酰和过氧化钙。

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初步拟定第三批执行房屋限购令的城市名单,将逐渐向未出台限购的大中型城市以及交易活跃的三线城市扩展。此举意味着限购将成为覆盖全国范围的楼市调控重要措施,执行力度将大大增强,有望直接阻断部分不合理购房需求。

中国国务院1月底出台调控房市的“新国八条”,规定各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和房价过高、上涨过快的城市,要在2月中旬前出台房地产限购令实施细则。但2月中旬已过时,仍有大部分城市尚未出台细则。

点评

现在中共政权为了应付国内矛盾日益加深,开始大谈民生秀,客观的讲,暂时还能迷惑一部分尚在沉睡状态不明真相的民众,目前对大部分中国民众来讲,既没有多少革命热情,也不大相信中共的承诺可以得到实现,只顾自己一门心思多挣些钱。但在一个没有民主、没有人权、没有法制、没有道德、没有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下,民生又能得到多少改善呢,光是提高了老百姓的收入水平,减少了经济压力就算和谐社会了?温家宝去年八次提到了政治改革,如果在两会期间都得不到落实的话,那么确确实实就只是一句空话了。现在这些改善民生措施不管能不能起到效果,外表上看也只是减轻民众生活压力,并不是在解决社会矛盾,民生要改善并不光是物质上的,还需要有精神上的,两个如果不同步,社会还是要出问题,现在大部分民众还没有起来,是因为天象变化还没演化到那一步。如果时间后退两个月,再高明的社会学家也预测不到如今阿拉伯世界发生的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对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因贪腐被免职的消息,绝大部分中国民众也是反应平淡的,人民已经被全社会无官不贪的事实搞的麻木不仁了,抓一两个大贪官根本无济于事,现在全民都已经对中国社会整体上解决贪腐问题不报希望。其实中共政权要想取悦民众,还不如公正处理钱云会案件,远比抓刘志军更给力些。可见中共政权也并不是想民众之所想,何况抓刘志军背后还有多少权力争斗的猫腻呢。

面粉中是否该添加增白剂,这个问题还用争论吗,请问还有其他哪个国家这么做了,中共领导人哪个吃这样的面粉了,他们可有专门的特供食品,在牡丹江的镜泊湖附近,就有一块专门提供中共领导人大米的稻田,好多武警守卫着呢。现在过了这么多年才要制止面粉中添加增白剂,是不是太缓慢了,往小了说是办事不力,往大了说就是草菅人命。现在中国不法商人给面粉添加增白剂,已经不是单纯为了增白了,而是为了部分冒充混同面粉,你想添加的比例还能少吗。这个对人体的危害不去讲了,反正这种面粉蒸出的馒头没有面味、发干发涩形同嚼蜡,许多中国民众都深有体会。

笔者不是经济学者,感觉这房地产限购令虽有可能一定程度抑制房价继续上涨,但并不意味着房价可以回落,房子卖不出去也降不下来。现在的房价还是老百姓远远承受不起的,依然没有房住。现在房价高一方面是开发商在建房过程中要不断的给中共各级官员送钱而增加了建设成本,另一方面又有中共官员拿着贪污受贿巨款不断的买房炒房。现在靠这种措施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

中国投票赞成安理会制裁利比亚被指意义重大

2月27号,联合国安理会投票表决制裁利比亚,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体成员一致赞成,这是中国第一次投票支持、也是安理会历史上第一次全票通过,提请国际刑事法庭起诉的相关决议。而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将又一次投出弃权票,然后再发表一番不痛不痒的关注。因为中国政府可能认为,卡扎菲的战争罪是对本国人民所犯下的,而不是针对别国的,因此只能算是内战,或者说内政。没想到,中国这次竟然破天荒地投了赞成票,这个结果超出了外界的普遍预期。对此,有评论写道,中国的这个第一次也成就了世界的第一次,意义非凡。而之所以有这个第一次,与利比亚驻联合国大使达巴希的呼吁是分不开的,他在会议上恳求联合国救救利比亚,认为如果国际社会不立即采取具体、有效的行动,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利比亚人死于屠杀。

中选网上学者储建国的文章说,一个国家驻联合国大使请求制裁自己的政府,而且其他驻外使节也纷纷选择背叛这个政府,这的确是史无前例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安理会成员国不投赞成票,就会在道义上置自己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或许正因为如此,中国投出了赞成票。但是,一旦做了选择,就意味着中国对此作出了庄严的承诺;也意味着要对我们以往一贯奉行的所谓“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进行修正;同时还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当政者,如果干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其他国家不仅有理由,而且有责任来进行干预。

文章又说,尽管中国政府向来不喜欢西方国家关于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但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我们不能回避自己在国际上的责任,尤其是政治责任。我们老是强调软实力,如果我们对发生在别国的严重不人道事件装聋作哑,你的软实力从何而来?又如何才能体现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真正素质呢?不仅如此,我们还应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不能只要求别人做到这一点,自己更应该以身作则。尽管中国在亚洲率先建立了第一个共和国,但这个国家却多灾多难,而且很多灾难都是掌权者自已一手制造出来的。虽然我们不希望看到国际社会运用同样的原则来干预中国,但谁也没有把握说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

有评论指出,我们中国人,尤其是当政者需要认真反思,我们应该如何防止发生在别国的悲剧在中国重演。在当今两极分化、贪污腐败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官民之间的互信丧失殆尽,各种小规模的维权抗争此起彼伏,如果有了某种导火索,小规模的抗争一旦转化为大规模的反抗,当政者又该如何应对呢?在稳定高于一切的口号下,各级政府采取强力措施,力图将各种抗争压制在萌芽状态,从而在面子上保持一种安宁团结的局面。然而,在这种局面下,维稳者和被维稳者内心都没有真正的安全感,芸芸众生,大多生活在一种焦虑当中。被维稳者的焦虑容易转化为暴力抗争,而维稳者的焦虑则相应地转变成暴力压制。

评论称,偌大的国家,这么多的国民,如果完全进入一种暴力循环,国际社会即使想帮忙,也是爱莫能助的。利比亚出了这个事,对于该国人民是个悲剧,对于中国人民则未尝不是个好事,他人吃一堑,我们长一智。中国很多官员,包括那些高层官员,好像总是信心满满,认为在自己领导下,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老百姓应该感恩戴德才是。因此,每当听到有人搞群体性抗争时,总是想当然地认为,那不过是一小撮坏分子在捣乱,需要严厉打击。其实,中东的那些领导人在出事前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的老百姓跟我们的老百姓一样,在抗争时也是那么想的。

储建国的文章表示,中国历史久,国家大,人口多,似乎很特殊,但政治之大道是共通的。权力来源于人民,需要为人民服务,人民可以监督掌权者,也可以更换他们,这种大道并不高深,古今中外亦然,没有多少可争议的地方。它是普天之下的人民都愿意认可的价值,违背它就是大逆不道,这种价值究竟叫什么名称是次要的,关键是要从心里面认可它。很多反对这种价值的人既不是站在学术的立场上,也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这些人不必同他们争论,他们所需要做的应该是认真反省,回归自己的良知。

点评

现在中国投票赞成安理会制裁利比亚,也不能认为中共政权就是良心发现从此逐渐改过从善了,其实只不过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之举。卡扎菲政权与中共政权同是专制暴政,同样血腥无情的屠杀本国人民,但卡扎菲本人过于癫狂缺乏理性,镇压人民不像中共政权做的那样隐蔽精致化。这次卡扎菲开枪屠杀示威民众做的赤裸裸的,还动用了飞机导弹这种重武器,而且卡扎菲本人在电视上露面公开叫嚣就是要消灭反对份子,指控抗议民众是被基地组织服食了迷幻药也是无稽之谈,根本无人可以相信,展现在国际社会目前都是一清二白的,这时谁还要给卡扎菲辩解支持或默许,简直是自讨苦吃了,中共政权也没那么傻,所以不得已而为之。

还有由于这次卡扎菲开枪镇压人民,造成了众叛亲离的后果,官员离职、军队倒戈、使馆起义、飞行员叛逃的叛逃跳伞的跳伞,部落联盟也不在给予支持,如今反对派形成巨大力量控制了国内大部分地区,推翻卡扎菲政权指日可待,现在无论怎么再支持卡扎菲也是无济于事。中共政权也会在支持米洛舍维奇、萨达姆政权也没有挽救其覆亡上吸取教训。何况中国在利比亚还有大量投资,派驻大量人员,将来也的继续对利比亚的石油资源有所需求,所以也不能得罪未来的利比亚政府,现在只有换一幅嘴脸抛弃卡扎菲了。

第三是卡扎菲在为自己开枪辩解时提到了中国的六四事件,这也让中共政权恼怒不已,六四事件对中共政权也是伤疤,竭力想在国内国外都抹去人们对其的回忆,可是卡扎菲此时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把六四事件跟自己的屠杀等同起来,专找中共的痛处戳。中共政权如果此时再态度暧昧的话,岂不是等于变相自己承认六四事件就是屠杀人民吗,所以也必须跟卡扎菲做一个切割划清界限。当然也不排除中共政权现在做出点改善表现,是在给自己留后路,中共也不禁会看到卡扎菲卡扎菲开枪镇压人民的严重后果,认为自己也难再次承担六四开枪那样的责任了,当然中共政权不会变好,但镇压人民策略方式上会有所调整。

《北京日报》两次严词警告周日茉莉花聚集参加者

《北京日报》今天受命发布社论《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社论称,“首都北京正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但是,近来出现的一些异常现象,值得我们警惕。”社论严词警告了周日茉莉花聚集活动的可能参与者。中国的2011年两会正在北京召开,周日更有网络上发起的中国茉莉花聚集活动,因此,北京的维稳气氛紧张。此前,北京已有近百人或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被警方拘留,甚至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地被抓捕失踪至今。

在外交场合,中国官方一般以“尊重民众的选择”等说法,避免对这些国家的政治变动直接发表意见。但《北京日报》这篇社论直接痛斥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并将其与中国的形势相提并论。
社论称,“去年底以来,中东、北非部分国家局势持续剧烈动荡,社会秩序混乱,群众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生活陷入困境,动荡已经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

社论撰文者警告称,“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把乱局引向中国。他们通过互联网煽动非法聚集”,妄图制造事端,挑起“街头政治”。该文还指责说,“总有一些境内外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我们在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挑拨煽动,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广大群众”对此强烈不满,并称,中国“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维护稳定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意志和心声。社论断言,“少数人的表演只能成为一场自编自演的闹剧”。对此前在北京、上海发生的对驻华外国记者的人身攻击和殴打事件,该文警告说,“一些满以为可以在中国制造和寻找“中东式新闻”的人,最后只能落空。”

《北京日报》继昨日发表社论,严加警告周日茉莉花聚集行动,今天(3月6日)又发表第二篇文章,呼吁北京市民抵制在王府井的茉莉花聚集行动,要像“珍爱自己的眼睛”一样,自觉维稳。这篇题为《维护稳定从每个人做起——再谈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社论,署名为“任思文”,在凌晨两点报纸尚未完全印刷完毕,就通过北京市级新闻网站“千龙网”发布,并要求各新闻网站转载。

该文首先谴责“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各种手段挑起“街头政治”,并指责,其目的是“想通过挑起动乱拖垮中国,阻挡中国的发展进程。”文章指责这些“别有用心”的人正“通过互联网制造和散布虚假信息,煽动非法聚集,目的是把中东、北非的乱局引向中国,搞乱中国。”“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实际却干着扰乱人心、破坏社会秩序的勾当。哪里稳定,他们就把煽动的谣言散布到哪里;哪里有空子,他们就把挑起动乱的手伸向哪里。”

文章称,“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居乐业,对未来充满信心。”并称,中国已经进入“必须紧紧抓住和用好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北京市官方呼吁首都市民,“时刻保持警惕,始终头脑清醒,擦亮眼睛,识破阴谋,决不让他们的企图得逞”,并且要“带头维护大局,维护稳定,维护当前的大好形势”。具体而言,“不信谣,不传谣,不给别有用心的人以可乘之机”,就是最大贡献。

点评

如今经历了两次极其轻微的茉莉花集会,第三次行动尚未开始,已经令中共政权如坐针毡了。除了大规模抓捕维权民运人士,严控网络交流,街头派驻警察布防干预,这回还是感觉坐不住椅子,按捺不了开始动用媒体发起宣传攻势了。不是此前一直宣传说中国不会发生茉莉花革命吗,不是一直认为一小撮不满份子不足为怪吗,现在这么紧张干什么,还不是中共政权自己心虚吗,它是明白茉莉花革命在中国有多大份量的,尽管目前依旧十分微弱。

中共政权现在让《北京日报》发动宣传攻势这也可以看做是好事,现在京城的民众应该都知道了,能让才CCTV来批评就更好了,这样全国人民就都知晓了,中共政权对茉莉花革命的批判不会蒙蔽多少民众,因为都是现实生活感同身受的事情,老百姓都好明白。经过这么多年的经验教训,相当一部分中国民众已不相信中共的谎言,遇到中国的宣传报道都反着看,中国有能耐发动全国性的揭批茉莉花运动那么也好,有能耐官方发动反茉莉花革命拥护中共的群众游行也不可怕,就是中共政权不敢那么搞。现在先不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能有多少人参与,只要茉莉花信息能够传遍中国大地就算第一步有了良好的开端。

社论称,“去年底以来,中东、北非部分国家局势持续剧烈动荡,社会秩序混乱,群众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生活陷入困境,动荡已经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请问这个社会动荡是谁造成的,还不是由政府造成的嘛,政府治理国家不力,引起人民不满就要起了抗议甚至推翻现政权,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中间出现了点短暂的动荡混乱在所难免,只要能让人民看到未来的前途有光明有希望。就像人身上有癌症毒瘤要开刀手术,就得流血就得痛苦付出,难道为了暂时的一点安逸与稳定,就要慢慢的承受病魔的折磨直到死去。这里还说中东乱局造成了群众人身安全没有保障,这不都是这些国家的军警开枪镇压人民造成的,还能把责任算到示威者身上吗。

评论人士指出,中共政权好对反抗者使用别有用心这个词,很少去说具体要达到什么目的,人家是要民主要人权要自由,中共政权不给反而要迫害人家,谁在制造乱局,中共政权造成了如今中国社会的独裁专制贪污腐败道德沦丧司法不公禁锢压抑等等现象,表面的稳定算什么,内在要承受多少长期的痛苦啊。中国现在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中共政权能解决的了吗,中共这个马列邪教政治集团靠的就是以邪恶起家生存,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是黑的,现在出台多少多少措施改善民生哪里管用,社会还是在党文化的熏陶下,党中央的统治下越来越黑,将来中国社会基础要在深层次人心道德方面恢复重建,现在首要做的就是破旧立新,结束中共的黑暗专制统治再说。

该文称,“广大群众”对此强烈不满,这个真是十分可笑,请问这个搞过社会调查吗,哪怕有个采访群众的镜头也行啊,现在社会上都已经严密封锁这方面的言论了,《北京日报》拿什么下的结论,难道你有权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文章还称称,“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居乐业,对未来充满信心。”可温家宝都说,他的任期还有2年,但认为这2年的工作不比前8年任何一年要容易,反而要艰巨的多。坦承政府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其中包括高物价及房价、攸关食品安全及贪污猖獗及民众违法徵地拆迁等诸多重大问题。这两种说法可以说背道而驰,难道温家宝的说法错了。

社论断言,“少数人的表演只能成为一场自编自演的闹剧”。既然如此那少数一小撮人也应该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如果小鱼掀不起大浪,就让他们去表演,不搞打砸抢烧就行,几年前台湾发生倒扁运动,几千人围坐在总统府门前几十天,最后也就和平结束了,政府也没有镇压,这就是一个正常民主社会的状态政府也有信心以法律程序解决。现在中共政权为什么不敢放一放手,虚弱之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