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标”的悲哀(图)

2011-03-15 04:27 作者: 刘晓

手机版 正体 2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3/14/20110314162817462.jpg
中共当局今年在北京动员了73万人戴上“红袖标”。 (网络图片)

听身在北京的朋友讲,“两会”期间的北京可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最为明显的是满眼皆是“袖标”。无论是立交桥、天桥还是便道,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无论是地铁还是公交车上,这么说吧,只要有人的地方,一准儿有“红袖标”,少则一人,多则数人。戴红袖标的各色人等都有,除了警察、武警和城管外,当然少不了居委会的大爷大妈们。据悉,中共当局今年在北京动员了73万人戴上“红袖标”。

看着如此众多的“红袖标”成为北京抹不去的风景,不少北京人还真感觉回到了“文革”时期,只是如今的“红袖标”早已不是当年激情澎湃、相信“造反有理”、旨在推翻各级政权的红卫兵,而成为了当局“维稳”的护卫者。且不说作用几何,但中共藉此所营造的肃杀气氛还着实让众多老百姓噤若寒蝉。大概这些参与“维稳”的“红袖标”们还没有意识到,同当年的红卫兵一样,自己正在被吸食人民血汗的当权者所利用,而被利用的最终结果就是毁掉了真正通往自由幸福生活的大道。

我之所言并非危言耸听。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经有这样一批自诩为“红卫兵”的年轻人,满怀着热血去保卫“伟大领袖”,他们的典型着装是头戴绿军帽、身着绿军装、腰间束武装带、左臂佩红袖标,手握红宝书。

当 “伟大领袖”多次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这些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之时,当一个叫宋彬彬的红卫兵将“红袖标”戴在其左臂上时,在“伟大领袖”“不要文质彬彬,要武”的鼓动之下,众多年轻人的热情达到了癫狂状态,他们贴大字报、“破四旧”、对一切“反动派”进行抄家和批斗,并成为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和“资产阶级保皇派”的急先锋。而他们的所为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造成了中华文化的断裂……

然而,若干年后,红卫兵才明白,自己当年不过是“伟大领袖”的棋子:为了打倒党内对自己构成威胁的政治对手,毛藉助红卫兵的冲击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并再次全面掌管了最高权力。而被他利用完的红卫兵们,则很快被送到了农村,美其名曰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实质是毛不希望红卫兵继续“无法无天”。许许多多的红卫兵们的命运就这样被改变,而他们过了十几年、二十几年后才明白是谁让他们的命运如此悲惨,是谁让他们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同当年主动成为红卫兵的年轻人不同,今天的国人业已失去了护卫某个领袖的热情,但对于当局一到敏感时期的“维稳”的参与也并非完全是被动——仅仅出于养家糊口的目的。且不说那些“无奈”的“专政机器”,姑且看看一些平头百姓糊涂到了何种程度。

大陆某媒体不久前就报导了一批自愿报名的“红袖标”,其中两人是67岁的吴奶奶和64岁的胡奶奶。她们是北京北三环附近的大慧寺社区的“维稳”志愿人员,主要任务是警惕“形迹可疑之人”。报导说,她们对现在的生活挺满足的,不过希望“两会”委员们可以关注一下儿童乞讨问题。

或许是因为对生活的满足,或许是因为这满足的生活自认为是拜当局所赐,两位老人才不顾年龄因素,加入了“维稳”志愿者行列。据说,像他们这样的志愿者还真不少。然而,我不晓得这些志愿者眼中的可疑人员究竟是什么人——大概有任何“反政府”行为倾向的人都是他们戒备的对象;不晓得志愿者们是否意识到或许那可疑之人也不过是因为天大的冤屈而想来北京讨个公道;我更不晓得这些志愿者们是否清楚:一个不向老百姓敞开大门的政府,一个防百姓甚于一切的政府,一个让无数儿童沦为乞丐的政府,一个让物价飞涨的政府,一个与百姓争利的政府会是一个好政府吗?而帮着这样的政府做不利于咱老百姓的事,不是在做坏事吗?不是在自己毁掉通往自由幸福生活的大路吗?因为政府防的不正是那些为了我们自身权利而敢于出来呐喊的人吗?

大概明白了这个理儿,就不会有人主动去戴那什么“红袖标”。要知道,今天被利用的结果就是明天的继续被奴役,而这难道不是悲哀之事?也许,当敏感时期满眼不再是“红袖标”时,中国的老百姓才可以长舒一口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