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去月亮告状记(图)

2011-04-04 22:36 作者: 长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刘老焉在街上贴出了告示,要到月亮上告状去了!

消息传出,立刻轰动整个京城,诸君试想,天底下能有多大的冤屈,人间解决不了,要跑到月球上去了断,听起来让人实在匪夷所思,然而事实摆在那儿不由你不相信。

布告贴出不到二十四小时,此事便在互联网上疯传起来,热心人士还专门开辟了“月亮是俺包青天”热线电话。据说八小时内点击率已达百万,此举动连国内洗冼蹄味(cctv)焦点谎谈的记者都惊动了。

刘老焉自从贴出那张告示一刻钟之后,就没有休息和安生过,从全国各地赶来聚集与打听消息的上访者,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涌到京城上访村来。大伙纷纷感叹,唉!这年头在中国做个人,可真没有当一头猪容易呀!你瞧瞧北京郊外当年那些给奥运健儿准备的奥运猪,那待遇和县长差不多,现在又成了官爷们的专贡了,真是阴阳离乱,猪贵人贱。像刘老焉这么老实巴脚的人,人间没天理,折了房子,又打死了儿子,硬生生被逼到月亮上去告状,咳,这老百姓的日子真比黄连还苦哟!

但更多的上访者与群众是看了布告上所说的惊奇内容而来的,不少人聚在一起疑疑惑惑,禁不住问刘老焉:“你做的梦是真的吗?真能去月球?”

“这还能有假?”刘老焉那张诚实、略显拘谨的脸上闪着亮光与自信,“我一连三个晚上,梦里那神仙娘娘都暗示:刘老焉呀去月亮吧!刘老焉呀去月亮吧!你儿子的冤屈快昭雪了!不是俺说大话,俺做梦从来第二天或什么时侯就实现的!”

“嚯,那么灵验,那神仙会不会真来接我们呀?”一些人到底没见过神仙,似信非信,更有一些旁观大众是在看笑话。

“天机不可泄漏,今天是七月初七”刘老焉掰着指头,多少天来冤屈的脸像一朵苦菜花一样舒展开来,满脸神秘,“八月十五中秋节,到时候到北顶娘娘庙瞧热闹吧!”

(二)

上访村,坐落于北京南站附近,由不同的居民区与街道组成。从北京南站以西到开阳桥、从南站往北边直到东庄,方圆大约一公里的区域。人数最多的时候,这里住着最少近万名来自中国各地的上访民众。

南站附近的幸福路一段有很多农转非的农民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房子陆续被进京上访的人租用了。索性当地农民把这些房子打成隔断,像鸽子笼一样,每天五元租给上访人。近年来上访村面积不断扩展,住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现象在这里诞生了,农民不用种地,就靠租金过活。那些老访民就在马路边、围墙下也搭起了简易房屋。立交桥洞也成为访民栖息地。放眼望去,那一片片低矮霉湿的窝棚前,只要不是警察与防爆队来查房的时间,到处都可见到一群群衣着破旧的人在晃悠,象极了非洲的难民营!

在一个用瓦楞板搭建的简陋的小屋门口,一个面带菜色的中年妇女正在收拾东西。门口几个儿童在那里又跳又唱:

月儿亮,月儿长
月牙上面是故乡
故乡里头没豺狼
听仙乐,住宫房
五谷丰登米盈仓

………

“嗤”的一声,有人笑出声来,俩个身着便装的中年人在十几米远处望着几个无忧无虑的小孩跳舞。

“看什么看?鬼鬼鬼祟祟看你们就不是好东西。”中年妇女把手中的涮碗水朝他们泼去,又朝他们啐了一口!这俩个中年人已在门口转悠半天了,近来警察局常常派来密探刺探访民的动静,也有不少外地进京截访的便衣在这里找人。这里天天就有这样可恶家伙们的身影!

两个鬼头鬼脑的中年人嘀咕了几句,其中一个穿褐色夹克衫略显肥胖的人向门口走了过去,亮了一下手中的证件对那女人说:“我们不是密探,也不是间谍,我们是记者,想了解一些上访者的情况,做个社会调查。”

女人说:“调查?你们是哪家养的记者?调查了能报导吗?”

“大姐,我们……我们……同情上访者,想了解一下现在上访者的情况。”夹克衫看着远处几条叉巷里涌过来的人群,有些口吃。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实话?”那女人上下瞅了瞅他,说:“反正我们死都不怕了,还害怕啥?小家伙们,去远一点跳”,她朝几个儿童喊了一声。

几个几童不理踩她,歌声一转,仍在那里跳唱:

访民们,磨刀嚯嚯吧!

当月亮从东方升起的时候

就去要那狗娘养们的命

………

女人转过身来,忍不住又问:“你们记者,只会拍官府的马屁,哪会登我们的冤屈事?家福,有记者来调查情况,你们给他倒倒苦水”,她向靠过来的一群人喊到。

那个叫家福的人身后跟着十几个访民,警惕地望着皮夹克和他的同伴们,听到妇女的呦号声,纷纷揭出怀里的状纸围上来,随后时间不长,一百多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访民开始排起了长队,轮流给他们讲述自己上访的故事。皮夹克看着越来越多聚集的人群,脑门上沁出一层细细的冷汗,他俩手一摊,“你们的情况太多太复杂,能否让我们带回去反映给领导?”

“领导都是黑社会头子,哪会管我们的死活?”家福看着围上来的人脸上露着失望,还是把状子递给皮夹克,“我知道上访解决不了问题,但我就是要上访登记,让他们(指地方政府官员)难受,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

“那是那是……。”夹克衫和同伴每人接了一大摞状子,有些狼狈地给穿着‘上访服’,手里拿着状子的访民照了几张像,在访民一阵阵吆喝声中钻进路边的一辆小车中绝尘而去。

“把状子交给他们,白费了你们的心血,算打了水飘儿了!”众访民扭头一看,是前阵子贴布告要带大家上月亮告状的刘老焉。

“老焉叔的意思?……”叫家福的小伙子挠着头。

“这些是假记者,看他们神色慌张的模样是便衣无疑……”刘老焉若有所思地望着那辆小车消失的方向,那里正有两辆摩托车向这边驶来。

摩托车上下来一高一矮两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手里各掂一捆纸,嘴里“哈罗”地和大家打着招呼,刘老焉向大伙介绍说:“这是大卫和杰克,从网上得知咱们中国访民要到月亮上去告状的消息,特地从美国赶来支持声援我们的,刚才我们在后面看到俩个便衣把你们手中的状子收去,便让大卫和杰克跟着他们,你们果然上了他们的当!”

“中国真是个神奇的国度,”大卫把手里的纸放在地上,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你们的脊粱是世界上最坚韧的材料做成的,”说着,扎起马步,头颈前伸,一副受重负压的模样,“不过访民们,你们的希望己寄托到圾垃堆保管起来了!”访民们笑了起来,纷纷向前去看个究竟。

“这些天杀的记者,原来把我们的状子扔圾垃堆里去了!”一个访民蹲下来先找到自己的状子,人群里传来来一阵叫骂声,纷纷围上来找自己的状子!

“是的,刚才我和大卫跟踪他们不久,他们就停下车把这些东西扔到路边荒芜垃圾堆上,扬长而去。”有点腼腆的杰克,俩手一摊,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访民们愤怒了,纷纷说砸锅卖铁也不放弃抗争的权利,联合起来的目的就是要讨个“说法”,让共产党还百姓做人的权利、居住的权利、种地的权利、工作的权利、看病吃药的权利、上学读书的权利、残疾人社会保障的权利、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诸位”大卫拍了两下巴掌,压下众人的愤怒,“你们是一群不畏恶浪的勇士,我相信你们已对执政者彻底放弃了你们的希望,中国有句古话:车到山前必有路!上帝慈悲,我和杰克愿献绵薄之力助你们去讨回个公道!”访民们轰然叫好!

“现在世界上正流行一个退党潮,有一句谒后语是:中共遇九评——挺死(尸)无疑。”杰克说着俩眼一闭,做个挺立着身子向后倒的动作,众访民一听都乐了,一些跃跃欲试的访民围着刘老焉听他讲登月前的准备事项,听杰克和大卫讲述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退党潮是怎么回事。这些天,公安便衣、伪记者活动频繁,看来对访民们又加强了戒备与打压,刘老焉吩咐大家小心应对!

许久,激动的人群才渐渐散去。

(三)

阴历庚寅年的八月十五日,对居住在京都的人来说,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后来的历史会把这一天出现的事件载入史册。

北顶娘娘庙,是京城最著名的五座泰山神庙(俗称五顶)之一,亦是明代皇家敕建的庙宇,几百年来香火一直很旺盛,在荒唐暴君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还有人偷偷来拜哩,可见这座庙里神仙娘娘的神灵之极,几百年来关于北顶娘娘在人间的神迹老京城的人那是说也说不完。远的不说,就拿2004年官府财大气粗以建奥运中心场馆为名,逼神仙娘娘搬迁,娘娘施法力大闹京城吓破了中共一干官员的胆之事,近来正越来越神地在民间流传,听者无不拍手称快和津津乐道。

那是2004年8月的一天,当局的头头为盖“鸟巢”、“水立方”,想法设法在京都吸民膏刮民髓,这回不知错了哪根筋,鬼主意竟打到北顶娘娘头上了,未经娘娘点头,霸道地派人要把娘娘的庙给拆了,结果刚拆了庙门,突然间昏天黑地,只见平地起风云,一阵大风就开始狂刮,这一刮不要紧,一股旋转的黄色风柱在半空中席卷了整个“水立方”(国家游泳中心)工地,风柱有七、八米高,三、四米粗,旋风卷着黄沙将工地围栏的铁皮卷起十几米高。狂飙把刚刚建好可抗七级风力的临时建筑物几乎全部摧毁,整个建设工地夷为平地,现场陷入瘫痪状态。四十四名工人受伤,二人死亡,据说娘娘只动了一下眼睫毛就把诺大一个工地收拾得人仰马翻。

这一下,头头脑脑们才知道历害,慌了手脚,若神仙娘娘来真的这事可就大了,无奈只好颤颤兢兢决定“保留这座具有文物价值的明朝娘娘庙,并拨款重新修复”,那“鸟巢”呢?只好在原规划的基础上“被迫”向北移了100米,娘娘红颜一怒,真是大快人心,吓退中共,逼退“鸟巢”,保下神庙不倒,用当下流行的一句话:牛不牛?当然牛。看来娘娘给刘老焉托梦让他去月亮告状,也是看刘老焉实在太冤了,要为他和访民们指一条明路,刘老焉才有胆量在街上贴出告示,求神明帮他们伸冤,许多人在事实面前也相信了这是真实不虚之事了!

一个月来,京城的人都盼着八月十五这一天来临,上午八点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向娘娘庙汇聚,访民们更是空巷出动从上访村逶迤而来,一时间以北顶娘娘庙为中心人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许多人拿着香和纸排着队等着给娘娘上香供养,一些访民自觉出来维持秩序,只见人头簇拥,香烟燎绕,好不热闹!有心的人还能发现,在人群四周有一些人也在神色紧张地注视着里面的动静,不用问,那是当局派出的便衣密探,慑于娘娘的神威这些坏蛋不敢明目张胆地派出警察驱赶群众,但又不甘心让群众自由聚会,暗地里便派出一批国安特务斥候人们的动静。

刘老焉带着家福、大卫和杰克等一班人来到娘娘庙,人们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让他们进去,一帮人过了山门,进入前殿,众人顿觉氛围肃然,只见彩幢帐幔下,现出娘娘圣像,真应了古书中形容的“容貌庄丽,理圆四德,智满金身;缨络垂珠翠,香环结宝明,乌云巧叠盘龙警,绣带轻飘彩凤翎。”似有无限慈意望着庙外众生,刘老焉领众人焚案敬香,祷告喃喃,静候着那一时刻神圣的光景来临。

中午十二点,庙里庙外鞭炮齐鸣,刘老焉吩咐众人在庙院里腾出一片空地,又吩咐大卫和杰克把随行的两个大提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俩个帆布做好的气球状物什,用绳子拴固在己充好气的橡皮筏子四角,一会功夫,两个能升空的设备便准备妥当,大卫和杰克俩个小伙子跑来跑去,让众人用彩笔在帆布气球状物上签名以作留念。

刘老焉把早己报名要随自己去告状的家福等十二名访民分成俩组,安置在两个皮筏子里,然后又在娘娘像前上了最后一柱香,磕了几个头,便和大卫、杰克分别登上了皮筏子。

正午的阳光照射着京城大地,古老的京都似乎要给人们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平日喧嚣的人们此刻无论是在哪条街哪条道行走,公园还是各自的岗位上,都默默地把目光转向娘娘庙所在的方向,成千上万的人心里都清楚,这一刻是正与邪,天理与背义的较量,仿佛时间也似乎凝固了!

北顶娘娘庙,所有的人都不在走动,只有鞭炮与香纸燃后散发的烟雾在空中飘荡,人们静静地注视着坐在皮筏子上的刘老焉他们。忽然间,太阳似乎暗淡下来,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柔和的香风,像一支无形的手把浮动的烟雾慢慢收拢,不一会,烟雾越聚越浓,渐渐化作成瓣瓣五色花朵状东西悄然向人们头上散落而下,“老天!是仙女散花…!”人群中有人低呼。但更多的烟雾,已归拢成一条游龙状闪着金光的气团,围着庙院里两只皮气筏子缓缓转动,那两个瘪苍的帆布气球在它的带动下慢慢伸展、鼓起,院子里的人纷纷退到山门以外,两只色彩斑斓的气球缓缓升向空中。

“起来了…起来了…!”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只听唿喇喇人们纷吩跪倒在地上,像大殿方向磕头,许多人看到两只皮气筏子在气球带动下越升越高,坐在上面的访民,纷纷向下面的人挥手,大卫和杰克也打着“v”手势向人们飞吻着,只有刘老焉像一尊石雕一动不动,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再见了!为自由和抗争暴政而去舍身请命的人!许多人纷纷在心里为他们祝福!

(四)

刘老焉他们一行人带着诉苦无门的中国老百姓的愿望坐着气球冉冉向月球出发了!地球上的喧嚣、景物,渐渐离他们越来越远,延绵不绝的长城也在脚下渐渐变得模糊了,从地球上看去,两个小黑点越升越高,渐渐溶入灰青色的天际。

太阳收起了最后一束光芒,渐渐划向地球另一边去,天光渐渐暗淡下来,两只气球保持着一定距离,走马灯似地你追我赶在空中穿浮着,周匝那股游龙般似雾似烟的气团此刻又变了形状,像两只浮白色的帽子一样罩在两只气球上,使得两只气球筏子远远望去周围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辉光,筏子上的访民都很兴奋,他们笼罩在辉光里,呼吸通畅,不饥不渴,沐浴在娘娘的神威与感恩里,不知什么时候,月亮从地球另一边升起来,在头顶上越来越亮。

大卫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难以抑制心里的兴奋,不时地撮唇长啸一声,他看着月亮照在杰克那白玉般雕刻似的深沉的脸上,说:“杰克,我们在上汉语课时,背过一首叫什么名子来着的词?‘明月几时有?把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这回我们终于替他实现他的梦想问候他的亲戚了…”“瞧你花岗石脑袋!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我认为是一封挺古怪的信,好像哪辈子他家和月亮上谁家有亲戚,许久没有见面了,所以想去信问候,但那时还没有上月球上去的邮差。”杰克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些塑料玩具似的东西,一边扭过头回答他。

“这回我们一定替他把这封信捎到,免得他们遗恨终生。”大卫接过话茬,好像这事只是举手之劳似的。刘老焉与几个访民看着大卫和杰克一本正经的脸,听着他们的对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访民中有一个老教师,忍不住把这首词的经过从头到尾又解释了一遍,才让两个好心的小伙子打消了替古人充当信使的念头。接下来有一阵子人们没有说话,都静静地思索着。

忽然,几个忽明忽暗的小亮点朝这边迅速移靠过来,大卫从背包里掏出望远镜,对着那几个闪着亮点的方向观察着。

“糟糕,是一架飞机……。”他放下望远镜,对刘老焉说,同时给另一只气筏子上的家福他们打了个有情况的信号。

飞机越来越近,己能通过筏子周围那层白色薄雾听到飞机那边传来的机翼的破空声,透过机翼上闪烁的灯光,在一刹那间能看清机肚子上猩红的红五星标志,这是一架中共军用高空歼击机,它己搜索到了空中的目标,调整一下方向,轰鸣着向皮气筏子直扑过来,准备用强大的气流,使筏子给人们造成一种“自然事故”发生的迹象!

飞机掠过那一瞬间,两只悬在气球上的“帽子”,像被人忽然用手按了一下似地,一下子滑降几米,飞机贴着气球飞了过去,气流的震荡使得下面的两只气球飘飘荡荡。

“无耻……”大卫用手在嘴边卷个喇叭朝盘旋着升入高空的飞机愤怒地喊着,有几个访民惊慌失措地抓住筏子上的绳索,刘老焉和大部分访民一言不发,坚毅的脸上那一双双愤怒的眼睛,瞪着掉过头来的飞机。

“伙计们,看我的!”杰克把刚才从背包里掏出塑料玩具似的东西娴熟地装在一起,神奇般地变成了一枝枪。

“有子弹吗?”家福在一旁喊道。

“NO,不需要,只这么按下这个按钮就可以了!”杰克拍拍激光枪,把它架到皮气筏子的框子上。

“×的,想来个泰山压顶啊!”大卫又拿起望远镜,忽然惊叫道,“小心,机翼下面伸出一个枪筒,大家小心了!”

高空中的飞机又盘旋着俯冲下来,这次更有恃无恐,离两只气球还有一定的距离,“哗哗哗…”一梭子子弹向着气球倾泻下来。

“噗、噗、噗……,”那排子弹扇形般扫过来打中两只气球,一束暗红色的光从皮气筏子上急射而出,飞机在空中一震,像忽然间喝醉一样摇摇晃晃翻滚着坠了下去。

“打中了,杰克,好样的!”访民欢呼着,但很快就又陷入了惊慌状态,两只气球都被子弹洞穿了几个窟窿,气球在急剧瘪缩着,所庆幸的是两只皮筏子周围那层淡淡的薄雾,开始急剧在周围来回转动,阻止着它们下降,但没有两只气球牵引的皮气筏子,缓缓漂浮在空中,访民们犹如身处茫茫无边大海的孤舟之中,刘老焉掏出随身携带的香燃起来,跪在那里祈祷。

这时,他们感到空中一亮,月亮像忽然一下子变大了许多,上面的山川,河流,硕大的桂树清晰可见,桂树旁一扇朱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束白光似的带子迅速伸过来,托住了皮气筏子,稳稳地停在空中。

“哈哈,月亮上的神仙终于来救我们了!”访民们激动地抱在一起,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朱门洞开处,那道白光似的带子,瞬间化作通往月宫的一座金桥,五色毫光,照耀碧空,只见眼前景致嵯嵯峨峨,峻岭巍巍,异香满地,处处氤氲,朱门外奇花布锦,金桥边瑶草生香,确然别是洞天景,胜似篷莱阆苑地。

众访民正目瞪口呆,又见那朱门里,对对仙娥隐隐飘,瑞彩飞腾处,祥云托定一位仙子缓缓而出,只见她遍身霞绕彩云飞,后随丹凤舞仙衣,左右仙童玉笛吹,玉兔吴刚紧相随,端的是霭霭瑞气,仙家气派。

只见嫦娥仙子,带领众人停在金桥之上,轻启丹唇:“人间一别,千年一梦,没曾想人间东土的日子益发苦了,连诉个苦的地方也没有,真使上界众仙蒙羞,宙宇生愁,也罢,即然你们千苦万苦来了,本仙也要了却一桩隔世前愿!”说罢一挥手,刘老焉等众访民忽觉身上一紧,瞬间便来到金桥之上,站到嫦娥仙子面前,众人这才明白过来,纷纷向嫦娥仙子磕头。

“求仙子救救我们吧!”刘老焉痛哭失声。

“求仙子为我们主持公道正义吧!”家福和众人也纷纷悲声央求!

“你们起来吧,”嫦娥仙子仙袖轻拂,消去刘老焉和访民心头的悲愤唳气,便他们心情平静下来,“劫定而后生,本仙保证你们冤屈很快会有昭雪那一天,只是人间大劫将至,尔等可愿听我一劝?”

“但凭仙子做主,只要能让我等访民及千万受苦百姓不受那些贪官污史欺诈恶索,仙子只管吩咐,我们赴汤蹈火,宁死不辞!”刘老焉与众访民刚才受嫦娥仙子神力加持,顿时灵台清明,胸襟远扩,已不似刚才时那般狭促。

“好好,你等根基不凡,与我相见,亦是大愿在身之故,想必尔等己耳闻人间洪传天灭中共之说,真焉假焉?”

“天灭中共,现在京都大街小巷张贴的就是这句话,这也是天意么?”家福挠挠头,似明非明。

“嘿!天灭中共是世界潮流,共产党作恶多端,早该伸头进地狱谒着去了!”大卫和杰克比刘老焉和家福他们镇定多了,只是他们被眼前的仙境弄得目不暇接,俩人不由得暗暗跺脚,心里直后悔上气筏时没带上一部摄像机出来。

“呵呵,二位俱是人间福地而来之人,耳目聪达,实难可贵。”嫦娥仙子微微一笑,大卫和杰克沐浴仙风,能得到仙子夸奖,真是俩人这辈子平生少有的大好事,二人急忙下跪“咚咚”瞌几个头才欢天喜地站起来。

“不错,天灭中共是末劫人间一件大事情,凡向中共发誓守誓者,劫定时须遭万劫不复之渊,芸芸众生,迷而不返,尔等须返去人间,把此理晓知尔等亲朋邻友,由近及远,退出中共者方可保命,尔等自会功德厚积,劫难不侵,冤屈亦可得伸,尔等可愿往?”嫦娥仙子笑吟吟望着众人。

刘老焉和家福等访民,早先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来月亮时大多抱着一种死而后已的决心来的,半途中又遭中共派机截杀,九死一生,己悟及自己生死富贵自有天佑,心中已无挂碍,忽闻嫦娥仙子讲出人间正要发生的天机之事来,能为仙家办事自是求之不得,无暇多想,一齐点头愿往。

嫦娥仙子邀众人来到月宫,吩咐仙娥献上月宫琼浆,桂蜜仙糕,招待他们,众访民餐糕饮浆,顿觉身轻如燕,己非在人间可比。餐宴事毕,仙子又吩咐刘老焉他们如此这般这般一番,然后领众人登上月宫桂露台,往朱门外桂树招一招手,飘飘然飞过来十几片树叶,嫦娥仙子玉指轻弹,募然间这些桂叶变成只只仙船,大小如意,履空自如,与刘老焉等访民来时乘坐的皮气筏子真有天渊之别,众访民大喜,纷纷跳入舟中嘻弄一番,大卫和杰克更和家福他们坐在舟中上下翻滚,惹得空中仙鹤齐鸣,青鸟随旋,甚是惬意。

嫦娥仙子看访民们已能驭舟御空,与众访民作别,仙袖轻舞,一只只小舟如仙鸟般载着访民回各自家乡行使各人的使命去了。单单留下大卫和杰克,二人正不知自己怎么冒犯了仙子?不料嫦娥仙子款款开言道:“闻说美利坚国正上演神韵仙曲,其有嫦娥奔月一序,实在惭愧惶惑,亦想亲自一观尽释前缘,汝二人与吾一齐前往吧,那也是尔的故国。”说罢脚下生莲,带着二人向地球飞去。

点击论坛原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