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裔华人:现在的中国让我寒心哪


韩裔华人金女士讲述了她回中国探亲时,在列车上“学雷锋”后遭到的侮辱,使她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分不清当事者究竟谁是流氓谁是警察。当她亲身见证了在官官相护的中共当权者面前,难讨一个公道,甚至最终连“对不起”三个字都没能讨回时,金女士悲愤地感叹:“我对曾经养育过我的那片土地、那里人的素质感到心寒。”

入籍韩国被骂“叛国”

4月10日,回中国探亲的金女士在“牡丹江”发往“大连”的2052次列车上遇到一位年轻妇女,这位妇女抱着9个月大的孩子,被安排在隔壁中铺,又冷又不方便。金女士说:“这种情况要是在韩国,不管是乘务员还是周围的人,谁都会为她提供方便的,可是当时车上没有一个人出来照顾她,或者为她换一个方便的位置。没办法,我就把自己比较暖和方便的下铺让给她了。这也算是回国再学一次雷锋吧。”

东北的初春,晚上的气温仍然很低,列车内又不能均衡供暖。本来就身体不好的金女士,在寒冷的驱使下走到列车餐厅,她说:“整个列车上也就那儿还暖和点,我问了一下餐厅里的工作人员:‘可以进来吗?’他们说:‘不可以,得消费。’我说消费也行,就进去了,给他们买了饮料,一边喝一边跟他们聊天。他们问起我的身份,我说我是韩国人,回来探亲。没想到一旁姓张的乘警开口就骂:‘韩国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是叛国!’,我说我入籍韩国符合两国法律,怎么叛国了?”

“因为话不投机,气氛马上就僵起来了,坐了一会大约晚上一点多了,我想还是回去睡觉吧。没想到这一回去,真正的麻烦开始了。”

警匪一家 挨打受辱难讨说法

“回去后发现那个抱孩子的小媳妇没在我的铺位上,我的铺位反而被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占去了。我就轻轻推了他一下说:‘这是我的位子,请把座位还给我吧?我要睡觉了。’没想到他爬起来就打我一拳,骂咧咧地说:‘你的铺位怎么的?!’前后打了我两拳。”

突然而来的遭遇把金女士惊呆了:“我在韩国生活了16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委屈,哪有这么野蛮的人呀!我说:‘你干啥打人?’就这样吵起来了。他威胁我:‘你等着,出了大连站看我不整死你!’”

面对这种情况,金女士首先想到请乘警为她主持公道,可是乘警的表现令她更加惊讶:“那个姓张的乘警推我一把说:‘你要干什么?你来回串啥?韩国人有什么了不起!站好!我看你到底是不是韩国人?交出证件来!’ 他不懂装懂地看了半天我的护照,仍然不还给我。”

打人者的野蛮举动,张姓乘警的粗鲁表现,让金女士一时分不清流氓和警察到底有何区别:“我不明白为什么警察不处理那个打人的,反而对我这样。”她估计这两人“肯定是一伙的”。无奈之下,金女士找列车长投诉,要求这名乘警道歉。金女士说:“面对这种乘警,列车长好像也没有办法,没有一人向我道歉。”

下了火车后,打人者那句“出了大连站看我不整死你!”的威胁,一直让金女士心惊胆颤:“我一个女人家远在它乡无依无靠,遇到这么一帮人都是一伙的,还说要弄死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下车后我马上租了一辆车赶快离开那儿。大约到了海边,下车后我委屈的在海边一阵痛哭。我本身就有心脏病、糖尿病,惊吓、悲愤、委屈的心情导致我当时病情就加重了。”

乘警队政委:“无需道歉”

被这场风波搅得兴致全无的金女士,怀着满腹的委屈和惊恐匆匆踏上了回国的旅程。回到韩国后,金女士的病情已经加重。连续几天来,她一边在医院里打着点滴,一边继续投诉。她说她要的是一个公道,一个人的尊严,她不相信偌大的中国就不能给她“对不起”三个字,然而现实让她再次失望。

“我回国后,4月15日再次给大连铁路公安处乘警队打电话投诉,要求那个姓张的乘警向我道歉,可是每次都会换一个人接电话,没有一个人真正解决问题。其中一个姓郑的政委告诉我:‘无需道歉’。我没想到这个政委也是这种态度。如果在韩国,公务员这样对待国民的话,他身上的制服肯定会被脱掉的。”

4月16日,金女士再次打电话致大连铁路公安处投诉站,接电话的不是那个政委,又换了一个人。金女士说:“请你转告那个政委和那个姓张的乘警,你们对我的处理我不满意,人在做,天在看,中间是良心,希望你们改变一下素质,不要给中国人民抹黑。”

金女士感叹:“我用了三张国际长途电话卡,换来了大连铁路公安处乘警队政委四个字‘无需道歉’。其实我争的不是钱的问题,我要的是做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和公道,可是在当今的中国,你要不到。”

金女士同时打电话给《大连日报》,投诉这起被金女士称为“野蛮”的事件,接电话的姓江(音)的记者说:“你以后讲话注意点,不要攻击共产党。”以后再无下文。金女士说:“他们这么一群人,代表着政府,就是这样的素质?他们这样对待我,我说他们野蛮的政府、野蛮的人民不对吗?他们如果不这样对待我,我能这样骂他们吗?‘人之初,性本善。’你们的善哪里去了?”

“我给韩国驻沈阳领事馆的领事打电话投诉,这位领事后来给我回电话说:‘发扬我们韩国人的美德吧,忍了吧。’这位领事给我通了45分钟的电话,一直在安慰我。我从中看到了两个国家公务员的基本素质和修养。”

为曾经的誓言感到耻辱

金女士表示,虽然我已经入籍韩国,可是对中国和中国人还是有感情的,因为毕竟那里是养育我的地方,我也无偿帮助了很多来韩国打工的中国人。可是自从遭遇了这件事后,让我完全改变了看法,当然不能说中国人素质都不好,可是就是这几个人已经反映了当今中国的一个社会现象,他们的素质真的让我感到心寒。

金女士说:“我以前对《大纪元》报导的事情半信半疑,虽然看到了在韩国的退党大游行,可是总觉得发生在中国的事情离自己很遥远,也不认同这些做法。如今真正的遭遇落到我的头上了,我才真正相信了。”

金女士表示:“我的朋友们也都劝我说:‘算了吧,你跟共产党能争出个什么理来?’我就不明白现在的中国怎么了?他们穿着那身制服代表着政府、代表着人民,他们就是这种素质?他们对我不但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而且层层官官相护,还说我的言论是在攻击共产党、攻击政府。那我就在这里郑重宣布,退团退队,我以前曾经入过团,我为曾经在那个党旗下发过誓感到耻辱!我不但要自己退,今后凡是我见到的中国人,我一定会让他们退党,在它这个组织里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来源:大纪元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