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组图:震灾后的福岛宫城见闻录(一)(组图)



宫城县石卷港中被海啸冲上码头的渔船和沉没的渔船

自311日本大地震已经1个半月,福岛第一核发电站事故依然严重,日本政府从4月22日凌晨开始把距福岛第一核电站20公里以内的区域定为禁区。为了解现地受灾情况,本报记者从东京驱车赴距福岛第一核电站25公里的福岛县南相马町,以及受灾严重的宫城县作现地采访。

早晨从东京出发,正值上班时间,东京依然是车水马龙,从表面上看不到和震前有何区别。顺常盘高速公里一路北上,从东京到茨城县水户市,高速道路上依然有不少车辆来来往往,但是车过水户之后,车辆一下明显减少,越靠近福岛县,高速道路越显得凄凉,而地震所留下的伤痕越来越明显,高速道路的休息站里,鲜少能见到观光客,几乎都是工程人员、自卫队队员等与灾区建设有关的人员。据卖店的反映,现在的客人明显比震前减少。

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50多公里处下了高速道路,在朝着第一核电站走的路上,一段时间过往车辆连续不断,商店也在开门营业,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区别。但是车一进入距核电站30公里以内区域,情况马上明显不同,住家门窗紧闭,窗帘下垂,路上能见到一个人都是让人惊奇的事,让人想起死城一词。这时才意识到我们已进入了30公里的室内避难区域,在往前走,鲜少有车辆过往,有的也多是自卫队的车辆或警车,感觉不到什么人烟气息。



福岛核电厂20公里禁区的出入口处

最后到达设有警察把守的检查所,意味着再往前去的话,就是属于距第一核电站的20公里内区域,从22日开始这里已被列为禁区,据把守的警察介绍,4月21日之前,20公里内区域还是可以进入的,但22日之后,没有许可不得入内,之前住民们早已被要求撤离,22日以后,一户人家可以有一人,在警察的陪伴下,进入禁区回家收拾东西,时间不得超过两小时。

只好掉转车头,寻找别的去南相马市途径,但是在别的途中又一次遇到设有警察的关卡,只能再绕远路,走山道。途中几乎看不到人烟,偶尔会遇到车辆过往,倒是经过一些村庄的时候,时常见到被遗弃的猫狗宠物。在饭馆村,一只明显消瘦的大黄狗带着乞讨的眼神,紧跟着我们的汽车,看来它已经挨饿了很长时间,我们只好停车喂它一个面包。



福岛县葛尾村处于室内避难区域,街道上鲜有行人。



福岛县饭馆村民们纷纷避难出逃,这只家犬没了主人,饿得要讨食



福岛县饭馆村民们纷纷避难出逃,这只家犬没了主人,饿得要讨食,几口就把笔者给的面包吃光。

最后,我们在饭舘村所在的山里转了近两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到达了南相马市,首先走访了南相马市市政府,南相马市市政府距福岛第一核电站25公里,处于室内避难区域,街道上鲜有行人,但市政府大厅里却挤满了办各种手续的市民。在市政府,我们采访了市长办公室主任阿部贞康和建筑科的小幡。

在市政府的记者俱乐部里遇到了每日新闻社驻南相马的记者神保圭作,据神保圭作介绍,核电站发生事故之后,各大媒体的记者都离开了南相马市,而且日本媒体也要求记者不要进入30公里区域。神保圭作说他也是当天从福岛市过来,之后还会回福岛市。问神保圭作是否担心核辐射时,他回答说已经不太害怕,自己随身带有核辐射的测量器,从测到的数值来看,南相马市的辐射量和平时的量值差不太多,所以比较放心回到南相马市。


 
南相马市政府大楼一楼大厅办事处


 
南相马市政府大楼一楼大厅墙上张贴的来自全国各地的鼓励寄语

离开南相马市政府时,已是傍晚,我们便驱车朝海边走,不到十分钟,眼前的景象便让人触目惊心,由于处于核辐射室内避难区域,被海啸残忍摧毁的惨状就那么被放置着,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散落的家具,犹如阴间世界,并且天色已开始暗了下来,不由让人有一种恐惧感,最后在天完全暗下来之前匆匆离开。

当晚驱车继续北上,赶到仙台市过夜。在路上车水马龙,车流不断。仙台市虽然离震源最近,但从车上观察,几乎看不到因地震所造成的损害。

23日,从仙台市前往石卷市采访,途中经过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岛。松岛在这次海啸中,建筑物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只是许多游船被冲到岸上。23日路过时,可以看出市区基本上都整理干净了,游船也都移回海里,一些娱乐设施也陆续开始营业。

当开车越靠近石卷港口,遭海啸所破坏的景象就越触目惊心。位于港口边上的日本第二大造纸厂——日本造纸的石卷工厂整个被海啸摧毁,石卷工厂是日本制造新闻纸的最大工厂之一。厂房被冲破,厂内运集装箱的火车头被掀翻,集装箱散落各处。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被海啸冲击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码头排满了被海啸摧毁的汽车,当天下着雨,刮着大风,整个宽阔的码头空无一人,海里是搁浅的巨大的轮船,那种景象好像是世界末日的来临,让人十分恐惧。

当天还走访了两所设在中学校里的避难所,学校的体育馆里住满了灾民,这里的条件明显比相对南边的福岛的避难所要差的多,灾民之间没有什么隔开,没有什么隐私可谈。现阶段,捐献的生活用品似乎比较充足,只要和工作人员说一下就可以拿走使用。也不断有各种团体来给灾民们做吃的,或和灾民们聊天,解除他们的忧闷心情,当天就遇到残疾人运动员的团体来个灾民送吃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给灾民们教授气功等,据法轮功的学员介绍,他们这一个月一直奔赴各个避难所教功,忙不过来,灾民们反映挺好的,有想要看书并长期学的。

两天的采访可以看到,由于受灾面积广,而核辐射的情况依旧,所以灾区现在更多的是如何安排受灾民众,要想恢复到原来状态,依然还有一段艰辛的路要走。但日本人的平静还是让人印象深刻,两天的走访中,所遇到的日本人,不管是失去家园的,还是痛失亲人的,都能平静地面对,看不到有什么悲痛的气氛。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福岛县南相马市的海边由于临近核电厂,海啸后的废墟一直没有得到及时整理,海滨地区还都充满了淤泥,无法靠近。



宫城县石卷港码头上的日本制纸石卷工厂遭遇海啸,到现在也没法复工。图为工厂内部的专用运输铁路被冲毁,集装箱散落一地。



宫城县石卷港码头上的日本制纸石卷工厂遭遇海啸,到现在也没法复工。图为工厂内部的专用运输铁路被冲毁,集装箱散落一地。



宫城县石卷港码头上的日本制纸石卷工厂遭遇海啸,到现在也没法复工。图为工厂内部的专用运输铁路被冲毁,集装箱散落一地。



宫城县石卷港码头上的日本制纸石卷工厂遭遇海啸,到现在也没法复工。图为工厂内部的专用运输铁路被冲毁,集装箱散落一地。



宫城县石卷港码的造船厂山西造船所建造中的货船被海啸冲走, 撞断公路大桥后,又退回石卷港并搁浅在码头旁。

来源:大纪元时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