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神才的高僧释道安


释道安本姓魏,常山扶柳(今河北冀县)人,家里世代都是读书人,早年父母双亡,自小由外兄孔氏抚养,七岁开始读书,能够过目不忘,立即背诵,为邻人赞叹称奇。 十二岁剃度出家,虽然神性聪敏,但因形貌又黑又丑,不为师父所看重,几年之后才开始要经书学习,师父给一卷《辩意经》,约五千余字。道安带上经书下地干活,休息的时候就看经书。晚上收工回来,把经书退还师父,再借别的经书看。师父说:“昨天给你的那本经书还没读完。怎么又要别的呢?”道安答道:“昨天那书已能默诵了。”师父对此虽然感到惊异,但也没说什么,又给他一卷《成具光明经》不少于一万字。他拿到手后,还像读上一本一样。第二天晚上收工回来又还给师父。师父拿着经书让他背诵,结果一字不差。师父甚为惊讶,敬重他的才华,改变了原来对他的态度。 后来为他受具足戒,还特意允许他可以任意出外游学。 道安到了邺都,遇见佛图澄,便师事佛图澄。后来石氏政权要发生内乱,道安与弟子惠远等四百余人,渡过黄河南下,一天晚上赶路时遇上了雷雨,他们借着闪电的光亮行进。走着走着,面前出现了一户人家,只见大门里面有个栓马桩,两桩之间挂着个马兜,能盛一斛(一百升为一斛)东西。道安让别人呼唤林百升,林百升说道安是个神人,所以厚礼接待了他们。 后来弟子问他怎么能知道那个人的姓名,道安说:“因为那两根桩二木为’林‘字,那个马兜可以盛下’百升‘。” 到达襄阳后,道安就在那里宣讲佛法。当时襄阳有个习凿齿,能言善辩,名噪一时。原先他是因道安而使自己出了名,听说道安到了襄阳,便去拜访他。叙座之后,习凿齿自己炫耀说:“四海习凿齿”,意思是说,自己的名声摇扬四海之间;道安则说:“弥天释道安”意思是说,普天之下无人不知道释道安的名字。 这次对话在当时很有名气,尤其是道安的对答,成为一时的名对。 符坚素闻释道安的名气,常跟人说道:“襄阳有个释道安,是神才,正想把他召致来,让他辅佐我。” 后来他派符平南下攻打襄阳,道安与朱序都被抓获送给了符坚。符坚对仆射权翼说:“朕以十万大军攻取襄阳,只为得到一个半人。”权翼问道:“这一个半人是谁?”符坚说:“道安是一个人,习凿齿是半个人。” 道安到了长后,住在长安五重寺。符坚当初接受了石氏的混乱江山。到现在已经人口兴旺生活富裕。周围邦国基本被平定。唯独建业一方面,未能克服。他常与大臣们谈论,时时刻刻都想平息江东一带。 符坚的弟弟平阳公符融与朝廷大臣石越、原绍等,一起恳切地劝阻他,但他一直不能改变自己的主意。 他们以为道安是符坚最为信服敬重的人,便共同请求他道:“我主要向东南出兵,您怎么能不为了苍生而劝他一句呢!”正赶上符坚从东苑里出来,命道安坐在自己车的一边。仆射权翼劝谏道:“臣闻天子的车驾,只能由侍中陪坐。道安剃度毁形,哪能坐在您旁边。”符坚厉声斥道:“道安公的道德令人尊重,朕以天下都换不过他,让他与我同车的荣誉,也不能与他的道德相称。”当即敕令仆射扶着道安上车。 不一会儿,符坚看着道安对他说:“朕将要与你南游吴越,统领六军南下巡视,登上会稽以观沧海,不也是件很惬意的事吗?”道安说:“陛下顺应天命而管领天下,今有八州之多的疆土,居于中原而统治四方,应当息神无元为而休养生息,与尧舜二世比赛昌盛。现在想以百万之师,要争夺的不过是那块不毛之地,况且这东南一带地处偏僻气候恶劣,大军行动极为不利,当年禹帝巡游到那里就不能前进,舜帝巡狩死在那里,秦王到了那里也没有回来。以贫道之见,不同意出兵吴越。平阳公是至亲,吴越是重臣,他们一致说不可以,尚且被拒绝,贫道如此轻浅,我的话肯定不能应允;但因既蒙陛下厚遇,所以理当竭尽赤诚而已。” 符坚说:“不是因为地盘不大,人口不多,不足以治理。为的是要扩大天意的影响,彰明天运无处不在罢了。朕应天时而巡狩四方,也符合前人的法则。如果像大师所说的那样。那么先前的帝王岂不没有视察四方的举动和文字记载了吗?”道安说:“如果銮驾一定要出巡,可以先到洛阳,在那里抗御强敌的威胁,积蓄自己的力量,向江南下一道征讨的文书,如果他们不顺服,然后兴兵讨伐也不算晚。” 符坚没有听从。派遣平阳公符融等精锐部队二十五万为前锋,符坚亲率步骑六十万,挥师南下,到了须城。东晋派遣征虏将军谢石、徐州刺史谢玄统兵迎战。符坚的前锋部队大败于八公山,晋军便向北推进了三十余里,符坚单人独骑落荒而逃,正像道安所劝谏他说的那样。 道安注释了许多佛经,唯恐自己的注解不合于教义,便发誓说:“如果所说的与佛理相差不大,祈愿佛祖显示吉祥之象。”于是梦见一位道人,满头白发,长长的眉毛,告诉道安:“你所注释的经书,非常符合佛理。我不能入泥淖世俗,住在西域会帮助你通达的,你可时时摆设供食。”后十诵律至,远公乃知和尚所梦宾的头颅了。 到了前秦建元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个异僧,形貌很脏很丑,来到寺庙寄宿。因为寺房狭窄,便把他安置在讲经堂上。当时维那值班守殿,夜里看见此僧从窗口出入,立即报告了道安。道安慌忙起床,按照礼节去询问他,问及他的来意时,答道:“特意为你而来。”道安说:“自觉罪孽深重,怎么可以度脱。”答道:“完全可以超度了。”道安请问来生生在什么地方,他便用手在空中拨了拨西北方向的天,顿见那边云雾散开,清清楚楚地看见兜率妙胜之极。 道安于这年二月八日突然告诉大家说:“我要离去了!”这一天斋戒完毕后,他没有任何疾病就去世了,安葬在城内五极寺中。这一年是晋太元元年。

来源:《太平广记》第八十九卷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